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17章

作者:司马紫烟

边城无可奈何地跟着杜云青走去,到了林子里,果然是纪小如眼一个手舞双刀的青衣女子斗得正烈,旁边还围着不少看热闹的的人。杜云青悄悄地问道:“是不是令师妹?”

边城点点头,杜云青一推他道:“那就快上去分开她们,等你们走了.我再去跟小如见面。”

边城见那两个女孩子斗得正烈,而且双方都使出了性子,似乎要拼命了,连忙抽剑上前,一下子把两个人分开了道:“别打,别打,都是自己人。”

纪小如见是边城,连忙道:“边大侠,您来得正好,评评理,这个女的说她是……”

边城忙道:“她是我的师妹白纫珠,大家都是自己人,一定是有了什么误会,看在我的份上—…·”

那女郎也叫道;“师哥!这女的是什么人?”

边城遭:“是天马镖局的纪小如姑娘,也是熟人,师妹,我有要紧的事找你,快跟我走。”

他拉住了那女郎的衣服,回头朝纪小如道:“纪姑娘,很对不起,我跟敝师妹有要事得办,晚上我再来向你道歉陪不是,解释今天的误会。”

那女郎还想说什么,可是边城道;‘’师妹,有话回头再说,这么多的人,打架多难看呢?快走吧!”

拖了那女郎,排开人群走了。纪小如倒是怔住了。徐明已经得到了杜云青的暗示,上前说道;“纪姑娘,杜爷在酒棚子里等着你,因为都是熟人,他不便出来,消消气儿,见了杜爷再说吧,这地闲人太多.”

纪小如看看周围的人群,也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跟徐明到酒棚子里,果然看见杜云青坐在围屏后面,千万分委屈地道:“杜大哥!你好坏,看着人欺负我…”

杜云青笑笑道:‘’我根本不知道你来了,是徐大哥说你在林子里跟人打架,对方却是边兄的师妹,我怕不好意思,叫边兄把你们拉开了,小如,你怎么会到这儿来的呢?”

纪小如红着眼睛道:‘我是来找你的。”

杜云青道:“要找我干吗不直接过来?”

纪小如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那里,只好跑去问杜大姐,好陪着我一起来,看见你在这儿跟个女的喝酒,杜大姐不让我过来,说是你们有要紧事,我瞄着事情也不太对劲,不敢上前来打扰,只好在林子里等着,看见那个女的跟你喝酒又掉碗,最后还表演了一手剑法,杜大哥,那个女的是谁?她的剑法可真高!”

杜云青皱眉道:“这话以后再说,先讲你怎么跟那位姑娘打起来的?我是说边兄的师妹。”

纪小如道:‘她跟我一起藏在林子里,有个人递了张宇条给她,行动很鬼崇。我已经在怀疑了,谁知道她看了纸条之后,居然跑来问我,是不是要来找你?”

杜云青一皱眉道;“你怎么回答的?”

纪小知道:“我当然承认了,这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可是她听了之后,就拔出刀来说叫我回去,以后也不准再来找你,我当然不服气,吵了几句,就打起来了。”

杜云青叹了口气道;“胡闹,胡闹.简直岂有此理。”

纪小如道:“杜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的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不让我来找你?”

杜云青道:“她是边城的师妹白纫珠,也是寒星门中最新出道的寒星刀,目前我知道的仅是如此而且。”

“可是她为什么不让我来找你呢?”

杜云青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关系到整个武林的大势,也许她有很重要的事。”

纪小如道:“你骗人,再有什么重要的事,跟我找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杜大哥,到底是为什么?”

江云青叹了口气道:“小如,我要是知道了,绝不会瞒着你,不过这一两天之内,发生的变化太大了,我一时也说不清楚,等我弄明白后再告诉你,你是跟杜九娘来的?”

“是的,我的镖局总算是撑了起来,可是我什么都不必做,全靠马叔叔一个人忙着,今天一大早,居然有九票生意上门,马叔叔也不知道是否该接下来,只好找你问问。”

杜云青哦了一声道:“有九票生意?”

‘不错,其中四票是老主顾,马叔叔认为没问题,还有三票是由神龙帮转过来的,而且有神龙镖局拔过来的人加以证实,也没多大问题.接下来并不费事,随便派个人,带上镖旗都能平安抵达,只有两票是新客户,偏又数目很大;如果推掉,对镖局的信誉有损,要接下来,又不知底细,而且也分不出人手来.”

