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22章

作者:司马紫烟

骑马的骑马。赶车的赶车,镖队又启动了。

王行周跑过来道:“杜爷幸亏您神威无敌把屠长虹给杀退了,现在大概没问题了。”

杜云青一叹道:“但愿如此,只是谁知道呢?”

不过这趟镖倒是的确没有再让人操心,行到双河口镇吉林将军所率的官军就已经迎了上来。

王行周上前接头时,有着如释重负的感觉、他虽是中堂府的护卫,但乌将军对他很客气,见面后,先向他请了相书的安,然后才相互问好,听王行周说了这一路的经过,乌将军的脸都白了。

王行周知道他是害怕。乃笑着道。‘将军,这没什么好担心的,屠长虹是大内侍卫不错,但咱们相爷也不输给他,这一路上杜爷还伤了他们好几人,他又能怎么样?乌将军拱手道:“是,杜爷神算,当然不在乎他们,但是下官只是个武官,长枪大战,骑马射箭的重功夫还来的两下,跟他们这种高来高去的刺客就没法比了。杜青云笑道:将军客气了,武功没什么区别的,杀敌也是杀人,江湖人中间,也有不少以长枪大戟作兵器的,不过将军守边镇,身负重寄,当然犯不着跟这种人去换命。”

乌将军苦着脸道:“他们真要是江湖匪徒,下官自然不惜一拚,苦在他们是在职侍卫,下官实有不便。”

杜云青笑笑道:“这倒也是实话.不过将军也有所凭仗,把东西归入军库后,等于就是官项了,他们再要来动手,就是劫取官库,将军就可以格杀不论了。”

乌将军仍是苦着脸道:“这还是有麻烦。”

杜云青道:“将军,我说句老实话,屠长虹等绝不会死心的、尤其是他丢了这么大的一笔款子,那是福贝子的军晌下拨给的,他非得弄回去不可、否则他交不了差。”

乌将军道;“下官担心的就是这个。”

杜云青想想道:“那只有一个办法,他真要来了,就让他拿去好了,跟他拼命是不上算的,和爷那儿,只要证据确凿,相爷自会找福康安算帐,不过事情不能闹大,假如死伤太多,大家撕破了脸,就难以收拾了。”

乌将军道;‘下官想请杜爷指点一条明路。”

杜云青道:“这个目前还没办法,等我把东西送到后,我再亲自送东西入库.察度那儿的形势,用最经济的方法,留下他们一两个人,或是一点东西就行了。”

乌将军连连道谢,在官军护送下,杜云青更放心了,一路平安无事,到了将军衙署,杜云青自己动手,把那些珠宝搬进了库房,—~按照清单点交完毕后,取得了回执,最后才把乌将军拖到一边道:“将军,这个库房太简陋了,根本挡不住人。”

乌将车道:我这儿只有两万多人,分驻好几个地方,粮晌每年也不过是上千万两银子,而且是由相爷转经银号拨付的,实在也没有什么可藏的东西。”

杜云青道:“这就麻烦了,最好是能够弄上一笔像样的数目,做在帐上。”

“那倒是有的,另外有两千万两的备战经费,以便发生事故时的急需,不过那已经由相爷挪支移在别项用度了。”

杜云青笑道:“这就行了,将军正好可以借机会在相爷面前再尽一次孝心,万一有警,就让那笔银子失劫好了。”

乌将军道:‘那不行,这笔款项如果有了闪失,下官会丢脑袋的。”

杜云青笑道:‘将军.相爷交来这批珠宝.明知道并不安全,他已经有了成算,就是要抵那个数的,你尽管放心照我的话办就是了,到时候你吩咐贵属下,虚应故事一下,让他们得手,然后找一个精明火枪手,埋伏在那个屋角上,用枪放倒一两个,不就行了。”

乌将军还要开口,杜云青道:“将军,我与荣格格的交情不错,这是一场权的纷争,她当然是帮我忙的,这也等于是帮她自己的忙,对方里面有格格的人在,到时他会留在最后,给你一个交代的,然后你再如此这般,往上一报,岂不脱了干系了。

不过这批珠宝,你可得一样不缺让对方取走,因为相爷将来可以凭清单找福贝子全部收回的,千万别在上面弄手脚,让我对格格无法交代,这话我连王行周都不让知道,完全是帮你的忙,在相爷那儿,你不能提及,相爷这批珠宝的约摸值个一千五百万,你报上两千万,可以落下五百万,我想最少也可以在相爷那儿报个一百万的虚头,用来塞塞守库弟兄的嘴。”

乌将军千恩万谢地连连答应了,当下设宴,好好款待了镖局的人一顿,杜云青才率众回程了。

走在路上,那个王庆果然悄悄地来了道:“杜爷,小的已经照您的吩咐,把人都给遣走了,现在镖也送到了,那个腰牌,您可以挪还了吧?”

