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10章

作者:司马紫烟

柳氏兄弟脸色大变,没想到武威扬真会要他们的命。

边城淡淡地道:“武帮主是准备跟宗主作对了?”

武威扬道:“那倒不是,老朽相信宗主不会对老朽如此的,定是这些小人在中间作威作福,打击宗主的威望,使一流宗下各门各派离心生叛,破坏了一流宗的团结,居心叵测,所以老朽这么做,也是为宗主肃清败类,将来在宗主面前,还清边大侠证明一下。”

边城微笑道:“武帮主说得对,兄弟对贵帮的情形也不太清楚,在半路上遇见了社兄,问清了他们的作为后,也认为这绝非宗主之意,一定是他们擅作主张,因此当时就把谢化徽诫了一番,现在帮主如果要对这两个家队施予惩戒,敝人也可以略尽棉薄。”

武威扬道:“那倒不敢当,他们在老朽宅中,假借老朽之名,对纪兄诸多冒犯,为了对纪兄稍示歉意,老夫也必须有所表示,只请边大侠在一旁作个见证就行了。”

语毕突然出创,慢慢逼近了柳氏兄弟道:“匹夫,还不纳命,难道真要老夫动手不成。”

柳信又惊又急叫道:“武威杨,你会后悔的。”

武威扬冷笑一声,不再答理,摇剑直进!

柳氏兄弟双雄挺剑迎敌,这两个人已知身入剑境,如果不排命,很难脱身得了,所以两技剑十分凶厉.拼死反击。

他们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艺业颇有可观之处。是以在抗死求生之际,拿出全付精神,武威扬连攻了十几二十招.竟然奈何他们不得。

纪小如撤剑上前道:“武伯伯,我来帮您的忙。”

武威扬忙道:“贤侄女,老朽已经出手了,就不必要你再介入,快下去吧!”

纪小如道:“他们打伤了我爹,找也不放过他们,何况不是我先要找他们的。”

摇剑也加入了战斗,这一来柳氏兄弟所受的压力颇强,纪小如的剑轻灵飘忽,跟武威标的沉凝凌厉配合得恰到好处。

柳氏兄弟不但腹背受敌,而且也像先前那样互为救应了,因此纪小如加入后还不到十招,柳信已经挨了两封,虽都不是致命都位,但伤处血流不止,又无法停下来行功止血,再拖下去,就是两处轻伤也会要他的命了。

忽而柳雄怒吼一声,挺剑直攻纪小如,奋不顾身,完全是采取了同归于尽的战法,纪小如倒是被他通得退了几步。

柳雄趁隙冲了出去,纵身急惧,向左侧突围。

他的脚才落地,神龙帮中那群组成神龙大阵的汉子.突地拦了过来.移位迅速,四人一组,四柄雁翎刀齐发,劲势凌厉无匹,一把就把柳雄震了回来。

柳华被震得往手滚身.恰好在燕云四剑旁边,柳华一跃而起,长剑一挥,剑刃已横梁在凤君玖的脖子上。

燕云四剑猝不及防,分明发觉已追,凤君琪已被制住了,仇明拔剑大喝道:“姓柳的,你想干什么?”

柳雄冷冷地道:“推某死了也要打个垫背,仇明!如果你要你老婆的活命,就乖乖的帮我开条路,同时也叫武威扬住手了。”

他的剑锋系勒住凤君琪的脖子,只要轻轻用力就可以把凤君琪的喉管割断,仇明大叫道;“放开我的妻子。”

柳雄冷冷地道:“仇明,只要姓柳的不死,你的老婆绝不会送命,因此你想要保全你老婆,就得乖乖的听我的。”

仇明手足无措,纪秋夫微怔道:“仇老弟,你们四位是怎么来的?”

仇明道:“我们是来救纪老爷子的,上次承蒙老爷子在太行山为敝局讨回了失镖,一直心怀大德,因此听说老爷子被制之后,我们必须一尽心意。”

纪秋夫道:“四位也真是的,这件事又岂是你们管的来了的,神龙帮中那些人个个身手高超,连武帮学对他们不敢力敌,设下了这个设策来一个个解决。”

马向荣说道:“他们是应莫凌风这请来救老爷子的。”

纪秋夫一怔道:“这是怎么说?掳劫老朽,就是莫凌风与华云龙捣的鬼,莫凌风怎么会要你们来救老朽呢?”

