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21章

作者:司马紫烟

哈元生道:“他们会退出这次行动?”

杜云青道:“不错,他们还要在传卫营里呆下去,就不能光听屠长虹一个人的,尤其是我已经掌握了证据,到时候荣格格跟和中堂双重压力追究下来,屠长虹未必能保得住他们,他们想想利害关系,自然就知道能不能干了。”

哈元生道:“荣格格跟和中堂一向是不和的。”

社云青笑道:“那也许不错,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会合作的,和中堂出头追究,荣格格表面上不管,暗地里也会大力支持,因为这对她自己也大有好处,至少她可以把手头几个绊脚石搬掉,真正掌握全权。”

哈元生睑色变得更是难看!

杜云青一笑道:“刚才王庆出来,把大家都叫走了,就是一个明证,上面的人互相斗,最苦的还是这些下人,因为他们谁都惹不起。正如两口子吵架,孩子夹在中间一样,最好是袖手旁观,别插进去帮那一边,否则一定是自己遭殃,老子打不过娘,不过是怕老婆而已,总不能让儿女也骑到头上去,哈兄以为是吗?所以哈兄还是辛苦一趟吧。”

哈元生不知如何是好了。

杜云青脸色一沉道:“哈兄,中堂府是回不去了,屠长虹那边你最好是去解释一下,告诉他这儿发生的事,劝他放弃了这次行动,回到京师荣格格那儿,或许还有你一口饭吃,否则你就苦了。”

哈元生长叹了一口气,向杜云青拱拱手道:“杜爷,兄弟对你是十分钦佩,日后还望杜爷多予成全。”

杜云青笑道;“好说,好说!哈兄若肯帮忙……”

哈元生道;“现在我还有什么好出力的?”

杜云青笑道;“屠长虹也许对哈兄会有所指责,但那是他们判断力不明,哈兄已经尽到了责任,把话说得硬一点,谅他也不会对哈兄怎么样的,哈兄如果还想在荣格格那边找个差使,我可以为你尽心说几句话,只是哈兄把屠长虹的态度转告一声。”

哈元生苦笑道:“如果我不被屠长虹宰了,也会被他拉在一起,没机会见面了。”

杜云青笑道:“哈兄只要有心,总会有法子的,比如说把话留给那个卖酒的老头儿。”

“他是杜爷的人?”

“不是,但是我害他受了损失,一定要对他有所补偿,屠长虹可以欺凌老首姓;天马镖局却不能做这种事,哈兄把这张银票拿去,说是我赔偿他的损失!有什么话,写个条子,叫他等我们到达时,藉着向我道谢的机会传给我,这是合情合理的事,也不会引人注意。”

哈元生接过杜云青递过来一张百两的粮票,再度拱手称谢,上马走了。

杜云青重新调整车队启程。边城道:“杜兄,连我也不得不说声佩服了,从奉天城外,一直到不久前,这两件事的表现,的确无人能及,除了杜兄,恐怕谁也保不下这趟镖来。”

马向荣道:“是啊!要是上一次杜兄弟在的话,黄河边上那趟镖也不会丢了。”

杜云青笑道:“上次你们那趟嫖,那怕是调了十万大军去保护,也是非丢不可了。”

马向荣道:“怎么会呢?那不过是神龙帮里的几个小丑跳梁,比起这一次所遇的对手差得多了。”

杜云青笑笑道:“不是对手强弱的问题,因为上一次根本就是武威扬跟纪老爷子商量好的行动,故意让那笔镖丢了,然后再把人都集中在京师,好逐一收拾他们,只不过我们插了进去,省了武威扬的不少事而已,保镖的存心失镖,谁也没办法保得住。”

马向荣笑了起来道:“是极,是极!难怪纪老爷子丢了镖,闷声不响地回来,根本就不作理会,倒是把我给坑了,在里面白操心。”

车子又上路了,边城跟杜云青并排走着,低声问道:“杜兄,那辆装酒的车子是徐明吧?

