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11章

作者:司马紫烟

纪小如走了过去,一个叫王秀干的伙计就迎了上来笑道:“纪姑娘,您是来看社爷的吧!他好像没回来。”

纪小如笑笑道:“是的,我到庙里去找过了,徐掌柜呢?我找他聊聊。”

王秃子笑道:“掌柜的今儿不太舒服,在家里歇着。”

纪小如哦了一声,转眼看见昨天为杜九娘赶车的那个小七儿也在一边坐着,跑过去笑道:“你个儿清闲。”

小七儿笑道;“是啊!春姑娘今儿不出门,也不用车,所以我有空出来坐坐,姑娘吃点什么?”

纪小如笑道:“我不吃,但是我请客,给坐上的每一个客人添两斤酒,切半只鸡,炒两个小菜。”

小七儿一怔道:“纪姑娘.这是干什么?”

“要他们喝得像个样子,这儿不是品酒的地方。”

小七儿征了一怔,溜了那两个伙计一眼,随即遭:“王秀于,赶快给我添酒来,妈的,你把老子当成上大酒馆的读书相公了,一壶酒喝了半天,还不给我添上。”

王秃子连声答应了,连忙提了酒来,小七儿道:“谢谢纪姑娘,这里有些是徐老大的弟兄,跑腿探听消息,今天都在这儿向徐老大报告,可能是等得太久了,一个个都露了相,连纪姑娘都看出来了。”

纪小如一听又不高兴了,冷笑道:“被我看出来,可见他们是糟得不能再糟了。”

小七儿一听话头,忙笑道:“不,不,小的是说他们跟了徐老大好几年了,都没人知道他们的底细,纪姑娘第一眼就把他们看穿了,姑娘实在了不起。”

纪小如做做一笑,心里舒服多了,可是她表面还是绷得紧紧的道:“昨天那闹的结果你知道吧?”

小妇儿道:“纪姑娘的面前。小的不敢装蒜,小的全知道了,纪老爷子真是了不起。”

纪小如一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还不是听人说的。”

“你又跟我扯谈了,昨天的事除了武伯伯跟他神龙帮的弟子外.没一个人在场,也没有一个外人知道。”

小七儿苦笑道:“小的限九姐受了壮大侠的托附要先救出纪老爷子。所以我们一过了桥,就从永定河里泅了过来,九姐放倒了几个家伙,刚把纪老爷子救出来.武帮主也就来了.”

纪小如笑道;“难怪华云龙说在地道下留着雪地飞抓迷香气味,原来真是你们去过了。”

小七儿也笑道;“芦雪山庄戒备课严,我们本来是难以进人的,武帮主也早发现了我们,是他授意那些守卫的人故意松懈戒备,让我们摸了进去。”

“那你们一直在现场了?”

“是的,武帮主跟纪老爷子再次制住华云龙后,我们就在庄内,等纪姑娘走了之后,我们才悄悄地离开了。”

“那你看得的不少了,可还有些你不知道的。”

“小的怎敢跟姑娘比,昨天只是凑巧赶上而已。”

川、七哥,你别跟我闹虚文,昨天承你们媛手,我是非常感激的,而且找还有些事要借重你们。”

“姑娘吩咐好了,小的办不了还有徐老大。”

“我爹要把天马镖局收了。”

“纪老爷子那样一来,必然要留在神龙帮,为武帮主着力整理内部,是分不开身来兼管嫖局了。”

“可是我不想收,所以我要继续开下去。”

“姑娘别开玩笑,这可不是闹着玩儿,一流杀死了那么多人,很可能会迁怒纪老爷于身上去,姑娘如果把锦局继续开下去,恐怕难得太平,再说贵同的人手本来就少,老爷子不在,人手就更单薄了。”

“翼手龙霍大鹏答应跟我合作,他在神龙镖局里另有一批私人,神龙镖局是开不下去了,他要把那些人手都划到天马镖局来,我想问问行得通吗?”

小七儿连忙通:“要是这样的话,还可以一试,因为霍五爷招来的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更难得是他们的身份没人知道,在神龙镖局里,他们干的是车夫、伙计、越于手,虽然也会玩儿两下子,盯是谁也不会拿他们当个重要人物,可是他们还真行,昨天要是用那些人出来,江爷跟马爷未必就能那么顺利的一直打进去。”

他发现纪小如的眼睛一直在瞧着他,嘴角却含着笑意,才有点讪讪地道:“这只是我听人说的,确不确实还不知道,纪姑娘以后自己试试他们吧!”