马向荣道:“莫凌风要他们帮忙除掉了社见,就答应释放老爷子,否则他们那有这个种来跟神龙帮作对。”

仇明道:“马兄也不必挖苦我们,燕云镖局跟神龙嫖局相邻而对,我们四个人艺业有限,当然也惹不起神龙帮,我们真要有那个本事,太行山那一次出事,也不会去苦求纪老爷子了,但我们确是为了纪老爷子而来的。”

纪秋夫叹道:“你们太糊涂了,杜大侠武功何等高,连莫凌风他们都不敢惹他,你们不是自己找死吗?”

马向荣道:“他们知道杜兄不会杀死无辜的人,再者能借这个机会讨好神龙帮,不是一举两得吗?”

纪秋夫道;“向荣,别这么说,无论如何,人家总是一番好意,武兄,能不能看在兄弟的份上……”

武威扬道:“兄弟只想肃清内贼,目前并不想跟一流宗作对,完全是为了贤侄女的要求,我这个做伯伯的总不能让一个后辈失望,绿杨汉他一流宗里只是个三流的脚色,杀了他们也没多大用处。”

纪小如无可奈何地道:“好吧,武伯伯,看在他们是为了救我爹而来的,我不能让他们受累,您就放这个姓柳的走吧!”

武威扬挥挥手道:“柳雄.放开凤君淇,快滚,老朽即将整肃门户,你们归告宗主一声,以后如果还要神龙帮合作,就切勿再来插手本帮的内务。”

那群汉子让开了一条路,狼狈不堪的柳信过来跟弟弟走在一起,柳雄却仍然用剑制住风君改道:“仇明,走,到了路上,我再放开你的老婆。”

仇明无可奈何,招呼了两上同伴,跟着柳氏兄弟后面走。

边城忽而几个急跃,挡住前面,长剑一栈道:“柳老二,燕云四剑跟姓边的可占不上一点边,你制住了姓仇的老婆向纪老英雄与武帮主讨得一份人情,可是我跟你们兄弟这笔帐还没算完呢!”

仇明大急道:“边大侠,我们可没招惹你。”

边城冷笑逍:“这处柳的两兄弟可招惹了我,他们设计对付杜云青,把我也坑了过去.我可饶不了他们。”

仇明不急道:“边大使,他们胁了我的老婆。”

边城冷冷地道:“好在凤君琪不是我的老婆,所以她的生死跟我毫无关系,而且我也很讨厌你这个老婆,即使柳雄不杀她,我也想宰了她。”

众人为之一怔,听不懂边城的话是什么意思,边城可以不理凤君琪的被胁,但无须如此说话哟!

因此仇明瞪目怒道:“边大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边城冷笑道:“因为我最讨厌不守妇道的女人,柳雄为什么不找别人,偏偏找上你的老婆?”

话里的意思更明显了,再笨的人也听得懂,因此连武威标都觉得边城说的话太过份了:“边大使,老七对燕云四剑略有所知,他们跟柳氏兄弟从天来往。”

边城淡淡地道:“没有往来怎么会凑在一起的?‘’

武威扬语为之塞,边城又冷笑道:“他们说着是来救纪老英雄的,为了怕贵帮的人认出,所以才蒙面,可是他们却在半路拦截笑面追魂。”

仇明道:“那是为了莫凌风的催通,他以杀死杜云青作为释放纪老爷子的条件。”

“可是你们却救出了绿杨双仙。”

“那是因为姓柳的挟住了我的老婆做人质。”

边城哈哈大笑道:“你们自以为很聪明,其实却是鬼话连篇,笑面追魂横扫神龙镖局,把里面五六个好手杀的非死即伤,凭你们四块料杀得了地吗?既然杀不了他,你们不是白白送死吗?你们是那来的勇气。”

仇明道:“为了报答纪老爷子的恩德,我们宁冒万死得一尽心力,这不是技业高下的问题了。”

边城冷冷地道:“很好,你们对纪老英雄既有报恩之心,对这两个陷害纪老爷子的恶徒,你们更不该放过,你只是赔上一个老婆而能杀死他们,你怎么反而合不得?”

仇明无言以对,边城冷笑道:“还有就是柳雄走过来的时候,你们即使不想杀他,以你们燕云四剑的技术,躲开他是绝没问题的,可是你们动都没动,眼睁睁地等着他上来制住了你老婆,刚才走的时候,柳氏兄弟对你们毫无戒心,让你们走在身边,如果你们真要救出凤君棋,至少有十个机会.可是你们根本不往上面看.这种种,除了你老婆跟姓柳的有一手外,实在找不出第二个理由了。”

仇明怒吼一声道:“寒星到,你欺人太甚,仇茶就是技不如你,也不能任你如此侮辱我的妻子。”

挺剑上前刺向边城,边城一刻把他震退了,道:“仇明你要弄清楚,绿杨双仙是一流宗的使者,我寒星剑也属于一流宗的使者,我寒星剑十二个同门,在宗主面前我自有担待,你要是惹上了我,柳氏兄弟担得起吗?”

