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05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杜云青他们三个人回头走向屋外,来到镖局门口,但街上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连两边的店铺中也空荡无人,顾客、伙计,掌柜的都成了起来了,长街上一片岑寂透着一股紧张而又令人窒息的气氛。

马向荣人虽然粗豪,到底走了多年的镖,江湖阅历很丰富,四下看了一遍冷冷笑道:“霍五真不是东西,在里回拖了我们半天,外面都布置好了。”

杜云青却笑笑道:“那倒是错怪他了,神龙帮中如果仅有一个可敬的人,霍大鹏就是那唯一的一个。”

马向荣道:“他会不知道门口的布置吗?”

杜云青道:“也许不知道,因为他做太太刚直,有许多事是不会让他知道的,即使他知道,也不必要告诉我们吧!我们毕竟是跟神龙帮作对的。”

“那他在里面何必装出那份假道义。”

“这可不是假道义,而是职责分明,他管的刑堂,也是一般所谓的内三堂,在神龙镖局里所发生的事,由他全权负责,他不允许以卑劣的手段行事,所以排了命阻止,今天全亏了他,否则要救出纪姑娘很不容易。”

马向荣道:“兄弟,莫凌风是你手下败将,难道你还会怕了他。”

杜云青一叹道:“我倒不是怕他,我知道他拿纪姑娘作威胁也是假的,必然是隐藏着什么阴谋,因为任何人都可能在这种情形下受威胁的,神龙帮以玩鬼计出了名,从不讲信义!

“即使答应受缚,他们也不会放了纪姑娘的,但是我不知道他究竟在闹什么鬼,我没想了许多的可能,但再也没想到那儿有机关埋伏。”

马向荣一叹道:“是的,我也没想到,那一蓬铁箭简直使人无法躲开。”

杜云青一笑道:“设计这个暗器的人是天才,暗器上淬的毒不烈,但多中几支也够致人死命的,除了是深知内情的人,绝对无法幸免,霍大鹏是知道的,所以他踏上去时,已经作了准备,机关发动时,他站着不动,运气作禀,但中了四支前,而且都人肉不深,所以还能撑得住,如果换了第二个人,只有睁着眼睛送命

了。”

马向荣叹了一口气,纪小如不安地道二“杜大哥,真对不起,完全是为了我。”

杜云青笑笑道:“不是为你,他们根本是要对付我,你却是受了我的牵系,该说对不起的应是我。”

马向荣道:“现在别说那些了,我们该怎么办?”

杜云青笑道:“总不能在门口不走呀!好在这是大街上,神龙帮再不要脸,也不好意思大庭广众之前用暗器偷袭,他们埋伏的一定是人,凭真本事间就是了。”

语毕又笑道:“纪姑娘,三个人中间只有你是又有马又有创,我跟马尼都是赤手空拳,因此等一下有了敌人,你可得打头阵。”

马向荣不以为然地道:“兄弟,你怎么要小如打头阵了。”

杜云青笑笑道:“难道大哥会比纪姑娘高明吗?”

马向荣道:“这不是高低的问题,而是没有叫一个女孩子上前拚命,我们两个大男人却缩在后面的道理?”

杜云青笑笑道:“对付神龙帮这一批不讲道理的家伙,不能用讲道理的方法,大哥,我们必须活着,才能够讲道理,否则死对头,道理全叫他们占去了,我们就更没理了。”

马向荣仍是无法同意,但又辨不过这小老弟,嘴里前南咕咕地,纪小如忽然笑了:“马叔叔,你看社大哥是不是那种贪生伯死的人呢?”

马向荣道:“正因为他不像那种人,我才觉得别扭。”

纪小如道:“知道他不是,还有什么可别扭的,我知道他要我打头阵的意思是要我在强敌临头时骑了马,快点冲出去,免得夹在一起拖累他。”

杜云青笑了一笑,表示默认,纪小如却有点有服气地问道:“杜大哥,我当真那么差劲?”

“不,论手下玩意儿,你比乌兄还来得一点,但武功跟护命是两码干事儿,临敌的经验跟江湖阅历在排命时比武功更靠得住一点,最重要的是你没有杀人的经验。”

“谁也不是在生来就懂得杀人的,凡事总有开始。”

“嘴里说跟实际行动还有一段距离,到了性命相搏,手只要稍微慢一步,心只要软一软,很可能就是自己遭殃,到时候你下得了狠手吗?”