杜云青想想道;“你把路子跟杜九娘商量一下、”

“我交给她了,她说要调查一下再作决定。”

杜云青道;“那就等她调查过后再说好了。”

“可是货主很急,明天就要听回音了。”

杜云青道:“有一天功夫就够了,你先回局子里去,把七票老主顾的单子安排一下人手先保出去。剩下的两笔等明天我去跟他们交涉,是接还是拒,我会斟酌的。”

纪小如兴奋的道:“杜大哥,你答应帮我的忙了?”

杜云青道:“我不是托杜九娘转话说我答应了吗?”

纪小如高兴地笑道:“杜大姐虽然说了,可是没有你亲口一句话,我还是放不下心。”

杜云青叹了口气:“小如,我答应的事绝不会更改的,何况我也真需要找一分工作呢现在事情闹大了。我这算命的摊子摆不下去了,只有靠保镖来混饭吃了。”

纪小如道:“好极了,我马上把约子送来,聘你为总镖头,有了大哥来撑场面,天马镖局什么镖都敢接了。”

杜云青道:“也不必送约子来,你填好了就写上我的名字好了,我们之间还要什么手续,大哥一句话,就把命卖给你好了,不过我要明天上午才能到镖局去,今天我还得把一些事料理清楚。”

纪小如撅起嘴道:“杜大哥,两三天才找到你……”

杜云青苦笑道:“小如,这两天发生的事是你无法想像的,如果你急于知道详情,不妨去找杜九娘问问,只是行动要谨慎一点,因为人家的身份是隐密的,如果因为你而宣泄了出来,咱们就太对不起人了。”

纪小如本来满肚子的委屈,可是杜云青最后一句话中咱们两个字使她满脸云雾全消,这两个字表明了她在杜云青心中的地位,因此她也要装出点懂事的样子,不能再那么孩子气了,挑着眉毛笑了一笑道:“那就算了,杜大哥,我还是回镖局去等你吧,我是个女孩子,跑到杜大姐那儿也太引人注意,明儿一早,你可得准来。”

“当然了,那两笔生意是否要接下,还等着我决定呢,我岂能开这种玩笑,从明天开始,我也搬进镖局子里住了。”

纪小如这才欢天喜地的走了,徐明凑过来笑道:“杜爷,您还真有两手儿,穷途潦倒中,都会有佳人垂青,黑天白地的,会有个大姑娘冒出来为您拼命争风打架……”

杜云青苦笑道:“徐兄别开玩笑了行吗?”

徐明递上个小纸卷笑道:“胖子可不是空口说瞎话,这是那位寒星刀白姑娘袖里掉出来的,她也是看了这个纸卷儿,才跟纪姑娘打起来的。”

杜云青展开纸卷,却是跟先前同样的字迹写着:“身畔之女姓纪,系寒月腻友,慾偕连理,小心情敌。”

杜云青看了脸现愠色道:“这简直岂有此理。”

徐明却笑道:“杜爷,再纳闷儿的事我也能理出个头绪来,今儿个可把我难住了,那位白姑娘根本就没见过您,否则她早就来找您了,可是这纸卷上的口气看来,好像她跟您已经很不错了似的,而她居然会为了纸卷上的话去找纪姑娘拼命打架,这是怎么说呢?”

杜云青叹了口气,把纸卷掖在袖口儿边上问道:“徐大哥,递纸卷儿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徐明笑道:“那好找,是个长了胡子的大男人。”

“徐兄能够摸清他的底子吗?”

“不用摸,这家伙姓雷叫雷大鹏,是九门提督府的班头儿,常在四城晃动,大伙儿管他叫雷大胡子。”

“我的意思是在不着痕迹的情形下,架住他再详细地掏掏他的底细,这家伙很不简单,刚才塞在银包里的纸卷儿也是同一人之手,这得好好儿问问。”

徐明不禁一怔:“那倒没注意,回头我就找两个弟兄去,这家伙透着邪门儿,社爷,什么时候要回音?”

