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玲珑玉》

第06章 逢场作戏

作者:司马紫烟

出了正厅,瑛姑回头笑道:“谷大娘了,佩服!佩服!这番增一身气功无敌,在京师被称为铁罗汉,不知有多少高手败于他手下,想不到你三招两式,竟把他给解决了。”

古如萍道:“是啊!娘子,刚才我真捏了一把汗,现在还难以相信,你能杀了他!这喇嘛可不比那两个蒙古勇士,人家可是真正的名家高手!”

上官玲看看瑛姑笑道:“这都是夫人的设计成功。

我不是先泼了他一盅茶,那茶里有种葯,淹进他的眼睛里,使他又痒又辣,泪蒙蒙的视力不清,所以我才能再进身去给他一巴掌,他方寸大乱,接下去的一连串动作你都看见了,若是等他运起了气,就是击中要害也未必伤得了他,夫人教我这个方法就要快,要激怒他,弄得他全身不自在,无暇运气。”

“那盅水我喝过一口,里面没有什么呀?”

“是我端起茶碗时才投入的,那种葯散见水遇热,溶得很快,我又等了一会儿,葯性就溶了。”

“这一手虽然好,可是人家把尸体一检查,就知道他是中了暗算,说我们是蓄意加害了。”

瑛姑道:“那倒不怕,我叫小桃小菊又端了一盆清水,假借着浇醒他的理由,冲在他的头上,那是对着他的眼睛冲下去的,葯性极微,一冲之下,已经不会有残留了,谁也找不出一线证据。”

古如萍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心思缜密了,借刀杀人后,居然不留痕迹。看来这个喇嘛根本是瑛姑要剪除的对象,但是她却假手上官玲为之,自己还要领她的情。

因此,他试探地道:“看来这个喇嘛是福总管去勾来的无疑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呢?”

瑛姑—笑道:“这是王爷借重你找出姦细,初步计划成功,福承这家伙,一直有问题,王爷宣布后,他就紧张了,唯恐被你找出破绽,来上这一手先发制人……”

“夫人,既然知道他有问题,为什么不早撤换地呢?”

“王府总管是由内务府指派的,要想换掉他,必须先列举他失职之由,知会内务府,再由内务府调换,手续十分麻烦。

不过,经过这次事件后,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去调换他了。”

“夫人能确证明他是姦细吗?也许他只是嫉妒在下之受重视,想把在下挤走而已。”

“那可不值得花五千两银子来如此吧?一个总管的年俸才五百两,加上各种外快收入,也得要干两年才能赚足五千两,若非他心有鬼,怎么舍得花费这么大?”

古如萍道:“他假如真花了银来活动此事,倒是不简单了,不过还得要调查一下他的主使人才是。”

瑛姑笑道:“不用查了,内务大臣宗荣,一向就跟王爷不对,福承又是他派过来的,这是十分明显的事。”

“这宗荣又怎么用王爷过不去呢?”

“这还不是权势争夺问题,当今皇帝春秋日高,却一直没有指定备储,目前最有希望的两个人就是六阿哥和四阿哥,王爷是支持六阿哥的,宗荣则是老四的死党,也自然要极力打击王爷了。”

古如萍道:“我总算明白了。”

“这下子姦细已明,所以对他的行动才会随时派人监视,恐怕他还有几个暗党,还要麻烦先生把他们找出来。”

古如萍点点头道:“福总管还回不回来?”

“他当然要回来,除非他是犯了杀人之罪,当场被人拿住,否则王爷也无法直接撤换他,这是朝廷的规定。”

“朝廷为什么要立这条规定呢?”

“以前是没有这一套的,但皇帝自小登基的,他即位时才九岁,由太后垂帘听政,那时几位王公亲贵都跋扈得很,不但把持朝政,而且还有阴谋废帝另立之意,幸亏是帝明智,慢慢掌握了大权,罢蔗了权臣。”

古如萍窘道:“我们听说却不是如此,皇帝初登位时只是个小孩子,无权无势,地位也将不保,多亏皇太后下嫁给摄政王,才算稳定了江山……”

瑛姑变色道:“谷先生,这话我们最好少谈,尤其你我都是汉人,谈这个会招来灭族大祸的。连他们满洲人也视为大禁忌……”

“皇室之中,满汉之分还很清楚吗?”

