《玉玲珑·玲珑玉》

第17章 千手观音

作者:司马紫烟

全队乖乖分成两列,鹰王跟如萍分率一队,出发而去,也没说明要到那儿去,可是也没人敢再问一句。

鹰王那一队先到诚亲王府,他把任务分配好了,自己绕到门口,如萍那一队恰好也到了。

两个人带头进王府,门上自然有人,但他们认得鹰王,只是上前恭敬道:

“启禀王爷,我们家王爷上鹰王府找您去了!”

“我知道,我们刚分手,他还留在我那儿,现在我来办些重要的事情,不许声张,带我上九姨奶奶的神坛去。”

门官冰雪聪明,一听就知道是出了事儿,倒是连忙答了。

穿过几栋屋子和院落,来到花圃中,却见一具尸体伏在道旁、一名侍卫守在一边行礼道:

“启禀王爷,卑职遵谕守在这儿,这个家伙跑过来,口中还直喊着副总坛主,小的怕他泄了机密,只有出手杀了!”

鹰王朝门官看了一眼,冷笑一声,门官吓得直抖嗦:“王爷!这人是九姨奶奶的人,不干小的事!”

鹰正道:

“少说废话了,快走!”

门官在前战战兢兢地领着路,来到一栋楼下,还没开始发声,楼上射下一片白光。

鹰王与古如萍两人眼明手快,连忙拔剑格住,却是几柄飞刀,而那门子却身中数刀,何地不起了!

楼窗是紧阔闭,看不出这一片飞对是由何人?以及如何发出的?

好在鹰王手下的那些侍卫手头都颇为不弱,而且临事临敌的经验也是不差,居然都及时躲开和格开了,除了一个门官之外,没伤到第二人。

只听得室内传出一个峻厉的声音道:

“滚开,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犯神明,我早就公开宣布过,这所院子是禁地,擅入者格杀匆论的!”

鹰王在底下冷笑道:

“绿云!你的禁令只能禁止诚王府的人,我们这些外人却是不受此禁的。”

楼中人又喝问道:

“你是什么人?”

古如萍立刻道:

“鹰王王驾亲临,有请夫人一晤。”

楼窗砰的一声推开了,一个绿衣丽人,满脸秋霜地站了出来道:

“玉桂,你来干什么?”

鹰王微一欠身道:

“为了令弟的事,特来解释一下。”

绿云冷笑道:

“人都被你们杀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对了,德诚找你们算帐去了,他在那儿?”

鹰王道:

“被我留在家里了,跟他说不通,所以我想直接跟你说好一点,绿云,我杀了你弟弟是为大家好,他的口供糟得不能再糟,若是将他交出去,到了人家手中,那些口供会使大家都不好看,我只有杀了他,可是我们那位三叔公年岁大了,指挥乱吵,我无法跟他谈……”

绿云微微一怔,她没有到过侍卫营,不知道人被严刑得体无完肤的事,只顿了一顿才道:

“我弟弟只是游手好闲,不成才而已,他会犯多大的错?”

“他犯的错大得砍十次脑袋都不够,而且他招供的事情牵连的人太多,逼得我必须先砍了他……”

“胡说,他有什么可招供的,一定是你们屈打成招。”

“绿云,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侍卫营问口供的本事,能叫人后悔生到这世界上来一趟,屈打成招的事我不敢说没有,可是徐进旺的那些事却是编都编不出来的,你着过之后就明白了。”

他扬一扬手中的文卷,绿云意为之动,终于道:

“好!

我下来在楼下的小花厅里跟你谈一谈,除了你之外,你手下的人不准进来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

“这些人都是负责问话的,我希望事情能作个圆满解决,所以带了来,以免消息走漏出去,绿云,这可是为大家好,你若是希望事情闹开来,我也不在乎。”

绿云道:

“闹就好了,反正也扯不到我身上,你那些手下可不准进来,我这神坛重地,可不准人冒渎的。”

她到楼下开了门,却见古如萍也在,脸色立刻一变,鹰王笑道:

“这位谷先生是侍卫营副统领,也是主办这件案子的承办人,可不是我的部下,很多的事情非要他亲自来向你解释不可。”

