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03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杜云青伸手夹住了一枝刺过来的蛇形剑,身法之快,出手之稳,使得其他的两个人都怔住了。

杜云青用手挟蛇形剑芳不出奇,因为这三个人只是在戏弄马向荣,并没有大认真,否则马向荣早就躺下了。

若是以一对一,马向荣都未必是他们的敌手,何况是三枝兵器材转住了一个赤手空拳的马向荣。

马向荣出身少林外家,走的是阳刚路子,性情又暴烈,身手虽差一点,出手却是相当猛烈,而且持起命来,根本不顾自己的安全。

他在镖行界里是出了名的莽汉,赚得一个无命金刚的外号,金刚是形容他的身量与性子,无命则是说他的性情,半褒半眨,说他打起架来奋不顾身,但说他的这条命迟早保不住的也行。

方才马向荣拳风呼号,不但打不到对方,有时对方还得煞住些招式,免得真正地伤到了他。

由此可见,黄河三龙折辱马向荣的成分比要伤害他的成份要多得多了,所以在招式上既不认真了。

杜云青伸手就夹住了刺过来的剑身,自然也不足以为奇河惊的是杜云青的身法之快捷!

他跟纪小如由前院进来时,黄河三龙都看见了,但如何闪身到圈子中间,又如何伸手扶住了“秃尾龙”巫明东的蛇形剑,谁都没有瞧见!

由此不但巫老大惊诧万分,老二“过江龙”巫明南、老三“独角龙”巫明北也同样地目瞪口呆。

杜云青淡淡地道:“听说三位要找我?”

巫明东慢慢地蓄劲,想把剑撤回来,但是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淡淡地问道:“阁下就是新月创?”

杜云青摇摇头回答道:“我姓杜,叫云青,不姓新,名字也不是叫月到,三位究竟要找谁?”

这根本就是在开玩笑,新月到与杜云育是同一个人,巫明南把眼睛转向一角的玄真子问道:“老道士,他是新月剑?”

玄真子摇摇头:“贫道不知道,这位杜先生是在敝观借寓,在观外测字卖卜,贫道所知仅如此而且。”

杜云青笑笑道:“三位究竟是要找杜云育还是找新月剑,要找人,在下就是,如要找新月剑,该到兵器铺子去,王麻子刀剪铺对打造这种兵器很在行,因为图样是我面给他们的,三位一提是我介绍的,可以打个八折。”

巫明东怒道:“姓杜的,你少在这儿装疯卖傻,听说昨天早上你在附近杀了刘半云是吗?”

江云青淡淡地道:“普天之下,没有第二个人会那种杀人的手法,因此各位看一看刘半云的样子就知道了,这一问岂不是多余。”

巫明东神色一历:“昨天晚上阁下在东顺酒楼又伤了本帮的少帮主莫凌风,结下了本帮与天马镖局的梁子。”

杜云青一笑道:“莫凌风太差劲了,一直崩着睑,不肯露出一点笑容,使我想杀他也找不到机会,只好在他脸上图道记号,因为我只杀笑脸的人。”

巫明东冷冷地道:“阁下这么做是存心跟神龙帮在作对了,姓杜的你考虑到后果了没有?”

杜云青笑笑道:“杜某行事向来不考虑后果,只向那个人该不该杀,该死的人被我找上就是躲到天边,杜某也会追了去,三位要问的都间完了,现在轮到我问了,三位找上我有何指教?”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一直带着微笑,态度十分从容,而且在他说话的时候,巫明东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劲力,想把蛇形剑抽回去,却一直未能抽得动,心中已存伤愈,顿了一顿才道:“多年以来没有人去插手管神龙帮的闲事,阁下居然横里插手,兄弟们特地来向你提出个警告!”

杜青淡淡地道:“我听见了,贵帮准备如何对付呢?”

巫明东道:“目前帮主还不知道所发生的事,要如何对你还不知道,最好是你跟我们上神龙堂去一趟,听候帮主的发落,否则你就等着别开溜,最迟一个月内,本帮一定会来要打你要回这场过节!”

杜云青说道:“我是靠卖卜为生的,一天不干活儿就没饭吃,在这儿我多少还有个地盘,混饭吃容易一点!”

