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18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杜青云顺着木梯走了下去,才发现这个地窖很大,几乎比面上的屋子还大,分为很多小间格,每格都有门锁着,后面的一格中透出灯光。杜青云走了过去,但见徐明寒着脸在一张方木桌子前面,两个蒙面汉子抓住了一个赤了上身的虬髯汉子,正在进行刑讯。

那汉子看见杜青云进来,如获救星般地叫了起来:“杜爷您行行好,快救救我!’

杜青云淡然一笑道:“雷头,很对不起,我原是请几位朋友帮忙把您邀来请教几个问题的,他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才害你受了委屈。快把雷头儿给放下来。”

徐明点点头,两名汉子才把雷大胡子由高吊的桌子上放下来,雷大胡子赤着上身,已经满是淤青,放下地后;似乎已站不起来了,可见那些汉子个个都具有高明的身手,他们揍起人来,用的都是内家重手法!

杜青云把雷大胡子扶了起来,放在一张椅子上,皱起眉头道:“徐兄,下手太重了!”

徐明微笑道;“杜爷!咱们这位大班头可是真人不露相,一身功夫俊得很,幸亏我派去邀他的弟兄是两个行家,预先用迷香把他迷过去了,才能把他诱到这儿来,如果要凭真功夫恐怕还会叫他给留下了!”

杜青云哦了一声道,旁边那汉子道:“一点都不错,而且他也真能挨,我用金刚掌使了七成的劲儿,要是个普通人,连骨头都震碎了,这家伙居然还有气硬挺了下来!”

杜青云道:‘失敬!失敬!雷头儿既是高人,想必也是在外头跑跑的,那就好办,对兄弟要请教的事…”

徐明道:“他口很严,只说是上面交下来的!”

杜青云一笑道:“这也说得过去,雷头儿在官面上当差,但不知上面是那一处衙门!”

徐明说道:“他说是侍卫营,却又说不出是那一个!”

雷大胡子忙道:“杜爷,您圣明,小的只是一个班头,营里的侍卫大人,个个都是上峰……”

徐明冷笑道:“雷大班头,侍卫营的人是你上峰不错,但是你总不会连个名字都说不出来吧?”

雷大胡子苦笑道:“找真的说不出来,这个人很面生,可是旁边站的是营里的大爷,一个个对他都很恭敬,我能违抗他的吩咐吗?”

徐明道:“你说的只有这些?”

雷大胡子道:“徐爷,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徐明谈知一笑道:“雷头儿,凭你这一身功夫,比侍卫营里那些饭桶们高明多了,怎肯屈居这个小差使的?”

雷大胡了叹了口气道;“那不是武功高低的问题,侍卫营里都是八旗子弟世袭,我只换不上边儿。”

徐明笑道:“但是以你一身本事,干什么都比当这个班头儿强,你为什么要窝在这个地方呢?”

“这是我的老家,我从小就在这儿混大的,九城班头地位卑小但管的事却多,我觉得还不错。”

“在别的省当个班头的确很神气,江湖圈子里的朋友都得卖你三分帐,只有在京师,随便出来个官儿都比你大,连八大胡同的红姑娘你都惹不起。雷头儿,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如果没有特殊的目的,你不会留在此地的,我姓徐的今天跟你亮了相,就是想交你这个朋友,可是你不讲义情,我就没法了,姓徐的再想混下去,就不能冒险留个仇家在外面,雷头儿你说是吗?”

雷大胡子乞怜地望着杜青云。杜青云轻叹道:“雷兄,杜某也是爱莫能助,徐兄跟我虽是朋友,这次却是完全是帮我的忙,请你来解答那个纸卷儿的问题。”

“关于那个纸卷儿,我说的全是真话。”

“这个我相信,可是那个人在侍卫营里有这么大的权限,找谁都能办这件事,何以偏偏会找到你呢?”

“那,…可能是因为我的地位低,便于差遣。”

杜青云道:“纸卷上的内容你看了没有呢?”

“这我怎么敢看,我在公门这么久了,自然知道厉害,侍卫营交代的事,最好是别沾上。”

杜青云道:“这张纸卷儿可以挑起江湖上一次大风波,交代你的人,存心是要你坐腊,因为他知道事后追究起来,一定会找上你的。雷兄,猜想想,你有什么仇家吗?”