绿云退后一步道:“多一个人也没关系,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吃了你不成,真没有出息。”

就这片刻工夫,他已脱掉了绿色外衣,只剩下里面—件浅绿色的纱裙,肌肤丝毫隐现的。

看来她有布下色情陷阱的意思,难怪她不高兴多个人。

平心而论,她这身打扮是十分诱人的,因为她的曲线玲成剔透,比瑛姑还要动人,因为瑛姑美而不艳,缺少那股子荡意,而这个女人,自然而然地散出了一股诱人的气息。

可是鹰王无动于衷,只是古如萍现出了欣赏的神情,笑着道:“夫人,你其实不该约王爷的他对女人没胃口,若是你约我单独一会,事情就好商量得多。”

绿云扫了鹰王一眼道:“这个人在你面前说话一向就这么放肆的?”

鹰王笑道:“谷先生是我的朋友,我在朋友面前一向不摆什么架子的,所以我有不少肝胆相照的朋友。”

绿云冷笑道:“往往在背后插你一刀的就是朋友。”

鹰王道:“不问人对我,只问我对人,假如朋友会在我背后刺一刀,那必定是他早就因此而来,不会是跟我交往后才生的念头,而且我对朋友掏心掏腑,总不会全无收获的,即使他想刺我一刀,也会避开要害,不致于要命。”

绿云倒是没话说了,她主要是已经发现鹰王的确对她没兴趣,她也不必搔首弄姿自讨设趣了。

她只是看了一眼鹰王手中的文卷道:“你要找我谈什么?”

“谈一个交换条件,你把京师的白莲教徒众交出来,我放过你的性命。”

绿云一震道:“你说什么?”

菜市口悬出了二十六个脑袋,都是我大营中处决的,我若没有相当的把握,也不敢轻易杀死这么多人命的,绿云,你是什么身份不必狡赖了,那是赖不掉的,连德诚那老头儿都承认了。”

“他承认了你就该把他抓起来呀!”

鹰王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你该想想,他上我那儿兴师问罪的,结果他没能回来,我却上他家里来了,难道他还会留在我家做客吗?”

绿云这才着慌地道:“玉桂,你真敢抓他,要知道他大着你两辈呢!连皇帝对他也得客客气气的。”

鹰王仍是笑着道:“这话也没借,但大两辈并不就是他能管着我了,圣上对他客气也因为他的辈尊,但并不见得可以由着他胡作非为了,他犯了罪一样要受处分的,我这侍卫营恰就能管着他,只要他犯的罪危及皇室大内的安全,我就有权办他。”

“他犯了什么罪,你说,你给我说清楚。”

“绿云,我不必说清楚,他犯的罪你应该清楚,所以,你说,你对我所提的条件作何答复。”

绿云变了脸道:“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些对么,玉桂,你欺人太甚了,你有兵有勇,我对付不了你,咱们上宫中去面见太后,请她老人家作主去。”

鹰王冷笑道:“去见谁我都不怕,但你不能就这样过去吧!

总得去穿上件衣服。”

她转身向后,古如萍在背后疾速地探指要点她的穴道。

但这女人的功夫和警觉性都很高,居然飘身躲开了,疾起一脚,反点在古如萍的肋尖穴道。

古如萍籍着腿势一滚,避开了穴道,口中即叫道:“王爷,这婆娘辣手。”

鹰王抄到她面前冷冷地道:“绿云,我给你一个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那就怪不得我了。”

绿云不说话,挽手进招,拳脚并施,凌厉无匹!

不过鹰王的武功根底深厚,都格架开了道:“绿云,就凭你这几招出手,你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绝不会冤枉你,但如你敢认,现在停手还来得及,真等我动手抓你起来,那就没什么好说了。”

“本来就没话说,玉桂,你有种就把我抓起来,否则到皇宫里,准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以为皇帝是你舅舅,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要知道到了宫里,皇帝也不是最大的,见了太后,他还矮了一截呢!”

“我当然知道,太后是我亲姥姥,总不成会帮你,反而来整我亲外孙的冤枉,绿云,算了吧!你斗不过我的,尤其是我占住了理,所以你还是冷静地想一想好。”

绿云那里冷静得下来,她像疯了似的,拳脚并施,一味地找鹰王拼命,而且出招狠毒无比!