纪小如道:“假如真是像你所说的,我真是太高兴了,不过霍五爷拔过来的人究竟是不是你说的呢?”

小七儿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我一个也不认识。”

纪小如道,“谁认识呢?”

“当然是霍五爷自己了,人是他约去的,我相信他定会对姑娘作个明白交代,有事时那些人可以借重。”

”‘这么说我这个缥局还可以继续开下去了。”

小七儿这才发现这位姑娘并不是他所想的那么嫩,精明的地方超过他的想像,因此也不敢多说了。“纪姑娘.这么重大的事儿,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我知道,正因为事情太重大了,我自己拿不定主意,所以才想找个人合计合计。”

“你找上我可没有用,我只会赶车子,跑跑腿还行。”

“跑腿也不简单,因为跑腿一定要头脑清楚,口齿明白,眼皮子杂,行动迅速,才不会把消息传错或耽误了。”

小七儿有点怕这位姑奶奶了,勉强地一笑道:“纪姑娘言重了,我只是跟着徐老大混混,在北京城里,地面上熟一点,大街小巷都走过而已。”

“那就很不容易了.我麻烦找个人行不行?”

“这倒行,您要找谁?小的一定效劳。”

“我要找徐爷。”

“他不舒服,在家歇着,今儿个不会来了。”

“他要是不来,大伙儿在这儿子等着干吗?有事情应该上他那儿回报。”

“徐老大的地方未得允许是不准去的。”

“好吧!那我要找昨天用车子送我们上芦沟桥的雪地飞狐杜大姐,这个忙你总能帮吧?”

“纪姑娘,您找她干吗?”

“当面谢谢她昨天对我们的帮助,更要谢谢她救了家父,小七哥,你别推三阻四,我知道她一定在家里躲着,而且徐老大、杜大哥很可能都在那儿,要不然你就不会有空上这儿来了,现在带路吧!”

小七儿十分为难地道:“纪姑娘,杜爷在不在我不知道,徐老大的确在九姐那儿,只是我不能送你去,您知道我们的规矩,未尝奉命是不准任意行动的。”

纪小如一笑道:‘叫、七哥,春花老九的香闺不是秘密窝,我挨家挨户地问也能找到的,只是我一个女孩子去那个地方,难保后面会跟了一堆人去,你要是不肯带路,我就只好用自己的方法了。”

小七儿苦者睑道:“姑奶奶,那可千万使不得,你这样一来,徐老大多年辛苦经营全要白费了,暴露了九姐的身份,对我们很不方便,徐老大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纪小如笑笑道:“所以你必须悄悄地带我去不可,我有非常要紧的事要告诉他们。”

“纪姑娘,九姐昨天跟纪老爷子与武帮主都照了面,你要告诉他们的事,他们全都知道了。”

纪小如道:“我要告诉他们的事,连武威杨都未必知道,小七哥,你到底是去不去产

小七儿无可奈何,只有站起来道:“不去行吗?纪姑娘,你坐一会儿,我去套辆车,我领着你转了马前去可不像话,让它人看见了,还以为拐带人口的驴子呢?”

“凭你还拐得了我,你有几颗脑袋。”

小七儿说了那句笑话,心中已经在后悔,幸亏纪小如没听鹰,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如果让她听懂这是诱良为娼的隐语,非给他两个大嘴巴子不可。

因此他也不敢再说了,连忙出门而去,没多久就赶了一辆半新旧的马车来,掀开了车帘,请纪小如上车。

纪小如笑道:“马留在这儿,回头我要是不回来,就麻烦你给我送到镖局子里去。”

约莫走了一刻工夫,车子停在一所精致的小院落前面,门前挂了两盏风灯,灯上写了一个春字。

附近有着十一家同样的院落,每家院落门前都是同样的只着灯上的字不同,一片公用的大杨子,则是停马车的。

纪小知好奇地张望着道:“这就是八大胡同。”

小七儿笑笑道:“这儿是八大胡同的一部分,可不是人大胡同,那儿的屋子是敞开了门,人人能进去,这儿是一些红姑娘的私离,只有熟客才能来。”

