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剑》

第09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一行人慢慢地走着,几里路倒也很快地过去了,芦雪小筑是靠永定河边的一片在院,竹篱粉墙,颇有田园风味,可是占地颇广,而且庄前有一片广场。

广场上已经站了两排短衣汉子,各人手拿火把,腰佩大刀,黑布包头,个人睦呈现杀气,严阵以待。

仇明、凤君淇以及杰雪中的另两人,仙人到张仲达,银虹划司马划都取下了面纱,跟一个老者在在门前理论着,这边四个人慢慢来到庄前。

边城冲着那老者一点头道:“华老护法,有劳远迎,不敢当得很。”

原来这老者就是神龙帮的护法千里人华云龙,他的形容瘦削,小眼睛,几摄稀疏的胡子半花半白,一看就知道是个工于心计的老家伙,但他的老鼠眼中却精光毕露,证明他的武功修为也很到家。

边城打了招呼,居然说他出来迎接的,使他脸上一变,但随即笑道:“应该的,应该的。”

说着洪拱手,边城冷冷地道:“边某未会为贵帮出一分力,无功不受禄,当不起华老如此隆遇,但战老二却是为了贵帮的驼龙谢化胡说八道而送了一条命,华老应该对他表示一点歉意。”

用手一指战戟的尸体,华云龙道:“老朽听说战爷是死在笑面追魂的新月剑下的。”

边城遭:“不错,战老二平时不是很暴躁的人,武功也还过得去,都是听了谢化说他已经重创了杜云青,认为有便宜好占,贸然上前挑斗,结果一剑穿喉。”

华云龙道:“该死,该死。”

边城遭:“华老是说谁该死?”

华云龙笑道;咱然是说谢化。”

边城笑道:“我倒以为是战者二自己该死,他应该想想,笑面追魂是何等人物,凭驻龙那两手伤得了人吗?假如他自己有本事伤得杜云青,又怎么邀我们来帮忙呢?谢化是个什么脚色,能杀死笑面追魂是何等露脸的事,假如真像他所说的手到拿来,这种好事怎肯让给别人吗?”

华云龙被他损得很不自在,只有子笑道二“边大侠说的是,以战爷的经验,是不该如此大意的。”

边城冷冷地道:“所以我说战者二该死.怨不得人,只是战老二究竟是为贵帮死的,他基尸地下,居然连问的人都没有,所以我把他的遗体带来了。”

华龙云只有再度干笑道:“边大侠有劳了,其实这是敝帮该做的事。”

边城道:“我想资帮也该表示一下,但贵帮似乎不想管,我只有带了来,而且为了怕我自己也遭到同一待遇,白扶上命,还落上尸骨暴地无人问,不但把他带了来,而且更把杜云青也约了在此地一斗,万一不敌身死,至少还多见八个看看,不会让我烂在这儿发臭,弄脏了大好庄宅,必须得加以清理一番了。”

华云龙第三度干笑道:“边大侠言重了,敝帮只是一时未跟着人前去,怎么会不管呢?”

边城淡淡地道;一原来贵来不及派人前去,那很好,现在我把尸体带来了,华护法就请叫人接了去吧!”

华云龙道:“暂时不忙,芦雪小筑不是办丧事的地方,等一下我们送到神龙钦局里去,再隆重厚殓!”

边城怒道:“这么说是我多事把他带来了。”

华云龙笑道:“边大侠怎么如此说呢?老朽是想战老二已不幸身死,我们不敢把他的遗体搬来搬去冒渎死者.”

边城冷笑道:“我不管,我的马是供活人骑乘的.不管驮死人,华老,人是我搬来了,可没理由再看我搬回去,你们趁早说一声接是不接,接就接进去,不接我就驮走。”

华云龙道;“抱歉得很,这是做帮主的行情,不宜接纳托着,

边大侠如果肯驮走最好,不愿意的话,就请卸在一旁,少时老朽自会叫人抬走。”

边城道:“战老二可是为你们神龙帮死的,死后居然不能进入到神龙帮的地方,这是你们的待人之道。”

华云龙淡淡地道:“今日之事故帮主并未参与.因此不能说是龙帮的事,只是几个人的私下行动,我们也不敢呼和浩特到帮主行馆里去。”

这个老家伙果然狡猾,大概先听到了仇明的话,故意不让大家进去。

边城冷冷地道:“边某约了杜云青到芦雪小筑里决斗,看样子也进不去了。”

华云龙道:“我帮主不在,我等无权作主。”

“谁能作主?”

