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江山一孤骑》

第一章 漠野雄风

作者:司马紫烟

一望无垠的大漠,掩盖了历史的足迹。

飞沙,落照!

马嘶,驼铃!

塞上的景色是雄伟的,这一片覆盖千里的黄沙下,曾流传着许多壮烈动人的故事,汉代的李广曾率着华夏的铁骑,将匈奴驱向远远的西方,班超曾在这儿发扬了上国的尊严,张骞曾经将文明点缀了这儿的漠野,玄奘曾经跋涉长途,翻越此地,带给人们一种新的思想境界……

此刻,这一片广阔的漠野上却聚满了三山五岳的豪雄,他们来自各个不同的地方,有着各个辉煌的英雄事迹,这些事迹曾是他们以血与汗,经验与苦修,生命与冒险换取而来的…

现在,他们似乎又毫不吝啬地要将已经得到的一切,全部当作赌注,押掷在这片荒僻的漠野上。

他们为的什么呢?

这答案立刻就将揭晓了。

夕阳带着满天的红霞,慢慢地由绚烂归于黯淡,远处漠野上的牧人们燃起了驼粪,就着那熊熊的火光抵御漠上沁人的夜寒。

星亮得像美人的明眸,上弦月带着新妇面纱似的朦胧。

牧人们拨起胡琴,吹奏着胡茄,唱着漠野上古老的情歌。

伏在四处的豪雄们静静地等待着,有些人寂然毫无动静,有些人却低低地,不耐烦地咀咒着。

他们在等待着什么呢?

这答案不久也要揭晓了。

因为在沙丘的那一边突然响起一阵低细的声音,接着在月光下映出一个高大的影子,那只是一个孤独的人,骑在一匹神骏的单峰驼上。

四周的人立刻起了一阵騒动,每个人在心中暗叫着:“来了!终于来了。”

大家都紧张得几乎透不过气来,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半点声音,直等那驼影慢慢移近,走到他们的中间!

月光下大家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这驼上竟是一个年青人,虽然他也有二十五六岁,依然年青得令人不敢相信!

面对着这么许多久负盛名武林豪雄,这年青人的镇定也令人无法相信,他缓缓地勒住坐骑,如刀的目光向四周一扫,然后才漠然地道:“有劳各位久候,大家都到齐了?”

四周仍是静悄悄地没有一个人回答,那年青人等了一阵又朗声问道:“各位是怎么了,在下已经宣布过,当年九门三派,七谷十四堡,只要有一家缺了席,今日之会便不能作数!”

四下沉静了片刻,突然有一个苍老的喉咙嘶叫着:“你眼睛又不瞎,人到齐了没有你自己不会看!”

年青人微微一笑道:“是那一个开口讲话的?”

一旁站起一个高大的老者,仍是以那种嘶哑的声音道:“老夫金沙堡主谷亮!”

年青人目光如电扫了他一眼,谷亮不禁微微打了一个冷噤,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闯江湖几十年,竟会对着这么一个年青小伙子起了怯意!

年青人又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谷堡主,台端交游最广,能否请代劳查点一下,各方面是否都到齐了,在下与各位都是初会,不得不问清楚一点!”

谷亮顿了顿才略带气愤地道:“不用查了,老夫担保一个也少不了,二十年来,天下的武林朋友都在等待这么一天,绝对不会缺席的。”

年青人朗朗大笑道:“那好极了!我们开始解决正事吧!是那一位先来?”

四周又陷入一种难堪的沉寂,谷亮正要开口,旁边又站出一人道:“谷堡主请等一下,贫衲有个问题想先弄清楚!”

谷亮一望那人,立刻转为恭敬地道:“掌门人!”

那人飘前数步,宽衣飘洒,一身佛装,却是方今武林泰斗,领袖一方的少林掌门痛禅大师,他已经是八十高龄了,声音宏亮,中气十足,合什当胸道:“阿弥陀佛!老衲对施主的身份仍有所疑!”

年青人微微一笑道:“大师看在下不像明驼令主!”

痛禅大师合什点头道:“老纳二十年前,侥幸曾一睹神驼令主庐山真面目,施主的年岁……”

年青人哈哈大笑道:“二十年前我五岁,大师见的自然不会是我,岁月悠悠,家师已然作古,他与各位邀约的事,遗命由在下代理!”

