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可以从边城与谢化的谈话中知道,即以神龙帮而言,似乎有些人的权力超越在帮主武威扬之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五个人究竟是些什么人呢?

杜云青的兴趣越来越高了,因此一掀车帘,从车上跳下来。

他叫下了纪小如,却低声对杜九娘道:“九娘,如果有机会,你先走吧!没法到芦雪小筑看看,纪老爷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假如方便,相机助他一臂之力!”

杜九娘道:“杜爷吩咐的事,我当然不敢推辞,就怕我能力不够,反而误了事!”

杜云青笑笑道:“天马镖局无外援,如果我被拦阻在这里,那边就不会太严密,拦不住你这头雪地飞狐的!”

杜九根笑了一笑,没有跟着下车,显然是已答应了。

杜云青走向前去,边城道:“杜兄!兄弟答应过保证你能一路安抵芦雪小筑的,你莫非不信任兄弟!”

杜云青笑笑道:“没有啊!在下对边兄仍然十分信任,只是把无辜的人也牵进,春姑娘已经为我耽了不少惊怕,又误限不少时间,她要过桥到宛平去,我们则是往北走,不能再麻烦,所以才下来!”

边坡道;“到芦雪小筑还有三四里路呢!”

杜云青道:“更该下来活动,天气太冷,在下衣衫单薄,蜷缩在车子里,手脚冻僵了,行动反而更苦!”

边城道:“阁下的伤势不要紧了吗?”

杜云青道:“血肉之躯被刀剑所伤,说不要紧是骗人的,不过我到芦雪小筑是排命而不是去养伤,因此这段距离还是走动一下的好!”

边城想了一下道:“也好,春姑娘,你先走吧!”

他转头朝那五名蒙面人道:“不管各位是什么来路,也不管五位来意为何,至少这辆车子先放行一下!”

那五人略顿一顿,终于让开一路,由中间那人沉声一挥手道:“快走!一直过桥去,见人少说话!”

杜九娘隔着窗帘,朝杜云青看了一眼,终于坐着车子走了。

边城这才如杜云青道:“阁下,车子虽然走了,但在下的保证仍然有效,你我等下还有一番激战,因此阁下最好还是养养精神,只要有人进入三立之内,阁下都不必管,自有在下负责。”

杜云青笑道:“承情,承情,这也是说,三丈以外,就是由我自己负责了。”

边城一怔逍:“三丈以外,还有什么可烦心的。”

杜云青用手指指远处的几棵大树.麦田里的一堆柴堆,以及边旁的大石块道:“那些地方如果埋伏几个箭手,用长弓督放急过来,威胁性很大呢?”

边城脸上一变通:“真有人吗?”

杜云青笑笑道:“当然没有人,不过是抓鼠盘踞而已,鬼魅当道,这是很平常的事,可不能把他们当人。”

那几个蒙面人,显然先前还没望听懂杜云青的话.直到他说了最后一句,才知道是捐了弯在骂他们。

其中一人想道:“姓社的,你死在临头要图口舌之快,回头有你好受的。”

杜云青微微一笑道:“假如我说两句好听的,你们是不是就能让路不找我麻烦了呢?”

那人道:“当然不能,你杀了我们不少的人,就想没事了吗?你说得再好也不行。”

边城淡然道:“各位是神龙帮的?”

那些人没回答,杜云青道:“当然不是,神龙帮的行运虽然可鄙,到底还是亮出招牌来明着干,这些家伙都是见不得人的,比神龙帮都不如。”

那人冷笑道:“神龙帮又是什么玩意儿?”

边城道:“杜云青以双手血腥,要他的命的人多着呢!又岂仅是神龙帮。”

边城道:“阁下虽然口口声声与神龙帮无夫,但恰巧在此时此地出头生事,多少也是应神龙裁之邀而来,因此在下要特别奉劝一句,各位想过那后果没有?”