“难怪我说这么冷冷清清地的。”

“没到时候,到了晚上你看吧!车手都停满了,家家户户都是灯火通亮,来的往往的都是衣冠楚楚的大老爷,才叫热闹呢!有人开玩笑说这儿是小朝廷,天下来在紫禁城的金鉴殿上决定一半,而且朝廷上行不通的事儿,到了这儿都可以解决了。”

纪小如笑了一笑手指着门道:“就是这一家。”

小七地道:“是的,这会儿院子里没闲人,你自己进去,直说找九姐就行了,我得回摊子上去了。”

话才说完,喳的一声,脸上挨了个不经不重的嘴巴,打得小七儿一怔。

纪小如笑笑道:刘、七哥,谢谢你,把我挣到这儿来了,你以为我是个姑娘家听不懂是不是。”

小妇儿这才知道是在酒棚子里范的提,终于还是没达过,抚着脸苦笑道:“纪姑娘,算我该死。冒犯了您老人家,下次再也不敢了。”

纪小如笑了一笑,一直朝院子里走去、她穿了一身青布衣裤,腰间鼓来着带子,背上插着剑,一付女家英杰的样子。

她来到了门上,才有个小丫头出来,好奇地打量着她问道:“姑娘,您别走错了地方吧!”

纪小如笑笑道;“是个叫小七儿的车天送我上这儿来的,我也不知道找错了门儿没有?”

那丫头一怔道:“这是春花九姑娘的私宅,您要找谁?”

纪小如道:“那我就真找错了,我要我的是雪地飞狐杜九娘杜大姐的住处,小七那个混帐东西,居然把我送到这儿来了,我非宰了他不可。”

说着回身慾行,那丫头也没有拉她,纪小如倒是没了输儿了,她原先只是想开开玩笑,卖弄一下自己的聪明,那知人家居然跟她浆糊涂,她走了两步,忽又折回身道:“不对,那个小七儿是在徐胖子的酒棚子里被我找到的,昨天他还跟杜大姐在一起,应该不去找错门儿,杜大姐确是不在这儿吗?”

小丫头说道:“这儿只有我们姑娘,她叫着花老九。”

纪小如道:“不过我听壮大姐说她就住在附近,最多是门儿不对,我再上别家间去。”

说着移步向外行去,那小丫头急了追上来道:“姑娘,这儿每一户我都知道,没有您要找的那个人。”

纪小如笑道;“闸门总不会错,我相信一定能把她给问出来,对不起,打扰了你了。”

那丫头忙道;“姑娘,您不必费神了,我知道没有这个人,这不是什么好地方,您~个姑娘家,间来间去不久便,倒是带您来的那个小七哥我可知道,见到他之后,我给您催他一下,假如他真知道您要找的人,让他把人送去见您好了。”

纪小如一笑道:“不行,我有要紧事儿非立刻找到不可.反正就是这十几家.我一家家挨着去问。”

那丫头一闪身挡住了门口。纪小如故作不解道:“小妹妹,你道是做什么?”

小丫头十分为难地道:“姑娘,您到这儿来实在不方便,不知您在那屋里坐一下,我找人帮您去问。”

“不用麻烦了,我还是自己去问的好。”

小丫头口中连连说道:“不麻烦,不麻烦!”可是双手却已递了上来,竟是要点她的穴道。

纪小如反手推解,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往对拆了十几招。

那小丫头固然是脸现惊色,纪小如也十分诧异,笑笑道:刊。妹妹,你的功夫不错呀!是跟谁学的?”

小丫头不开口,双手攻得更急,而且连腿也动了,一连几个翻踢,竟是十八弹腿的招式。

纪小如从容应付,最后握住了她的右脚轻轻往外一抛,笑道:“小妹妹,你还是把杜大姐请出来吧!玩笑开够了。”

那丫头居然搓口轻啸,由屋子来了两个中年妇人,手中都拿着刀器。

小丫头将身子一退,迅速关上了大门,手指着纪小如道:“这女的来探道儿,别放过她。”

一个手挺双刀的中年妇人道:“小兰,你不会弄错吧?”

小兰道:“不会错。她说是于七送她来找杜九娘的,假如真是于七送她来、他一定会自己先进来问一声了。”

于是两个中年妇人都通了过来,纪小如倒有点后悔了,想要大声招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