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玲珑玉》

第18章 反戈一击

作者:司马紫烟

瑛站回头走了几十步之后,古如萍和上官玲由藏身处出来,弹给她一个纸条。

瑛姑打开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宅中情迹可疑,回头再要求强行入内,慎防暗算!

瑛姑于是再回头,又上前去用力敲门。

玄衣女郎再度开了门,冷冷地道:“老五,我已经说过了……”

瑛姑道:“三姐,谷平两口子追下来了。”

玄衣女脸色一变道:“在什么地方?”

“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正在向人问讯,我不敢给他们看见,只好退回来,请你让我躲一躲!”

玄衣女冷声道:“该死的东西,一定是你把人引来的,给我滚进来吧!”

她退后了几步,瑛姑称谢而入,刚一进门,那两扇大门忽地自动关上了,跟着三枝剑光,集中在她身上而来。

那是玄衣女回身掣剑出手,加上门后的两个人,正是钱有余和云里观音,三剑联攻,势子十分凶厉!

瑛姑因为有了古如萍的警告在先,所以还来得及闪开了。

她拔剑挡住了他们第三轮攻击,诧然问道:“三师姐,钱师兄,你们这是干吗?”

云里观音沉声道:“老五1人是你引来的,我们只好杀了你,以免引起古平更多的怀疑!”

瑛姑道:“你们疯了,你们应该帮我共同去对付古平他们夫妇才对,怎么对我下起手来了。”

云里观音冷冷地道:“这是本教一个重要据点,不能因你而暴露,我们杀了你,弃尸于门外,可以把古平引开去,老五,你自己找到此地来就是件大错的事,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瑛姑道:“我也是本教的弟子,凡是本教的地方,我都可以去得,何况我是避难而来的。”

“这不是避难的地方,你乖乖地死吧……”

剑势更盛,瑛姑以一敌三,自然不是他们三个的敌手,勉强支持了两三回合,腿上已挨了一剑。

正在危及之际,忽而两道寒光自天而降,势如惊电,下来就劈倒了钱有余。

两个女郎楞然退后,只见来的正是古如萍和上官玲珑姐妹。

古如萍还笑着道:“七夫人,你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们一直找,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瑛姑明知古如萍在唱假戏,但也难禁意阵悲从中来,当的一声,把手中的剑抛在地下了。

她掩面痛哭道:“你们要杀我,他们也要杀我,干脆我把命送给你们好了!”

古如萍还假作地道:“我们怎么会杀你,我们是奉了王爷之命来找你回去的,咦!这位不是钱大娘子,云里观音?幸会!幸会!我们又见面了。上官玲根本不作多话,上前剑光猛溯,直取云里观音,攻势十分凌厉,杀得她连连退后!

云里观音不禁惊问:“你是谁,也来淌这滩浑水。”

上官玲冷笑道:“彼此分手没多久,你连老太太都不认识了,但老太太我却没忘了你呀!”

云里观音边战边惊道:“不对,你不是古平的老婆,她没有这么好的功夫。”

上官玲冷笑道:“老太太有多大的本事会让你知道,上次是哄着你玩的,今天老太太可要你的命了。”

又是三个急着,把云里观音一剑刺倒,却不是致命的所在,上官玲正想上前进一步要她的命。

在旁观战的玄衣女突然出剑把她敌住了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别太赶尽杀绝了,我来领教。”

她的剑技相当高明,跟上官玲竟是不相上下,两个人力战了二十几个回合,居然是不分上下。

云里观音慢慢撑起来要往后面去,古如萍笑道:“钱大娘子,我是你的话,就躺在这儿的好,你到里面,我那位乔大妹子,可是心狠手辣出了名的,她不会管你是否受伤,还是照样会再给你一剑的!”

云里观音一怔道:“你们还有人来?”

古如萍道:“当然了,我们这次是决心犁庭扫穴,绝不再作姑息,对你们这些白莲教妖孽,一个也不放过。”

云里观音向瑛姑道:“好!老五,你这吃里扒外的騒蹄子,是你跟他们串通好带人来的!”

瑛姑也已停止了哭泣,一昂头道:“不错,二姐,我已经觉醒了,你们根本不是志在匡复,只是在篡夺权势而已,那我管不着,但你不该利用义师,情况危急时,又出卖义师来顶罪!”