那人道:“毋庸阁下费心,我们早就考虑清楚了。”

边城道:“杜云青跟我有约在先,我们这一战没有了结之前,谁要找他,就是跟我边城过不去。”

那人顿一顿才道:“寒星创,我们既然来了,自然也把你的问题考虑在内。”

“这么说各位是冲着我姓边的来了。”

“我们没有这个意思,但你若一定要自生硬挤进来凑一脚,我们也不含糊你。”

边城脸色一沉道:“很好,达某是敞开来走的,各位,只要你们一出手,我就知道是什么路数了,那是你们还得准备对付整个寒星门,你们自信有这个把握,就不妨放马过来,否则就挂起尾巴滚得远远的。”

那人也怒道:“姓边的,你把寒星门也看得太了不起。”

边城脸色一沉道:“达某既然说这个话,自然有所凭仅,阁下敢说这句话,想必也有两下子,请。”

他的长剑一抖,挥了个美妙的圆弧,然后横划在胸,做了个备战的姿态,目前盯着那人。

蒙面人虽然冒出一句话狠话,但见到边城已经作动丰的准备,倒又有点胆怯了,看看身边四个同伴,见他们都没什么反应,他也不便先行出手,只是不安地等待着。

边城等了片刻才沉声道:“我在等阁下出相。”

蒙面人叫道:“我们也在等着。”

这句话刚说完,他旁边已有人接口道:“不是我们,是你一个人,我们的对象不是寒星剑。”

那人急道:“可是边城跟杜云青在一起。”

旁边那人道:一谁跟杜云青在一起都没关系,我们要的是社云青一个,你要横生枝节,找寒星剑的麻烦,你自己去解决。”

那蒙面人更急了,道:“可是边城不让我们动手的。”

旁边那人冷笑道:“我们要动手,没人拦得住,我们不动手,也不会被人拦出去.你的话太多了,而且管的事情也太多.最好你自己去应付、”

那蒙面人执剑的手已开始颤抖,连说话的声音也有点抖了起来:“说好是五个人一路的,你们不能把我撇开。”

旁边的蒙面汉子道:“五个人一路是不错的,但我们并没有把你成老大,你又凭什么发号施令,擅自作主,向寒星剑挑战了呢?”

蒙面人道:“我没有,是他找我。”

“你对寒星门人说了那些话,就等于是挑战了,事情是你慧的.你一个人去解决!”

蒙面人的目中现出了怨之色,看看那四个蒙面人,冷笑一声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你们想叫我一个人抱住寒星剑,然后你们好趁机去对付笑面追敢。”

旁边那人冷冷地道;“凭你一个人,也能拖住寒星剑,你真把自己看成什么人物了,寒星门下,十年来就是寒星划未落败结,有多少名家在他创下失风,你仗着那几手破封式,能在人家创下走几招。”

蒙面人怒叫道:“姓仇的,你数人太甚!”

那被提名道姓的蒙面汉子沉声道:“住四,你提名道姓居心何在,难道想把大家的身份都抖出来,我们可不在乎,你有种把睑纱拿掉,我们就跟你一亮相。”

蒙在愉顿住了,既不敢开口,又不敢有所动。

姓仇的汉子又道:“你还是快出手吧!寒星剑放出话来,就没有打回票的,别抱时间,快点吧!”

边城也道:“阁下不出手,处边的可不等了,如果我先出手,你恐怕连回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蒙面人一再受激,大概也发了性于,低吼一声,挺剑而出,一连几手狂放,倒是十分凌厉。

边城挥招架,把他几手急攻挡过后,因手一幻,剑上涌出六点寒星,叮当两声,把蒙面人的长剑震开.跟着寒星一落,那蒙面汉子已吼叫着倒跌出去。

他还是躺在地上翻动着,胸前六点划洞中冒出来似鲜血,杜云青忍不住喝了声采:“好剑法。”

边城淡淡地道;“阁下过奖,比起阁下一剑锁喉追魂未,还是差得太多。”

杜云青道:“那是倒下客气,在下一剑追魂是杀人的剑式,阁下一元剑式,能在眨眼一动之间,扰破六处气穴而不致人于死命,使对手再战之能.要比在下那一到繁复得多了,也仁慈得多。”

边城淡淡地道:“边某也不是对每一个人都很仁慈的,只是可惜这家伙,出身堂堂正正的名门大派,部交友不慎,被人拖了来干这见不得人的行当,论身手,他原可以再高一点的,只是怕被我瞧出来厉,把一套剑法改头换面,才被我捡了个便宜。”’

杜云青笑道:“不错,追云拿月快剑十二手,是武当门这一代掌门人无心真人独创的精绝剑招,原该一气呵成的,他却夹杂了几手八仙剑,自然大失其真。”

边城一怔道:“杜兄莫非已瞧出他的来厉?”

