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玲珑玉》

第02章 乔装卖艺

作者:司马紫烟

上官玲已经走出了茶铺,听见他的话,又走了回来,古如萍已经坐了下来,又用先前那只杯子倒酒喝。

这次上官玲没有反对,拉了张椅子坐在对面问道:“什么办法?”

古如萍笑笑道:“嫁给我做老婆?”

上官玲脸色乍变,伸出了手往他脸上掴去,啪的一声,打了个正着,上官玲自己倒怔住了。

古如萍的话使她很生气,但是她并没有真心想打他,照他先前避剑的身手,他是很容易躲掉的。

哪知古如萍竟然没有闪躲,着着实实地挨了这一巴掌。

古如萍脸上起了五条红印,他仍若无其事地道:“你是该打我的,因为我太混帐,居然把这么漂亮的老婆给卖掉了!”

后一句话更混帐了,但上官玲却反而不生气了,她听出古如萍的话中别有所指,因为古如萍不会是卖老婆的人。

她停了停,居然笑问道:“卖给谁?”

“谁出的价钱高就卖给谁,但鹰王出的价钱一定最高,因为他们府中需要大批标致的小媳妇!”

上官玲笑道:“卖进去有什么好处?”

“没什么好处,你还得吃一点苦头,也许要干些粗便活儿,

如果你的心眼活,手段高明,自然你就会慢慢地往高处爬,而且还可以提拔一下我这个没出息的汉子,给我也找个差事!”

“你不怕戴绿帽子了吗?”

古如萍道:“我不怕,我是个财迷心窍,祈求发迹不择手段的混球,何况,你并不是真正的老婆!”

上官玲哼了一声道:“你倒好,把这种没廉耻的行当都干绝了,有没有替我设想过呢?”

古如萍笑道:“在劫火中保持节操.才是真正的火中红莲,你若没这份手段,就枉走这几年江湖!”

这不但是激将法,而且是挑战的,上官玲咬了一咬牙,哼了一声道:“我这样做值得吗?”

古如萍道:“那就要看你怎么想了,假如你想做鹰王府的宠妃,自然是摆明了身份去的好,否则的话你就用我这种方法混进了鹰王府里去,可以不着痕迹的探探鹰王府的企图了!”

“他还会有什么好企图,把混账念头打到我身上来,算他瞎了狗眼,我非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古如萍轻叹道:“上官姑娘,我倒觉得颇为难解,鹰王哈林沁虽然好色,但是颇有分寸的。而且他从来没有惹到江湖人的头上来,他一向对江湖人颇为礼貌,所以手下才能网罗到不少好手。

奇怪,这一次鹰王居然甘冒大不韪,用下五门的手法来对付你呢?这也不像他平常的作风!”

“你怎么知道他平常是什么作风?”

“我是个好管闲事,专找人麻烦的人,因此对一些知名的人,我都有兴趣去深入了解,鹰王居朝颇有直名,因此我想不透他这次是何居心!”

上官玲看着他,忽然道:“古如萍,看样子你在赴约之前,已经早就把一切都计划好了!”

古如萍道:“这可没有,我绝对是临时起意!”

“可是你对鹰王府的兴趣比我还浓呢!你是为什么?”

“为了我吃饱了撑得慌,找些事干干,找个不好惹的人惹惹,你也该听说过,我最大的兴趣,就是捅马蜂窝。”

上官玲又看了古如萍一阵,居然把他瞧得有点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上官玲才沉声道:“古如萍,我相信你,也接受你的意思去闯一下,我知道你没有讲真话,但是我不逼体说出来。

只是,我若发现你别有居心,或是行止有违正义时,我会整得你七死八活,后悔投胎到这世上来的!”

古如萍连忙通:“上官姑娘,你放心,我绝不会违背仁义,跟你合作也绝不会另有居心!”

上官玲哼了一声道:“你把我卖进鹰王府,还说是没有其他居心,难道要卖到八大胡同才算称心?”

八大胡同是京都最有名的风月场所,各地的名妓都集中在那儿。但古如萍没想到上官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得呆住了。

上官玲道:“呆什么?对我的话听来不顺耳,你也知道油腔滑调让人讨厌不舒服,就该正经些!”

古如萍只有摊开双手,直翻白眼了。

他们两个人开始了低声的计议,最后商量妥当了,上官玲才道:“我们有需要易容吗?”

