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28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杜云青暗佩边城的处事老练仔细,他只阻了对方一会儿,然后把自己的人从暗处冒出来,让车上的人迅速参加进这堆,因此谁也不会想到车上已经没人了。

徐明因为换了衣服,而且边城选来的这些人,个个是身躯粗壮,胖呼呼的,而徐明却通住了气,使他那弥勒佛似的身材瘦了一个圈下去,不知谁又给他弄了一顶翎帽戴上了,谁都认不出他就是东便门外的徐胖子了。

而杜九娘更方便,这儿就在八大胡同的香巢附近她在这儿出现,更是很自然的事,难怪边城要他驾了车子在附近绕,原来是这个主意与安排。

看看那些汉子,杜云青道:“边兄,谢谢你,春姑娘为了兄弟而受累,我一点儿都不知道,全仗你招呼了。”

边城一笑道;“那算什么,而且也不用谢找,要谢就谢这些哥儿好了,他们跟我在一个府里,春姑娘也多亏他们照料着。”

杜九娘连忙道:“可不是吗,打从那一天后,公人接连上门,连一些老客人都绝足不来了,怕沾上麻烦,要不是几位爷们帮忙,没事儿带我出去接见堂外会,我那个门户就撑不下去了。”

杜云青忙作了个揖道:“承情!承情!各位如果没有什么事儿,兄弟借着姑娘的地方摆上一桌,谢谢各位的帮忙。”

一个汉子道:“那里!刚才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杜爷,该我们向杜爷陪罪。”

接着另一个汉子道:“是啊杜爷.您别客气了,刚才在个朋友家里为他庆生,我们虽然叫了春姑娘的条,但是出堂差的姑娘们太多,主人再大方也不会给得太多,而且赌起钱来,头钱全叫主人落去了,赢了还好,输了可不变,所以咱们约了几个朋友,上春姑娘那儿再玩儿去,而且莱也吃了,杜爷要是肯赏光,就算是给面子了。”

杜九娘笑道;“杜爷,今儿就让姚爷跟裘爷作东吧,您改天再回请,最好是多请几位老爷们来,给我那儿热闹热闹,也好让我撑个面子,这些日子我尽是给人家跨刀帮衬,好久都没做主人。”

杜云青道:“行!行!今天我先叨扰,明天开始,我在你那儿摆上半个月的席,把京师附近的镖行朋友全部请来,好好给你热闹一下,,

边城笑道;“这倒是件了不起的盛举,杜兄摆半个月的走马席,也不为过,你上关外保了两趟红镖,着实赚了百余万,不过是拔九牛之一毛,半个月下来,我们再轮流作东回请你,至少要有一个月忙的,这可是花国盛事,咱们也给八大胡同添一段佳话。”

杜九娘高兴得几乎快跳了起来道:“那就快走吧,杜爷,您车上的两位老爷子是不是也一块儿去?”

一个汉子道:“当然一块去,对了,杜爷,还没有给我们介绍呢!要劳动您这位大总镖头亲自驾车,必然是江湖上年高德劭的前辈英雄,我们也得瞻仰,瞻仰!唉!人呢,怎么一眨眼不见了?”

他做得还真像,不但四处找了一遍,而且还掀一车帘,车子里当然是空的。

杜云青暗佩他们表演得精绝,把徐明与杜九娘说成了两个老头儿,而且就这么神龙不见首尾地失踪了,一定能使那些监视者深信不疑,而且煞费猜疑,捉摸那个人的身份。

以杜云青如此慎重,再加上寿亲王府的隆重其事,这两个神秘访客一定是相当够身份的江湖宿耆,因此说成两个老头儿,简直是天衣无缝……

杜云青为了使更逼真起来,乃对边城道:“边兄!这几位全是你在王府中的同僚?”

边城道:“姚裘二位是的,其他是别处府中,不过你可以放心,他们都是我多年的弟兄。”

杜云青知道这些人大概都是边城的心腹,安排了多年,现在才亮出来,准备接管芙蓉的班底与工作。

于是一笑道:“那就好,既是自己人,就请各位帮忙,那两位前辈可能不愿意见人,才悄悄地走了,各位也当没见过他们好了。”

那姓姚的汉子叫姚东风,办事很磨练,连忙笑道:“杜爷,您这么说,大家自然明白,春姑娘,你也记住,咱们在这儿看见的是一辆空车,什么人都没有。”

杜九娘道:“不是有两位老爷子吗?”

