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23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个内情使得杜云青与徐明都吃了一惊!杜云青道:“芙蓉,这是怎么一回事?”

芙蓉一叹道;“当今皇上是个很有作为的皇帝,不仅精于武事,对艺文也很有研究,宫中有几位供奉是鉴定古物的权威,举凡历代的古典文物,皇上都很关心,而对前代名家宗匠的杰作,国库收藏更丰,这些东西如散之民家,很可能会因为不善保管或不明其价值而加损毁,那是很大的损失,所以设法收藏入宫,加以鉴定后,妥善保管,大学士纪昀主持四库全书的编纂,很多取材就是取自宫中的版本,才能详尽无阙。而四库全书馆的编修,有很多是负责整理那些古版本以及鉴定名师宗匠的真迹。”

杜云青道:“保存固有文化,这是很有价值的工作,为什么不明令行之呢?”

芙蓉道:“古物无价,明令做自民间,势必又要闹出很多冤狱,州县督抚,如果禀承旨意,假公济私,更不知要招致多少民怨,所以圣上只能以私行而行之,没有明令徽召,朝廷的召令不能轻发的,如若有人家藏前代有价值的古物或名人真迹献之朝廷,圣上还是会加以重赏,去年江南有个士绅献了一副右军真迹,圣上赐银五万两一个同进土的出身,不过民间不肯呈献,朝廷也不勉强,以免巧取豪夺。”

杜云青道:“这个做法还不失为一个好皇帝。”

芙蓉道:“和坤任銮仪卫的时候,就知道了圣上之所喜,他神通广大,弄了不少的珍品真迹以博宠,只要他不是豪夺而来,圣上也就不加理会了。”

杜云青道:“可是他后来就留为己有了。”

芙蓉一笑道:“是的,这老儿总算有眼的,经手的东西一多,他自己也为此着迷了,好东西到了他的手中就舍不得呈出来了,圣上是知道的,却不去点破他。”“为什么呢?”

“因为他是私下搜藏,总还不敢做得太过份,重币厚赂,甚至于有卖官求爵以求致,圣上也故意装糊涂,东西弄了下来,放在他的家里,跟放在国库中是同样的安全,因此对他私设护卫的事,也是眼开眼闭,他能对这些古物保管周密尽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不让他偷运到别处私藏起来,以免流失,因此他要把东西运走,就由侍卫营出头劫了下来。”杜云青苦笑道:“难怪他的镖出到那么高的护费,而且还不负赔偿之责,结果还是没人报圣上,知道里面没有什么具有历史价值的国宝,也没有放归国库的价值,那知道福康安为了要打击我,想把杜爷逐出京师,才玩了那一手,东西到了徐大侠手中,而且是用来赈济征西遭受兵灾的百姓,自然是应该的,东西脱手了没有?”

徐明道:“大部分都脱手了。”芙蓉笑道:“那就好,如果不易脱手,可以送到家父那儿,我们以高价承购,也算是为朝廷尽点心,至于和坤,我还是要设法整他的,他居然挪用准备存金,而且还借机会赚了一笔,非要他吐出来不可。”杜云青道:“芙蓉,依我看就算了,既然你也认为徐兄所作的这件事是正当,理应由朝廷负担,那么无论动用哪笔钱都是一样的,你不如坐山观虎斗,由着和坤跟福康安私下解决去。”“和坤把奏报留中不发,跟福康安办交涉,要他认帐,福康安却来个相应不理,因为名义上屠长虹还是归我管辖.总不能说没有责任。”杜云青道:“你打算怎么办呢?”

芙蓉道:“了解内情后就好办得多,我打算请徐大侠把剩下的珠宝交给我,由我私下去找和坤,告诉他屠长虹已在我的控制中,叫他把失金赔垫出去。”

杜云青道:“这不是个好办法,主意是我出的,原是为了要使徐兄便于得手,才出了这个主意,要吉林将军乌其明故意放松戒备,如果你全坑在和坤头上,他迁怒于乌其明,最后还是会扯到你头上,说服乌其明的时候,我还借了你的名义,目前他是不会说出来,如果把他逼急了,他可能就会把我咬出来,到时候你也脱不了关系。”

芙蓉道:“那该怎么办呢?”