每一招都象是要命似的,对她的这种打法,鹰王倒是很伤脑筋,因为他要捉活口实在很不容易,倒是运足劲力一掌劈死她容易些。

一面打,一面用目向古如萍示意,叫他想办法。

古如萍的确在想办法,而且他的办法很绝,他把花厅中的一把椅子,突然地推了过去,绿云猝不及防之下,以为是个人来袭。

她回身一脚,正好踢在椅子的空档中,那张椅子就撞在她的身上,把她整个撞翻在地上。

古如萍更绝,飞身下扑,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她,自己人在她背后,连双臂都箍住了,贴胸搂得紧紧的,然后笑道:“千手观音,你乖一点吧!谷大爷怕你着了凉,用身体暖着你呢!”

人给他贴住后,他的花样全出来了,双脚交错,绞住了绿云的两条腿,将她分叉开,而且他双手交错,手指恰好在两边的肋骨处。

绿云一挣扎,他的手指就轻呵她的痒,使她丝毫无法用劲,只有羞愤地叫道:“玉桂,你叫这畜生放开手让我起来。”

古如萍道:“放不得,她们这十大观音,个个都有一身零碎,除非先点上她的穴道,再拥上她,否则她一起来就花样多了。”

绿云一震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一点都不胡说,白莲教主徐美英手下有十大杰出女弟子,都以观音为号,称做十大观音,天桥那边花粉铺是云里观音,你是千手观音,还有白衣观音、鱼游观音、实相观音等等,都已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绿云很震惊,终于一叹道:“古如萍,你从那儿知道得这么多?”

“你想还有那一个,谁能告诉我这么多的。”

绿云暗然地道:“看来进旺这小子是真的招供了。”

“进了侍卫大营,铁人也被溶化了,哪怕他不说。”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你放我起来,我都告诉你们好了。”

如萍放开了手,绿云一纵而起,鹰王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别再想逃。”

绿云道:“我还往那些逃,只是想去穿件衣服。”

鹰王道:“不必了,这儿四周都有我的人守着,没有人会闯了来,而我们两个人,则已看了半天,没什么好新鲜了!”

绿云怒道:“玉桂,论辈份,我也是你的祖母辈了,你说话最好有分寸些。”

鹰王冷笑道:“绿云,你别以为自己是什么了,虽然你跟了诚亲王也不过是他身边人而已,你的身份还是下人,少跟我来这一套,你到底说不说?”

绿云目中射出了凶光叫道:“我要你的命!”

张开双手十指,又扑了上去,但到了中途却突地改了方向,直扑向一边古如萍,十指抓向他的胸膛。

但古如萍轻轻一伸手,就把她的双掌抓住了笑道:“好宝贝,你喜欢谷大爷也不必这么猴急,回头请王爷回驾,咱们再亲热好了。”

绿云呆住了,她发现这一会儿,她已功夫全失,变得全无劲道。

古如萍摊开双手,他的两个中指上,各套了一枚指环,是银的,雕琢成蛇状,蛇首昂起,两颗蛇牙尖锐地突出口外,泛着黑色,一着就知道是用以伤人的。

古如萍笑道:“你别急,我这蛇牙上,只有一种散失功力的葯,谷大爷知道你厉害所以先前搂着你的时候,给你来上两下子,叫你的功夫散失,可以老实一点,不过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能叫王爷和我满意,我会给你解葯的。”

绿云厉声叫道:“姓谷的,你是天下最卑劣的畜生!”

“不敢当!跟你们白莲教徒一比,我还是差多了,有许多丧尽天良的事,我还是做不出来。”

“你别血口喷人,我们做了什么?”

古如萍一指楼上道:“那上面全是证据,至少有几十种罪证,可以证明你们令人发指的行为。”

绿云一咬牙道:“好!我们上去看个明白,要是找不到什么,你可得给我一个交代的!”

她领先上楼,两个人紧随在后,此刻她身上那层轻纱也已揉掉了,全身等于是赤条条的全无遮掩,背影上看去,细腰一握,丰臀圆润,别有一股动人情致,但两个男的全然无动于衷。

古如萍只是口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千手观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玲珑·玲珑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