巫明东道:“这个阁下放心,在路上的饮良起居,自然由本帮接待,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杜云青一笑道:“那可不行,吃人的口软,你们大鱼大肉地一路款待了去,到了神龙堂,武威扬要我的脑袋,我也不好意思不给.而我只有一颗脑袋,还舍不得跟脖子搬家,因此我还是不领这份情的好!”

巫明东道:“那阁下是决定在这儿等候了,这也行,下个月的今天,神龙帮在城外芦沟桥畔候驾作一了断!”

杜云青道:“很好,芦沟桥头,永定河畔,地方又宽敞,又便于埋伏暗袭!”

巫明东怒声道:“姓社的!你说论客气点,神龙帮是名门大派,绝不会做那种卑鄙的事!”

杜云青一笑道:“武威扬以前行事还有点风度,最近就不太像样子,连派刘半云到屠龙手那儿份人家剑招的事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不过你们放心,社某自出道以来,什么样的卑劣小人都见过了,你们就是在那儿埋伏暗算,我也不在乎,就是下个月的今天吧!

不过得把时间先讲定,我是个吃开口饭的,一天不干活儿,就得饿一天肚子,我好把生意安排一下,抽个空前去!”

巫明东忍住了他的冷嘲热讽,强忍着性子道:“五更天见面,风雨无阻,阁下满意了吧!”

杜云育点点头道:“行!武威标准能来吗?”

巫明东怒道:“你新月剑名动江湖,但还吓不倒神龙帮,帮主不一定有兴趣会你,但冲龙帮一定会有人到!”

杜云青笑道:“这还像句话,武威拓能爬到今天的地位不容易,在没有摸清楚对手虚实之前,不敢轻易跟人动手的,不过有一个月的时间,他来得及准备吗?为了偷屠龙剑法的精招,他花了好几年的功夫呢!”

巫明东几时受过这种窝囊气,但他知道眼前峋这个青年人技术太高,只有忍气吞声地道:“姓社的!你尽管口齿轻薄好了,一个月后,你就会后悔了!”

杜青笑道:“早在我杀死了第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后悔了,但后侮的次数多了,我也不太在乎了,多后悔一次也没多大关系,今天三位就是为这个来找找?”

巫明东道:“不错!现在话已经交代清楚,我们立刻北上奉报帮主,准在一个月后再见!”

杜云青淡淡地道:“凭阁下在神龙帮中的地位,可够资格代贵帮主订下这个约会呢!”

巫明东忍住道:“姓社的,你可要弄清楚,跟你订约的是神龙帮而不是武帮主,一个月之后,神龙帮自会有人赴约,但不一定是武帮主,以阁下的身份,还不值得帮主亲自出手对付你!”

杜云青笑笑道。“这也说得是,武威扬是一帮之主,他若是输了,神龙帮多年所建立下来的一点声威岂非荡然无存,他即使来赴会,最多也只能蒙了面,躲在暗中偷偷地出招,就像上次偷袭天马镖局的纪老英雄一样!”

黄河三龙都是叫得出字号的人物,明知对方是个煞星,但如果再不作表示,他们日后再也不能混了!

因此巫明东突然放松了手中的蛇形剑,挺豢迳去,而巫明南兴巫展北则分左右两侧,同时挥剑进攻!

这是他们兄弟三人联拳合作多年,进攻时自然养成了默契,无须事先发出暗号,动作都能配合一致,丝毫不差。

杜云青三面受攻,神色平静如恒,跨前一步,迎向巫明东的拳击!

就在拳头将要击中他胸前时,突地伸出左手带住巫明东的手腕,一拖一转,两人就换了位置。

这根本不算什么招式,只是一个快字;

杜云青快得只能在人眼前掠过,却无法对他的行动作任何猜测时,事情却已经发生了,巫明南与巫明北两技创都刺向了巫明东。

他们突然发现攻击的目标变成了自己的兄长,但已经来不及了。

万分紧急中,他们只能把剑口抬高一点,避开了要害,两技剑分别刺进了巫明东的肩窝。

杜云青放开了巫明东,淡淡一笑道:“巫老大,你这两位令弟太不堪了,手足相残,对你这亲兄长都下毒手,实在叫人看不下去,我要替你教训他们一下,告诉他们反暴之道呢!”

把在来的蛇形剑掉了个头晃一晃,一片寒光发出,袭向两人,手法快得令人难以相信的!