姚东风道:“春姑娘,那是你眼睛看花了。”

杜九娘装作恍然地道:“是,是,我看花了。”

姚东风笑道:“春姑娘,你也是场面上的人,以后不管是谁,你都要记住没看见人。”

装作也够了,巷口那两条人影已缩了回来,他们大概急着想绕过巷子,去追踪两个老头儿去了,大家也就不必虚套,于是杜九娘上了车子,连徐明、杜云青、边城等人也都上了丰.大家连拥带闹,就这么来到了杜九娘的香闺。

姚东风办事很周到,的确是叫了菜在这儿,几个大师父又在院子里架好了锅灶,刀砧笃笃在忙着。

下了车子,那个叫小兰的丫头迎了上来道:“姑娘,屋里有两位公爷在等着,我说您出堂差去了,他们不信。”

姚东风立刻沉下脸道:“岂有此理,这又是那个衙门里来的不长眼的东西。”

小兰道:“他们不肯说,直追问姑娘出那家的堂差。”

姚东风看看边城。边城道:“老裘,你跟老姚过去看看,不管是那个衙门里的,揪出来狠狠的给我揍上一顿。”

姚东风一笑道:“百平,揪人的事归我,揍人的事归你,你就拿出点精神,摆平他们吧。”

杜九娘听得神色激动道:“姚爷,您等一等,还是让我先去问问,可别在我这儿闹事.”

姚东风道:“春姑娘,没你的事儿,这不知是那来的大胆东西,想来讹诈你,你放心,一切有我们担待着。”

说着话的当儿,屋子里出来了两个年轻的官人,都穿了一身官服,态度十分据傲,却看来很眼生。右边的一个个儿较高的道:一谁是春花老九?”

杜九娘道:“奴家就是。”

那汉子道:“好,我们哥儿俩是顺天府班房的,奉府台大人谕示,传你去问话,咱们这就走吧。”

姚东风却闪身上前道:“慢着,顺天府的人,我们都很熟,怎么没瞧见过二位呢?”

那汉子道:“尊驾是……”

姚东风冷笑道:“别问我是谁,反正总管得了你们就是,刚才我的话你们听见了没有?”

那汉子道:“听见,阁下,对不起.我们身穿了官衣,这总假不了,因此不必回答你的话。”

姚东风道:“敢不回答,连韩介休都没这个胆子,听你说话就知道你们有问题,在北京城里,顺天府算是什么,那个门儿不就看你们.顺天府的班房能像你们这么冲的?趁早把身份给我抖科明白。”

汉子冷笑道:“尊驾要问我们的身份,就得先让我们看看你的,看看是否管得着我们?”

“凭什么,就凭你们这两块料?”

“不错,我们虽然庙门小,可是正正经经的班房捕役,身上穿了号衣,就凭这个也够了。”

“够个屁,到沽衣摊上去,什么衣服买不到。”

“什么?连号衣也能卖的?我们要查。”

“查什么?连这个都不晓得,就不配吃这碗饭,不过你们可能是刚来的,还不明白规矩,也不认得人,爷们就自己介绍了,我姓姚,是礼亲王府的教师。”

汉子冷笑道:“原来只是一名王府教师,阁下管的事情太多了,教武艺才是阁下的本份。”

姚东风眉头一皱道;“你真是在顺天府当差的?”

汉子傲然道:“那还假得了,阁下如果坚持不信,我们可以把腰牌给你看看,然后请你别阻碍办差。”

他撩起腰衣取出一块崭新的铜腰牌,倒果真是顺天府班房的,腰牌上还写了姓名。

姚东风接过一看念道;“夏长天,巡检司副捕头,失敬,失敬,旁边这位大概是正捕头了。”

那较矮的汉子没有亮腰牌,但他倒是较为和气,拱拱手道;“不敢,兄弟余必中,刚到差不久,前任雷捕头在两个多月前无故失踪,韩大人新任才补咱们哥儿俩;新来乍到,有些地方不免生疏,尚请各位多指教。”

姚东风冷笑道:“好说,好说,这份差使不好当,韩老儿启用两个新手是他糊涂,可是二位接手后,不把行情摸摸清楚,可是二位的疏忽了。”

