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20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杜青云笑笑,吩咐启程,这一路走到奉天城里,倒是平平安安,一点事都没有。

而边城与易国荣却在一家客栈里等着了,歇车下马。易国荣上前道;“杜大侠,以后的情形如何?”

边城道;“我们带了那口伪造的箱子,倒是没人来阻挡,看来消息已经透露出去了,对方早已知道这是假的了。”

易国荣道:“那怎么会呢,沿途没有个人来动过呀!”

杜青云道:“不是外敌而是内贼,真没想到赶车的刘长兴会是对方的好细,那还能保得任秘密吗?”

易国荣故作地哦了一声:“这真是想不到,杜大侠,不知道箱子有没有被人劫去?”

杜青云道:“杜某既然敢承担否那有这样容易被人得手的,这不是拿进来了。”

马向荣把烧得焦黑的铁箱子用毯子裹了进来,易国荣脸色微微一动,等马向荣解开了毯子,他才松了口气,却又装作地道:“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杜青云道:“叫他们放火给烧的,好在这箱子还着实,只烧焦了外皮,里面看起来还不会受损。”

易国却直顿脚道:“杜大侠,糟了,里面的东西就是经不得火,那都是一些重要的单契,所以才值这么多钱,这一把火不是全毁了。”

杜青云道:“易先生怎么不早说。”

易国荣道:“这是舍亲的一些私人文件,不足为外人道也,才加以密封,而且还用火漆封了口,就是不让人过目的意思,现在怎么办呢?”

杜青云道:“火漆印虽毁,但里面的情况还不知道,易先生何不打开来看看呢?”

易国荣道;“不用了,舍亲交代过,这里面的东西绝不容外人过目,所以才用火漆封口,他在箱子里还加了一些布置,只要封口处稍有破坏,里面的文件就会自动毁去,因此我在合约上特别载明,封口被损,就形同失落。”

杜青云道;“这么一说敝局是非赔不可了。”

易国荣道;“杜大侠,实在抱歉。”

杜青云陷入沉思,屋外哈哈大笑,进来了屠长虹,大刺利地往椅子上一坐道:“杜青云,你怎么说,四千万两非同小数,想你天马镖局也赔不出来,要不要老夫给你出个主意,来个折中补救的方法。”

杜青云看了他一服,冷笑道:“屠长虹,火是你放的,你还敢来。”

房长虹笑道:“为什么不敢来?杜青云,假如这是一笔寻常镖货,你还可以追回来,可是这笔货,漆印已毁,你就是杀了老夫也没用,该赔的的还是要赔。”

杜青云道:“我没想到你们还会埋伏了一个刘长兴在我的镖队里,杜某只有认栽了,你说要怎么个赔法把?”

屠长虹道:“很简单,对第二笔镖,你在路上别太认真,让我们得手了,老夫就叫易国荣开据收执给你。”

杜青云淡淡地道:“阁下倒是好算计,这样一来,天马镖局的招牌不是砸了?”

屠长虹冷冷地道:“天马镖局的招牌已经砸了,不过砸在那笔镖与砸在这笔镖上略有不同.那笔镖是不必赔的,而这笔镖却要赔四千万两银子。”

杜青云道:“我只要保住了那笔镖,就可不赔这一票,因为我们没丢掉箱子,只是被火烧了漆印而已。”

屠长虹一笑道:“就是要你赔这个漆印。”

杜青云道:“火是你放的,你又公然在事主身边出现,分明是串通好了,要打第二笔镖货的主意。”

“不错!明白告诉你也行,预付你六百万两,就是买你个放手,送给你离开京师的路费,和申的那批珠宝,我们要定了,你丢了镖后,也不必回去了。”

“为什么,纵使我力不能逮,回到京师,和中堂也说没关系,只要认准劫镖的人,设法追回就是了。”

屠长虹笑笑道:“你不会回去的,除非你能先赔出四千万两来,老夫早就算计好和老儿的条件,所以才安排了这一手,杜青云,你认了吧!”