“除了帮主,谁都不能作主。”

边城笑笑道:“如果我们一定要进去呢?”

华云龙笑道:“那很抱歉,老朽护法有责,只好得罪了,边大侠是讲理的人,绝不会强行要在别人的别墅里决斗吧!”

边城冷笑道:“边某不会这么不讲理,可是这一次边某是应武帮主的邀请来斗杜云青的,清末还在边某身边,我当然要在武帮主的面前解决这件事。”

华云龙道:“帮主不在里面,也不在此地。”

边城道:“那我身边的这封请柬是谁发出的?”

华云龙道:“这个老朽就不知道了,老朽只是总护法,不是总管,帮中的事,老朽是不大理会的。”

边城冷冷地道:“华老,我姓边的也有个毛病,就是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耍花样,我带了武帮主的请柬,就有权到武帮主所在的任何地方去。”

华云龙道:“老朽说过了,帮主不在里面。”

边城道:“我的耳朵不太好了,阁下讲的什么我都不清楚,武帮主在不在,我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华老,请让开一下,我不喜欢有人挡路。”

华云龙怒道:“边大侠要硬间吗?”

边城道:“边某乃受邀而来,有束为证,怎么能说是硬闯,柬上是武帮主亲笔具名,因此我与只认识武帮主一个人,你让是不让?”

华云龙怒道:“我就是不让,阁下又待如何?”

边城冷笑道:“驼龙谢化也说过话,现在可能还趴在路上呢!华老你是不否也要试试那个滋味。”

华云龙沉下脸道:“边大侠,你到底是来为本帮助举,还是跟本帮作对的?”

边城道:“我是成武帮主之请来斗杜云青的.你们私人的行动我可没兴趣多管,可是你们的私人行动何妨碍到我的事,我可要武帮主制裁你们了。”

华云龙勃然大怒道:“寒星剑,你忘了你的身份了。”

边城冷冷地道:“我没忘,在一流宗里,我的身份是巡查使,现在我就是在执行找的职责,倒是阁下忘了,你在神龙帮只是个总护法,不是太上皇,对外,大家认识的还是武威扬,不是你们这些人。”

华云龙睑色大变道:“你!你怎么说出来了。”

边城怒道:“说出来没找多大关系,你们做出来的真的太糟,宗主属下才六个帮派,其余的还在进行中,看了你们在神龙帮里的这一套,谁还跟宗主合作,华云龙,你们太过份了,莫凌风年纪轻,他可以胡闹,你这么一大把岁数,难道也不知道轻重。”

华云龙脸色如土,低头垂手不敢开口。

边城脸色又沉下道:‘’听说你们把纪秋夫给弄来了。”

华云龙道:”是……是的。”

边城道:‘’胡闹,是谁的主意。”

华云龙道:“是莫凌风他原先跟武帮生都说好,请柬贴子也是帮主自己定的,可是纪秋夫到了这里后,武帮主不见了,使我很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边城传笑道:“我要是武威扬,也会这么做的,你们连十二神龙都没抓紧,就是这付嘴脸出来了,神龙有帮中还有上千个人呢?他为什么要吃你们这一套。”

华云龙忙道:“这倒没什么关系,老朽已经布置署好了,十二余分舵,几乎都在掌握之甲。”

边城冷笑道:“那有个屁用,没掌握住武威扬,神龙帮还是他的,就算他现在写张逊位画出来,你们谁敢接?”

华云龙道;“这都是莫凌风的主意,他说他已经掌握全局。武威扬手下的人全部都听他的、”

边城道;“活见你的大头鬼,他是武威扬的义子,两个人的关系何等密切,他会帮着你们来整自己的干老子。”

“但事实上他一直干得很不错。”

“当然不错,武威扬支持他还会错吗?正因为你们做得太过份了,他们父子做好了腊,等你们坐上去,现在他们都拍手一走,看你如门收场。”

边城问:“莫凌风在里面吗?”