雷大胡子顿了一顿才道:“于我这一行的,总免不了要得罪人,也许是这个人真的跟我过不去。”

杜青云冷冷笑道:“雷兄说这话又不上路了,那个人既然有这么大的权柄,要对付你小小的一个班头,还用得着来一手借刀杀人吗?”

杜青云又沉脸道:“我倒是知道一点,那个人找上你,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的身份只有你清楚,而且很密切,知道你在任何情形下都不会把他咬出来,所以他才要你来担任这个差使;第二个可能是你不知道他,而他却知道你,所以才利用这个机会,让我来对付你。”

雷大胡子身子一震道:“第一个可能是不会的。”

杜青云微笑道:“那就是第二个可能了,雷兄,侍卫营里的人费这么大的事,用意只是要除去你,可见你这位在班头很了不起,你是否也应该合作把这个人抖出来呢!”

雷大胡子顿了顿才道:“杜爷,给我两天的时间,我一定探明这个人,给您一个交代。”

“雷兄有这个把握吗广

“有,找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站在旁边的那几个侍卫我是认识的,我可以找他们问去。”

“你的地位差他们太多,他们会告诉你吗?”

“我可以找到让他们说实话的人,杜爷,九门提督衙门官虽不大,却直接负责京师治安,敝上龙大人在圣上他面前还能说得话,我可以请龙大人代为调查。”

“龙大人会替你说话吗?”

“应该会的,我忠心耿耿替他卖命,他怎么能不管,再说我只是个小班头,不会有人要对付我,那个人很可能是要对付龙大人,他们为自己打算,也应该调查清楚。”

杜青云苦笑道;“雷兄,我就不明白,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会跟您雷兄过不去的?”

雷大胡子也很慢地道:“是的,那个臭婊子,居然动到我头上来了,我姓雷的非要他好看不可。”

杜青云道:“不必了,我这就陪你上寿王府里走一趟请见清华格格,当着她的面,你把事情说出来,我相信清华格格自然会对付他她的。”

雷大胡子急忙道:“不,杜爷,格格绝不会对她怎么样的,还是由我自己去设法得好。”

杜青云一笑道:“这么说来,雷兄已经知道是谁?”

雷大胡子道:“我……怎么知道呢?”

“雷兄写她是臭婊子,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是听杜爷说的,您不是说是个妇道人家吗?”

雷大胡子征了一怔又道;“杜爷,您真厉害,几句话把我的秘密全掏出去,您既然已经知道递纸卷的是个女子,想必早已胸有成竹了,我也说实话吧,那个人是青姑娘,也就是格格身边的贴身丫头。”

杜青云微微一怔,随即道:“她为什么要跟雷兄过不去呢?你们难道有什么私隙吗?

“怎么会有私隙呢?侍卫的领班是福贝子,但真正总揽其事的是清华格格,她是格格的亲近人,有时也会代格格传达~下命令,如此而且。”

“那她又为什么整雷兄呢?”

“因为我是福贝子的人,福贝子想把侍卫营的大权整个抓过来,跟清华格格自然不免有点冲突,这小丫头就帮着清华格格想打击一下福贝子,一定是为了这人原因,她才来这一手的。”

“她打击福康安,跟雷兄有什么关系?”

“侍卫营的大权不是在寿邸的手里福贝子虽然是领班,却只掌握了一半的人手,因此在外面又培植了一大班人手,跟寿邸分庭抗礼,而我……”

杜青云笑道:“我明白了,雷兄是福贝子最得力的人。”

雷大胡子无可奈何地~声苦笑道:“社爷,您是身份超然的江湖人,技艺又高,清华格格跟您接近,无非是想拉拢您,但福贝子知道您是条不羁的神龙,对您十分敬重,不敢以此来冒读您,他们互相争权,您又何必夹在里面呢,现在那小丫头既然想坑我,我也不是好惹的……”

杜青云笑道:‘的确懒得管你们这些是非,只是你们不该惹到我头上来。”

“是,我也是受人利用,请杜爷原谅。”

“雷兄如果早说了,那不是免了许多麻烦吗?”

