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玲珑玉》

第20章 黎庭扫穴

作者:司马紫烟

云飘然又等了一会,等波动的心情略为平静了一下,她才转另外一条幽径,绕到了池畔。

还好那边的情形已经不是那么紧张了,三个女孩都半躺在池水中,懒懒洋洋地拍着水休息,龙公子已穿上了衣服,坐在一块石头上,欣赏着她们娇慵的神态。

云飘然出来道:“丫头们,看你们狂成什么样子了?”

对这个大师姐,女孩子多少有点羞意,一个个讪然起来,披好了衣服,龙公子笑道:“清溪仙境,神女躶浴,这是何等飘逸超绝的神仙情景,云仙子请恕我唐突。”

云飘然笑道:“既是神仙超凡之境界,能体会此中之趣,便是绝雅之人,何唐突之有。”

然后又对那三个女孩子道:“师父要你们上去,问问明天的祝寿准备,这次有外宾光临,不可太过寒酸,让人看笑话。”

三个女人忙不迭的走了,龙公了却盯着云飘然发了呆,然后轻轻一叹道:“云仙子,我是个大俗人,来到这神仙境界,我说句不客气的话,三位个师妹美则美,身具媚骨,满腔荡意,说你们是妖精还更切合,实在有辱这个仙字!”

云飘然作色道:“她们尘心未尽,还摆不脱尘世之慾,但这合欢也是登仙求道之径,公子得了便宜还责怪,说这话岂非有失公允?”

龙公子一笑道:“我说的是事实,不过我发现这儿唯一够资格称为神仙的就是你云仙子,你风华绝代且玉骨冰清,是一颗难得的奇芭!”

云飘然的心头一震,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说出这种话,何况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

云飘然长得并不丑,皮肤白皙,鸭蛋脸,高鼻梁,高身材,曲线合度,生得十分端庄,才有玉面观音之称。

正因为她太端庄,身上有天然缺陷,从不接近男人,也没习过内媚之术,而岛上的男人多是白莲教弟子,对这位大仙姑敬而畏之,不敢去冒犯,才使她长时期在寂寞中。

今天这颗心被触动了,使她红起了睑,低声道:“龙公子真会说话,不怕三位师妹听见生气?”

龙公子笑道:“我说的是事实,她们生气我也不在乎,我的侍儿那一个也不比她们丑!凭良心说,是她们自己找上我的,我是个很懂得欣赏女人的男人,对一个美女的爱意,不使她们失望,再者,我事先声明过,这只是男欢女爱,没什么附带条件,我不是他们的第一个男人,也不想娶她们而成为她们的最后一个男人……”

云飘然道:“瞧你说得多俗气,绝情寡义……”

龙公子一笑道:“不!我不认为应该如此,我不愿意背上一个破人名节的罪名,所以我找女人,有个原则,大家闺秀不沾,脑筋想不开的不沾,心不甘情不愿的不沾,醋劲大的不沾。”

云飘然道:“难怪你的侍儿中,有两个尚是处女之身,是什么原因不能沾呢?”

龙公子道:“你居然看出来了,那是我对女人欣赏的口味不同常人罢了。”

云飘然道:“你的确不同寻常!”

龙公子一笑道:“你也不同寻常,有生以来你是第一个令我感到不同寻常的女人。”

云飘然道:“如何不寻常?”

龙公子道:“从外表上你似若仙子,真的是一尘不染!恕我直言,姑娘,如能看得起在下,我愿与姑娘结为秦晋之好。

从你的眼睛我可看出你内心有一团火。”

龙公子说着握住了云飘然的一双玉手。

云飘然睑上泛起阵阵红晕,一双玉手未收回。唉!叹了一口气,龙公子看在眼里,道:“云姑娘似有心事?”说着已乘势将云飘然抱在怀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云飘然道:“我的确不同常人,别人有的我没有,虽然你对我有情,但我却不能……”

龙公子道:“我能治好姑娘的病,如果云姑娘信得过在下的话,在下愿……”

云飘然道:“你真有法可医?但我师傅却说不行?”

龙公子道:“在下岂敢欺骗姑娘?”说着,手在云飘然身上游了一遍,云飘然无法克治自己,任凭龙公子摆布。

只见龙公子替云飘然脱了一身经沙,运气剑诀,手点云飘然的檀中穴,隔空运劲。蓦地龙公子问道:“姑娘怎会服用媚葯?”

