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29章

作者:司马紫烟

路民瞻是条硬汉子,从他口中问不出什么的,余必中与夏长天去找杜九娘,必然是探问白老七三字的来由,自己设在杜九娘香闺中这所秘密机关十分隐密,另有秘道出入,说是看见不明身份的人出入,那是绝无可能的。

但余必中已经为边城那一伙人的金牌侍卫身份所慑,决心合作,和盘托出,不会有假,如果是为了路民瞻的被捉而疑及杜九娘,也早就说出来了。

因此,余必中并不知道路民瞻被捕,他们去缉捕杜九娘,乃是受了这两人的指使。

路民瞻虽然莽撞.到底也闯过多年江湖,不会在京师胡乱找人问讯的,而且此老性烈,对方如为官中人,不可能轻易把他给捉了去,更不会在大街上轻易叫人给架了去,他的一口刀昔年已名传江湖,近年来艺事更深,真要把他捉下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再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左手少了三根手指,那是被射日剑陈望安砍掉的,故友身死,唯独他与甘风池偷生于世,那是他最感痛心的事,左手虽然尚剩二指,但他将一条左臂都绑了起来,以示心中之悲痛。

假如是在大街上,莫兰心不会看见他的左手,除非是捉后搜身才会看见他绑住的左手跟那两枚残指。

因此,路民瞻很可能就是栽在这两个人的手里,很可能就在这所屋子里,因为路民瞻是条热血汉子,他虽已退出了义师,却没有退出复国的行动,他只是对义师的一些人感到失望,他的决心没有改变,他也宣布过,路某乃是大汉子民,只是不为复明而效力了.无论是谁,只要是为重光华夏而揭竿,路某一定第一个起来效命.

在江湖上,在义师的目子里,他是个很受尊敬的人,也还有很多朋友,因此必然有人叫他来找这两口了,探询的春花老九的香闺所在,他们是义师连络人,又在八大胡同卖花走动,由他们带了去也最安全。

那知道却是自己送上了门,徐明把一切都想了一遍,对这两口子最后的一点希望也幻灭了.

因此他的眼中射出了怒火,突然出剑道:“沈仲达,连路五叔那样的人,你都能出卖,可见你是真的该死了.”

孙仲达一怔道:“你说什么?

徐明道:“我叫你沈仲达,不是孙仲达,你们这两口子别再装了,你们是什么东西变的,徐爷已经摸得清清楚楚。”

孙仲达与莫兰心又对看了一眼,莫兰心终于笑了出来道:“夜游神,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开出盘子来咱们谈谈。”

徐明道:“我知道你们是玉龙寺出来的。”

莫兰心一笑道:“这不算稀奇,边城跟杜云青把余必中送到了寿王府,一旦到了必须亮底的时候,他可能会把我们咬出来的,因此他们就知难而退,只有你不死心!”

徐明冷冷道:“玉龙寺吓不了人,而且做不了你们靠山了,因为你们原不该在京师的,却潜仗京师多年居心何在,你们自己明白!”

莫兰心脸色一变道:“你怎么知道的?”

徐明道:“你想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

莫兰心道:“有关玉龙寺的消息本已知者无多,至于我们这些人员该在何处,只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当今皇上,你怎么会知道的?”

徐明一笑道:“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孙仲达忙道:“谁?谁告诉你的?”

徐明道:“当然不会是官家自己,你们大概就是仗待着官家无暇查证,才敢如此胆大妄为,擅自行动,可是你们忘了,官家是个很精明的人,岂会长受你们蒙蔽,更不会永久的对你们信任的,他自己无暇查证,但可以交给一个他信任的人,代为查核你们行动的!”

孙仲达道:“这个人是你了?”

徐明道:“不是我,但是人家也快来了,因为余必中不见你们的脑袋不肯说实话,我对你姓孙的还有一丝希望,所以才先来通个信儿,看看你们是否为余必中胡咬出来的,现在看来你们是玉龙寺出来的,而且居然对付到我头上来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孙仲达脸色大变道:“徐大侠,这全是误会了。”

徐明冷冷地道:“你们把路五叔送到和坤那儿去,就不是误会了,孙仲达的真正身份,所以你们死定了,等着吧,收拾你们的人就会来了!”

