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12章

作者:司马紫烟

徐明送走了纪小如她们.他们才回到屋里。

杜云青赫然正在杜九娘的屋里躺着,见他们送来,才坐起身子笑道:“那位刁蛮的小姐走了?”

徐明笑笑道:“走了,这位姑奶奶还真行,一枝剑跟昨天比起来不知强了多少倍.杜爷,您的寒月创现在若是跟她较量,恐怕也不见得能胜得了她。”

杜云青淡淡地道:“当然胜不了,因为我的剑法不是用来跟人比武的,而是用来杀人的,我只有出的那一式,杀不了人就被人杀死。”

徐明征了一证才道:“纪姑娘把天马镖局继续撑起来倒是条好路子,一流宗的人多少会被引出来几个的。”

杜云青道:“恐怕没多大的用处,引来引去,只是些供驱策的人,我们要追出的是一流宗主的直面目。”

徐明点点头道:“对,这家伙诡异莫测,究竟是何居心,实在值得推敲,本来我以为此人只是想称霸武林,今天纪姑娘带来了老道上的话很有道理,他恐怕还另有阴谋,只是到底为了什么呢?”

杜云青笑笑道;“我知道,所以找要找他一谈。”

徐明道:“他虽然帮助着武威扬把华云龙他们整治了,但并不表示他也反对一流宗,说不定这是他代一流宗主示惠神龙帮,安定人心的手段。”

江云青一笑道:“不错,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让大家对一流宗有个较好的印象,更是警告一流宗隐在其他门派中的人要提高警觉,不要做得太过份,激起同样的事故,使一流宗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

徐明一怔道:“杜爷是说他的行动得到一流宗主的授意?”

杜云青笑道;“那倒不会,一流宗主迷信于权术控制的手段,而忽略了江湖人宁折不曲的脾气,橡华云龙杀死大伙庄的罗氏昆件,以及在神龙帮中所为的一切,都是那种迷信之一所造成的结果,这使我们对一流宗主至少有一个认识,此人不是江湖中人,也妹子江湖形势,但边城却是个真正的江湖人。以前也许在一流宗主那儿说不上话,但有了武威扬之变后,一流宗主会重视他的意见了。”

“一流宗主也在拉拢杜爷。”

“是的,边城昨天已公开表示过了,只是我加以拒绝了,寒月创是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的,就像天上的寒月一般,永远独来独往,只有阴晴圆缺,不会有第二轮寒月同时出现,而且自东而西,永远遁着自己的轨道行进,不受任何人的摆布或支使;这一点他也明白,所以他认出我是寒月到的主人后,就不费d舌了。”

“你们会成为朋友吗?”

“月与星永远是同时出现的,不会太靠近,但也不会冲突,星月之间,永远也有一段距离,所以他也不会与我为敌,这一点我们双方都有着默契与谅解。”

“可是一流宗不会放过你。”

“那也是一定的,但寒星门下绝不会与我为敌。”

“他不是与你定下了邀斗之约吗?”

“那是他只知道我是寒月到,自从看过我的寒月剑,确定我是寒月剑的主人后,这个约会也自动取消了,大家可以挂在嘴上,却永远也不会认真践约的。”

“一流宗主逼他如此呢?”

“一流宗主如果了解寒星与寒月的关系,就不会逼他,如果不了解,也不敢逼他,寒星门在武林中的地位很超然,没有一个人或是一个帮派敢真正地惹他们或是命令他们做什么事情。”

“杜爷对寒垦门的底细很了解吗?”

“一点都不了解,但是我知道有这一种默契。”

“寒星与寒月之间有什么渊源呢?”

社云青笑笑道:“徐兄,假如我问你夜游神的武功渊源,你会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吗?”

徐明哈哈大笑道:“杜爷,算我胖子没问,人之相交,贵在知心,对于各人的渊源通合都不是问题对吗?”

社云青一笑道:“对,我之所以向徐兄说了一些从不对别人说起的话,就是因为徐兄能不追根究底,也因为徐兄能明白各人多少有点不足为他人道及的秘密。”

徐明叹了口气道:“我倒不是有秘密,而是我混江湖的方法,虽然无愧于本心,但说出来却是有导师门。”

杜九娘笑笑道:“徐大哥,这么说来,你的师尊一定是位名震武林的前辈英雄了!”

