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04章

作者:司马紫烟

长辛店在京师郊外,但热闹还不于京师,因为这儿正当京师的通口,京师容不下的商贩都集中在这儿。

更因为这儿没有京师那些禁制,在这儿的行业就较为自由一些。

最多的是批发行,全国各地要运到京师的货物,都在此地设堆栈,然后再分销到京里的商号,随带着商货,镖局也多了起来。

天马镖局接的都是在生意,所以设在京中,其他一些较小的商旅请求保镖时,就在长辛店接洽了。

马向荣在长辛店有很多的熟人,但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大家见了他都装作不认识,较为熟枪的,老远就避开了他。

马向荣冷笑道:“所谓武林道义就是如此,自从镖局出了事,就不太有人搭理我了,今天更好,连间都没人问了,这些王八蛋忘了以前求我的时候了。”

杜云青微微一笑:“大哥以前常帮他们吗?”

马向荣道:“他们的镖货有时跟绿林道上的朋友起了纠份,叫人栽下去,不敢找老爷子,私下来求我,我都替他们解决了。”

“大哥的面子也不小呀!”

马向荣苦笑道:“兄弟,你别骂人行吗!我那两下拿得出去吗?不过仗着少林出身,同门多一点,有时我是借了老爷子的名头向人打个招呼,绿林道上,多少还给个面子,可是今儿个你看他们这份嘴脸。”

杜云青笑道:“那或许是小弟之累,人家看见你跟一个杀入魔星在一起,自然要躲着你一点了。”

马向荣道:“凭他们这几块料还会认得笑面追魂新月剑,他们是因为我开罪了神龙帮,唯恐惹鬼上身。”

哪也是难怪,人家总不能为了你去得罪神龙帮吧!况且他们能在这儿混日饭吃,也等于神龙帮贫下来的,神龙镖局虽然挂个门面,却很少接生意,否则他们连西北风都喝不着,一样化钱,谁不愿意找神龙帮撑腰的神龙镖局呢?”

马向荣笑笑道:“兄弟对镖局的情形也很熟呀?”

杜云青道:“我要插手一件事,自然也得打听清楚对方的情况,要不是对神龙帮在这些地方还可取,没有一家独占了整个京师的利益,不然你昨天晚上对莫凌风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两人说着已经来到了神龙镖局门前,纪小如的马远拴在那儿,但门口却稀稀落落的只有两三个闲汉站着。

马向荣挺胸上前,一个汉子做懒地问道:“尊驾找谁?”

马向荣道:“我姓马,马向荣,天马镖局的。”

那汉子道:“原来是马爷,失敬!失敬!”

马向荣道:“不久前在玄武观与黄河三龙起冲突的是我,跟敝镖局的纪老爷子没关系,所以我来说明一下。”

那汉子道:“那件事敝帮已经问清楚了,话也说开了,武帮主认为他们咎由自取,不准备再追究下去,所以马爷也不必放在心上,你请回吧!如果有得罪之处,武帮主改天会向马爷赔不是的。”

神龙帮竟然会以这种态度相对,倒是大出人意料。

人家既然在场面上摆出了这种话,已经是低头了,马向荣说什么也没理由再赖下去,回头看看杜云青,不知如何是好。

杜云青却笑笑道:“大哥!咱们并不光为解释黄河三龙的事情而来的,你忘了另外一件了。”

马向荣道:“对了……那是……什么事?”

他答得很快,但底下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了,打了一个顿,还是问了出来,杜云青笑笑道:“大哥的脑筋真坏,才说过就忘了,你不是辞了天马镖局的差事,要跟纪秋夫当面说明白的吗?”

马向荣连忙道:“是的.请兄台把纪老爷子请出来一下,我要跟他当面辞职。”

那汉子道:“这是尊驾的私事,尊驾回去说不行吗?”

杜云青:“不行,因为马大哥从今天开始不在天马键局他离开天马镖局的原因,就是要斗斗你们神龙帮,为了怕你们误会,又去找纪秋夫的麻烦,所以才特地赶了来.当着武威扬的面,三头六证讲清楚。”

那汉子一怔道:“纪老英雄跟武帮解释了误会后,一起上芦沟桥赏雪去了,不在这儿。”

杜云青道:“他的女儿纪小如姑娘总在吧!我问过人了,说她刚来没多久,她的马还挂在门口,把她请出来交代一声总行吧!”