云飘然道:“我怎会服用那种葯,不过是我师父给我的一种修仙丹葯而已。”

“什么仙丹葯,你是否服过之后有心口发热,口干舌躁之感?”

“不错!”

“这是谁给你的?”

云飘然道:“师傅给的。她说这葯可以治我的病,而你……”说着她拿出了所谓的仙丹。

龙公子道:“云姑娘,并非在下辱没为师,你想想看你自己服葯后的感觉,就不会错了。你师父给你服的是媚葯,她是想害你,她要想让你在短时间内集聚身上的元气,然后供她补充。实不相瞒,我也不是龙公子,而是古如萍,你师抹瑛姑曾有过此葯,所以我敢判断是媚葯无疑。”

云飘然道:“今天经你提醒,否则我尚在梦中,死到临头还不知。”于是,云飘然也将她师父的打算全盘告之了古如萍。

二人商谈到很晚才睡下。第二日才依依不舍分手。

龙公子回到大船时,已是当天的黄昏,几个女的都在船舱中聊天,看见他回来,每个人都盯在他睑上看,发现他居然是红光满面,一脸得意之状,瑛姑忍不住道:“你整天跟那三个小妖精腻在一起,会有这么高兴?”

龙公子一笑道:“今天我有意外的收获,你们万难想像到的,我收服了一个人!”

瑛姑道:“这岛上到处都是饥不择食的旷女,以你龙公子的翩翩风度,可以一把把地抓起,不管是收服了谁,都没什么值得欢喜的,除非是你降伏了我师父!”

“那个老妖怪,我或许有除妖的手段,却没收妖的神通,她陷溺已深,不可能回头!”

瑛姑笑道:“那就没什么值得收服的人,除非你粘上了大姐,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呢?”

因为她是我师父最忠心的弟子,而且她生暗疾,不会为情慾所动,心如止水……”

“她是个人,就难免有七情六慾,只要有情有慾,我就能打动她的心,她若是个很丑的女人,没有男人会去望她一眼,或许能让她守心如水,但她是个很美丽的女人,一切条件并不比人差,怎么会甘心寂寞终身呢!”

瑛姑一悟道:“你真粘上了大师姐了?那怎么可能?你别骗人,她的残疾是无葯可治的!”

“为什么不能?她虽天生的石女,但我深明医道,炼石补清天,硬把她从天上拉回人间,只是那老妖怪的说词是不足深信的。”

聂小玲道:“不止我师父,连几个深明医道的师姐妹都为她诊断过,结果完全相同。”

龙公子冷冷地道:“那恐怕是受了你师父的授意才串通一起哄她的,事实上我只动了一下小手术,立刻见效,正因为我证实了你师父的谎言,才使她愤而投向我们这边……”

“这……太不可思议,师父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那是因为她有私心,要留一个功力深厚的处女,在她日后年事渐衰之际,元阴损耗时,吸收元阴以为滋补,因为吸进元阴之后,她就不会让云飘然活下去,我若不救她,云飘然活不过一个月,你师父在京师受创后,无神损耗,这次到岛上来,目的就是算计她!”

聂小玲不信地说:“你怎么知道的,师父有此存心,她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她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人,可是我也懂得这一套,徐美英来到此岛,就开始叫她服用一种葯,促使她情慾兴起的媚葯,云飘然本来的确是心如止水,不易动心的,可是服过那种葯后,就感到心神悸动,难以按捺,等到一个月后,必然会*火自焚,而致走火入魔,那也是你师父下手的时候。”

“你这话有根据吗?大师姐相信吗?”

“起初她也不相信,可是我把她服用葯物后的反应说出,完全符合,她没有理由不相信了,最主要的是我治她的绝症,只化了一点小功夫,这才是获取她信任的原因,为什么你师父和师姐妹都要编她,这促使她怀疑、深思……”

聂小玲道:“大师姐是个很执著的人,你有没替她的将来作安排呢?”

