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玲珑玉》

第07章 内媚之术

作者:司马紫烟

瑛姑回到了屋子里,只有阿喜在等着,见到她进来,阿喜连忙问道:“夫人,怎么样了?”

瑛姑道:“成了!福承已阵尸屋中,他畏罪自尽的自白书摊在桌上,天衣无缝,毫无破绽了!”

“是谁下的手?”

“谷大娘子,看样子施的是美人计,我倒是真服了他,福承并不好色,却会着了她的道儿,那种葯甚说无色无味,但要灌下福承的口里真不容易,她竟然办到了!”

“那倒没什么,男人嘛,有几个不偷腥的!倒是谷兄那一手才绝。拿着人家写过的字条,揣摩半个时辰,就能把笔迹学全了!”

瑛姑看她一笑道:“你对谷平的印象越来越好了,怎么样,搭上了没有?”

阿喜低下了头:“只有一次,在花园假山洞里!”

瑛站嗯了一声道:“多久以前?”

阿喜道:“十天以前,九月十七,那天他老婆在教大家练飞刀,我在花园里碰到他!”

瑛姑道:“他们是九月初十进的王府,不过才六七天,你们居然就搭上了,好快的动作!”

阿喜红了脸道:“那是他不老实,一看附近没人就毛手毛脚的!我怕被人看见了……”

瑛姑微笑道:“恐怕还是你带他上假山洞里去的,那儿本来是个监视的密窟,一般人还不知道有这个地方呢!”

“我只是领他在那儿谈话方便些,哪知道……”

“算了!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不是你愿意,凭你这一身本事,谁也没法子强迫你。我说呢,你最近对谷大娘子怎么客气起来,不但不记旧恨,而且还处处拉拢巴结她,原来是心中对她有槐……”

“我也……不是巴结她,是谷平再三跟我说好话,请求找别跟她一般见识,不过我跟她接近一点之后,发觉她这个人也挺可爱的,心胸很直,没有城府,待人很热情,容易对人推心置腹,藏不住秘密……”

“哦?她对你说出了什么秘密?”

“也没什么,都是关于谷平的……”

“谷平有什么秘密呢?”

“无非是跟那些女人不干不净之类的事!”

“那也算秘密?他摆在那儿,就是这么个人!”

“不过她也说谷平在通州杀过人,杀的是一个退职的知府,他跟人家的姨太太勾搭,叫人家给抓住了,情急之下,他只有杀了那个官儿,也杀了那个女的,以免被送入官,现在这还是件悬案呢!”

瑛姑道:“我倒是听说过这件事,只不知道是谷平干的,因为那个官儿虽然退休了,但是还跟巡捕营有点关系,好像是设在北通州的一个秘密机关,所以那老儿双双被杀之后,很引起一番猜测,调查了很久,始终没结果,才不了了之,这件事咱们家那个也留心查过,想不到凶手窝藏到我们家来了!”

阿喜慌了道:“夫人,你不会用这个去威胁他吧?”

“我威胁他干什么?何况这事儿无凭无据,也威胁不了他,我们家那个若是知道了,还会特别赏识他的,巡捕营跟他也是一直不和,处处地挑他的眼儿,那个被杀的老家伙好像是姓翁,听说已经扣住了王爷的小辫子,王爷正想对付他呢!

消息传来,王爷才算松了口气,一至还以为是舅舅请江湖上朋友下的手,舅舅糊里糊涂的也默认了下来,我若再揪这件事,岂不是揭了舅舅的短!”

阿喜这才松了口气道:“这是谷娘子在无意间漏出来了,说出了口,她十分后悔,再三央求我别告诉别人,因为这件事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再无别人知道!”

瑛姑笑道:“那当然,若是有人得知,谷平早被抓去分尸了,巡捕营为了这桩无头血案,悬了十万两银子的赏格呢!大家多方猜疑,却没想到是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物下的手。也难怪大家摸不着头绪了!”

阿喜顿了一顿,然后才道:“夫人,现在谷平他们也来了一个月了,你看他们能够借重吗?”

瑛姑沉思片刻道:“这个人的确有点鬼才,不过已经轮不到咱们去借重了,王爷对他更为重视呢!”

“那并不冲突呀!咱们也可以同样借重他!”

瑛姑连忙肃然地道:“阿喜!你没有露口风吧?”