古如萍道:“不能,鹰王府都是些大行家,什么花样都瞒不过他们,那样反而会惹人生疑!”

上官玲道:“那样不是会被人认出来了?”

古如萍道:“等你换了装束,脸上胭脂擦浓一点,再眉毛画黑一点,打散辫子,梳个髻口,这种的装扮就不会有人认出你了,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大名鼎鼎的女煞星会去跑马解卖艺的!”

上官玲道:“我真是不懂,你为什么要选这个身份呢?”

古如萍道:“是为了将就你,叫你藏刃剑锋,装成完全不会武功是不可能的,这个身份,会两手就不致于露出马脚了!”

上官玲道:“那些练把戏的玩意,虽然是难不倒我的,但我可没做过,也不懂得怎么样做!”

古如萍道:“不要紧,我会花一两天功夫,我教你!”

“你倒是什么都会的,精通百!”

“姑奶奶,我们闯江湖的方式不同,我是混另一个圈子的,三教九流,五花八门,我都得沾一点。”

三天之后,古如萍他们已经来到了京师,而且在鹰王府侧面的一块空地上,拉开了场子。

鹰王府的宅院很大,声势显赫,也经常有应酬,这块空地是专门给来访的客人停车拴马的。

很多大宅子的主人也好,眷口也好、出门都是坐车。

在京师里,不兴坐轿,车都是自备的,自然也都很讲究了,客人进了王府,车子就自然停在这儿。

因此,这儿经常聚着一大堆的人,大都是赶车的车夫。

这一群人也是天下最无聊的人,他们在这儿等候主人的这一线时间是最无聊,平常都是凑在一块儿聊天,掷股子赌钱。

突然来了这么一对江湖人跑马解卖艺,倒是颇受欢迎。

何况,那个女的妖艳美丽,身段窈窕,两只大眼睛像是能勾魂似的。

而她的汉子也是个细皮白肉,一件当相公的材料,能说会道,插科打诨,听了叫人棒腹不绝。

京师里的人不但喜欢好看点的女人,更有人着迷于俊俏的男人,因此,对这两人在暗吞口水也着实有人在。

尽管卖艺踩高索,耍飞刀演出很受欢迎,尽管那些观众们在拍手叫好时还夹着不少混帐话。

但也不过是口头占占便宜而已,没有谁敢真在地对他们怎么样。毕竟这是京师,又是在鹰王府门口;没有人敢太放肆。

卖了两天把式,这天收了场子,古如萍挟了铜锣家伙、扶着他的浑家,又回到投宿的那家小客栈里。

他数了一下箩筐里的零钱碎银子,笑着道:“今天的收入还算不错,居然有六十多两呢?看样子一个月下来我们就发财了。”

上官玲却把手中的那捆破刀烂枪往屋角一扔,撇着嘴道:“稀罕,就凭这几个钱也能叫你乐成这个样子。”

古如萍把那些碎银子郑重地装进兜兜里,笑着道:“我倒是真正着重这些赚进来的银子呢!

虽然我经常有大把银子过手,从指缝里漏下一块来也比这多多,但这可是我们辛辛苦苦,靠本事赚来的!”

上官玲道:“哼,亏你好意思说这是辛辛苦苦赚来的,辛苦的是你的老婆,要不是靠着你的老婆在绳子上买弄风情。你会有大块银子吗?充其量不过是几个零碎的小破铜钱而已!”

几天相处,上官玲跟他的关系倒是拉近了不少,晚上同居一室,古如萍就在床前打了地铺。

半夜里上官玲还会替古如萍加床被子,拍他着凉,但两个人睁着眼睛相处时,上官玲总是要挖苦他,油腔滑调,冷嘲热讽。

古如萍知道上官玲是在报复他,为了第一次见面时,他那种玩世不恭的态度生气,所以也不作理会。

他笑笑道:“这我不承认,瞧热闹的里面有不少堂堂姑娘家,她们不但真棒场,而且出手也很大方,丢下来的都是银块子,她们可不是为了欣赏你的风情吧!”

上官玲忽地一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那几个丫头仆妇可能是冲着你来捧场的呢!每一个都盯着你看,你一开口,必定是满堂采。”

古如萍红着脸道:“没有的事,你别胡说!”