杜云青点点头:“不错,之次全靠他帮忙,要不是他那种身手,谁也无法把箱子从易国荣的监视下掉包出去,再弄一口差不多的掉包进来。”

“不过他绝不会空手白跑这一趟的,想必把脑筋动在和坤的这一笔珠宝上了、”

“是的.这本是民脂民膏,弄过来用在救济贫民上也是应该的,我相信他绝不至于落入私囊。”

“夜游神的操守,我也是十分钦佩,不过这件事如何才能使杜兄摆脱关系呢?我知道他是等社兄交镖后再下手,但和坤是个很多疑的人,还是会找上杜兄的。”

杜兄一笑道:‘这一次我有把握和坤找不上我,因为有人来背黑锅。”“杜兄指的是屠长虹?他虽然想染指老和.可是他究竟是侍卫营中的领班,明天打劫的事他不会干的.东西交到吉林后,他就会放弃了!”

杜云青笑笑道:“那是徐胖子的事,他会做成屠长虹下手的样子,我们不必操心了,倒是前面的一段路,屠长虹不甘心受挫,很可能会来硬的了!”

边城道:“家师已率人在前途支援,这倒不必担心,只有屠长虹一个人难斗,据兄弟所知,以前跟我接触的一流宗主就是他,我跟家师印证过,寒星门的武学没有一样克得住他的!

杜云育道:“这个人由我来对付好了!”

边城道:“杜兄的寒月剑法卓绝,兄弟自承不如,可是要想能胜过他,杜兄还得多加考虑,这次把他逼得走投无路,他很可能会豁出性命干了!”

杜云青道:“我知道,先师在潜隐的十多年中,穷研剑法,发现了一件事,就是世上各种剑法,没有一种是十全十美的,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以剑制剑是很难的事,只有从别的地方去补救!”

“别的地方去补救,那是怎么说呢?”

“像我上次制胜射日剑陈老儿一样,用的不是剑法!”

“我知道,但那是对射日剑法有了深刻的了解后,才能做到的,我们对屠长虹的剑法却全无所知。”

杜云青道:“不!已经很够了,今天在山岗上拦截我的王庆与甘雨棠两人,我故意跟他们缠斗了两百多招,就是要了解他们剑法的虚实。”

“他们练的是屠长虹的到法吗?”

‘应该是的,一流宗里几个头儿各自为政,对自己的心腹部属必定加意栽培.除了自己用心教导外,也不可能从别人那儿学到高招的,那两个家伙特意选来对付我的,一定是他最得意的部属。”

“可是他对部属也不会倾囊相授的,至少自己会留两手、”

“那是当然难免,可是我从他所授的那些剑式中,已经找出了许多破绽。”

边城道;“杜兄,在屠长虹手里就不是破绽了!”

杜云青笑道:‘我也想到了,现在我说的破绽,也不是指功力不足或是技艺欠精的招式中的破绽。”

“那杜兄所说的破绽是指何而言?”

“是他们表现十分精熟,在万无一失的招式中所露出的破绽,我想那些招式在屠长虹手中也不过如此罢了”

边城道:“既是万无一失的精招,又何来破绽呢?”

杜云青笑笑道;“这不是剑法中的破绽,而是在攻守运用上的可乘之机,这个解释边兄不会满意的,我也无法说得更具体,一定要等实际动手时,才能明白!”

边城道:“如此说来,我倒真想看看你们的交手了!”

杜云青笑道:“只要屠长虹不肯就此罢手,边兄一定会有机会看到的!”

在稀微的曙色中,杜云青深深地吐了口气,因为前面就是清源县城,过了这个城,再下去两三百里,就是海龙县城,这趟镖算是到达地头了。”

海龙井不是目的地,镖局承运的终点是吉林将军府的驻地——吉林城。不过到了海龙后就是吉林将军预定带了兵前来接应的地点。往后的路程,在重兵的保护下,可以说是安全了,至少屠长虹是不可能再染指的了,因此在这以后的两三百里路上,才是最重要的一段路程。

清源的城影已经能看见了,边城也叹了口气道:“杜兄,到了清源后,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你在作息的计划上透个底子给我,可别像抚顺那么捉摸天常.休息足了,随时行动时你不走,等到我忙了半天,正想躺下来的时候,你又突然行动了这一段两百多里路,可把我给整苦了,几乎是坐马上打瞌睡。”

杜云青笑笑道:“要不是这么一变,我们能顺利通过断魂沟吗?对方出动的无一不是高手,断魂沟外那一战,要不是一个虚报的消息,让屠长虹带了一半的人手走了,光是凭他们的人力优势,也足可把我们给吃下来了.”

