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也因为快过年的关系,玄真观的香火很盛,观前熙熙攘攘的很热闹,还有许多做小生意的在这儿赶市,阳光暖烘烘的,人们的脸上都带着笑。

杜云青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锦绮新装,使很多原先认识他的人都不敢贸然相认了,不过还是有两个中年妇人笑着凑了上来,其中一个含笑道;“您不就是在观前测字的青云先生吗?看来您是大发了。”

杜云青只好点点头,编着谎话道道:“也没什么,不过两个月前,有位太太来问卜,她已经连生了六个女儿,这次又怀了胎,如果再生女儿,她家男人就要娶小的了,我给她卜了一卦,保证她这一胎要抱子,而且是双胎,半个月前,果然生了一对白胖小子,两口子都高兴得不得了,赶着叫裁缝送了我一身新衣服过年。”

那妇人听得眉开眼笑地道:“是啊,先生的测字真灵,三个月前我不是来求先生测字吗?我家汉子出门到南边做买卖,三年都没个信儿,有人说他死了,隔壁的工大婶给我说媒改嫁,我究竟心里不踏实,请先生测了个字,先生说我家那个汉子要回来,而且还有富贵,要我耐心等待.我才没动改嫁的念头,三天前那个死鬼果真回来了,而且还弄了个顶子回来了,幸亏有了先生的指点,不然我可就惨了。”

杜云青仿佛记得有这么回事,当即拱拱手道:“是吗,那倒在该恭喜大嫂了。”

妇人红着脸道:“全仗着先生的卜准,我家汉子在南边遇上个同乡,介绍到织造曹大人府里去管帐,他办事勤俭老成,曹大人在衙门里给他补了人缺,这次跟曹大人回京,又在部里缴了捐项,实授八品头衔。”

杜云青笑笑道:“恭喜大嫂,今后就是八品夫人了、”

妇人笑道;“我也不知道八品有多大,但县太爷是七品,我家汉子说再过一两年,他也能弄个县太爷子了,我要是听了王大婶的话,不就把个知县太太给抛下了水,而且还得吃官司挨板子,所以我实在感谢先生,今儿来一则是谢菩萨保佑,二则也是谢先生,特地给您捎了一份儿利来,这就给您奉上吧。”

说着双手捧个手巾包来。杜云青忙道;“那怎么敢当,这完全是大嫂的命好,山人可不敢居功。”

妇人庄重地道;“不!我是真心感谢先生,这只是一点心意,您要是不收,我就当众给您磕头了。”

他们在谈话;旁边已经围了不少闲人,如果真的跪下来叩头,那可就成了热闹了。杜云育只得接过手巾包道:“那我就愧领了,也分沾大嫂一点喜气。”

手巾包沉甸甸的,里面大概是银子。杜云青不禁有啼笑皆非之感,可是那好人已拉着同伴进庙里烧香去了、他只好拿着手巾包来到徐明的酒棚子里,生意正忙着,坐得满满的。徐明颤着满身肥胖肉迎上来笑道:“杜爷,您的位子给您留着了,还是老地方。”

他用手指指后边的空处,还是上次请马向荣和纪小如的地方,特地用布屏隔了起来,摆了张桌子,擦得干干净净,而且还铺上一块红桌布。杜云青笑笑道:“让掌柜的费心了,其实不必这么讲究,随便弄两个菜就行了。”

徐明笑道:“那怎么行、杜爷是小铺的财神爷,您早上吩咐说要在这儿请客,结果小铺才开门,客入就川流不息了,卖了个大满堂,这全是您带来的运气。社爷,您要是天天在这儿请客,我胖子就发财了。您瞧,今儿来的全是大家客,就是城里的大酒馆,也做不到这么多的生意。”

话说得很技巧,杜云青已心中了然,在座上的客人虽然穿着平常,叫的菜全是精致的细菜,整尾的鱼,整只鸡,全是论银子计价的,几文钱一盘的熟菜,堆在那儿无人问津。灶上忙个不停,那些客人却宁可坐着平等也不愿将就先叫点菜来吃。

不过可能徐胖子的手艺还不错.已经端出去的菜,那些人都吃得津津有味;但一个个全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人虽多,没有高声谈笑的,也没有大口喝酒的,他们似乎不怕花银子,一壶酒烫上来,才喝一小盅,立刻吩咐再放一壶,壶中的残酒撤下不要了。

杜云青心中了然,这些人如果不是一流宗的剑手,就是大内侍卫营的护卫,而且以后者的成分居多。

因为他们没江湖气,表现出一派纨绔作风,到这儿来给芙蓉护卫的,可是他们的经验太嫩了,坐在那儿泄了底,杜云青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没表现在脸上。

徐明把他引到座上,端来了茶,杜云青很不过意,低声道:“徐兄,这怎么敢当呢?你去忙你的吧。”

徐明笑道:“没关系这批瘟神,叫他们多等等,反正他们的银子也都是民脂民膏,不赚白不赚。”

‘’徐兄知道他们的来历?”