玄真子急叫道:“杜施主,请勿在小观伤人……”

叫归叫,要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巫明南与巫明北咚咚两声,倒在地下,手中的蛇形剑也丢掉了!

玄真干叹了一声道:“杜施主,你的杀孽太重了!”

杜云青笑笑道:“道长此言不公平!他们要杀我的时候你一声不响,我杀他们时,你就怪我手太狠!”

玄真子道:“施生技业超过他们很多,贫道知道他们不如施主甚远,自然不必为施主躯心!”

杜云青笑笑道:“好叫道长放心,今天是真武华诞,在下说什么也不敢在寺现清净杀人的,这两个人只是被封闭了穴道,不会送命的!”

巫明东强忍着肩头的伤痛,蹲下去一摸两个兄弟,发现他们全身冰凉,不由怒叫道:“杜云青,你还说没杀人,他们的身子都冰冷了。”

杜云青笑笑道:“我新月创设带在身边时绝不杀人,你两个弟弟只是被我以直冰真气闭住了穴脉,你把他们扶出去,在火盆旁边烘半个时辰,自然会醒过来!”

巫明东勉强扶起两个人,走了几步,又竟自停下。

马向荣见状不忍道:“巫老大,我帮你一个忙吧!”

杜云青道:“马兄!你最好不要占他们,否则他们事后有了麻烦,会以为你动了手脚,你想,玄真子道长是甚有名的葯师菩萨,他都不敢多这个事?”

巫明东闻言一怔道:“姓杜的,你把他们怎么样?”

杜云青冷冷地道:“姓社的做事向来不留后患,巫老大,你的两双手今后是无法跟人再动手了,你这两位个弟也是安安份份的好,神龙帮也不会要三个废人的,你们如果还能找到推心置腹的实命,还可以来找我复仇。否则就回老家去安事余余吧!

巫明东骇然道:“你废了他们的武功。”

杜云育道:“这是对大家都好的事,你们没有输得起的雅量,我没精神整天防着你们,因此大家以后都免得麻烦,依我说你还是雇辆车回家去吧!”

巫明东哇的一声,满口鲜血直喷,昏倒了过去,玄真子举拿念了一声;“无董寿,杜施主,你下手太很了!”

杜云青淡淡地道:“假如我今天放过了他们三个,日后道长能保证他们不再找我的麻烦吗?”

玄真干为之语塞,片刻后才道:‘’施主倒不如杀了他们的好,你废了他们的武功,叫他们生不如死。”

杜云青笑道:“他们挂根绳子的力气是有的,感到活不下去,上吊也很方便。”

玄真干道:“黄河三龙生平结怨无数,树敌太多,才托庇到神力帮,现在叫他们如何自禀呢?”

“武威扬不能再继续庇护他们吗?”

“施主明明知道,神龙帮中没有闲人的。”

杜云青淡然道:“道长是出家人,讲究的是因果,今日之果,昔日之因,他们应该对自己的作为负责。”

玄真子默然无言,走到院外,叫了几个道人进来,把黄河三龙抬了出去。

杜云青道:“神龙帮那儿道长叫人去问问,一个月后的约会还算不算数。”

玄真子道:“这个贫道未便参与。”

杜云青道:“道长已经参怀了,黄河三龙到这儿来找我,分明是认为道长跟我一伙的。”

玄真子叹了一声道:“杜施主,你何苦一定要把贫道牵进是非中,你知道这会引起什么后果?”

杜云青笑笑道:“我就是不知道,否则我就会慎重考虑了。我问过道长,道长又不肯说,我要告辞离去,道长也不肯放我走,我只好照自己的方法来处理了。”

玄真子又叹了一声道:“不是贫道不肯说,实在是兹事体在,武林中风起云涌,蕴酿已久,不日将有一场巨大的变动,贫道留下施主,原是寄望杜施主的能够力挽狂澜的,可是……”

杜云青笑道:“可是有些人不同意。”

玄真子道:“他们对施主不够了解。”

杜云育道:“道长错了,对杜某不了解的是道长,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在忙些什么,但我绝不会参加你们,杜某行事,向来只凭自己的高兴,不替别人卖命的。”

玄真子忙道:“杜施主,事关武林安危……”

杜云青淡淡地道:“道长,江湖上所以事多,就是因为有一些人以为代表整个武林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