“明天上午,我在镖局里候信,还有镖局里接到了两票来历不明的重镖,小如已经托九娘去调查了,也请你多费心,明天我要决定是否该接下来。”

徐明道:“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假如真是对方有意要天马镖局的难堪,一时是很难刺探出详细的,杜爷,如果怕麻烦,还是推掉的好。”

“麻烦?我进天马镖局就是为了要找麻烦。”

“那就放手接下来再说,不必去调查1”

“不!我还是要了解清楚,万一不是对方的主意,我就须全神贯注,亲自跟了去了。”

徐明笑道:“杜爷,不管是不是,您都不必跟着去。假如这是一流宗的主意,一流宗已经换了主儿,那位郡主不会让人来刺激您的,假如跟一流宗无关,就没有人敢动那两件镖,您插面镖旗也能送到地头儿。”

杜云青笑道:“我担心的是有人故意不让我在京城里耽下去,变着手段支使我离开。”

徐明点点头道:“是的,这一手儿也得防防,那我就出动全力,分头进行,明儿一早就给您回音,杜爷,您可真能找麻烦,一夜之间交下了三件差使,我那些小弟兄这一晚上可就别想睡觉了。”

杜云青笑笑道:“那可是你自己找的,如果你不在这儿摆摊子,交上我这个朋友,我也不会沾上你了。”

徐明笑道:“说归说,为您出点力,胖子还是舍得拿性命巴结上的,因为您这份儿风标值得人巴结,一位郡主、两位侠女都在为您害上相思病,胖子能凑上一脚,这是胖子的光荣,别人想已结还沾不上边儿呢。”

杜云青苦笑一声,信步踱回庙里,他的住所是在后院,也是香客们不准进入的地方,倒是很幽天然,玄真老道在月洞门口等着,似乎要跟他说话。杜云青却摇摇手道:‘’道长,咱们改天再聊吧,今儿我可没空,你要问的话我知道的你全知道,我不知道的,你问了也没用。”

玄真子道:“贫道只是想问问大侠,有没有要贫道效力的地方,并不想问大侠什么秘密。”

杜云青道:“杜某没有秘密,与道长各行其是,对道长的盛情,杜某只有心领,却不敢麻烦道长。”

“这是什么话呢?在某些事情上,我们是殊途同归。”

“不,只能说机缘巧合,同船过渡而已,下了船,我们就各奔东西了,大家都有自己的目的。”

“可是在船到中流.遭遇风浪,我们必须同舟共济。”

“目前尚非其时,风云险恶可测,还只在暗地酝酿,而且目标对准着杜某个人.道长要免麻烦,还是远离的好。”

说着他走向自己的居处,边城听见他的脚步声,早就摹帘以待,他走了过去,但见刚才那个女郎满面通红,讪讪地站了起来。

边城笑道:“师妹,杜兄跟你虽是初会,但相互渊源很深,就如同是一家人了,有话你直说不妨,我在前面找老道士下棋等你,你们谈谈吧。”

边城显然是想避免一个尴尬的局面,所以抢先要离去,可是他来到杜云青身边,又低声道:“杜兄,敝师妹只是孩子气重了一点,心中并无恶意,请多原谅她一点。”

杜云青笑了一笑,拉着边城道:“边兄,你别走,还有很重要的问题待商讨,至于我跟珠姑娘之间的事,那更不成其为问题,几句话就解决了。”

边城被拖了进来,白纫珠也感到如释重负,显然地她也很希望边城能在旁边,杜云青笑着坐了下来,从颈项贴胸处取下了一具小小的玉鲤鱼;白纫珠也红着脸取出另一个,两条鱼都是半面的,合在一起恰好成了一条整个的鲤鱼。

杜云青拿着玉鱼,苦笑道:“这是我恩师昔年与白仙子定情的信物,那时他们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直到相互了解后,才想到可能因为信念立场原因,无法结合,因而各取一,盟誓说希望能缘订再生。他们的想法中是彼此还年轻,大家都有传宗接代的责任,各人都可能会为了责任而另行婚嫁,但希望能以对方的子女互结连理而补此情天之缺,即以这一对玉鱼为凭,是不是这样的?”

白纫珠点点头,低声道:“是的,姑姑也是这样告诉我,可是她老人家发现对柳师伯负疚实在太深,发誓一定要听见柳师怕再娶的消息后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