夏长天嘴角一挑道:“顺天府衙门不大,可是职掌京畿治安,韩大人交代过,京师王公大宅院很多,内城事我们管不着,不过这儿是外城,正是我们的职务范围以内,任何人犯了事儿,我们都可以管,即使是王子阿哥犯过,我们也有权擒交宗人府。”

姚东风微笑道:“说的是,大清律法很严,虽是王公亲贵,都有专司约束监督,不过就这京畿一地,维持治安的衙门就是三处之多,九城提督府下有巡捕营,刑部大堂也有巡检司班房,论衙门,顺天府只是京兆尹,是排在最末的一个。”

复长天道:“阁下,职掌所在,不论衙门大小。”

姚东风一沉脸道:“娃夏的,我是在告诉你们的份量有多重,因为你现在连个头绪都没摸清楚,腰里别腰牌,竟当成是察风观政的钦差大印,玉府的教师不管教式,每家王府至少都有十来名教师,教谁的武艺去,就是我们想教,而找不到人学呢。”

“那你们干什么?”

姚东风一笑道:“主要是维护王府的安全,附带的任务就是专管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帐东西,别说你只是顺天府下一个班头,就是你们府尹大人在这儿,也得哈腰称一声下官,你倒跟我横起来了。”

他也亮了一块腰牌,却是金质的,那是乾清门行走,三品侍卫的腰牌,职司是副统领。

这下子夏长天的脸上才变了色,因为顺天府尹才四品的前程,比姚东风矮了一截。

余必中连忙上前拱手道:“姚大人,卑职这个副手不懂事,开罪了您,望您多包涵。”

姚东风笑笑道:“现在我不是多事了吧。”

余必中道:“大人言重,大人言重。”

姚东风冷冷地道:“他不懂事,你该懂事了,我已经亮了身份,你是怎么个说法的。”

旁边一个汉子喝道:“跪下,你连这个都不懂!”

这两个人显然还有点犹豫,可是边城见身边的徐明低声说了两句话后,上前忽地一脚,踢在夏长天的腿弯上跟着伸手一按他的肩头,硬把他给按得跪了下去。

夏长天正待抗拒,余必中一看四周那些汉子在边城动手后,都采取了围殴的态度,连忙朝夏长天打了个眼色,跪在他旁边,拉着他叩头:“卑职叩见大人。”

夏长天万分不情愿地叩了头,姚东风这才冷冷地道:“说!你们来干什么的?”

余必中道:“口大人,小的是来调查前任雷头儿失踪的事,因为在雷头儿失踪的那天,有人看见他坐了车子,来到了这儿,以后就没见过人了。

杜九娘脸色微微一变!边城即笑笑道:“你们的消息还真灵通,两个多月前的事儿,今天才来问。

夏长天道:“我们是三天前才接差,今儿才查出来的。…

边城朝姚东风眨眨眼睛,姚东风会意问道:“你说有人看见,是谁?”

余必中道:“回大人,是本府所属的一个线民,卑职不便说出他的姓名来。”

姚东风沉声说道:“胡说,难道连我都不能问吗?

余必中道:“大人一定要知道,可以到韩大人那儿去,与嫌犯当面对质时再加讯问,此时此地,卑职实在不便奉告,请大人原谅。”

各府所司,对提供消息的线民有保密的权利,姚东风倒是不能硬逼他说出来了,于是笑笑问问:“你们所说的嫌犯是指春姑娘了?

夏长天憋了一肚子火道:“是的,据线民密报,这所屋子经常有不明身份的人秘密出入,显见嫌疑重大。

杜九娘神色又是一动道:“二位老爷,这可是冤枉了,我是敞开门做买卖的,人来客往是常事,客人说他姓狗就是狗老爷,说姓猫就是猫大爷,我们还敢盘问客人的身家履历不成?

夏长天冷笑道:“到了府衙里,自然有你申诉的机会,只要你没嫌疑,不会冤枉你,你要是有嫌疑,谁也包庇不了你。

姚东风微笑道:“这么说贵府是拿实了证据了。

夏长天道:“是的,卑职等已经握有充分证据,今天务必要把人带走,请大人成全。

姚东风道:“事关人命,何况失踪的还是一名司员,其中情节重大,大人担待不起。

裘百平忽地一掌砍在他的后颈上,劲力运得很足,夏长天淬不及防,往胶一扑.颈骨已断,只伸了一下,就不动了。余必中见状大惊,跳起来正往外窜,几个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