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玲珑玉》

第08章 杀人灭口

作者:司马紫烟

只见他们出了府门之后,首先是急急忙忙地到一家大宅第,但没有进去,在门口跟门房说了一阵话,然后又忙着离开了,这次是来到了一栋较小的宅子,敲开了门进去,关上大门,就再也没出来。

上官玲做事很仔细,先打听出那家大宅子是内务大臣瑞祥的公馆,后来又去打听另一所屋子,只知道是瑞祥的外业,原是一个小京官的住家,那个官儿活动了瑞祥,放到外地做道台去了,这栋住宅就孝敬了府中的总管德禄。

德总管自己有家,这里只有一个他养的粉头,是从八大胡同接出来的,真是他的外室。屋子里有两个丫头,两个老妈子,两个大厨师和两名打杂的,总共才那么几口人,要两名大厨师干吗?

原来这儿有很大的名堂,瑞大人统管内务府,自然有很多人情应酬,也有不少来打通关节的人。瑞大人怕有疑官威,一概由德总管接洽,府里谈事不便,就挪到这儿来,所以这边比府里还热闹呢!

三天两头就要办酒席请客,还有一些世家子弟,则上这儿来喝酒赌钱,所以两个大厨师也整天忙得不亦乐乎。

那个女人叫慧芳,也整天打扮得妖妖艳艳的。她在名义是德总管的外室,但是并不守本份,公开的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德禄瞧着一点也不生气。

总之,那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上官玲留下两个丫头在那儿继续盯梢,自己跑回来把情形说了。

白如萍笑道:“我说的如何,现在证明这两个家伙都是福承的同党,而且也跟瑞祥有关系,只不过在那所屋子里,要动他们却不容易。”

阿喜道:“那有什么困难的,他们窝藏了王府的人,直接派人去把人抓出来!”

瑛姑叹了口气:“哪有这么容易,那是别人的私宅,我们不能无缘无故去抓人的!”

“那两个混蛋是王府的人,怎么是无缘无故呢?”

“阿喜,你别混搅行吗?林上春和胡鸣九只是王府的门客,并没有卖身给王府,他们也没有犯罪,随时有离开的自由,你凭什么去抓人?”

阿喜一呆道:“那他们干吗要逃走呢?照你这么说,他们留在府里也没关系呀!”

古如萍一笑道:“那又不同了,留在这里,若是被查出了有吃里扒外的证据,不必经官,咱们自己就可以收拾他们的,再说其他的那些门客,也放不过他们,因为他们大部份还是真心向着王爷的!”

阿喜道:“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

瑛姑想想道:“当然不能就此算了,对了!明着不行暗着来,咱们派几个好手去,把人给揪出来。”

古如萍道:“这也不行的,反而被人抓住把柄了,再说林上春是太极门高手,胡鸣九外号叫千臂如来,是暗器名家,去的人少,拿不住他们,去的人多,变成结伙强闯私宅掳人,咱们在道理上站不住脚。”

“那些人不会说出是王府所支使的,他们可以说是为了私人恩怨!”

古如萍一笑道:“对方若是普通江湖人,这种说法还行,对方有内务大臣撑腰,这种说法就站不住脚了。”

瑛姑一听他说,不由急躁道:“总该有个办法的,这两个人绝不能放过,因为他们常往镖局里转,还不知道给他们所去了什么呢?要不,交给我舅舅去。”

古如萍道:“王老爷子那儿是要通知一声的!”

上官玲道:“我去通知过了,因为我怕两个鬼丫头盯不住人家,特地绕了一圈,请镖局里帮忙派人踩踩底子去,刚好王老爷子上提督衙门去了!”

古如萍眼睛一亮道:“对了,提督衙门主管京城治安,他们有权入屋搜查抓人的,而九门提督方大人又跟王爷私交密切,请他帮个忙总行的。”

“方天爵是王爷的心腹好友,要他帮个忙是没问题,可是对方是内大臣公馆的总管,来头也不小,无缘无故,他也不能随便登门抓人的。”

“当然有凭据,有王府告发的状子,她就有依据了。”

“我们也没有什么证据呀?”