杜云青笑道:“这件事你办得很好,有谁知道你腰牌失落的事?”

“没人,连甘雨棠被杀的事都没人知道。”

“很好,腰牌不在我这儿。”

王庆脸色一变!杜云青道:“腰牌是荣格格派来的人拿去了,她对你很欣赏,希望你能转到她那儿去,对你还有些话要问,王兄,反正是在侍卫营里,屠长虹跑了,是否能回去还成问题,但不管怎么样,你跟着格格总比在福康安那儿有出息,福贝子丢了一笔银子,恐怕还会找你们算帐呢,你考虑一下。”

王庆连忙道:“能得格格提拔,小的一定尽心尽力。”

杜云青笑道:“那你就到过两条街的隆安客栈去,有人在那儿等你,找一个姓杜的女客就行了,行动要掩密些,别让人给钉住了。”

王庆喜孜孜地去了,杜云青却望着他的背影,充满了歉意,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没有用他的寒月剑,想起自己“笑面追魂”的外号,他更感到愧疚,因为他这次是真正的笑里藏刀,杀人不见血。_回到京师的一路上可以说是十分平静,一点事都没有,但是他将回执交给王行周去覆命时,没多久,王行周又回来了.送上了一百万两的银票道:“杜爷,这是相爷另行致送的。”

杜云青心中明白,却装作迷糊道:“这是为什么?”

王行周笑道:“您给乌将军的指点高明极了,库房果然被劫,那些珠宝玉器让屠长虹给劫走了。”

杜云青忙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王行周笑道:“在我们走后的第三天,乌其明派急足以八百里飞递送来的消息,因此反而走在我们头里了,乌其明另外有详情来给相爷,说明了一切都得自杜爷的指点,相爷认为很高明,所以特地再让兄弟送来这酬金百万两。”

杜云青忙道:“这……敝人万不敢收下。”

王行周道:“杜爷,您还是收下吧,这里面还有一半是相爷给另外一个人的,因为不知道他是谁,所以相爷托你转交,这件事全亏他帮忙才能拿住实话。”

杜云青一怔道:“另外一个人?是谁呢?”

王行周笑道:“屠长虹是公开报名身份去的,在车中取走了备战经费赤金百万两,折银二千万两.乌将军不相信.率众力搏,击毙了两个人,从他们的身份腰牌上,知道是大内侍卫甘雨棠与王庆二人,才未加追索,听任对方运金而去,那死掉的两个人,就是杜爷安排的那个人留下来的,乌其明把他们的首级以及腰牌都密封送来.确实无误,相爷遂将奏稿在军机处挂了号,预备明天一早就面圣奏劾福贝子纵容部属.擅取边镇备急军需存金.福贝子这下子大概要完蛋了。”

杜云青愤然道:“乌其明这家伙人不够意思,我是帮他的忙.告诉他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王行周笑道:‘乌其明是个没肩胛的人,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怎敢隐瞒,必须一五一十完全告诉相爷,才能为他作主,他给相爷的密报中说除了珠宝外,还失去了藏金五万两,相爷知道没这么多,想到他那儿也要塞塞人的嘴,所以就认可了,好在整个事件上,相爷还可以落下个四百万两,故而循例也得让杜爷跟那个人摊一分,必要时还要请那位仁兄帮忙指证一下。

杜云青道:‘这个恐怕很难,我再三声明,那个人是荣格格方面的,绝不能泄漏了他的名。”

王行周道:“不要他出面,只要荣格格说句话.屠长虹取走的是藏金就行了,这原是杜爷指点的。”

杜云青道:“这个我只是指点乌其明一条路子,要相爷找福贝子私下解决的,真要地对簿朝廷,那就……”

王行周道:“相爷去见过福贝子,他满口不认帐,相爷才挂了号,要据实申奏,所以杜爷还是跟荣格格打个招呼,无论如何一定要坐实失去的藏金而非珠宝,这张银票杜爷也务请收下,另外杜爷交给兄弟的那一份回执,相爷也要借用一下”

“那一份收执?”