一句话就把仇明吓住了,单剑无力的垂下,柳雄却道:“仇兄,寒星刻心怀叵测,违抗宗主之命,反助杜云青,正是想杀我们灭口,你们别顾虑,宗主那儿自有我们担待。”

这已经表明了他们是一伙的,而且是串通好演出的一场苦肉计,纪小如首先冷哼一声,挺剑上前。

边城道:“纪姑娘,这两个家伙走出芦雪小筑,就是我的事了,你可以不必插手。”

纪小如道:“不行,边大侠,他们原是我请求武伯伯截留下来.柳雄制住了凤君演,我不知道他们是一伙的,又请求武伯伯放走了他们,如果不是边大侠拆穿了他们的勾结,我又叫他们骗了,所以我绝对放不过他们。”

边城冷冷地道:“是不是每一个骗了你的人,你都要杀死他们?”

纪小如道:“是的,绿杨双仙,燕云四剑,我都不能放过他们,这些人太卑鄙了。”

边城冷笑道:“那你第一个该杀的是令尊与武帮主,他们才是真正骗你的人。”

纪小如不禁一怔,边城又冷地道:“武帮主想肃清内贼,才央清今等帮忙,但是合他们两双剑,还应付不了这个局面,所以才把你拖了进来。”

武威扬什道:“边大侠,小如只是个女孩子……”

边城道:“不错,她只是个小女孩子,当然帮不了太大的忙,原本你们也没有利用她的意思,可是知道她跟笑面追魂在一起,而杜云青又是个外冷内热的性情中人,你们才巧妙的利用上了,果然把杜云青拖了进来,替你们当了杀手,武帮主,纪老英雄,我不便说二位什么,但真是论侠义两字.二位实在愧当此称。”

一席话说得纪秋夫与武威扬都低下了头,边城才对纪小如道:“纪姑娘,你现在是否还要杀这几个人。”

纪小如十分痛苦的将剑一抛,拉过自己的马,跳了上去,一言不发,策马疾奔而去。

杜云青叹道:“边兄,你这是何苦呢?去伤了一个善良女孩子的心。”

边坡道:“杜兄,边某不是什么好人,却最痛恨这些虚伪诡诈之徒,遇上了绝不放松,武威扬与纪秋或许情有可原,可以他们连一个女孩子也利用上了,其心可诛。”

纪秋夫沉痛地叹了一口气:“边大侠的指责,老朽绝对承认,只是老朽别无选择,一流宗成立以来,在武林中以巧取强夺的手段,渗透控制,无所不用其极,那些掌握中的门派,实在绝无此意,因为我离家的时候,还再三吩咐别让他们知道。”

边城道:“可是秦松偏偏跑去通知他们了。”

纪秋夫道:“那不是我授意的,我到神龙镖局赶约的事,秦松井不知道,所以老朽根本不知杜大侠跟小女到此地来,老朽如果真想借重杜大侠,在杀死刘半云.重创莫凌风后,老朽就会立刻前往道谢,坦诚请求了,杜大侠是侠中龙凤,无羁的野马,老朽并不想把他拖进来。”

边城一怔道:“那刚才你为什么不声明呢?”

纪秋夫苦笑一声道:“这是老朽唯一的私心,我只是这么一个女儿,希望她能够远避灾祸,老朽自己则已下定决心,跟威扬兄一起为武林尽一份余力……”

杜云青忽然道:“边兄,请借尊骑一用。”

边城知道他要干什么,淡淡一笑道:“杜兄尽管骑去好了。兄弟很少用得着他。”

杜云青微笑道:“我还能上那儿去,追上小如后,我会劝她回家去,大哥在镖局里等着好了。”

马向荣道:“不,我已经对老秦说过了,镖局里的差使我不干了,我在玄真观等你好了。”

杜云青点点头,拍马如飞而去。

纪秋天轻叹了一声:“向荣,你也不谅解我。”

马向荣道:“‘老爷子,没什么谊不谅解的,我这个人是在心肛肠,藏不了秘密,也不习惯那种勾心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