“当然清楚,虽然朝廷以怀柔的手段,提拔了不少汉臣,而且还特别规定,三年大比,满人不得拨状元,可是武将统帅中没有汉人,皇室中通婚禁娶汉女,我虽然备受王爷恩宠,却连个侧福晋都混不上,府中称我夫人,那也只是叫着好听,真正算起来,连个名份都排不上。”

古如萍笑道:“要名份干什么,在下到府中之后,见到的,听到的都是七夫人,没人提过福晋一句。”

“福晋根本不在府里,她是皇后的外甥女儿,整天在宫陪着皇后,从来也不出来。”

“我没想到王爷还有这么显赫的后台。”

古如萍笑着说了一句调侃活,瑛站却插头道:“不!这门亲事帮不了他的忙,他们夫妇感情不睦是众所周知的事,福晋娘家跟王爷也是走两条路,王爷每次进宫请安,两口子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王爷的地位是靠他自己争下来的,跟妻家豪无一点关系,所以他从来也不提。”

古如萍道:“那夫人还要名份干吗?实际上你已是府里的女主人了。”

瑛姑的脸上掠过一层轻微的怨色,似乎她不满意这个身份,这并没有逃过古如萍和上官玲的眼睛。

瑛姑一掠头发笑了笑,把脸色恢复正常道:“不谈这些,我接着告诉你们朝廷对各处宗室的措施,皇帝正式掌权之后,为了要加强控制各宗室大臣,才规定王府以及各世袭宅第的总管,一律由内务府选派。

所以这个福承的后台硬得很,他虽然形迹败露了,还是要等王爷回来之后,才能撤换他。”

古如萍逗笑道:“如果由内务府里选派,换来一个仍然是对方的人,有什么好处?”

瑛姑笑道:“这倒不必担忧,内务大臣并不止宗荣一个,王爷也有自己的人,把相承的失职事实调查清楚了,塞住宗荣的嘴,王爷就可以用一个靠得住的人。

只不过这一次,福承对二位的仇意更深,还有十几天,他可能会又出什么花样,对二位不利的,二位还是多小心。”

古如萍道:“这可是防不胜防!他是总管……”

瑛姑道:“你是王爷特别礼重的客卿,总管也管不到你的头上,我又是全力支持二位,这倒不怕他。”

古如萍试探道:“夫人,这十几天的日子也很难过,为什么不干脆叫他老实安份点呢?”

“谷先生,叫一个心怀异图的人老实安份可很难。”

“死人就会老实安份了。”

瑛姑微微一动,最后道:“不错!这的确是个办法,只是他由内务府派来的,他有什么意外,内务府追究起来很麻烦。”

“他若是因为形迹败露,畏罪自杀,可怨不了人!”

瑛姑道:“那当然,但他是这样的人吗?”

古如萍笑道:“他是怎么样的人,谁也不知道,他如无声息,服下点毒葯,死在屋里,当然就是自杀了。”

瑛姑脸色一动道:“只要他不是被人毒死,自然就是自杀了,但必须要让人看起来没有别的迹象才行。”

古如萍微笑道:“这个我想不可能有人会去谋害他,是他自己在留下遗书,更没有人会怀疑了。”

“他会留书自认罪状吗?”

古如萍道:“敞人小时候对书法一道颇有天赋,学名家字体,也许功力不逮,但是学个普通人写几个字,至少有七八分相似。”

“只得七八分吗?”

“那已经够了,人在自杀前,心情紊乱,哪里会好好写字,最多也只有平时七八分成绩。”

瑛姑笑笑道:“谷先生真是多才多艺,看来以后还要多多借重才是。”

“只有一点,那毒葯必须是十分剧烈,入口穿肠,没太多痛苦,我知道皇室大内有这种葯物,堂堂王府总管,自杀时总不会去买二两砒霜。”

瑛姑微笑道:“谷先生懂得还真多。”

古如萍道:“敝人学过医的,而且医道颇高。”

瑛姑道:“只不过我以后哪不舒服,却不敢来找先生治病。

葯是有的我回头叫阿喜送来。”

来到花厅,瑛姑笑道:“谷先生,贤夫妇今天受惊了,回去好好歇着吧,有事我会叫小桃来禀报的,他们两个是靠得住的,先生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她们!”