徐明瞪了她一眼道:“九妹,你怎么到现在对这个问题还不死心,还是想法子在抱我底子。”

杜九娘微笑道;“这就是女人嘛!女人对于发掘秘密最感兴趣,一天不达到目的,一天不会甘休。”

徐明看了她一眼,忽又转成嘻皮笑脸地道:“我的好心抓他九老奶奶,你饶了我行不行,我这胖子已经够惹人嫌了,假如你再把我底给掏了去,我只有到宫里当太监去了.”

一语双绝,杜云青忍不住大笑起来。社九娘虽老于世故,却也不禁飞红了股道;“徐大哥,你能不能说话稍微放老成点,这让杜势听了像什么?”

徐明坦然一笑道:“这也没什么,他要交我们这些男盗女娟的朋友,就得听着点儿,仁义道德,录在明伦堂上讲的,到了这个地方.能听的就是这些。”

杜云育笑着不说话,社九娘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一扭身跑了。

徐明哈哈大笑,冲着她的背影道:“真有意思,一大把年纪了,还会要个老来娇。”

望着社九娘走远了,杜云育才道。“丁二兄,我觉得你对她太残忍了,她这么样做完全是为了你,你为什么治要伤她的心呢!”

徐明一笑道;“我的爷,对女人的事儿你不会比我懂得多,这世上有很多种女人,就得用各种不同的万法去对付她,像九娘这一种,我的态度最正确了,你只要不找别人,随你怎么对她,都不会使她伤心的。”

杜云青皱皱眉头道:“我也知道她对徐兄是一往情深,但徐见不能对她尊敬一点吗?”

徐明道:“我对她没什么不尊敬呀!”

“你对那个小丫头兰地都是客客气气的,唯独对她,却难得说上两句正经话。”

徐明笑笑道:“正是这活儿了,我对每一个女子,不论老少,都是客客气气,规规矩矩的,唯独在她面前口无遮拦,这才显出特别,假如我对她也是客客气气,她早就跑了,老弟这个你不懂的,少为我们操心吧!倒是你自己,今后可得小心点儿,纪小如那妮子入小鬼大,小心眼儿特别重,你要是惹毛了她,可是有你受的。”

社云青道:“她还是个小孩子。”

“小孩子?十九的大闺女儿还算是小孩子.别人家的女孩儿这么大,儿子都进学堂了。”

这倒是实情.北方女儿早嫁。十四五岁作母余的很普遍,甘少妇有四五岁大的儿子不是稀奇儿事。

可是壮三育却轻叹了一口气道:“我很后悔沾上这件事儿,当时我看她不过是个小孩子,才跟她不避形迹,那知道她会这么认上真了,我只好躲着她。”

徐明正色道:“老弟.你不是心里另外有人。”

杜云青苦笑着摇摇头道:“徐兄,你别开玩笑了、你在江湖上的消息很灵通,尼曾听过我跟别的女孩子有交往的,我们在一起做邻居也有半年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

徐明等了笑道:“老弟,你别瞒我,你也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平日在测字摊上,经常出神沉思,种思不属,眼睛尽望着来路,好像有所持,男人这件神情,就是心有所思的表现。”

社云音刚要开口,徐明拍拍他的肩膀笑笑道:“你别否认,我知道你不愿意说出对方来,在一个害相思病的人来说,所思的对象是无比神圣而又万分的秘密,很少愿意告诉人的,我自己也有过那段时光,因此找也不问广;只想请你告诉我一句话,对方嫁人了没有?”

“不知道。”

“不知道,这是说分手已久,不明近况,那还有一点希望,你们一起结合有什么阻碍吗?”

“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报的爷,你到底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她的姓名都不知道。”

“这就怪了,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偶然邂逅,三个月前香期,她带了个丫头一烽香,在我摊上算个命,看了个手和.她说我不是个普通江湖术上,劝我要好自振作,我当然是拿了~套话来拥塞,她约我第二天早上在林子里见面,送了找一朵球花,一刘玉银,叫我拿去谋个出身,不要埋没了六尺之躯。”

徐明道:“那位姑娘倒是慧眼识英雄,她没问你的娃名?”