古如萍哈哈大笑道:“要证据还不容易,我随时都可以找上一大堆的,九门提督只要肯上门抓人,绝对师出有名,不过我担心衙门里的那些差役,抓不了那两个人。”

瑛姑道:“那倒没关系,只要上门摆下姿势,公开搜索,那两个人不敢公开拒捕的,他们是王府门客,这事实不容否认,德禄也不敢公开庇护他们的,一定叫他们悄悄离开,只要一出那座屋子,问题就简单了。”

古如萍笑道:“等王老爷子来了,我跟他商量一下,立刻就着手安排!”

王丁泰也很快就来了,他还是为了失镖的事去商量的,暗镖丢了不便声张,但九门提督府还有一起明缥,那就要赔的,数目不大,万盛镖局也赔得起,只是手续麻烦,好在有着鹰王的关系,一切都好说话。

王丁泰刚交完赔款手续,听见消息立刻就来了,先跟瑛姑到一旁私语了一阵,然后过来,朝古如萍一抱拳道:“古老弟,老朽早看出你不是头不舞之鹤,才向敝甥女推荐入府,果然你超群不凡,迭建奇功,那两个人会有问题,实出老朽意料之外,但不知老弟计将安出。”

古如萍谦逊了几句,然后说出了他的计划,老镖头一面听一面点头,十分赞佩,最后才道:“老弟究竟是进过学的,思虑深远,是我们这些江湖老粗万不能及的,以后老朽还要多多借重。”

古如萍笑道:“在下只能出出馊主意,至于如何着手进行,在下可是无能为力了。”

“这个无须老弟费心,但老弟也未必能闲着,镖局里的人手虽多,但是能来得几下的,不过四五个人,恐怕管不到每一处地方,最好还是请老弟带几名府中的好手协助!”

瑛姑道:“舅舅,你就快去吧!这本是府里的事,我们当然会尽力的,一定会配合得很好!”

王丁泰急急地走了,他又上提督衙门忙了一阵,然后再赶回镖局,调集人手;一直赶到那间小公馆附近,还好,镖局里的镖伙和小桃都在,他们一直是在用心监视着,那两个人也没出去过,只是德禄却进去了。王丁泰把人手布置在这些的地方,而古如萍也带了七八名武师来了,这些人都是瑛姑挑出来给他的,古如萍心中明白,这必然都是她引进的死党,看来瑛姑在鹰王府中,确布下了不弱的势力。

再等了片刻功夫,提督衙门的巡检司许由带了一大批的人,浩浩荡荡的来了,古如萍和王丁泰和他们全作了,彼此相视一笑,然后上去敲门。

开门的老头儿听外面把门拍得雷响,还一路驾出来的,看见外面灯火辉煌,才傻了眼,结结巴巴地问道:“各位,有什么事?”

巡检司道:“奉正堂大人命令,前来捉拿盗贼……”

不由分说,推开老头儿,就往里面闯,这么一阵吵闹自然也惊动了德禄,他跟那个叫慧芳的女人出来,他是认识巡检司的,厉声喝道:“许由,你好大的胆子,撒野撒到我家里来了!”

许由平时对德禄是不敢大声说话的,这时却因为有人撑腰,胆气也壮了,微一躬身道:“德总管,您多包涵,在下是奉了正堂大人的谕令,前来捉拿两名逃犯,一名叫林上春,一名叫胡鸣九。”

“哦!这两个人犯了什么罪?”

“这个在下不知道,在下只是奉了正堂大人的手谕来逮捕这两名嫌犯。”

“这么说你是有海捕文书了,拿来看看!”

许由递上了一封公函,德禄看了后神色急变,想是意识到事态严重,慢慢地闭上了封口道:“这是很严重的罪名,有证据吗?”

古如萍道:“有的,鹰王府已搜齐证据!”

“你是什么人?”

“学生是鹰王府新聘的书启先生谷平。”

“鹰王府的人上我家干吗?全出去!”

古如萍冷笑道:“总管大人,怕你赶不了我,学生是代表鹰王府原告,和这位王总镖头一起来指认嫌犯,此行乃是受了正党大人的面托,也有书面证明,所以我们也具有半官方身份,总管是不是也要看看证明文件。”

德禄这一闷棍挨得很丢脸,他知道对方一定准备充分,而提督正堂又是鹰王的党羽,开列一份文件自无问题,只有冷笑道:“捉拿嫌犯还要人协助,难道巡检司都是饭桶和死人了吗?何况还要把保镖的也牵了来。”

王丁泰誉满京师,可不吃他这一套,沉下睑道:“德禄,你不过是个奴才,竟敢对我用这种态度说话,看不起我们江湖人,你再敢说一句,我就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难道你还敢杀人?”

