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06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杜云青在车前打量片刻,忽然用力推着车杆,直往一边的空麦田里送去。

众人大感愕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可是车子在麦田里跳了几跳,冲出了计多立后,忽地一阵爆响,如同春雷乍惊,在满天火光中,车子被成粉碎。

马向荣的脸都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杜云青冷冷地道:“没什么,人家是要我们的命而已。”

马向荣不禁想道:“这……太卑鄙了,但是兄弟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在车子上捣鬼呢?”

杜云青道:“这很简单,他们如果存心暗算,有比车子里面更好的地方,而且鸵龙的功力不弱,剑法也很特殊,居然不战而退,显然他们必有别的安排。”

马向荣道:“但是你怎么知道他们会用炸葯呢?”

杜云青一笑道:“神龙帮称雄黄河,最拿手的就是用炸葯,对那些不卖帐的船双,偷偷放上点炸葯,引火一爆,神不知鬼不觉,连找他们算帐都没办法,而且十二神龙中老三火龙段刊炸葯火器的能手,有者省力的方法去除掉敌手,何必又要费事呢!”

纪小如道:“杜大哥,你也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吧?”

杜云青道:“不.我有十足的把握,因为我要放火烧车子的时候,驼龙出来得早了一点,姜维把油没在地下,他至少可以等我举火的时候再出来还来得及,可是他急急就出来了,可见他们是心虚。唯恐我一点火投过去,引发了炸葯。”

马向荣一叹道:“兄弟,我这多年的江湖算是日闭了,若不是有你,我恐已经死了几次了。”

杜云青笑笑道:“大哥心胸磊落,自然不会到这些鬼扭伎俩,兄弟却是一直在跟那些牛鬼索神打交道,多少要比大哥的警觉性高一点!”

马向荣讪然说道:“得了!兄弟!你别给我脸上贴金了,我之所以没碰上这些,是人家根本不会晤得用手段来对付我,阴谋、暗算,是对高手才用的!我还不够格!”

纪小如居然也忍不住笑了,道:“马叔叔虽然姓马,却还知道自己的脸长!”

马向荣哈哈大笑道:“小如,你别绕着弯儿损我,马叔叔唯一的好处就是有自知之明!”

杜云青笑笑道:“你们别忙着说笑话,驼龙见我们没在车上炸死,一定会耍出新花样的,回北京的路上还是困难重重呢!大家得留点心!”

纪小发如一怔道:“他们还会耍怎么花样?”

杜云青道:“很难说,也许就拦在路上,多找几个人围攻我们就够了!”

纪小如说道:“他还敢来!刚才他惊得像丧家之犬!”

杜云青道:“那倒不见得,他是寄望于车里的炸葯,现在那一关行不通,自然就会考虑到正面决斗了!”

纪小如道:“那就拚一下好了,有什么可怕的!”

杜云青苦笑道:“你不怕我怕!我肩上的刀伤一动就痛,兵刃不顺手,而且我们还得走路!”

纪小如愕然道:“你不是说用普通的剑威力更强吗?”

杜云青摇头道:“那是骗人的,我的封式一定要那种弯头的到才能施展,驼龙的见识太差,刚才他如果不跑,硬找我一拚,我非输不可,在正常的情况下还好,可是我受了伤,就无法运用真力,普通的长剑就难以施展了!”

纪小如急急道:“杜大哥!你真会吓人!”

杜云青一叹道:“不吓他一下行吗?你还有两招封式可以施展,但驼龙已经作了准备,很难伤得了他,等你把剑式横扫部施过了,我们只有束手待毙!”

纪小如道:“那我们就在这儿养伤好了!”

杜云青摇摇头道:“更糟,今尊大人在卢沟桥受制持接,我们能歇下吗?”

“也许是他们说来吓吓人的!我爹一县武艺,想把他制住,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杜云青道:“这我相信,何况他们说制住了令等,恐怕也是说说而已,也许根本就没有那事,但我们却非上芦沟桥去一起不可!”

“为什么,既然不大可能,我们就可不必理会,因为我听驼龙所说的方式就感到怀疑,即使他说的完全是真的,爹也不一定要施展天马行空十八式才能脱困!”