“还会不知道吗?九城提督衙门的巡捕班头,站在远处侍候,一些老客人老远就被挡了驾,空出座儿来,让给这批乾清的活宝,我故意把四个铜子一斤的酒,卖五个钱银子一壶,还对上大半壶的水,他们喝得直龇牙,却没一个人敢说句不字的.”

“那不是露了相吗,这又何必呢?”

徐明笑道:“没关系,有个家伙才哼了一声,我就上去低声说了一句话,他乖乖地不作声了。”

大哥说了句什么话?”

“我说有位边爷派人吩咐过,说今儿就是这么做买卖,如果客人觉得不顺心,请您明儿再来。”

杜云青道:“大哥这一手很绝。”

徐明笑道;“您坐坐嘛,两位贵宾大概快到了,刚才已经有两匹快马跑了来,下了马在庙门口瞧热闹,既不进也不出,那就是打个招呼。”

徐明走了之后,杜云青一面喝茶,一面打开手巾包,里面果然是一块块的银子,十两一锭,足有十锭之多。杜云青怔住了,这不像是酬谢他测字的谢礼了,给得太重了一点,不过他在手巾包里又发现个小纸卷。

那是很细的一个纸卷,轻轻展开,却是极为绢细的字迹写着:“醋海生风,慾试芙蓉,君宜袖手,谨防青虹。”

杜云青倒是怔住了,对于这十六个字,似谒非谒,似谜非谜,感到莫名其妙,尤其是字条在手巾包中出现,更增加了神秘性。那个感恩投酬的妇人,他记得确是在三个月前来测过字,假如真是他们夫妇团聚了,这报酬虽然重一点,还勉强说得过去,因为她丈夫在外面三年不通音讯,春风得意回来,一定带了一笔大钱财回来,她为了表示真心感激,酬仪丰富一点是有可能的。

可是手巾包里加上了一个字条,就耐人寻味了!

这个妇人竟是对着今天的约会而来的.而且前二句慾试芙蓉,他倒是明白的,但也更为震撼,因为这是他与边城两个人私下约谈好的事,边城回头会一起来的,用不着先提出警告。

如果这妇人不是由边城所遣,则她怎么会知道今天的约会上要一试芙蓉呢?

再者这妇人在三个月前来找他测过字,今天编了一大套的理由来给他送这一百两银子,跟这张字条,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三个月前,已经有人注意到自己了吗?

最堪玩味的还是字条上的字句。

“醋海生风,慾试芙蓉。”那前一句怎么解释呢?醋海生风、,分明是说有人会以吃醋的方式来试探芙蓉的武功,那是谁呢?自己认识的女人不多呀,而且也没有一个够资格来吃醋打架的,除非是纪小如!

想到纪小如,杜云育不禁吓了一跳,对了!一定是这粗莽丫头,才会不问青红皂白,胡横蛮干;

前几天硬闯了一次神龙镖局,结果被人陷住了,差点没把命儿玩掉,今天这个场合,只要有人烧把火,她一定会不顾一切地上来蛮干的。

杜云青不禁埋怨起边城来了,试探芙蓉是他自己要求去安排,却安排了这么一着狗屎棋1

纪小如的剑式虽得自家传,也很肯苦练,即使不算得是绝顶高手,也很过得去了,自己没有见过芙蓉施展武功,不过照经验的观察所得,芙蓉会比纪小如高明得多,纪小如的天马行空屠龙剑法,连人家的衣角都沾不上一点。

“君宜袖手”四个字倒是好懂,纪小如伤不了芙蓉,芙蓉也不会伤纪小如,自己是可以不必多管闲事。

可是谨防青虹又是什么意思呢?青虹是什么呢?是暗器、兵器,还是一个人名?