他回身就走,心中早作戒备.果然才行得几步,已冷风迫体,看也不看,回手一撩,洒出一了片寒光!

他来时已作准备,把一枝脱鞘的长剑悬在助下,反身走路时即取剑手,然后振腕发剑,喝声中,他击开了两边上下射来的六支长约半尺的短剑。

幸好他是用长剑招架的,如若他没有成算,是很难躲过这一关的,那六支飞剑差不多封死了任何一个可避的方向,因此在击落最后一支短剑.徐明冷冷地道:“二位对胖子这身肉似乎极有兴趣!”

暗器是莫兰心发的,她的手里还拿着两支短剑,见到他用兵器格开了前面的迷魂六剑倒是一怔,随即冷笑道:“徐胖子,看不出你虽长了一身肥肉,动作倒是顶俐落的,你再试试这两剑看看。”

她扬了扬手,正准备发射时,忽而脸色也变了,因为她已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有一股无形的杀气,向她的身子迫近,虽然还不见人影,她已经感觉到了,停下不发,四下拚命地扫瞄,希望能找到敌人藏身之处,可是她失望了,杀气的压力愈来愈重了,但就是找不到人影,她只得厉声叫道:“徐胖子,把你躲在暗处的朋友叫出来。”

现在连徐明都能感到那股迫近的杀气与压力了,他当然清楚这是隐身暗处的杜云青已经迫近,但也暗自心惊,因为他跟杜云青相交这么久,也看过他在笑话从容间挥剑杀人,轻快利落,不着浪迹,笑面追魂,却从来没有感觉到杜云青身上有如此浓烈的杀气。

是他对这两个人特别憎恨呢?还是这两个人的武功特别厉害,杜云青必须鼓起全身的杀机才能将他的剑发挥到极致;

这一股杀气使得孙仲达与莫兰心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莫兰心挥舞着手中两支短剑,脸上带着恐怖而又惨厉的神色,大声叫道:‘喂,是谁!给老娘滚出来。”

跟着一声冷哼,由后屋的暗处出来了一个人,高卷长髯,鹤擎云鞋,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可是他的脸上却充满一片冷漠,那是玄真子。

徐明怔了征,没想到会是这老道士,更没想到这浓重的杀气,会是这老道士身上发出来的。

在寿王府中,他已经知道了这老道的身份,因此更自心惊,暗觉不妙,玄真子跟这两个家伙是同伙的,两支剑怕今天也难以讨得了好去。

因此他干咳了一声,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然后才以嘹亮的声音道:“难得,难得,老仙长今天现身了,徐某在贵观前混了几年,多蒙照顾,还没表达过谢意呢,仙长跟这两个家伙有什么渊源吗?”

最后一问他是装糊徐,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表示玄真子的底细不清楚,性命还有一半保全的希望。

可是他的手指向孙仲达与莫兰心时,又怔住了,这两个家伙跟玄真子是同路人,玄真子的出现,他们该感到高兴才是,但那两口子却如见到鬼魁似的,脸色雪白,一点人色都没有了,莫兰心穿着裙子,裙格瑟瑟直抖,怕得比自己更厉害。

玄真子冷冷地道:“徐明,你还跟我装糊涂,我请杜大侠转告的话,他告诉了你没有?”

徐明知道他必然在里面已久,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再也不能装湖涂,只得道:“告诉了。”

“那你为什么还跟我闹虚文,难道我当不起你的长辈。”

徐明只得说道:“师叔请原谅,家师早已脱离了义师,弟子入门之时就受到诫告,不得再与义师中人接触,所以对师叔所命,弟子未奉师谕,不敢受命。”

玄真子道:“我没有一定要你接受,我请杜大侠转告的话是要你前来一晤,有许多事要告诉你,我跟四娘的关系,没一个人知道,因为你在杀死陈望安时,亮出了八侠传人的身份,我才告诉了杜大侠。”

徐明道;“请师叔见谅,弟子是因为……”

玄真子道:“你对我的身份还有所怀疑对不对?但你想想,我向杜大侠承认的事何等重大,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做的事是不可告诉任何人的。”

徐明知道他是指协助吕四娘入官刺杀雍正帝的事,的确这是件灭族的大罪.即使他是玉龙寺出来的人.也不敢犯这个罪的,因此只有对之默然。

玄真子似乎有点愤怒,向徐明逼近了一步,声音转为竣厉:“我知道你对我有所误会,那不怪你,但是我已经向杜大侠揭露了那项事实,难道还是不能使你相信,即使你对此仍有所疑,也该来看我一次,澄请一番,可恶的是你就在我的门前,居然每天跟我装糊涂。”

徐明只得道:“师叔,请原谅小侄,家师对昔日生死知己都感到十分灰心!”