那汉子把脸沉下来道:“你们要找的人是天马镖局的人,这儿是神龙镖局,你们找错地方吧!”

杜云青笑笑道:“人在这儿就没错!”

那汉子怒道:“不管人在不在这儿,咱们没吃天马镖局的饭,没义务要替你们通报找人。”

杜云青笑笑道:“阁下说得也是,我自己进去找。”

好汉子一沉脸道:“这儿是神龙镖局,不是八大胡同,可由着你们高兴就进去逛逛的。”

杜云青道:“我就把这儿当八大胡同进去逛定了,反正也差不多,都是开门做买卖的呀!”

那汉子恶极道:“小子,你欺人太甚!”

一拳击了过去,冯向荣个儿高胳臂长,抢着伸手接着了.往上一托,底下跟着拣出了一腿。

上面的一拳倒是被他托开了,底下的一腿,也扫到了对方的小腿!

那汉子只退了一步,而马向荣的脚却像是踢在一根钢柱上面,不但被震了回来,而且还疼得直队牙。

这一来激发了他的火气,拉开架势道:“好,看朋友的身手,在神龙帮里不会是看门的小脚色,报个万儿来,让姓马的领教领教。”

汉子淡淡地道:“岂敢!岂敢!马爷太抬举了,在下霍大鹏,无名小卒而已。”

马向荣倒是一怔:“霍大鹏,翼手龙霍老五。”

霍大鹏冷笑道:“马爷能识得戏名,真是太荣幸了,龙只能在水里逞雄,到了岸上比泥鳅还不如,连猫狗都可以欺负了,所以霍茶不敢在马爷面前报字号。”

马向荣听他绕着弯儿骂人,火冒三丈,拔拳又要攻上去。

霍大鹏冷笑道:“马爷,霍某是奉命不开罪你,可不是怕了你,你那两下子还是省着吧!”

马向荣冷一笑道:“霍老五,你们十二神龙平日耀武扬威,目空一世,但自昨天晚上到今天,已经先后折了四条了,你没什么可神气的!”

霍大鹏笑笑道:“不错!神龙帮这次到京师是流年不利,十二个时辰不到,已叫人挫败了四个,不过先后两次都有马爷在场,可没见到马爷大逞雄风,也轮不到马爷英雄!”

马向荣脸色一变,跨步上前,杜云青道:“大哥!交给小凝来教训他,你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

马向荣却怒声道:“兄弟!你别管,也不许插手,今天我非斗斗他不可,就是我被人打得趴在地上.你也当作没看见,等我咽了气你再给我收尸好了!”

杜云青一笑道:“大哥!你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你明知道我身无分文,拿什么给你收尸,棺材铺又不赊帐的!”

马向荣朗声大笑道:“兄弟!江湖人还讲究什么安殓成服,你把我背到郊外,挖个坑一埋就算了,可是今天我要不能把姓霍的打趴下,往后就别想做人!”

杜云青闻言只好皱皱眉头,退过一边了。

霍大鹏却双手交叉在胸前,一片鄙夷之色,冷笑道:“马爷一定要打,兄弟自可奉陪,不过话说在前面,中途可不准有人插手!”

马向荣冷冷笑道:“背后打冷拳,埋伏,暗算,只有你们神龙帮才专门干这种事儿了!”

霍大鹏也一沉脸道:“姓马的!你记住这句话!”

话才说完,动作如风,一欺身已到了马向荣面前,双拳齐发!

马向荣振臂外科架开,那知道霍大鹏度下伸腿轻轻一勾,踢在马向荣的腿弯上,马向荣重心无法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

旁边几个观战的汉子都拍手大笑起来,有人还叫道:“好个老母猪坐地,马大爷!你咋儿一定是瞧了富春班的西游记了,猪八戒喝了子母河的阴阳水,就是这么个形状地,你要是再叫声就更像了!”

霍大田却笑着棋手道:“得罪!得罪!马爷!这是刚才你跟过的那一腿,叫我给学了招来了,现学现卖还真管用!”

马向荣一言不发,自己跳了起来,脸色反而平静了,慢慢地向前走去。

杜云青在那些人嘲笑时,已经忍不住想出手了,但是一看马向荣此刻的神情,反而放心了!

他知道这位拜兄拳脚并不差,只是心太实,性情太急,才叫人制了先手,现在他冷静下来,已经摸到水林伏虎拳以静制动的精义,不会再吃那种亏了。

果然马向荣展开了太虎拳法,拳势刚猛,却出得很稳!