杜云青道:“很简单,你把内情告诉官家,作成屠长虹劫金的事实,官家自然明白屠长虹是听谁的支使,脱出你自己,让福康安去负担这笔损失。”

芙蓉道:“福康安拿不出这笔钱来的,他这个人对权势有野心,却没有贪念,征西时获利逾亿,他全总部归献朝廷了。”

杜云青道:“这是你的消息,徐兄所得的消息却不是如此,福康安至少还昧下了一半,他不贪倒是可说,因为他自己只落下两成,其余全部给部属分掉了,因此他很得人心,不过他自己还是赔得出的,即使他不赔,朝廷也会认帐的。”

“我知道他只要认了罪,朝廷会认帐的,可是会把追缉屠长虹的差使落到我头上,我上那儿去找?”

杜云青想想道:“芙蓉,如果你信得过,我会设法使这件事摆平下来。”

“我如不信任你,今天就不会一个人上这儿来了.”

杜云青道:“朝廷设侍卫管我管不着,但这个一流宗却非加以破坏不可,那是对双方都没好处的事。”

芙蓉微微震动了一下才道:“朝廷想把江湖人置于控制之下也不无道理,因为目前所谓的义师,多半是栖身在江湖人中,而一些所谓遗臣故老,也多半混迹江湖。”

杜云青一笑道:“话是不错的,但能够受控制的只是一些没骨气贪生怕死之辈,不去控制约束,也不足以成事,而真正有点骨气的江湖人,绝不会屈服,这样一来,倒是逼得他们起来反抗了,得失之间,如果详细算一算,就不会做这种傻事了。”

徐明也道:“蓉姑娘,每一个江湖人都是叛徒,都是跟朝廷作对的,这句话我承认,但不是反对大清朝,也不是反对你们满清人入主,朱家当天下时,江湖人也是一样的跟朝廷过不去,那是江湖人好勇逞斗,快意恩仇,行法外之法,独行其是,视王法不顾,最好的办法是置之不理,因为他们有个好处,就是他们没有野心,不想当皇帝,不会造反。”

芙蓉道:“怎么没有,像前明的李闯、张献忠之流,不都是江湖人自起作乱的。”

徐明笑道:“那不同.这是朝廷叫他们造反的,朝政不修.天炎相侵,朝中佞妄当道,才造成这个局面的,而月.真正造反的不是江湖人,而是那些饥寒交迫,无以为生的灾民.蓉姑娘假如对当时的情形深入了解的话,就可以知道,对付这两股流寇最力的也是江湖人,闯王李自成与八大王张献忠部下的几个悍将,都是死于江湖侠义之手,间接促成了他们的速败。”

芙蓉苦笑道:“这些道理我都懂,难说的是皇上,他可能受了汉武帝的影响,要扼止游侠之风,认为江湖人少,天下会太平得多,皇上是绳法圣祖的。”

杜云青道:“提起圣祖,我倒有句忠言相告,他就是想要消饵江湖的反清势力,火焚少林寺,结果得不偿失,虽然毁了篙山少林寺的少林本院,却把少林武学推到民间去了,造反了更多的江湖人。少林原本择徒极严,少林武学也不大在江湖上流行,而今少林七十二绝艺,遍传江湖,关外长白武学本来也算是江湖上一支主力,也因为他的一念之差,利用满人高手来对付少林而引起报复,使长白好手为人诛尽杀绝,长白一派,从此而绝。”

芙蓉道:“这些话我也劝过圣上,但是圣上不知道听了谁的献策,组成了这个一流宗,利用江湖人来对付江湖人,使之互相残杀,自行消灭。”

杜云青笑笑道:“行得通吗?一个神龙帮就是例子。”

美蓉道:“就是因为神龙帮之失,皇上才改变了一下看法,委托我出来主持大局,因为一流宗里最负盛名的射日剑陈望安之死,也使得圣上对江湖的实力重新估计,活动也不像以前那么迫切了,不过要他改变念头,恐怕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社云青道:“办得到的,只要把他倚为股肽的几个厉害人物都剪除了,他就会改变想法了。”

芙蓉道;“一流宗之大支柱,陈望安与屠长虹都已经死了,另外还有两个人却不太容易动他们。”

杜云青~怔道;“还有两个?不是只剩下了白东岳一支力量了吗?”

芙蓉笑道:“杜爷!别忘了还有我呢!”

杜云青道:“芙蓉,你不会跟我们作对吧!”

芙蓉脸色一转忧郁道:“我不会,不过也只目前这一段时间,假如再过一些日子,皇上见我不肯大出力的时候,一定会撤换我,徽召家师出山.那就难说了!”