玄真子的脸色略收,叹了口气道:“那也难怪,事情的发展是出人意料.不仅使人灰心.更可以说使人痛心,难怪你们对谁都不信任了。不过也并非每个人都是丧心病狂的,你们也应该去接近一下可信的人,我对杜云青观察了很久,知道他是个可信的人,才透过他,希望能找到八侠的传人一谈。因为我知道昔日八侠,现已多半凋零,如有传人,一定是甘老四的,我把跟四娘的关系说出来,也是用以邀信,但也只能说出那一件,还有很多的事,我要对真正的自己人才能透露!”

徐明想想才道:“师叔要说的事,弟子差不多全已知道了,弟子也正准备一二日内找师叔去澄清某些误会,今天见了面正好!”

玄真子道:“我知道你现在晓得不少了,但未必完全正确,你要迢清那些事?”

徐明道;“路五叔来了,师叔是否知道?”

“知道,我来找这两个畜生,也正是为路老五的事!”

“路五叔被和坤的人捉去了,是谁的主使?”

玄真子道:‘你当然知道,很可能你认为我也有份,我就是怕引起这个误会,才来找这两个畜生,既然你也在这儿,就更好了.孙仲达,你们把路民瞻擒交和坤,是得了谁的指使?”

孙仲达顿了一顿才道:“启禀总监,是白统领的指示”

玄真子冷冷地道:“你们什么时候归到他的麾下去了!”

孙仲达道:“总监,他现在正在当权.我们的身份底子都被他知道了,而且有很多弟兄都没到他那边去了,属下是迫于无奈!”

玄真子冷笑道;“迫于无奈,难道他还敢杀了你们?”

孙仲达道:“总监!属下的双重身份都是受到他的节制,任何一个理由,他都可以杀死我们的!

玄真子冷笑道:“很好,你们怕他杀你们而受他的措使,难道就不怕我来制裁你们吗?”

孙仲达脸色变得很苍白,终于强硬地道:“总监,你对我们的安全无法保障,我们不得不为自己打算!”

玄真子冷冷地道:“白东岳如果存心整你们,我是无法给你们太多的保障,可是我要杀你们时,他能给你们多大的保障呢?”

莫兰心抢着道:“白素贞说过了,总监如果对我们有所责难,她可以为我们负责!

玄真子冷笑道:‘她能为你们负多大的责?’

莫兰心道:“负全责,有一件事总监可能还不知道,她手中拿着玉龙副令!”

玄真子哦了一声,神色颤动!莫兰心道:“她是总监出来后才进寺的,却极得老神仙的宠信掌管玉龙副令,奉老神仙的令谕来京,综理全局。”

玄真子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莫兰心道:‘她说了,她的工作与总监一样,无须跟总监联系。”

玄真子冷笑道:“难怪你们敢瞒着我擅作行动了,原来已经攀上高枝了。”

莫兰心道:“属下不敢,但白夫人掌有玉龙副令,属下等只有奉令行事。”

玄真子沉声道:“你们见到了玉龙副令,我却没见到,你们隶属在我之下,未得我的允许而擅自行动,此罪之一;逮捕路民瞻而自露行藏,罪之二,这一条尤其重要,路民瞻是得复社友人指点来找你们求助的,结果你们却把他制住了送到和坤那儿去,我为你们在复社中所作的掩护身份完全暴露,这将引起什么后果?”

莫兰心道:“属下等行事时无人看见。”

玄真子道:“路五不是个籍藉无名之徒,他被擒之后,在和府中的复社同志就知道了,层层追诘他就擒的经过.别人都有个交代,直到你们这儿中止,你们是我带进复社的,我该如何向人解释。”

莫兰心道:“总监可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