杜云青道:“来厉不难瞧出,因为不是武当门下弟子,所以不认识这位武当高弟。”

边城遭:“杜兄想不想知道他的姓名?”

杜云青摇摇头道:“不想,神龙帮把这家伙拖了来,是想压压我的,追我杜云青,拿我的新月到,可是结果并不理想,经边兄这一教训,至少有半年不能再找人动手了,杜某是否还能活过半年都不知道,因此以手见面的可能性很少,何必又多一个仇人呢!”

边城一笑道;“杜兄倒是聪明得很,如果知道了他的姓名,就得跟武当结下梁子了。”

杜云有淡淡地逍:“杜某间江湖到今天,还没怕过谁,武当名声虽盛,也吓不住我姓杜的,武当汉阳别院主持松雪道人虽然经他们宣布是因疾而终,但武当的人该知道是怎么死的。”

边城愕然道:“阁下杀死的。”

杜云青笑道:“我若是声名是我杀的,武当的牛鼻子们一定不会承认,我若否认不是我杀的,他们也不会相信,好在这只是跟武当的事,阁下不必多问了。”

边城道:“为什么呢?”

杜云青道:“阁下不是武当弟子,我没有解释的必要,阁下若是武当门下,根本就不必问就知道为什么了?”

边城点点头道:“好!那我就不问了,本来我对武当门人居然参与这种卑鄙的行列很不解,既然有了松雪道人的事件,就不足为奇了,兀那汉子,你别给武当丢人,不过身上破几个小孔,不会疼成这个样子的,老老实实地给我站起来,回答一句话后就该。”

那蒙面汉子已坐起来了,却不肯站起来,边城道:“你再撒赖我就一剑劈了你,然后把你的尸体送到武当去,看看天心那老道对你如何个交代法。”

杀了人家的门人,还要把尸体送上门去,叫对方作个交代,似乎有与师问罪之意,这似乎太跋扈了。

何况对方是在武林夙享盛名,居然两大领导主力之一的武当派,就是跟武当齐名的少林掌门人,也不敢作此狠语,可是边城这句话,对那个蒙面的武当弟子,竟有绝大的威胁,乖乖的爬了起来,一声不响,就打算离去了。

边城沉声道:“站住!我还没问你呢!”

那汉子站住了脚步道:“你要问什么?”

边城道:“是神龙帮约作来的吗?”

汉子领了一顿才道:“不是神龙帮,我跟他们的老五翼手龙霍大鹏私交不错,听说他被杜云青杀伤了,我出来为霍五要个公道!”

“那是正在光明的事,干嘛要获面呢?”

汉子道:“霍大鹏为人不错,神龙帮里其他的人却不堪领教,我如果为神龙帮出头,恐为师门所不许!”

边城点点头道:“这个理由倒还说得过去,只是你见到了霍老五吗?知道他为什么受伤吗?是谁伤他的?还有你为霍老五出头,他自己知道吗?”

汉子摇头道;“霍大鹏在门口限姓马的打架我是看见的,虽然他是自己不小心而失了招,可是胸怀磊落,立刻认输.这份气度值得佩服,后来他又受了伤,我去看他,他已昏迷不醒,我觉得杜云青太辣手了。”

马向荣冷笑道:“亏你还是名门出身的,居然不问是非黑白,就得者出头了,霍五爷中的是毒葯,伤他的人是小神龙帮莫凌风,你却来找我们麻烦!”

汉子一怔道:“那怎么会呢!欧阳兄弟告诉我说是杜云青下的手,怎么会是莫凌风呢?”

马向荣冷笑道:“我杜兄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从不使用暗器,更不会用淬毒的暗器,至于莫凌风为什么要伤霍五爷,你最好再去问问他们!”

汉子道:“我会去问的,要是欧阳兄弟骗了我,我会活劈了他们,要是杜云青下的手,我也饶不了你们!”

杜云青淡淡地道:“我要是有意杀难,除非别叫我碰上,否则那个人绝不会活着,霍五为人不错!我不想伤他,不过我也对阁下进一句忠告,别再去问了,欧阳兄弟都不是兽类,你找他们算帐,很可能把自己也坑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