阿喜受了委屈似的嘟起了嘴:“表姐,你当真以为我真是那么不中用的人吗?”

“我知道你很谨慎靠得住,否则也不会把你拉过来帮助我了,可是你也有个缺点,就是警觉性略差,有时也会在无意间泄密,像刚才有关谷平的秘密,谷大娘子已经再三恳求你守密,你都告诉了我!”

“那是对你呀!我对别人口紧得很!”

“阿喜,对我也不该的,因为这是属于私人的秘密,与我们的任务完全无关,你不可以说出来的!”

“我是想,可以用这件事扣住小谷,叫他为我们尽力!”

“阿喜!千万别存这个念头,我们这个圈子不比寻常,要吸收一个进来,必须是心甘情愿,死心塌地,全力以赴,死无反顾才行;假如是仗着威胁或利诱,引进来的人,绝对靠不住的,而我们的工作却不容许犯一点错!”

阿喜嗫嗫地道:“是的!表姐,我只是如此想而已,真要做的时候,一定会向你请示的!”

瑛姑忽又笑了道:“阿喜!我们从小就是好姐妹,拉你到这儿来做下人是不得已,我自然也可以使你的地位提高到与我平等,但是你行动就没有这么自由了……”

“这个我知道,我也不争什么地位,老实说,我也不羡慕你的地位,为了嫁进王府,活生生地把一个青梅竹马的心上人给气跑了,在这儿等于守着活寡……”

瑛姑神色一暗道:“阿喜!不许说这种话……”

“好,不说就不说,不过,我也说句老实话,我可不像你这么有定力,我守不住,我是个活生生的人,从十六岁开始,我就喜欢男人……”

“要死了,阿喜!这话也能说啊!”

阿喜红了睑道:“这儿没有外人,咱们姐妹两私下谈谈有什么关系。表姐,不怕你骂我下贱,以前,我对男人只是抱着玩玩的心,跟谁都没认过真,可是这个谷平……”

“怎么?你认真了?人家是有娘子的!”

阿喜红了脸,扭怩地道:“不!不是你想的那种认真,压根儿我也没打算嫁给他,可是经过上次在山洞里那一次之后,我天天晚上闭上眼睛就梦见他!”

“啊!你对他的迷恋有这么深?”

阿喜叹了口气,有一丝无奈与惆怅:“可以说是迷恋吧!

这个男人身上像是有一种魔力,贴在我身上,把我魂都勾去了,我说不出那是什么滋味,那个时候,我可以为他死,为他狂,为他做任何事……”

阿喜接着神色一紧,正色道:“可是我知道,我们之间没有感情,我在他心中,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长得还可以的女人而已,他只是在玩玩我而已!”

瑛姑也正色道:“然而他却使你十分快乐!”

阿喜道:“是的!他能使我的身体十分快乐,却不是使我的心快乐,他会花言巧语,会讨好女人,但他却跟很多女人说同样的话,我不会傻得去爱上他的,我只是很喜欢他,喜欢和爱是不同的!”

瑛姑道:“好了!丫头,听你说这个我放心了,你继续喜欢他好了,只要他老婆不反对,你们也可以再快乐几次,只是,你千万记住一件事,别对他说什么,也别想对他做什么,因为我们斗不过他的!”

“我知道!我知道!”阿喜只有连连点头。

福总管死在府中的消息,第二天被人发现了,好在桌子上留着他亲笔的自白,倒省下了不少麻烦。

内务府得了消息来勘察了一遍,什么话也没说,瑛姑和谷平接待他们,礼貌上还过得去,言词上却很不客气,对方要带走遗书。

谷平却道:“对不起!这却不能给,幅总管的遗书上说得很清楚,他是因为做错了一件事自然是指受了人指使,对不起王爷而言,因此我们必须留下原本,交给王爷,等王爷回来,自然会去向贵上交代的,尊驾只可以抄个副本去。”

那个内务官员火气很大,拍着桌子吼叫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本堂如此放肆!”

谷平神色一沉道:“你听清楚,我不是什么东西,我姓谷,叫谷平,是鹰王府的西席先生,王爷临走时,亲口向全府上下都交代过,要我负责府里的事!”

“胡说,那是总管的职务,轮不到你!”

谷平向瑛姑使了个眼色,瑛姑会意,朝阿喜道:“阿喜,这家伙敢骂王爷,你掌他两个嘴巴!”