边城也叹了口气道:“这倒是真话,侍卫营里还真是人才济济,只那廿几个,个个都是硬把子,如果拿京师里亮相的那批饭桶去衡量待卫营,可要上大当了,也难怪屠长虹如此的跋扈,凭他手底下这批人,也是够支持他横行的。芙蓉虽然掌了大权,如掌握不了这些人,还是个空架子,斗不过福康安的。”

车队终于进了城,经过一夜的急行以及中途的恶斗,人马俱疲,是必须要休息了。

可是杜云育没有休息,他必须要找到先一脚赶车来的徐明,了解一下对方的动态。

那倒不难,徐明很快地就来找他了,粘着胜兮兮的胡子,穿了一身破衣服,脸上还有着几块淤伤,除了杜云青之外,谁都认不出是他了。

他是来向杜云青道谢的,因为哈元生先一脚来找到了他,问明了他的遭遇后,赔给他两百两的银票。

一切如杜云青所料,屠长虹在两个时辰前,把他从~小客栈里揪了出来,一阵拳打脚踢,捧得他满地求饶,最后还是砸破了每一口酒坛子,幸好他的车子没卸,客栈里的人都证明他是刚到没多久,才使屠长虹发觉上了空车的当,总算饶了他一命。

杜云青低声道:“徐兄,委屈你了。”

徐明却苦笑~声道:“没什么,有代价的,想到一千多万两银子救活多少人,我挨揍也值得的。”

杜云青道:“徐兄,这批货都是古玩玉器,脱得了手吗?据我所知,有几件是独一无二的珍品。”

徐明道:“这个你放心好了.我自有门路的,有些大户专收藏,越是珍品越卖得起价,和坤目前势大,但总有倒下来的一天,只要他一倒,这些东西就可以挑明了,只是姓屠的王八蛋揍了我一顿,我非给他点颜色瞧瞧。”

杜云青笑道;“徐兄,有办法的,我想到你可能会受委屈,因此替你留了个出气的方法,拿着这个,到时候就可以硬栽在他头上,让和坤去整他好了。”

说着递出两块腰牌,正是王庆与甘雨棠的,徐明接过来一看道:“这有什么用呢?”

杜云青笑道:“甘雨棠已经死了,王庆被我挤着,一定会到吉林去的,徐兄先一步到吉林去等着,东西送到后,你连人带牌子都给留在将军衙门里,屠长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有了易国荣的回执,证明他闹了六百万两的亏空.只要再留下真尸体,铁证如山,他想赖都赖不掉,说不定连福康安都放不过他,要他把东西吐出来。”

徐明把杜云青的计划想了一下笑道:“杜爷,还是您行,您要是也于我这一行,我胖子就不能混了。”

杜云青一笑道:“哈元生来找你,有没有留下话?”

“有!那小子半边脸肿起老高,想必是屠长虹也给了他一顿好揍,他说出了清源城,要您多小心,屠长虹那老杂碎是准备豁开来干了。”

杜云青淡然道;一我想他只有这条路了,别去管他,反正我也准备着他来了。”

“杜爷,他们还有二十来个人,您的人手够吗?”

杜云青一笑道;“够,寒星门中的白仙子也答应支援了,绝对没问题。”

“杜爷!寒星们受着一流宗的节制,她能正面帮您吗?”

“这一次可以,因为是芙蓉亲自到通州去请她出手协助我的,一流宗主有了话,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帮忙了。”

徐明道:“那我就放心了,不然我还打算留下来帮你一手的,九娘的暗器很有点威力。”

杜云青忙道:“千万使不得,徐兄,你们在吉林城里窝着,千万别露了行踪,我交了镖立刻回程,到时候还会有相府的人跟着,因此我是帮不了你的忙了。”

徐明笑笑道:“这个可不用你操心了,我夜游神夜盗千户连个活人都能偷出来。”

应付了一阵,徐明才告辞走了。杜云青连声道歉,徐明也一连声的道谢,感激涕零而去。

门口这场戏是演给王行周看的,他倒是很关心,徐明一去,他就赶紧问道:“哈元生有消息吗?”

“有的,屠长虹准备在路上动蛮的硬抢了,先前付给我们的六百万两是福贝子先垫出来的,他要是不弄一票回去,福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