杜云青道:“不错!说不定今等大人跟武扬真的是在把酒赏雪,但驼龙既说了,我们就得去看看,否则他们会很快地回来。

因为他说得很严重,如果我们置之不理,就证明了我的伤很重,无力再战了,而且这儿是他们的地盘,即使我们想留下养伤,也没有那一家客店敢收我们,大家还是走吧!这样反而能使他们犹豫不决!”

说着转身向前举步行去,马向荣道:“兄弟,咱们真要走路回去?”

杜云青苦笑道:“总不成等人派车子来接,现在也没一辆车敢进我们了,除非我们用强的,但你都做不出这种事情的,好在路不远。”

马向荣道:“跑这几步路是没关系,只是兄弟的伤必须要里一里,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杜云青身子不由而然抖了一下,笑笑道:“没关系,好在天气冷,把伤处给冻着了。”

“可是兄弟你不能再跑路了,牵动了伤处,血会不断地流,走不了多远,你说会死在路上。”

“没那么严重,治伤固然要紧,但留在长辛店更危险,神龙帮的人手都在这儿,刚才是被我先声夺人给唬住了,再耽下去,被他们看出破绽,就不想活了。”

纪小如忽然牵了马上前,道:“杜大哥,你骑马走。”

杜云青摇摇头道:“小如,我不是客气,我的伤在背上,骑马的时候,我必须佝着背,一颠一摇,对我更糟,倒不如走路平稳些。”

纪小如道:“那就由我来拉鞘,你坐前面,由我来架着你,这样就不会疑着你的伤处了,我们快跑一阵赶回镖局去,先把你的伤口包扎好了。”

杜云青笑笑道:“那让人看了成什么样子。”

纪小如道:“江潮儿女不拘小节,这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何况你这场麻烦,完全是为了我们引出来。”

杜云青仍是微微一笑道:“小如,与其如此,我倒不如留下来养好伤口,休息一阵再走了,我所以要撑着,就是让对方看我的伤势并不严重,让他们不敢来找麻烦,假如我们那个样子骑着马走,不是明告诉人家我不行了。”

纪小如也怔住了,四下看看,那些瞧热闹的人都躲进店里去了,连斐维也没敢再出来。

马向荣叹了口气道:“小如,杜兄弟说得不错,我们还是慢慢地走吧!”

正说着,忽然街口上一阵较脆的蹄声,还带着人哼着小调的鼻音,随风飘了过来,跟着是一辆级呢盖围的豪华官车,由一头健骡拉着,很得而来,赶车的还带着红缨帽,像是大宅院中的下人,慢慢来到他们面前。

马向荣忙向前道:“这位大哥,请问是不是回城去?”

车夫是个瘦小身材的小伙子,停住了车子道:“不错,二位要是搭便车可不行,车里坐着女眷。”

车帘掀开了,露出一个盛装的花情少妇,看看他们道:“小七儿,让他们上来吧!你没看见这位相公受了伤,身上还在流血呢!”

车夫有点迟疑,那少妇道:“没关系,谁不知道我是群喜班里的,我们还讲究这些了。”

掀开了车带,马向荣大喜,连忙把杜云青扶上车子,纪小如也要上车,那少妇却低声道:“纪姑娘,你最好是骑着马,在前面照料点,杜爷交给我了,马爷也请到前面去,跟小七儿一起坐着。”

她这一开口,三个人都怔住了,但是杜云青看见在车里倚着他的新月到,心中已了然,笑笑道:“我们这位胖爷还真能办事儿,准时把东西送到了。”

纪小如似乎不愿意杜云青跟这少妇并坐一车,连忙说道:“马让马叔叔骑,杜大哥,你背上的伤要包一下。”

那少妇一笑道:“这太好了,徐大哥只吩咐我们按时送士兵刃,没想到社爷会受伤的,车上虽然带了金创葯,我怕弄不好,那就麻烦纪姑娘吧!”

她往里挪了一挪,空出大部份的位置来,又道:“马爷,你的双鞭也给你租来了。在车座下搁着,既然你要骑马,就带在鞍后吧!这一路上也许用得着!”

马向荣听她口中声称徐大哥,就知道这女子与车夫都是游神徐明的手下,乃笑笑道:“到底是徐兄在江湖跑得老,不但消息灵通,而且准备调全。”

少妇一笑道二“马爷,快上路吧!在这儿聊天可不是事儿,让人发现了,我就不能混了。”

马向荣连忙拉过纪小如的马匹,那赶车的小七地道:“马爷,你的双始在路上再抛给你,这会儿恐怕还有眼睛在瞟着,让人瞧见从身上取出你的家伙,我这车也赶不成了,这份差率可是我花了五十两银子活动来的呢!”