纪小如咬咬牙:“现在我下得了手了,现在我只想杀两个人来出出心头这口气,尤其是对神龙帮的人,找不会再客气,碰上一个就宰一个!”

“刚才你有机会杀两个人的,怎么没下手?”

纪小如一怔:“是你拉住我的。”

“我只拉一下,随即放开了,后来你有机会。”

“可是霍大鹏挡住了,除非先杀了他,我才能杀莫凌风,你总不会要我把霍大鹏也一起杀了吧!”

“当然不会,霍五是神龙帮中唯一的血性汉子,你如果对他也下得了手,你就是黑白不分,是非不明的女暴徒了,像我一样,走到那里都会有人要对付你。”

“杜大哥,我们可没有误解你。”

杜云青笑笑道:“我已经习惯被人仇视了,而且我问心无愧,至少我没杀过像霍五这种汉子,而且我也没有受过雷五的恩惠,如果你在那时对霍五出手,连我都不能饶恕你了。”

“那你就不能怪我狠不下心。”

杜云青笑笑道:“我没有怪你,相反的我还非常地赞许你,一个女孩子跃马横剑,行快江湖,那是多么美的境界润此我不希望你的剑上染上血腥,更不希望你由此而牵人江湖恩怨仇的无止纠纷之中,一个女侠成了个女煞星,那是多么煞风景的事,小如,听话点,做个乖女孩子,不要心中怀怨,不要杀人,那会使你看起来可爱得多。”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叫得非常自然,也叫得纪小如脸上一热,顿了一顿才道:“杜大哥,你要我束手待毙等人家来杀我了。”

“有杜大哥在,杀人的事轮不到你,何况你这么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子,谁也不忍心来伤害你,以莫凌风而言,那么一个坏邪,也只是做做样子吓吓人而且,他也不会真的伤害你,因此我希望你回头能走就走,不要管我们,不要牵进杀伐纠缠之中,扩命、杀人、流血,都不是你这种女孩子应该做的事。”

纪小如很感动,她虽然个性强,但绝对明理,知道杜云青说的是好话,叹了一口气:“壮大哥,我不是个蛮横好斗的女孩子,你劝告我的那些话,家父也时常训诫我,所以一直到现在,他老人家不肯让我进镖局,可是有的时候,情势不由人,像今天发生的一切,我想不置身其中也不行,家父现在安危难卜。”

杜云青道:“分尊不会有事情的。”

杜大哥,你不必骗我,我的穴道受制,耳朵还管用,你们的谈话我都听见了,家父已经被报……”

“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令尊不是个轻举妄动的人,如果没有相当把握.他绝不会单身来犯险的。”

“他的把握在那里呢?镖局里的人手马大叔清楚,除了马秦二位大叔外,另外还有几个缥师只是普通身手,天马镖局是凭仁义去走钦,并不打算跟人很胜逞豪,家父根本没有可倚仗的人手,他又那来的把握呢?”

杜云青苦笑一声:“纪姑娘,我说不上什么理由,但我总认为分尊与神龙之间总有一点不寻常的微妙关系存在,否则以他的屠龙剑法,如果心有戒意,凭神龙帮这些人手。想制住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纪小如道:“壮大哥,我知道家父对你的态度难使你有好感,我也不知道他对刘半云的被杀何以如此耿耿于怀,但是我对他老人家的为人,可以说一句,家父以仁义待人,对谁都没有私心,没有戒心。”

马向荣踉着道:“兄弟,这一点我也可以保证,纪老爷子为人是没话说,他对你仗义拯救天马镖局,并非不知道感激,只是对刘半云之死感到很伤心,他不能说兄弟你杀得不对,但是要他向你表示谢意.他实在说不出口。”

杜云青笑笑道:“我对这件事绝不会放在心上,各人有各人心里的想法,第一个死在我剑下的是个不会武功的人,那时我初次出道,看见一个小伙子挥拳痛殴一个老翁,那个老翁跪地求饶,而年轻人连打带骂.毫不留情。