云里观音一震道:“你是听谁说的?”

“不听谁说,你们故意泄密的盟单我看到了,你们的名字全涂掉了,留下的全是义师中人!”

“你倒是神通广大,盟单进了内务大臣瑞祥的手中,你还是能看见,老五!那可怪不得我们,正如你所说的,我们并不是真心要匡复,自然犯不着留名在那个杀头抄家的卷上,自然要涂掉了!”

瑛姑气得浑身乱科道:“那你们当初为什么要加盟,你们没那个意思,又干嘛要骗人呢?”

云里观音道:“为了你们这些傻瓜来卖命,为了利用你们的关系打入京中的大宅院内,为了扩充本教的实力,不过我们也不是存心骗人,至少我们对驱除鞑子,重光河山,还是很有兴趣的。”

“但你们要个人的权势而已。”

“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大权总要有人去掌握的,赶走鞑子之后,皇帝也一定要有人来做的,我们的副教主,也的确是大明的宗裔!”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他姓朱,的确是朱元璋的后代,够资格当皇帝就是了。”

“朱家的子孙太多了,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的。”

“没那事儿,朱元璋的子孙都已经死得差不多了,活的就是这一个,你们能再找出一个吗?”

古如萍道:“我们不必找,前明亡了就是亡了,我们要收复的是大汉河山,然后举一个真正能为国为民,气度才华都可以领袖天下的人出来掌理江山,并不一定要朱家的子孙,对一般的老百姓而言,朱家的子孙并不是很受爱戴的人物,所以说并不值得去捧着他们了……”

云里观音怒声骂道:“你们这番言论才是大逆不道,老五,你们加盟是怎么宣誓的?”

瑛姑道:“那时有几个遗老在宣誓朱明正统,我们一时不察,这几年经过我们深入民间的调查后,他们对朱明两个字竟已深恶痛绝,我们若是再以恢复朱明江山为口号,是自绝于民……”

云里观音狞声叫道:“老五,你胡说,你大逆不道,死有余辜,我今天绝不会饶过你的!”

古如萍道:“不是胡说,像你们的那个朱三太子就是一个证明,他既是朱家子孙,便当好好挺身出来,领导义师,矢志复国。但他却和你们这些邪教混在一起,还在继续害人,这怎么能叫人对他信服。”

云里观音像是个疯一般的,仗剑跳了起来,直扑瑛姑和古如萍,口中还叫道:“我杀了你们,杀了你们这些大逆不道的狗男女……”

凶悍泼辣,满睑厉色,瑛姑吓得连连后退,但古如萍丝毫无顾忌地手起一剑,将她腰斩成为两截。

这个婆娘的一股戾气却未消除,上半身在地下双手一撑又飞起扑向古如萍,面色也狞若厉鬼。

古如萍没想到一个只剩下半载的人还有这股凶法,倒是呆住了,瑛姑急叫道:“这是化血解体大法,快躲!”

但是古如萍的反应却不是躲,他手运剑花,舞起了一片剑幕,密得风雨不透,那半截躯体撞进剑幕中,被绞成了一蓬血雨,可是这一蓬血雨仍像有灵性一般,继续罩向古如萍,而他也只有继续以那片剑幕挡住。

瑛姑忙咬破舌尖,也喷出一蓬血雨,洒在那片血雾中,总算便血雾停了下来。

古如萍喘了口气,瑛姑忙问道:“你有什么感觉,有没有沾到血迹?”

古如萍摇摇头,疲累地道:“没有!我知道这玩意儿歹毒无比,沾上一点就没命了,所以拼将全力舞成剑幕,更用内劲将它逼住,不叫沾身,谢谢你,瑛姑,若不是你解了她的法,我迟早是逃不过的,真想不到那婆娘临死还有这一手,邪门!

邪门!”

瑛姑也颇为疲累地道:“这是白莲教中与敌皆亡的拼命大法之中,集中最后的精气无神,作舍命的一击。是十分狠毒的,你记住下次要杀死他们时,只能直劈,一剑两半,这样才能避免他临死反噬……”

才说道这儿,忽闻一声暴喝:“畜生!多嘴!”