王丁泰道:“江湖人没什么不敢的,你要不要试试看,也许为了王法,我不敢当面杀你,但是我们江湖人不畏王法的大有人在,可能就会有几个人跟你过不去的,他们打冷镖,放火杀人,什么事都做得出。”

德禄神色一变,但不敢再说了,因为他对王丁泰的江湖地位了解得很清楚,他还真不敢惹!

因此,他只好问道:“你们认为人在我这儿?”

古如萍道:“那两个人曾经到瑞大人府去打了个转,随后一脚来到此地,再也没出去过,德总管,你别说没这回事,我们一直有人跟住你们的。”

“那为什么不在外面扼住他们?”

“鹰王府是很守规矩的,自己不能抓人,只能把证据送到提督衙门,由那儿下条子抓人。”

德禄只得道:“这两个人跟我有一面之缘,我可不知道他们犯了罪,他们来找过我,可是已经走了!”

古如萍冷笑道:“是真的吗?他们已经是被通缉的罪犯了,总管要是包庇他们,可要同罪的!”

古如萍的话很厉害,德禄不禁变了神色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古如萍道:“我说总管现在已经知道他们是逃犯了。要再曲意包庇他们,就难逃干系,我们明知道他们在此,总管却说他们走了!”

“他们的确走了,我的家里,我难道还不知道!”

古如萍一笑道:“我早就想到总管会有这一手的,所以准备好了一张切结书,总管如果真敢担保他们不在,就请在这张切结书上画个押!”

他取出一张早已写好的文书,内容很简单,只是说所追捕之林上春及胡鸣九二人,虽曾来过本宅,但现在已离开,去问不知,且对其所涉嫌各项亦俱不知情!

古如萍递过去道:“总管请看,这上面所说的各项都是替总管撇清关系,总管只要画个押就行了。”

德禄哪里敢画押,冷笑一声道:“我又跟这两个人毫无关系,为什么要写什么切结书,真是岂有此理。”

他一把将切结书夺了撕成碎片,古如萍冷笑道:“你不肯画押,我们只有执行搜屋子了!”

德禄怒声道:“好!我让你们搜,搜不出人来又如何?”

古如萍道:“搜不出人来我们告声打扰,上别处找去,还能怎么样,你别忘了我们是执行任务,照说可以一直就搜进去的,根本就不必跟你啰嗦的,就算没搜到人,可是你承认了那两个人来过,我们就不是无端打忧,你告到哪里我们也不怕。”

从内务府的那个堂官,德禄已经知道王府这个书启老夫子的厉害了,现在已领教了一下,知对方还真有两下子,栽赃耍赖,扣大帽子,使小手段,凡是官面上的法宝,他都占齐了,这个人犯不着跟他硬顶下去,只有忍气吞声地道:“搜!搜!搜,搜好了,搜不到人,我找正堂王大人讲话去。”

古如萍道:“有机会的,正堂大人也在等着结果呢!只要搜出一点蛛丝马迹,总管大人,你可得小心一点,我们会把这儿的人,全部捆了带走。”

德禄脸色又是一变,但终于忍了下来,于是大队的人,一拥而前,首先到客厅里,只见桌上放着几味菜肴,四付杯筷,古如萍道:“原来总管正在吃饭,我们倒是打扰了,咦!总管还有客人吗?”

福禄道:“没有,就是我跟小妾两个人。”

古如萍道:“这倒怪了,两个人摆四份筷不说,而且每份都动过了,莫非你们两口子吃过一半,还作兴换位于再吃另外一份吗?”

四份杯筷都是用过的,德禄自觉难以解释,但是他那个小老婆慧芳倒是很机灵,笑笑道:“我们家老爷喜欢热闹,也不爱搭驾子,嫌两个人吃饭太冷清了,所以叫两个老妈子也一起坐下来吃!”

古如萍冷笑地问那两个老妈子道:“是这样吗?”

那个老妈子也挺机灵,连忙道:“是的,我们家老爷是最怜老惜贫的,对下人十分照顾。”

古如萍冷笑道:“他自己也是奴才,自然懂得作下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杀人灭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玲珑·玲珑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