四周立刻响起一阵轻吁,大家似乎难以相信二十年前叱吒风云,只手掀翻武林万丈波涛的传奇人物,居然会遽尔殒灭……

痛禅大师微讶道:“独孤先生春秋正当,怎会中道弃世的!”

年青人微带沉痛地道:“我恩师一代超人,天嫉其才,乃夺其寿……”

痛禅大师默然片刻才道:“老衲为独孤先生惋惜,但是施主有何证明是明驼令主传人呢?”

年青人傲然一笑,在坐骑下抽出一个黄布包袱,解开外面的布衣,大家立觉眼前一亮,原来那包中是一枚独脚的金人,星月之下,交映生辉。

年青人拿着那枚金人庄严地道:“人死驼不死,骨朽器不朽,在下所乘明驼,犹是先师之物,这独脚金神大师更应该不会忘记!”

痛禅大师悚然动容道:“不错!这果然是独孤先生之物,施主可否赐老衲一观。”

年青人大笑道:“大师不必怀疑,这金神额上有三个凹洞,是大师菩提子的手泽,先师在世之日,对大师十分推重,普天之下,能在先师兵器上留下痕迹的,大师允称第一人。”

痛禅大师庄严合掌,对着他手上的金神拜了一拜道:“老衲再无疑问!二十年前令师独孤先生夜闯少林,大破罗汉阵,老衲用尽毕生功力,仍在令师手下服输,甘心交出本门令符,此事虽为少林不磨之羞,但老衲私心对令师仍十分敬重,不想天嫉哲人,老衲深引为无上之憾!”

年青人淡淡一笑道:“大师太客气了,这二十年来,少林必定又创练了不少绝学吧!”

痛禅大师道:“绝学二字不敢当,老衲只想取回本门令符,少时恐怕要对施主多多得罪……”

年青人傲气四射道:“大师无须客气,不仅大师一派如此,九门三派,七谷十四堡,一共三十三件令符信物,先师都交给在下了,半年前在下遍撒明驼令,就是通知各位来领回这些东西,不过……当然要按先师指定的方法。”

痛禅大师目注他道:“施主想在什么时候解决。”

年青人道:“大家都等得很心急了,当然是越快越好!所以我想马上就开始!”

痛禅大师不信地道:“当年令师以天纵之才,也用了半年时间,才将天下闻名的武林世家一一折服,施主今夜却想独身轮斗三十三名家?”

年青人昂头笑道:“当年各位分得太散漫了,先师要一一找上门去,才化费那么多的时间,在下比较性急,为求一举而定,所以乾脆将各位约来,快一点解决算了!”

痛禅大师被他的豪气震住了,望了半天才摇头道:“施主以甫逾弱冠之年,创下这等豪举,老衲虽然相信施主或有此能,但少林仍不愿在这等情形之下取回令符,今宵之会,老衲宣告退出。”

年青人望着他花白长胡,略生一丝敬意道:“大师松风水月胸襟,在下十分钦佩,大师既是不愿占便宜,在下亦不敢相强,大师不妨在旁边看一下,等在下与其他人把问题解决后,大师认为在下尚有余力,那时再试,也不算迟。”

痛禅大师摇摇头,默然退过一边。

年青人从容地下了骆驼,拍拍它的后腿,柔声道:“老伙计,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完事了。”

那头神骏的明驼彷佛能听懂他的话,低鸣了一声,慢慢地摇尾走开,可是这些动作却激起了四下豪雄的怒气。

当年明驼令主独孤明以一身超凡的武功折服天下,取走各大门派的令符信物,并留下二十年后,着各大门派凭技艺重来索还的约言,使大家都引为奇耻大辱,发奋苦勤修,以图一雪前耻。

没想到二十年后,独孤明死了,留下一个小伙子传人作为代表,这小伙子所表现的傲慢态度,更令人感到难堪。

金沙堡主谷亮首先怒声道:“小子你也未免太狂了一点。”

年青人傲笑道:“我是明驼令主的继承人,自然够资格狂!”

谷亮怒哼道:“老夫首先要求!”

年青人毫不在意地道:“当然行了,先把我发给你的明驼令交出来!”