雷大胡子苦笑道:“我对徐爷还不清楚,很多话自然不便说,见了杜爷,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杜青云笑笑道:“好,事情总算明白了,徐见,雷兄既然那么够朋友、咱们也不能不讲交情,送他回去吧。”

雷大胡子忙道:“不,不必麻烦,我自己能走。”

徐明笑笑道:“我这个窝儿建立不容易,也不想烦你下次再来赐顾,为了大家方便起见,还是请雷头儿先休息一下,不知不觉地回去的好。”

他招招手,一个汉子送上一颗丸葯。徐明笑道;“雷头儿,服下这颗葯,您就会在原处醒过来,就像做了一个梦。”

雷大胡子倒是很光棍,张口就把颗葯吞了下去,还笑道道:“徐爷,您这叫太小心了,兄弟也要在北京地面上混的,不能得罪朋友吗?”

徐明淡淡地道:“雷头儿,出了这个门儿,姓徐的就高攀不起了。大家避着点儿的好,往后~年三节,徐某对你雷头儿总有一番心意。”

雷大胡子含含混混地道:“那里,那里,徐爷太客气了,这个兄弟怎么敢当呢!”

说着话,头已垂到一边,身子软软地往地下泻去。杜青云道:“徐兄,真要送他回去?”

徐明一笑道:“那要看他够不够交情了,小七儿,看看葯力行开了没有?”

于小七上前一推雷大胡子,他动也不动,又翻开眼皮看看,定得像颗死鱼眼珠一般,乃上前道:“老大,过去了。”

徐明道:“好,你们招呼着,我自己送他回去。”

几个汉子都走到门口,兵刃出手。徐明却上前一指戳在雷大胡子的胸口上,雷大胡子身子一颤,半边手脚被闭住了穴道,脸上却现出了痛苦的表情。徐明冷笑道:“雷头儿,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了。”

雷大胡子张大了口,半晌才挤出沙哑的声音道:“徐爷,兄弟可没得罪您,这是干什么呢?”

徐明道:“那颗葯丸呢?”

“不是已经吞下去了吗?您是亲眼看见的。”

徐明冷笑道:‘’不错,我是看见了,只是我不相信你真的吞了下去,所以我要剖开你的肚子看看。”

雷大胡子忙道;“徐爷,您这不是开玩笑吗?”

徐明沉着脸道:“姓雷的,我胖子开酒棚子,也养了几个弟兄干些江湖勾当,却不是卖人肉的黑店,手头也没有蒙汗葯,刚才给你的只是从天桥买回的大力丸。你要是真心交我这个朋友吞了下去,在这儿大家聊聊,寒喧十句话后,徐某打开大门,亲自送你出去,因为你肯服下那颗葯,就证明你心中确是愿意拿我们当朋友,不想知道这个地方。可是雷头儿太聪明了,把一颗大力丸却当作是*葯,伪作昏迷,徐某就觉得高攀不起了。”

雷大胡子这次脸上才浮出了真正的惧色道:“徐爷,我只怕它不是真正的*葯,而是……”

徐明一笑道:“而是一颗致命的毒葯对吗?”

“易地而处,徐爷也会有这种怀疑的。”

徐明一笑道:“不错,我也会怀疑这颗葯可能有毒,但是我不会笨得不吞下去,因为我知道身在危境,只有表现诚意才能保住性命。雷头儿,回头我是把你送回九门提督衙门呢,还是送回传卫营?”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雷大胡子苦笑一声道:“那还有什么差别,一具尸体,送到那儿都无所谓了。”

徐明笑笑道:“雷头儿,既然两边兼差,双方都应该通知一声的,我看这样吧,雷头儿的身子送给侍卫营,那颗尊头就送上提督正堂府,这们两边都不亏了。”

雷大胡子还要开口,徐明长剑一挥,已把他砍为两截。

这种事杜青云自然不便说什么,只皱了皱眉。徐明笑道:“杜爷可是认为找们行事太狠毒了?”

杜青云道;“那倒不,雷大胡子既然见到徐兄的真面目,自然是留不得他了。”

徐明道:“不,我那个小酒棚子经过这两天龙虎风云,大概也开不下去了,我倒是不怕他知道,主要的是这个地方,九娘的身份还没泄露,尚可维持一下,所以才要秘密一点.但也不是非杀不可,可是这家伙太阴险,我不是试了他一下,差一点就叫他给蒙了。”

杜青云道:“人是不能留的,但徐兄又何必要血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