我上前一问,那少年竟是老翁的儿子,这种逆子我想谁都是会看不下去的,等我上前要杀那青年时,老翁却为他的儿子求饶,我于心不忍,告诫一顿后.放过了那青年,过了两天等我再经过那里.发现那个逆子又在殴打他的老父,这次我不管那老翁如何的哀求,我仍然杀了他的儿子。”

马向荣道:“这种衣冠禽善当然该杀。”

杜云青轻叹道:“但那个做父亲却未必这样想,甚至于还在怪我多事,所以我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我行事只问是非,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了,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那个老翁逢人就哭诉我残暴,杀了他的独子,不知内情的人,仍然会以为我是个凶残好杀的恶徒……”

纪小如道:“家父不是那种人。”

杜云青道:“不错,所以我才觉得这其中必然有一些我们不了解的内情,纪老英雄踞刘半云的交情是一回事,神龙帮劫了天马镖局的义赈义镖,以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似乎都透着诡异,所以我认为他不会有什么危险。”

纪小如道:“莫填风那样对我是事实。”

杜云青不禁默然了,纪小如道:“我也想到家父与武威扬之间有着什么默契,所以才会单独前来赴约,释清误会后,一起贪雪去了,但是若真如此,莫凌风又怎么对我如此,家父再好的修养,也不能容我受人如此欺凌吧!”

她一连用了三个如此,且语气一个比一个加重,神色也一句比一句疑重,杜云青倒是没话说了。

他在心里有种直觉,事态的发展很曲折,绝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单纯,世纪小如的话也很有道理。

神龙帮势力再大,纪秋夫毕竟是京师首屈一指的武林宿老,莫凌风对小如所施轻薄行径,在一般的状况说来,只是轻薄小过而已,但是对一个江湖名家的女儿而施,则无异是向纪秋夫的盛名挑战。

何况莫凌风是在明知对方的身份之下而为之,挑衅的企图极为明显,纪秋夫如果就这样都能容忍下来,今后就别想在江湖上混了。

换句话说,假如神龙帮与纪秋夫之间的敌意不是相当明显,莫段风不敢如此明大妄为.那么纪秋末被气而摇往芦沟桥的说法也就很可能了。

这一点被证实可能,纪小如是纪秋夫唯一的女儿,置身事外的可能也很小,武林人的声誉是更重于生命的。

他们默默地前行,奇怪地是走完了长街,已经接近镇口了,仍然没有动静,马向荣诧然道:“奇怪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难道是他们硬噎下这口气了?”

杜云青笑道:“不可能的,假如神龙帮今天没有什么行动.以后也别想混了,今天我们等于是在武威扬的脸上甩了几个嘴巴,他有这么厚着脸皮忍下去吗?”

马向荣道:“可是咱们已经快走出镇口了。”

杜云青笑笑道:“街上家家闭户,可见是早得了警告,虽然没看见一个人影,但是屋后瓦上,埋伏着不知多少犯杀手,只是正点儿没来,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神龙帮中十二神龙已经去了八个,只差武威扬没露面,此外就是老大铁背苍龙熊大叫与老三驼龙谢他,算是两把硬里子,也没什么可倚仗的了。”

杜云青一笑道:“马大哥,神龙帮的势力自陕西到山东,纵横四省,黄河两岸都是他们的天下,就靠这十二个人能撑得那么大的局面吗?”

“他们是仗着人多势众,可不是仗着武功高。”

杜云有一笑道:“人多势众不足为凭,我们两个人兵不血刃就挑了他们的神龙镖局,又何尝在乎人多,我相信他们还有一批隐藏的高手,那才是真正上的实力,昨天他们没想到我会插手,所以来不及准备,但是从街上的情形看,这批好手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再前走了几步,正是一家店铺,铺子房是个酒馆兼车行档房,停了十几辆空车。

那个载他们前行的车夫倒是很热心.就在座酒上等着,看见他们前来,忙迎了出来道:“二位要回去了?”

马向荣道:“是的,事情办得很顺利,所以快了一点,恐怕要辛苦了你一下,再赶回去了。”

车夫道:“没关系,这是应该的,只要两位等一下。”

马向荣道:“你要是还没喝好就忍着点,到了京城里,我请你上东顺楼吃羊肉去。”

车夫笑了,道:“爷,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