谷亮怒冲冲地在怀中摸出一块铜片,掷在地下,那铜片只有径寸大小,上面镌着一匹明驼,正是那年青人坐驼的形相。

年青人慢慢地在怀中掏出一张纸,就着月光念道:“金沙堡!谷亮!杏黄锦旗一面,对不起!老堡主,那玩意太大,我身上带不下,就卷在我坐骑的垫子下面,你要是赢了,马上拿给你。”

谷亮脸色气得发白叫道:“老夫若是胜了,你小子也没命了。”

年青人淡笑道:“那敢情太好了!其他人也不必费事了,清单在这张纸上,东西不在我身上,就在驼背上的包袱里,请你照着单子发还吧!”

谷亮停了一声道:“小子别废话了,你准备发招吧!”

年青人慢条斯理地摇头道:“慢着,你还没有向我请教姓名呢!万一我失手伤了你,当然我会特别小心的,但凡事不可不预防,那时你到阴曹地府想告状还找不到被告,岂非太冤枉了,老堡主,你听清楚了,我姓关,贱名山月,关山月!明驼令主第二世!”

谷亮呛然一声,拔出肩头锯齿刀,上面九个钢环震得恍恍直响,怒叫道:“小子你拿命来吧!”

关山月仍是不慌不忙地一摆手中金神道:“谷堡主!你最好还是静下气来,交手最忌暴燥,心神浮动,功力最少要打两成折扣,这是你的名誉之争,今天要是败了,至少又要等二十年,你年事已高!是否还能等那么久呢……”

他侃侃而谈,语气中不减狂傲,可是话却很有道理!谷亮闻言一怔,果然按下心神,凝神一志,冷笑一声道:“老夫今日若败于你手,金沙堡的令旗由你毁了吧,老夫不会再等二十年了!”

关山月微笑道:“那倒不必,金沙堡在河洛地带也算一个字号,你们那面金沙旗享誉武林几十年不是件容易的事,我给你的后人留个机会吧!”

谷亮怔了一怔才道:“多谢盛情!”

语毕一挺钢刀,从他的顶门直劈下来,谷亮在武林中以力雄见称,他锯齿刀系钝钢铸制,全重六十余斤,加上他几十年雄浑的腕力,这一招有泰山压顶之势!

全场都十分注意,这个叫做关山月的年青人,代表着当年一代武林怪杰明驼令主独孤明,从现身开始,他的气度就震慑住全场,现在可要看他的真才实学了!

关山月微微一笑,抬起手中的金神轻轻一迎,只听见当的一声微响,谷亮雷霆万钧的一劈竟被他用不知什么怪法化开了。

谷亮虽然一怔,心中却大为宽慰,高声朗笑道:“怪不得你吹得那么厉害,只仗着些邪门工夫,有种就硬接老夫一招。”

四周也发出一声轻噫,是高兴也是失望,显然他们认为关山月的功力毕竟有限,独孤明只传了他巧妙的招式,在劲道上毕竟差多了。

高兴的是他们雪耻有望,失望的是关山月不堪言敌。

只有少林掌门痛禅大师轻轻一叹!不过低得只有附近的人才听见。

关山月轻轻一笑摆手对谷亮道:“你认为我接不了你一招是吗?”

谷亮傲笑道:“当年老夫与独孤明对招,也只有一式,他居然将老夫的兵刃震飞脱手,老夫虽败而心服……”

关山月脸色一沉道:“当年我恩师是给你留点分寸,你当真以为你力气大?我不想学恩师那样,你要是不服气,不妨换上我兵器舞舞看。”

说完将手上金神朝前一递,二人相距很近,金神的头已伸到谷亮身前,谷亮面色一变,连忙挺刀去拨,虽知关山月的动作快逾闪电,左手轻探,玄妙无比地将谷亮的兵刃接了过去,右手的金神依然交了过来!

谷亮也不知怎地会把兵器让人夺去,急忙中双手一捧接住了关山月递过来的金神,但见他脸色突变,踉跄退后几步。

终于双手一松,将那具金神扑地一声,堕在沙地上,深深地理进一半。

关山月信手一掷,将谷亮的钢刀抛得老远,弯腰拾起金神道:“你再也不夸自己力气大了?

当年我恩师一招震飞你的兵刃实在太客气,他老人家要是还你一招,你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谷亮脸色如土,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从今江湖上除了金沙堡这一号。”

连锯齿刀都不拾了,身躯几个翻滚,消失在漠野中。

这两个人只换了一招,却意外地在另一种方式下决了胜负,全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方才的高兴一扫而空,失望却更浓了!这是另一种失望,还夹着更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漠野雄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里江山一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