“不是我替她安排,是她为我安排,她说由北往南,有许多岛屿,还未开发,只有野蛮人聚居,岛上四季如春,林泉秀美,土地又广博千里,先去把岛民降服,开出一片世界来,再把义师搬到那儿,生聚教养,等待良机……”

“什么,你把什么都告诉她了?”

瑛姑急得叫了起来,龙公子笑道:“是的,待人以诚,这是我一向的原则,连我们真正的身份都说,这样子才能获取她的真心合作,再者,你是义师的领袖,每个人都知道!”

“可是鹰王不知道,若是她泄露出来……”

古如萍一叹道:“瑛姑,假如你还认为鹰王还不知道,你就把他看得太简单,在别有天地中,阿喜装了简单的窥视设备,鹰王却请了个西洋技师,装置了一套极精致的折光透视镜,你在屋中的一举一动,你跟王老爷子谈过的每句话,他全听去……”

瑛姑不禁变色道:“真有这回事?”

“绝对错不了,他身边的桂武是我师弟,他把一切都告诉我,还带我去看过了!”

“我不信,阿喜死后,我已经把屋子全检查过了!”

“但是你找不到那些透视镜,那天你一个人关在屋中洗澡,拔除腋下的金红色汗毛,对不对,假如不是那次偷看,我还不知你的毛发是有部份金红色的……”

把瑛姑羞得满脸通红,咬着牙道:“你们这两个贼,总有一天我要挖掉你们的眼珠!”

这也不过嘴上说得凶而已,实际上她跟古如萍的关系,也不在乎窥知那小秘密,古如萍叹了口气道:“鹰王实在是厉害角色,他早知你和我的身份,故意容忍不作声,一定有极大的阴谋要利用我们,我决定先办完此事,要离开他,我认为你也该定了!”

瑛姑道:“我早就想离开他了,以前为了掩护那些义师弟兄,才屈身在那儿,现在被白莲教一闹,我也没有留在那儿的必要,只是那些弟兄们也要搬走吗?”

古如萍道:“绝对必要,他们都在鹰王的掌握中,鹰王一定会拿他们来作牺牲,行使他夺权的行动。”

瑛姑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指挥不了他们的!”

古如萍道:“瑛姑!那是几年前的事,你在鹰王府耽了几年,那些人已经不完全受你的指挥了,鹰王很懂得收买拉拢人心,师第给了我一份名单,有二十七名义师领袖已经变节投向鹰王!”

“什么?有那么多?不可能的,我绝不相信。”

“你又使性子,这是事实,你必须承认,瑛姑,理智一点,为大局着想,赶快把人撤到海外,重新来过,老实说满人入主已百余年,气候已成,人心已死,靠几干人来推翻他们,已经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块净土,生聚教养,作更远大的打算……”

瑛姑道:“在海外行吗?十几二十年后,这批人都老了,精力已退,更不可战了。”

“可是年轻一辈又成长了,再者,海外有数十万蛮人,加以收编、训练、教化,那才是最可靠的实力!”

上官珑也道:“瑛姑,这是对的,我是密探圈子出来的,知道得多些,目前各地义师已在朝廷掌握中,朝廷不想刺激人心,才没动他们,义师中也遍布了朝廷耳目,只要有点举动,立刻就会遭无情的捕杀,你还是听大哥的话,不要先逞意气,成为民族罪人!”

瑛姑低头垂泪,显然是屈服了。

古如萍道:“云飘然是真正地投过来,才泄漏了那么多机密,徐美英选择了那些海岛,已先让人前去了,在蛮人群中,行使一点小法术,唬住了他们,成为他们的祭师,将来也准备利用蛮人出来打天下,这些人归云飘然指挥,因此转过来倒不成问题,目前重要的就是明天如何对付老妖怪,不除去她,什么事都谈不成。”

上官玲道:“你还打算用原计划吗?我觉得太危险,她却妖术通神,你斗不过她的!”

古如萍道:“她知道我是古如萍,我是斗不过她,她若将我当作龙公子,我就有希望,还有云大姐暗中招呼着,大家也都准备一下,明天将有一场好斗。云大姐说岛上除了徐美英之外,还有两位长老,辈份比徐美英还高,平时在深山中修身,但明天也会来凑凑热闹,我们要小心点!”

这个消息使几个女的都为之一震,乔老婆子问道:“是什么人,看看我听过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黎庭扫穴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