两口子来到屋里,古如萍拉住了上官玲的手道:“娘子,今天多亏你了,否则我就糟了!”

上官玲看看旁边,跟来的小桃道:“婢子到前面去瞧瞧福总管如何处理的。”

古如萍道:“他当然只有把死人送走,不过你在那儿四处留心一下,看府中人对这件事作何看法,再者,福总管回来时,一定要向夫人禀报情形的,看他怎么说的,你也快来告诉我一声。”

小桃答应着去了,古如萍关上了门,才低声道:“玉娘子,我们真傻,怎么会答应出去呢!”

“是瑛姑来找我,还帮我作了种种安排,我想这是替你解困,我要不出来,你又怎么办?”

古如萍道:“我准备给他打个一两下出气,绝不还手,他也就没办法了。”

“那是干什么?”

“我们都不是原来的身份,如果武功表现太高,反而全启疑了!”

“我杀那和尚,用的都是真正的武功。”

“不错,可是天龙一派,最重名誉,嘉和是门中长老,死在你的手中,他们是不会甘休的。”

“瑛姑说没关系,她会负责的。”

“她负个屁的责,别看她今天做得漂亮,把责任一肩担去了,但天龙门人再来索仇生事也找不到她头上,还是要我们自己来扛。”

“那就豁出去一拼好了,我们已经知道鹰王是为了拥储争权,所以才网罗江湖人,咱们可以不必赴这趟混水,干脆也走了吧!”

古如萍道:“不行,你没听说吗?上次他让张君瑞来绑架你,说是为了东官要你,但今天瑛姑却又说皇储未定,鹰王又支持六河哥,东宫太子是二阿哥,老六无能,我觉得这里面大有问题。”

“这些问题却与我们无关。”

“阿玲,权位之争,我们可以不管,但亿万百姓生灵,我们却不能不管。”

“这扯得上关系吗?”

“关系不小,我也查出了万盛镖局丢的那趟镖,是鹰王私人馈赠回疆各王公的珠宝珍奇,搭在九门提督府托保的又一批寿礼,那批寿礼则是送甘肃将军的,这些鸿臣外将,私相授受,都是令人担忧的事。”

上官玲也怔住了,古加萍道:“还有,劫镖的好像是另一个跟你连在一起的上官珑。”

“那个人与我没关系,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她。”

“我觉得其中必然大有牵连,阿玲。现在我们的关系不同。

“谷平,别以为我们好过,我就算嫁给你了,那只是迫于情势,而你又趁机占我便宜,我已发誓过这辈子不嫁人。”

古如萍笑笑道:“好!好!以后你恢复上官身份时,咱们再各管各,至少像现在是谷大娘子,是谷平的老婆没错!”

上官玲笑啐道:“贫嘴!”

她说不嫁只是口头上不服输而已,其实一颗心早已交给古如萍了。

古如萍心中明白,但不去说穿她,继续讨论现状道:“还有,就是这个丁瑛姑,她在表面上似乎在全力帮助鹰王,但总觉得她是另有所图,这也是我们去探讨的,所以我们再住下去。”

上官玲想想道:“你真打算去杀死福承?”

“是的,这象伙花了五千两银子,勾动天龙番僧来对付我,使我很怀疑他用意究竟何在?”

“那你该留意他,慢慢地查下去。”

“留下他麻烦,他会继续地找别人来缠住我,反正我与他没有私怨,他不会为了自己来找我麻烦,一定有人主使。除去了他,才能找到背后的人。”

“你准备如何下手?”

“当然是用毒葯,而且还要做成他自杀的样子,不过这由你去进行比较方便,我已经有了计划。”

他咬着耳朵在上官玲的耳畔低语了一阵,上官玲听了红着脸,捶了他一拳道:“你倒是真有出息,叫你老婆去干这种事。”

古如萍笑道:“对付一个死人,我可以大方些,反正他也没有第二回了!我们不能动手,福承的武学根底不差,虽然我们对付得了,但不可能一击而死,因为他对我们深怀戒心了,但如惊动了人,可是大大不好!”

夜深,二鼓已过。

福承回到王府要向瑛姑报告经过,瑛姑却差人说:“夫人已经歇了,有话明儿个再禀报好了。”

这是大事,那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逢场作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玲珑·玲珑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