杜云青没时间去仔细计较,边城安排纪小如以争风的姿态来相试,不能说不好,第一,这个藉口最高明,完全不落痕迹,第二用一个女孩子来对付女孩子,自己与边城即使在旁也容易找出个袖手的理由来。

只是边城可能没想到内城会预先派出这么多的侍卫来,那就会使事情变得复杂了,这些侍卫是为保护芙蓉而来,自然不会袖手,如果跟这些人冲突起来,麻烦就大了.至少对纪小如继续开天马镖局就有很多不便。

“一定要把这批人弄走。”杜云青皱眉在想主意。

可是事实上不容许他多想,边城的马,已傍着一辆车子在棚子外停了下来,小云也扶着芙蓉下了车。

杜云青只得站起来,迎过去招呼:“边兄、蓉姑娘,在这儿,各位来得真早。”

芙蓉穿了一身素花的缎袄,连斗篷都没披,鬓角簪了一枝浅红的梅花,在淡雅中显得妩媚而别致。

闹烘烘的酒棚子忽然静得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芙蓉的眼光在酒棚里扫了一下,显然还没有注意到这些客人的身份,笑嘻嘻地道:“这儿还真热闹,杜爷,您怎么把桌子挪到那边去了呢?我一直就在想闹烘烘的人堆里偿偿吃饭喝酒是什么滋味,只是始终提不起勇气坐下去,因为那时只有我跟小云两个女孩子,实在也不像话。”

杜云青一直在盘算着如何支走这些人,因此没太注意她的说话。

美蓉见他没反搭腔,忍不住问道:“杜爷,您怎么了,是不是怪我们来晚了,那可不能怪我,我想到了今儿您赐宴,一个时辰前就准备好了,可是边老师偏不来,我只好干等着,要怪您也只能怪他了。”

边城也向社云青拱手道;“抱歉抱歉,我是为了点私事耽误了,稍稍晚了一点…”

杜云青忽而灵机一动,已经想出了把那些人支走的办法,于是淡然一笑道:“那里!那里!蒙格格能够赏脸赐顾,已经是给足面子了.但说二位来得不晚,就算是晚了,杜某也不敢半点怪罪之心呀。”

芙蓉听得语气不怿,不由微怔道:“杜爷,您这是怎么了,我是以故人之谊承邀,何尝对您端出一点格格的架子。”

杜云青依旧淡然地道:“是的,格格没让这些爷们穿官服来,已经很令杜某感激了.早知道格格如此重视这一次饭约,杜某就是当了衣服,也不会拣在这么破烂的地方,为格格增加这么多的麻烦。”

芙蓉一听语气不对,举目四座看了一下,连忙问道:“边老师,这些人是那儿来的?”

边城亦无可奈何地道:“好像是侍卫营的。”

芙蓉脸色一变道:“全部都是的?’

边城道:“我也认不齐,不过想来是的,他们一出动,周围就不允许有杂人的。”

芙蓉脸色一沉,随即向杜云青福了一幅道:“杜爷,对不起,我发誓,这绝不是我的主意c”

杜云育道:“没什么,我是一个江湖人,虽蒙格格不弃下交,但别的人对杜某却不是这种看法。”

芙蓉只有听着,可是她的脸上已经罩了一层寒霜,走向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那汉子忙站了起来。

芙蓉看看他道:“是谁让你们来的?”

那汉子结结巴巴,不知道如何回答。

芙蓉沉声道:“好,我不问这个问题,回头找你们上面的人说话去,我只问一声,你们在这儿是为了我,还是另有公干?”

那汉子忙道:“是……另有公事。”

芙蓉道:“你给我说老实话.什么公事全给我写在纸上,然后我再找别人问去,如果你们写的内容不符.就莫怪我不客气了。”

毕竟是出自内城的峨眉班首,一句话就点出了那汉子的谎言,吓得他不敢说下去了,只是乞怜地望着芙蓉,苦着一张脸道:“格格,您这不是要小的命吗?您知道小的出差便是不准泄露半点的。”

“哦在我面前也不能说了”

“不!不是!您圣明,来此是受上命差遣而来,您逼小的有什么用,问上面不是一样吗?”

芙蓉的脸上一寒:‘我会不问他们!只要知道一件事,今儿领队出来的是谁?”

“是……明都统明王爷。”

‘原来是他呀,明德在那儿?”

“不知道,他叫我们在这儿坐着.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