“就是易国荣的那一份,杜爷交给兄弟,原是准备万一相爷的珠实失劫时,用以探告福贝子及屠长虹的证据,现在珠宝果然被劫,相爷就用来作为证据,以证实屠长虹劫库的原因。”

杜云青愤然道:“中堂大人这种办事的手段,以后可真叫人不敢领教了。”

王行周苦笑道:“兄弟也实在怕招揽这种差事,所以才把回执呈上,免得相爷以后再要兄弟来麻烦杜爷。”

杜云青道:“这么说来是王兄要把收执呈出去的?”王行周道:“是的,所以杜爷大可斥骂兄弟不够意思,以后就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来麻烦杜爷了,兄弟知道杜爷对渗入这种纠纷并不乐意,才来上这一手,尚清见谅。”

杜云青想想道:“那就算了,不过王兄可以把哈元生的事说一说,中堂府里就有侍卫营的细作充斥,什么事都行不通的,相爷的钱还是别往外送的好。”王行周道;“是的,兄弟一回来就说了,相爷很生气,正打算在府里来一次大清查,暂时不会有什么行动了。”

杜云青眼珠一转道:‘清查的结果,王兄如果把兄弟当朋友,就来告诉兄弟一声,说不定兄弟还可以给王兄一点消息,把缺漏的部分补充一下,作成王兄的大功一件。”

王行周道:“杜爷知道是那些人吗?”_“目前不知道,但是我如果必要知道,荣格格那儿可以打听的,但我再声明一句,我是认为王兄很够朋友,帮你们私人的忙,可不是巴结中堂,王兄自己来,我会竭力协助.如果中堂府另外找个人来问,我就一概不理了。”

王行周十分高兴地连连称谢告辞而去。

杜云青收起了那叠银票,见是十万两一张的十张,知道这是和坤给他方便分配的,这笔钱是意外的收入,大可以收了下来,因为屠长虹已经死了,真正取走珠宝的是徐明,他倒真有办祛,居然能找出一个人来化装成屠长虹,硬把这件事给坐实在福康安的头上。

屠长虹是不会回来了,因此吉林将军衙门军库中失金案子,将是一个谜,福康安再也无法反诘了。

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认为屠长虹带了钱逃走了,福康安帝眷再隆,出了这件事也难以承担,因此杜云青心中对他是充满了歉意的。

但是想到此人好大喜功,如果让他掌握了大权,对江湖中的武林同道必然会采取更激烈手段,衡之大势,这个人非把他整垮不可。不过杜云青心中最感歉然的就是那个王庆,这条命丢得实在太冤枉,总得想个什么方法补报他一下,才可以消除心中的歉咎。

但是天马镖局保了两起重镖,安然回来,使得杜云青的名头更响亮了,尤其是他剑伤屠长虹的消息传来,使得他在京师成了个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他不是官,只是一个江湖人,可是他走到那儿,巡捕营、应天府、九城提督衙门,甚至于侍卫营的官人见了他都避得远远的,这情形使得杜云青很不舒服。

回到京师后,对各镖局,自免不了有一些应酬,而人家也要回请他,就这样忙过了三四天,同时他还得跟神龙镖局的翼手龙霍大鹏私下会个面,说明了驱除刘长兴的事。

霍大鹏十分歉咎地道:“一流宗的渗透手段太厉害了,明里暗里都有人,幸亏杜兄明察,否则兄弟对杜兄将不知如何示歉了,那批人是兄弟同各处秘密聘来,已经十分谨慎,想不到仍是有对方的人,上次敝帮主跟纪老爷子所商的计划,若非杜兄从中援手,恐怕也将一败涂地。”

杜云青摆摆手道:“霍兄,那些话不必说了,我来告诉你这件事,无非是希望你提高警觉,尤其是要通知贵帮主武掌门人一声,一流宗渗透的手段无孔不入,需要特别注意,务必要将那些祸根拔除。”

霍大鹏道:“敝帮对防范内姦的事已经在尽全力了,但是对方如果掩饰得很好,还是难以发现的。”

杜云青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