“没有,她说是此举非为周济,而是为了尊敬我的才华,她自己也没留下姓名。”

“难得,难得,以去呢?”

“以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她。”

“这么说来,你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情?”

“是的,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私情,但是她的影子却~直留在我的脑子里,驱之不去。”

“不用说,她一定很美了。”

“说不上美,但很清秀,气质很高雅,给人有一种神圣不敢轻读的感觉。”

“老弟的眼界我是信得过的,假如不是真的动人,我相信老弟也不会第二天到树林去和她会面了,不过我在北京城呆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样一个女孩子呢!”

“据我的猜想,她可能是那一个大宅里的小姐;因为那一朵珠花玉锡手都报名贵,不是寻常人家所有之物。”

“东西不在吗?”

“在,我本来不想收的,可是她把东西交给我的时候,根本不容我说话推托,励勉了一阵就坐上车子走了。”

说着由贴身处取出一个锦绣的荷包,打开荷包,从里面拿出几件饰物来,珠花是串成牡丹形状,精光浑圆,每颗都像绿豆般一式大小,一望而知为上品,镯子是碧绿的翡翠,但中段又有着一株朱红,工质极佳。

徐明接过那对手镯,看了很久的一段时间,最后才凝重地问道:“老弟!你知道这对手镯的价值吗?”

杜云青摇摇头道:“我又不打算卖掉,所以也没有找人估价,因为我还准备还给她的!只是找不到她而且!”

徐明一叹道;“恐怕很难找到这个主儿了,这位小姐大低对老弟的才华很激赏,才以此举世奇珍为赠!”

杜云育道:“徐兄莫非识得这对镯子的来历?”

“是的,这一对镯子叫悲翠血,是前明时。三宝太监郑和下南洋时所携回的异珍之一,在珍玩谱上都曾对名,列为大内珍藏,李自成降北京时,故宫珍藏多半流失,满室人生后,很多人曾献珍而宣缀得富贵,这一对镯子却流落到平西王府吴三桂的手里,由王妃陈圆圆配戴着,三着变乱后,悲翠血玉锡又流回到宫中,满人皇帝不知道又赏给了那一位王公!却想不到会送给老弟!”

杜云青~征道:“这么说来,那位姑娘曾是位贵族了!

“岂仅是贵族,恐怕还是位亲王的格格之属!”

“不可能吧,她只带了一个丫头,衣着也并不特别华丽,坐的车子更是普通车行里展的!”

徐明笑笑道:“老弟!满洲王公的家教不像咱们议人那么严,那些贵族格格们经常换了身普通衣服出来四处逛逛,在内城,她们骑了马来来往往是常事,不明白内情的,谁也不知道她们的身份1”

“可是那女子的谈吐不俗,贵族中有这样子的人权吗?”

“老弟2你这就是少见多怪了,满洲的灵气独钟于女子,现下几位王公的格格群中,颇有一些才女,无论是诗词史艺都相当突出;连一些捐儒都被她们比下去了,所以她们常跑内富,据说乾隆皇帝有许多国家大计,都是找她们参议的,老弟!我看你还是息了这份单相思吧!”

杜云青苦笑道:“我也没有存什么奢望,因为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一个流落无定,朝不保夕的江湖客,还能攀龙附风吗?我只是x着一份情,想把东西还掉而已!”

“既有今日,当初何必又接下来呢?”

“我接下这个荷包时,并没吸打开里面,以为最多是一些金银而已,我虽然穷,可也不缺这个,人家一片盛意,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拿来赈济一下穷人,也算是替她做好事积阴德,那知道里面竟然是这玩意儿呢!”

徐明沉吟片刻才道:“这分赠礼是太重了,老弟真要有意晋身仕途.就拿这一对钱子往和申的家里~送,少说也能弄个四品知府干干!”

“徐兄别开玩笑了,那是正统的地方官,该由三班文科进士中街放的,那能用钱买得到!”

徐明一笑道:“在和中堂手里无所不能;只要钱花得足了,捐个补道堂,候上三四个月,立刻就能放出去,江南许多盐商都是走的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