阿喜卷起袖子上前,那家伙慌了道:“夫人,下官可没有说工爷!”

瑛姑道:“请谷平负责府中的事情,的确是王爷亲口交代全府上下的,因此,你就是在驾王爷,掌嘴!”

阿喜三不管,就是两个正反嘴巴甩了出去,下手很重,那家伙的嘴角流下了血,牙根也松动了。

瑛姑冷冷地道:“不管你是四品的内臣,但到了王府可没有你神气的,别说你只是一个堂官,就是你们府大臣来了,也得规规矩矩地说话。”

那家伙被镇住了,瑛姑又道:“福承是你们派来的人。他畏罪自尽,至于他畏的什么罪,想必你清楚!”

“回夫人,小的愚昧,小的不清楚!”

“你不清楚有人清楚,你把尸体带回去,找杵作验明,是服什么毒死的,若是杵作验不出来,桌上还有一壶残酒你一并带回去,自然就知道死因了!”

那官儿这下子机灵了,连忙道:“死因下官已可确定,福承自尽无他杀嫌疑也确知无误了,因此,下官才请求夫人将遗书赐交下官,回去结案了事!”

瑛姑冷笑道:“你了事,咱们可没了事,福承派到王府做总管,他却包藏祸心,做出许多吃里扒外的事,王爷早就有所发觉了,所以临走时,不敢太信任他。另外托谷先生多留心一点府中的事务。现在他人虽然死了,事情却还没完,那封遗书要作证据,等王爷回来,拿着再找你们的瑞大人说话去!”

谷平在旁阴恻恻地道:“是啊!福总管只是一个开头,他以为一死就可以断了线,其实我早已掌握了线索,要慢慢地把埋伏在府中的人都掀出来!”

那家伙脸色微变,但是不敢再对谷平发横了。

谷平又道:“福总管的遗体可以交您带走,他屋里的东西,你可不能动……”“那是他的私人物件,自然应该交给他的家人!”

谷平冷笑道:“尊驾怎么知道哪些是他私人物件,哪些又是王府中的物件?这当只有王府中替他打扫整理的下人最清楚,一两天我们整理出来了,自然会送到他家里去,不会留下他一丝一缕的!”

那官儿道:“下官是奉命前来结果善后的,若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下官只有空手回去,什么也不管了!”

瑛姑寒着脸道:“你敢吗?你领了朝廷的俸禄。就是要办事的,你真敢拍手一走,我就服了你,你以为撇下就能难住我了!你再说句不管,我就往刑部报案,叫他们来接办,按一切规矩手续,彻查到底!”

“夫人明签,内务府的事件,刑部无权处理的!”

瑛姑冷笑道:“可是你们的内务府不管,我以鹰王府的身份,正式写状纸,投告刑部,你看他们能不管,刑部尚书侍郎洪大人,对你们内务府正是万分的瞧不顺眼,我这一状递过去,他必须亲自审理,那就有热闹了!”

那个官儿一听苗头不对,这个府里是出名的不好惹,但没想到如此的厉害法,他好在是最能见风转舶的,连忙陪笑道:“夫人言重了,这本来是小事,何必如此小题大作呢!福承人已经死了,自然是先入土为安是上,遗体就收下官带走,发交他的家人……”

瑛姑道:“我只是不愿多事,可不是怕事,你带来有文书人员,也抄一份遗书副本带回去交差!”

“是!是!下官一切遵命!”

他狼狈万分地吩咐带来的人手,抬了福承的遗体,坐上了一辆大马车走了。

他还带了十几名扛夫人手,原是想把福承的遗物带走的,原班人马仍是空手而回。

瑛姑笑道:“谷先生,还是你行,这家伙是内务府出名的狡猾,谁见了他都头痛万分,一点芝麻大的小事,到了他手里,都揪成滔天巨案,我正在发愁,不知道如何应他的,接到你要我揍他的暗示,我还在犹豫……”

阿喜却笑道:“我倒对谷先生充份信任,他说揍人,一定不会有问题,所以我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两巴掌,那家伙恐怕一辈子都没挨过这么重的揍呢!只是我有点不懂,死人都抬走了,这屋子里的东西留着多晦气,为什么不给他们一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内媚之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玲珑·玲珑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