雷大鹏虽运用了几下陷招,都没能攻进去,两人拳来脚住,打了四五十招,仍是不相上下!

旁边一个汉子却忍不了道:“五哥!如果叫这姓马的撑过六十招去,咱们十二神龙可真不能混了!”

雷大鹏冷笑道:“老九!别急,他能撑到五十九招不趴下,我翼手龙就趴在地上给你们当马骑!”

说着拳势已经演到五十七招上,霍大鹏大喝一声,身于拔高将近两文,双腿凌空倒剪,像燕尾似的夹向马向荣的颈部。

马向荣分拳双架,霍大鹏人在空中竟然能突地收腿曲腰,身子弓起,伸指疾插马向荣的双目。

由飞燕剪波,突变招式为双龙深珠。

前者用腿而后者用指,前变相在空中完成,确是妙不可言,招式并不新奇,可是配合着变化运用却具有无上威力,也是他翼手龙得号的由米!

杜云青忍不住为马向荣捏了把冷汗,因为要解开这一招太难了,眼看着双指已触又跟睫了。

杜云青已惊哦出声!

就在这时候,变化发生了,马向荣的手突然地扣出,刁住了霍大鹏的脱子,并且往下一带。

霍大鹏人在空中,自然无法控制,被他扯得往下落去!

不过这家伙应变也快,身子微扭,已改为双脚在下来稳住身形了。

那知马向荣竟算好了他的反应似的,手臂又是轻轻一翻,把霍大鹏转了个面,变成仰天跌下。

好的一声,霍大鹏的背结结实实地在地面上撞了一下,那是长条沙石铺成的硬地,一摔相当着劲。

霍大鹏心知要糟,咬牙运气,使那一摔的震盗力减到最小,而且身于迅速上翻,想摆脱马向荣而站起来。

马向荣却不肯放弃这个好机会了,双腿左划右己将劲力集中在两腿上腰部一扭,把雷大鹏的身子又抡了起来,绕着转了几个圈了。

霍大鹏苦在一双手被扣住,抡起来后双腿又在空中,身子力量向外了,就不容易的屈起!

正当他慢慢收腿,想曲利用脚尖踢回自救时,马向荣抡的势力更急,而且改为上下高低回旋,然后就往往上起的时候,实地松了手。

霍大鹏一直往上抛去,抛到三四丈高时,才成弧形下落,可是这时他已被转晕了头,无法控制住自己。

咋的一声,背部先撞在控马的横栏上,把人臂粗细的木栏拉断了,把拴住的两匹马都惊得乱蹦乱跳。

等霍大鹏落在地上时,一头吃惊的马踢起的后蹄又给了他胸前一下!

这下子很重,霍大鹏滑出文许,哇的一声,喷出了满口鲜血,虽然想站起来,却已力不从心。

在一边观战的四个汉子,两个抢了过去扶起霍大鹏,两人则立即科出了家伙要放过来。

杜云青快步上前,拦住了那两个汉子,冷冷地问道:“怎么!输不起了,想动家伙了?”

霍大鹏被扶了起来,脸色苍白,朝那两个汉子无力地喝道:“回来!别给我再丢人啦!”

转向马向荣,脸上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歇了片刻,才勉强的挤出了一丝子笑道:“马爷!好身手!佩服!佩服!”

马向荣迢:“没什么,阁下翼手龙名声太高,云龙三现的精招遍传人口,因此很容易被人想出解法了!”

霍大鹏先是一怔,继而道:“不错!再精的把式也不能常用,不过马爷的身手是堪佩!”

马向荣道:“那只怪阁下对我们这种小人手太疏忽了,我出身少林,伏虎拳法与降龙掌法是基本功夫,对付空下击的格式最有威力,阁下如果稍注意一下,便不会对我用那种招式了。”

霍大鹏苦笑道:“身手不如人,输了就要认,你们要进去找人,我无力拦阻,请吧!”

这个汉子倒很干脆,马向荣不禁对他流露出一丝歉意,但此时不便说什么,一直向里面走去。

杜云青后面跟着上,两人并排走着,发现后面没人跟上来。

他乃低声道:“大哥的身手也很了得呀!翼手龙是十二神龙中之上,排名第三,大哥居然把他打败了!的确是不容易!”

马向未笑笑道:“论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