又是一道寒光削至,起自瑛姑后背,古如萍眼快运剑替她挡住了,那道寒光一豁即退,接着就飘然远去,去若疾风,却是与上官玲对手的玄衣女。

古如萍道:“娘子,你怎么把她放开了。”

上官玲笑笑道:“看她那付好身手,我倒实在不忍心赶尽杀绝,此人能跟我激战两百多招而不败,令我颇为心折,她那一剑并非有心伤人,只是借以脱身而已……”

“你怎么知道她无意伤人。”

“她要有心伤人,就不会先发声警告了,而且是我通知她逃走。”

“什么,是你叫她逃走的?”

“我告诉她说——姑娘,你这屋里没什么能手了吧?乔老夫妇带着女儿很快就会杀出来的,那时她们手下可不饶人的,你要走就趁这个时候——我说完撤招后退,她就那么跑了,放她去也罢。”

古如萍笑道:“我说呢!平白无故怎么会变个人出来了,娘子,她的武功不错我承认,但是你如果不是手下留情,相信她还走不过两百招吧!”

上官玲也笑道:“我觉得她的人还不惜,剑招员狠,却没有带凶戾之气,可见她平时很少杀人……”

瑛始道:“是的,我三师姐为人较为正派,她是个孤儿,从小由师父养大,受恩深重,不忍叛离,相信她的心中对白莲教的一切也是反对的,我们十个师姐妹,都以观音为号,只有她一个人不肯,自号玄衣龙文,大概也是间接表示不耻为伍的意思!”

古如萍自道:“放走了就算了,我们也并不是要赶尽杀绝不可,对了。乔老两口子和大妞从后面进去有一阵子了,怎么还不见出来,咱们进去看看。”

三个人破门来到里面,前面一栋屋子空无一人,隔着一重院子,来到另一栋屋子里,只见门里趴看一个老道,却已尸横就地。

妙的是这老道只披了一件道袍,里面却是亦躶躶的没穿内衣。

瑛姑看见那老道,恨恨地又踢了一脚骂道:“这老牛鼻子,这么不知羞耻,却成为白莲教中最忠心的弟子,思想行为也根深蒂固,极难改变了。”古如萍轻叹一声道:“白莲教下的弟子就是这些吗?”

“当然不止,各地有分坛,这儿是总法,是由各地分坛选择佳者送过来,这儿一起传授合欢大道者,另外还有几处地方进修武功和法术的,每处都差不多有十几二十人不等,进修时间为一年至一年半,在三处行宫修业期满,就算是出师期满了,所以总坛每年都会出师十几二十名弟子。”

“这些弟子都到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那是云里观音两口子司人事,记录都在他们那儿。”

古如萍一叹道:“可惜在那儿没找到,也许他们调了地方,放到别处去了。徐美英不在这儿,会在另两处吗?”

瑛姑道:“我不知道,他们并没有把我视作同路人,有许多事情都不告诉我。”

古如萍见她精神始终不振,忍不住问道:“瑛姑,你是怎么了?”

“我没什么,只是刚才为了破二师姐的化血大法,我也用了全身精力,那约等于四成的功力,所以我略感脱力。”

“你怎么不早说,那你和小玲押着这些孩子先回王府去好了,另外两处不必去了。”

瑛姑道:“我不去不行,他们有很多法术十分歹毒,我不去你们不知怎么破解!”

古如萍道:“自古邪不胜正,我以心中正气为御,自然百邪不侵,你去了也没用,假如遇到了你师父,你的道行不如,也不见得能破得了,反会为她所乘。”

上官玲道:“瑛姑,这话不错,你不必去了,我现在才知道白莲教中的高手还真不少,你就是体力如常,去了也帮不上多少忙,别看你会力敌三人,那是你四师姐手下容情,否则就她一个人,在十招之内也能摆平你。”

瑛姑低头道:“真的,我是师姐妹中最差的一个,完全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才得以列名榜上。”

“所谓其他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因为我是义师的联络人,先父是义师领袖,毕生致力于这项工作,他生前极受尊敬,死后因为他老人家的关系,那些义师仍然推我做召集人!”

“这就是了,白莲教收你入门是看中你手上的人,你更应该看重自己,不耍轻易涉险,先带着这批活宝回去,先安顿在王府中,至于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反戈一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玲珑·玲珑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