上官玲道:“我胡说,有位三十来岁的大奶奶长得不错,刚才不是赏了你一锭五两重的小元宝。而且,在散了场子后。

那位大奶奶还拖住了你,直追问你住在哪儿,八成是已经瞧上你了!”

古如萍一急正待辩,但是看见上官玲那得意的样子,心中一动,干脆笑笑道:“好啊!你出头把我卖进鹰王府里去好了,反正咱们的目的就是想办法打进去,谁先准后都一样。”

上官玲果然没有他那么好的涵养,啐了一口道:“要卖你自己卖进去,为什么要我把你卖掉!

你又不真是我什么人,真是不害臊,浪子,我问你,我们已经拉了两天场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咱们就一直这么混下去?”

古如萍笑道:“别急!别急,我想是快有消息了,今天不是已经有人打听我们的落脚处了吗?”

上官玲道:“你所说的是那个小老妈子儿?那算什么,人家是瞧上你这个小白脸,想偷空儿悄悄地来跟你约会!”

古如萍道:“噢!那可说不定,不过那个小老妈子,看来也非等闲之辈,瞧旁边观看的人。若看见她走过来,使都让开了,有人还向她弯腰陪着笑脸打招呼,可知道她的身份很重要!”

上官玲道:“再强些也是个下人。”

古如萍道:“你别瞧不起下人,一个王府得力的奴才,比官儿还神气呢!一二品的大官儿们还得看他们的脸色。”

“这我知道,就算她是一等管事的大奶奶吧!又能怎么样呢?看她跟你说话时贼眉贼眼的,准没安什么好心眼儿,你被她看中了,难道还能把你带进去,养在她屋子里面不成吗?”

上官玲竟是在存心抬杠挑眼儿了,古如萍知道女人一犯到这个毛病时,就是到了不可理喻的时候。

所以古如萍也没再与她抬下去,只是笑笑道:“你别忘了,我们只是两个不入流的江湖卖艺者!

鹰王府即使要雇用我们,也不会由鹰王亲自下帖子来聘请的!

多半是派个下人来知会一声就行,你若是真心想打入鹰王府,就不能得罪这种二等主子了。”

上官玲自然承认这个道理,因此道:“到那个时候我自然会敷衍的,但现在总不要奉承她们吧?”

“干吗呀?这种事还要预先排练一番。”

“有些固然不必,有些台词却不能忘记,记得我叫谷平,是宛平县,大王村的人,家中是个地主。”

“我记这种干什么?”

“马上就用得到了,至于你目已,最好不必要籍贯,就说从小就在四海流浪,因为人家可能会去查的。”

上官玲还要问,却听见门外已响起了脚步声,接着是店家的声音:“古爷,快开门,有贵客来了。”

上官玲暗叫惭愧,看来古如萍的耳目是比她灵敏。

这间屋子在店堂的最后面,跟前面有好长一段距离,前面的动静,他居然能听得清清楚楚。

古如萍朝她笑笑,像是已经猜到上官玲心中所想的。

他低声道:“我的能耐不会比你高,只不过有人替我留心,把关于我的消息,用暗号递过来而已。”

“谁?什么暗号,我怎么没有听见呢?”

“既然是暗号,你怎么听得懂呢?”

上官玲很不服气,侧耳细听,耳中只有一丝隐约的琵琶声,从前面传来。大概这就是暗号了。

因为她看见古如萍无意间还用手在桌上,轻轻地打节拍。

她不禁又对古如萍要重新估计了,这个自称为无根浪子的家伙,似乎还有一种神秘的身份。

他有着许多神秘的伙伴,在为他打探消息或是执行一些神秘的指令。

不过她没有时间多作思索,因为古如萍已经把房门打开了,口中还问道:“是哪地方的贵客呀!我说掌柜的,你可别拿我开胃了,我已经穷得当街卖艺了,还会有什么贵客临门呢?”

他说着话,抬头迎了出去,看见一个俏生生的小老妈儿。

不过才三十上下,脸抹的红红的,头梳得亮光光,一身衣服穿得俏俏的,身上的气味香喷喷的。

古如萍的睑一红,这正是他跟上官玲引起争论的那个小老妈儿,因此他先瞟了上官玲一眼。

他唯恐上官玲犯起了性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乔装卖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玲珑·玲珑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