“我不会认,第二笔镖我必定全力以保,这个四千万两银子我也不会赔半个子儿。”

屠长虹冷笑道;“我有约子在手里,不怕你要赖。”

杜青云道:“我不是要赖,约子上也载明了,如为货主自己损坏封印,镖局概不负责,你已表明跟易国荣是一伙的,火是你放的,官司打到禁城里去我都不怕。”

屠长虹笑道:“谁能证明老夫跟他是一伙儿?”

杜青云道:“我已经把利害分析给王行周听了,他可以为我作证,而且我也请他一到此地,就去把奉天将军邀来,现在差不多要到了,他们当面见到你跟易国荣在一起,你就赖不掉了。”

话才说完,外面已听见王行周的声音道:“龙将军请!请!对!是这一间。”

屠长虹脸色一变,猛地推开了窗子,跳窗走了。”边城与白纫珠追了出去。而王行周却带了个胖胖的中年人进来介绍道:“龙将军,这就是天马镖局的杜大侠;杜爷,这位是驻守奉天的盛业将军龙大人。”

中年人拱拱手道:“下官龙倚善。”

他倒是很客气,杜青云也拱拱手道:“龙大人来迟了一步,否则你就会看见劫镖的屠长虹。”

易国荣忙道:“没有的事,龙大人,卑职易国荣,在侍卫营行走,曾以六百万两银子代价,请天马镖局保了一笔重镖,那知中途出了问题,约子在这儿,请大人过目,同时也请大人作个见证。”

他递出了侍卫营的腰牌及一纸派今,同时也选出了所签的合约,龙椅善—一看过了,知道都不假,也知道这是侍卫营眼和申的倾轧,两方面他都惹不起,只有为难地道:“杜大侠,下官只能对眼下所见的作个证明。”

“龙将军是不承认屠长虹曾经来此了?”

“下官如若见到定会证实,但未见之事,却不能指证。”

杜青云知道他的碍难之处,笑笑道:“草民知道,草民所求于将军者,也是就所见之事作个见证。”

他说完朝边城点点头,把那口伪装的木箱子打开来,里面赫然是一口铁箱。”

易国荣的脸色变了道:“这不是装的石块吗?”

杜青云笑道:“不错,以前是装的石块,昨天晚上还是装的石块,今早上车时,才把铁箱放了进去,易先生请验收一下,开具回执,这上面的火漆印原封未动。”

易国荣详细地检查了一下,然后又指着那口烧焦的箱子道:“这口箱子又是从那儿来的呢?”

“是我叫人另铸了一口,随后送来的,也是今天早上放到车子车子的暗格里去。”

易国荣道:“我上车的时候,还掀起看过,箱口的火漆印还是完好没动。”

杜青云笑道:“要做得像,自然把火漆印也做上去,那时易先生太匆忙了,而且也没想到是膺造的,所以没详细地对照核对。”

易国荣道:“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杜青云睑色一沉道:“告诉了你,这另外一口箱子还能安然无事地送进城来吗?”易国荣,你虽是大内侍卫,但我们这些江湖草民只要不犯法,也不在乎你持权凌人的,按照合约,我们把东西送到地头,你收下开具回执,完成这笔交易。”

易国条道:“不行,这四箱子也可能是你们假造了来蒙混的,我要找人来详细检验一下。”

杜青云道:“可以,你把约子凭照都留下.一起存放在龙将军的库房中,另外写张字条说明一切,然后你就去找人好了,我随时可以会同陪验。”

龙倚善道:“这个……下官可担负不了这么大的责任。”

王行周在旁开口了:“龙大人,杜爷跟清华格格是好朋友,而清华格格新近才调任了内廷侍卫总提调,易国荣私自出京,图谋不轨,,他本身已经犯了错了,我们本想把人都交给你看管的,顾虑到你有碍难之处,才没有这样做,现在中堂大人还有重要的事要借重杜爷,我们没有时间耽误,东西交给你,你是非接不可,否则中堂大人怪罪下来,唯你是问,串通内衙,朋比营弊,这个责任你担得起?”