马向荣知道徐明的手下都有掩护的身份,人家好容易和下的底子,为了自己而揭开了,倒真是对不起人了,忙上了马,领先在前走了。

车子跟在马后,车中的少妇放下了车帘,把气死风灯点上,那打制得很精巧,一半见嵌在车内。

点上后,外面有了照明,里面也瞧得见,很适合夜间行路。

她又打开了一个暗格,里面不但有金创葯,还有剪成尺来宽的长口布条卷,好像专为他受伤用的。

她先拿出一罐葯酒给纪小如,纪小如接过,征道:“这是干什么?我现在不要喝酒。”

少妇笑道:“这不是喝的,是用来把伤d洗一洗,去了赃东西,伤口容易会拥。”

拿了另一瓶递给杜云青道:“你先灌两口,那是凤酒,倒了伤口像刀子刮人一样的疼。”

杜云青一笑道:“疼倒没什么,真把我刮了我也不会哼一声的,倒是冷得受不了,是得灌两口。”

他打开瓶盖,满满地灌了一口,直咂嘴道:“好家伙,这是道地的天津二锅头,比烧刀子还来劲儿,四是有点苦味,又渗了什么玩意儿的?”

少妇一叹道:“听杜爷这话,才知道社书你是真是情操高洁,你似乎没有喝过比二锅头更好的酒。”

杜云青笑笑,道:“不错,除了会算命,我可以说是一无所能,光是靠算命,糊口已经不容易,上那儿吃好的去,我最值钱的就是这口新月剑,那还是我教了一年学馆,现在倒是越值钱了。早先找不名一文时,送到长生铺里,朝奉只肯当三两银子,现在随便往那个在当铺里一押,要卅两,柜上不会还计九两半了。”

少妇笑道:“你押三百两也没有人敢还债呀!”

杜云青笑道:“那我这个人面晃是当剑了,这口剑是六十两银子定构的,折旧计半值,我最多当过卅两,再要多就是欺心了。”

少妇一叹道:“杜爷,你志行高洁,但也不必自苦如此,以你的才华,还有许多可致千金而不伤廉的方法。”

杜云青笑笑道:“这我知道,我也不是故意假装清高,更不是喜欢穷,只是生性疏懒不愿意为了生活过于奔营,能得过去就算了。”

少妇道:“也不是要你奔营,只要有事去出个头就行了,每年至少也有个三四千两的红利,而且你还不止单挂一家……”

杜云青道:“保镖是武人正当的行业,费力气,资本事赚饭吃,赚的也是正正当当的钱,但不是我这种人干的,因为寻常的镖货用不到我,用到我的,一定是非同寻常的红镖,很可能就是你们这各个下手的对象,要我跟你们作对,则又于心不安。”

少妇道:“徐大哥从不对镖局下手,就是怕伤了江湖义气,保镖对上门的生意不能拒绝,有时明知客主是贪宫污吏,土豪劣坤,但为了行规拘束,只有硬了头皮接下来,徐大哥要下手,也一定等到镖货割清楚后再行动。”

杜云青一叹道:“不错这是徐大侠的江湖义气,可是要我承保那笔镖,我就对不起自己良心,要找拒绝,我又愧对职守,所以还是不投身其间的好。”

纪小如不以为然地道:“杜大哥,你这话就太以偏概全了,开设镖局并不是任何生意都要接的,我爹开设天马钦局就拒绝了很多上门的生意,那些主顾是京中的大员,官声不太好,千方百计,请求我爹承保,爹都严词拒绝了。”

杜云青笑道:“令尊大人仁义之名满天下,快誉满京华,所以他不在乎毁誉,敢于拒绝,但别的镖局就不行了,如果拒绝了一票生意,传出去别人会以为镖局担不起这个责任,你家的天马镖局门面虽大,却没有什么出色的高手,完全是令尊一个人独挑大梁,卖的也是他的老面子,所以用不到这种杀手,而用是着我的却非我所愿,天下没有第二家天马镖局,所以这行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