杜云青道:“令师是那一位高人?”

“长白玉龙寺铁钵上人,俗家名叫申屠熊儿!

杜云青皱皱眉道;“我从来没听过这个人!”

“很少有人听过,他老人家已经百一高龄了,原是长白门中高手,在圣祖时担任卫士之职,当年突袭少林就有他的份,少林弟子展开报复,搜杀长白门人时,他避祸西藏,再习喇嘛密宗武学,然后回到长白,在天池之畔建玉龙寺,虔修武学,不问世事,我就是在那习技五年,十岁前去,十五岁离寺。五年功夫就造成这一身技业!”

芙蓉笑了一下道:“那自然还靠我自己的勤练,不过据我的估计,我此刻所能,最多只能与家师座前二十四护法弟子相若,比之家师,仍不可以道理计”

杜云青道:“他们的武功会这么惊人!”“是的,这些年来,一流宗尽搜中原及边荒各武林宗派的武功秘友,送到玉龙寺,能研化之解之法,同时也借石攻错,溶烩~炉,别创新途,玉龙武学,几乎尽得各家之秘,有各家的精华而没有各家的缺点!”

杜云青对这一点倒是相信的,因为神龙帮对付纪秋夫,就是千方百计逼他交出屠龙剑式,如果不是神龙帮主武威杨跟纪秋夫私交甚笃,暗通声气,那一套剑式又被搜罗去了,本来杜云青心中一直在怀疑,一流宗要这些武功心法干什么,现在总算有了答案,不禁苦笑道:“这个皇帝倒是个有心人!”芙蓉叹道;“这是编四库全书得的启示,皇上想既然能把文章聚于一册,何尝不能把武学也归于一炉,这一流宗的命名就是以此而生,宗是佛门的派流,一流宗,也就是万流归于一宗之意,只是很少人知道就是了!”

杜云青道;“玉龙寺中既有这么多高手,为什么不调出来用呢?”芙蓉道:“这是朝廷的一着伏子,目前除了我与家父之外,可以说没人知道,不到万分必要时,朝廷是不要动用的,我今天把这个秘密告诉二位,用以表白我的诚意.同时也让二位知道朝廷方面的实力准备了。杜云青呆了半天才道:朝廷是打算把我们江湖人一网打尽.绝不允许我们存在了”芙蓉道:“恐怕是这样子,所以一流宗对各江湖派尽力加以压迫,就是想逼出那些隐藏的高手,等到大势明朗后,交给玉龙寺一举而歼杜云青想了一下才道:“谢谢你,芙蓉,我有一个请求,请你给我一个时间.约在绝对秘密的地方见次面!”芙蓉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沉吟一下道:“我现在的职务想完全摆脱人是很难的。”

徐明道:“杜爷,如果您跟蓉姑娘要谈话,胖子就告退了,这儿还清静。”

显然他是错会到别的地方去了,连芙蓉也有个误会,一张脸红了起来,杜云青道:“不,我跟芙蓉之间的交往你一直是知道的,即使我要说什么也不必避着你。”

徐明本来想说:“你们要做什么,我总不能在旁边呀。”但是他看见杜云青一脸正经没把这句玩笑开出口。

芙蓉知道杜云青不是为了儿女私情,想了一下道:“时间在深夜三更以后,那时是我就寝的时候,我可以溜出来,不会有人知道的,地点我就无法指定了,因为实在找不到一个真正秘密避人的地方,我知道的地方,都是大内密探经常出没的地方。”

杜云育道:“徐兄,那只有借用九娘地下的那个秘窖了,而且我希望你亲自去安排一下,除了你之外,最多可以告诉九娘,此外谁都别让知道。”

徐明道:“这个当然可以安排,只是社爷,您这么神秘,究竟是干什么?”

杜云青道:“我要跟芙蓉比一次剑。”

芙蓉一惊道:“比剑,杜爷,您不是开玩笑?”

杜云青道:“不是玩笑,这是一次非常认真的比划,我要尽出所学,希望你也别藏私。”

芙蓉道:“杜爷,这又何必呢,我们之间,难道还要分出胜负吗?”

杜云青一叹道:“美蓉,你知道我不是为了求胜,而是为了彻底了解玉龙剑术,当然我也会把寒月剑法丝毫无隐地呈现你之前,让你明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