龙畸善无可奈何地道:“易侍卫,下官职责在身,只有两不偏倚,请您多包涵。”

杜青云冷冷地道:“易国荣,东西要是入了龙将军的库,就不是私人能解决的了,官司打上朝廷,很可能会派大军把箱子送到京师,问问你们从那里来的价值四千万两的东西,到时候,你们拿什么话来解释。”

易国荣被他这一逼.脸色变了几变,才咬牙道;“好,杜青云,我开具收执给你,不过你得小心点,我们这六百万两银子可不是好吞的。”

杜青云冷笑道:“这是什么话,我们是规规矩矩赚来的,而且京师三十六家镖局都分到了好处,也都知道了这件事,你这个吞字可用得不妥当。”

易国荣满脸铁青,开了收执,递给杜青云道:“杜爷,但愿你此后一路顺风,反正在下把话递出去了,侍卫营不会白认这笔损失,日后山高水远,见面的机会还多,还希望你能放一份交情,使大家都好过。”

杜青云一笑道:“当然,像易先生这种豪客,敝局是非常欢迎的,不过我也有一句话忠告易先生,最好是三思而行,你既然在侍卫营当差,大概也能想到找你说话的人很多,如果易先生一意孤行,将来追起旧帐来,这一笔四千万两银子的红镖跟这一纸回执,对易先生来说,可是很难解释的事。”

易国荣脸色一变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屠长虹到时候是不会替你承担的,因此万一有人追问你这笔四千万两红镖保的是什么东西,你必须自己找个使人信得过的理由。”

他一面说,一面把回执合约折好笑笑道:“回头我就会把这两样东西秘密着人送回京师去,只要我不出意外,总不会有人再从这儿做文章,如果我保不住和中堂的这笔镖,必以身殉,那时中堂不甘损失,不会找我赔,会找易先生算帐的,有这两样证物,易先生可不能那么轻松。”

易国荣急了道:“杜青云,你讲不讲江湖道义,我付了代价请你保镖,现在回执也开给你,交易也完成了,你不该再在这上面坑人。”

杜青云一笑道:“杜某一向思怨分明,人家对我,我也如何对人。易朋友,如果你真想交我这个朋友的话,有什么风吹草动不管是明里也好,暗里也好,打个招呼,杜某自然会感激的。”

易国荣道;“这不是要我背叛组织?”

杜青云笑道:“易兄,如果任务不成功,屠长虹自己能负责,如果你们成功了,和中堂就会找你负责,因为所有的证据都在你身上,你去考虑一下利害得失吧。”

易国荣呆了,半晌后才挟了箱子,跨出店门外而去。龙行善拭了一下汗道:“下官尚有公事待理,也要告辞了。”

他也知道事态严重,巴不得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王行周送他到门口,回来时笑道:“杜爷,还是你行,玩的这一手太高明了,我没想到你会来上这一手李代桃周,金蝉脱壳,高明!尤其是最后,您还坑了那小子一下,就算屠长虹再要在路上下手,他姓易的也脱不了关系了。”

杜青云一笑道:“他们弄了这么一只假镖来托保,实在是最不明智的事,王先生,这个你收好。”

说着把合约跟回执交给了王行周,王行周一怔道:“这是干什么?”

杜青云道:“王兄.在路上我会尽力,而且我另外还有人帮忙,大概不会怕他们,只是怕我在交镖之后,他们还会去下手的。”

“他们没这么大的胆子吧?”

“怎么没有,他们为这件事,已经投下了六百万两,如何甘心受损失,他们是存心在中堂大人这笔东西捞回去的,因此他们一定要得手才能罢休。”

王行财听了这话,神色已变了道:“那可怎么办,杜爷,据我所知,屠长虹的身手很高,与刚去世不久的陈老供奉不相上下,而且他手下这批人更是个个强悍无比,中堂大人前两次就吃了他们的亏,丢了东西还折了人。”

杜青云一笑道:“所以中堂这次才找到了敝局.否则相府有的是护卫,也轮不到我们来赚银子了。”

王行周迟疑片刻才道;”中堂大人知道杜爷英雄了得,但是中堂大人的意思并不想要杜爷跟他们力敌,因为杜爷是江湖人,比势力是比不过他们的。”

杜青云神色一沉,道:“中堂大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因为寿亲王的荣格格跟杜爷是朋友,而荣格格才吃得住他们,所以中堂大人才特别吩咐,丢了镖没关系,也不要贵局赔,只要杜爷肯出力向他们讨回来就是了。”

杜青云冷冷地道:“王兄的意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