华云龙脸色急变,呐呐地说道:“不会吧!”说着眼睛转看里面。

边城哼声冷笑道:“现在谁也不会在了,他跟翼丰龙霍大鹏藉故意闹翻,霍五是执法堂主,发了火要办他,他正好有个理由避走,所以责任全在你一个人头上,你实在是太聪明了,武威扬就算踉纪秋未过不去,也不会甘冒众怒,劫了天马镖局的义眼镖,这分明是要把事情闹开来,吵得无人不知,现在看你怎么办?”

华云龙的脸色苍白,汁流如雨,再也不傲了,双手连拱道:“请使者指示。”

边城笑道:“我只是个旁位的巡察使,可不敢管你这位总护法的事,神龙帮中是你全权负责的。”

华云龙更急了道:“使者,老朽没想到莫凌风会跟武威扬联起来对付我的,所以才上了那小子初当。”

边城沉声道:“你还不认为是自己的错,你这总护法是宗玉派了去的,任务只是踉武帮主有联系,转达宗主的指示,并没叫你轰轰烈烈地干起来,把人家挤出去。”

华云龙苦笑道:“使者有所不知,武威扬太狡猾了,他阳奉阴达,完全没有合作的诚意,而且帮中的人对老朽更是不理不睬,老朽没办法,只好……”

边城哼了一声:“你没弄清自己的身份,更不了解自己的任务,你的工作只是跟帮主一个人私下接触,并没有要你干涉到人家的帮务,你却把自己当作个钦差大臣了,事事都要播一脚,神龙帮是武威扬一手创起来的,谁也不甘心受你这一套,所以交给你去办了。”

华云龙低下了头,默然片刻遭:“老朽知道错了,立刻就向宗主自行请罪,只是眼前该怎么办,还得请示一下。”

边城道:“该怎么办你自己知道,怎么问我呢,武威扬是故意跟天马镖局发生冲突,弄个烂摊来交给你收拾,你还不快把纪秋夫给送出来。”

华云龙不禁脸色变迟疑,嘴chún动了几动,却是说不出来。

边城冷笑道二“阁下莫非还另有安排。”

华云龙忙道:“不!不是的,莫凌民出了一个点子,说要套出纪秋夫的屠龙三绝式……”

边城道:“那根本就是个圈套。”

华云龙道:“不!宗主也有批昧说要将一般名家的把式绝艺搜集具报的。”

边城冷笑道:“那是要你们在暗中观察虚实,可不是要你们明着逼取的,宗主学究天人,只是想研究一万别家武功招式的缺点,破绽,才不希军那些招式,你误会了意思,拿着鸡毛当令箭。”

“可是纪秋夫很顽强,上次在黄河岸边,他拚着受伤也不肯施展三绝式,所以老朽才想试一试莫凌风的方法。”

这个办法更愚蠢,纪秋夫宁死也不会泄漏的。”

华云龙叹了口气道:“使者说对了,老朽实太笨了。”

边城一惊道:“什么,你已经把他弄死了。”

纪小如变色就持抉命,但华云龙很快地答道:“那倒没有,他在安排下拚着受伤挨了一剑,还烫伤了脚底板都不肯施展。”

纪小如咬牙叫道:“华云龙,如果我爹有个三长两短,我会把你活活剁成碎片。”

边城道:“纪姑娘,你也听见,华老儿只是自己糊涂,上了武威扬爷子的圈套,并不是存心要伤害令尊,好在分尊只是受了伤,你还是先把令尊接回去养伤要紧,以后该如何慢慢再说不迟。”

纪小如恨恨地盯了进去,一会儿,那两个人又急急地跑了出来,神色苍惶,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故。

边城冷冷地道:“华云龙,你如果端玩花样,可是在找自己的麻烦了,你已经惹下不少的麻烦了。”

华云龙额上冷汗直流,惶恐地道:“老朽怎么敢呢?”

“那为什么还不把纪老爷送出来?”

华云龙吞吞吐吐地道:“纪秋夫失踪了。”

边城沉脸道二“什么,失踪了,你在捣什么鬼?”

华云龙道:“是真的,老朽听说各位要来,把纪秋夫押藏在密室中,就到门外来等候,前后不到一刻工夫,可是刚才他们来说纪秋夫已经不在密室里。”

“有没有人看了?”

“有的,密室外面有四名老朽的心腹,他们都是被人无声无息,点中脑后死穴,密室的门大开,纪秋夫不见了。”

边城沉吟片刻才问道;“有外人进来过吗?”

“自从纪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月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