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江山一孤骑》

第二章 一腔离愁万斛恨

作者:司马紫烟

张云竹本来站得远远的,关山月指点到他,他才含着笑容,慢慢向中心走来,四周之人,不由自主地让开一条通路,使他能直达中心。

那个少女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脸上含着兴奋的笑意,好似对今夜这种gāo cháo迭起的场面,感觉十分有趣!

孔文通的眼睛一直盯在张云竹身上,直到他走至身前,才轻咳一声,脸上的肌肉微见抽动,显见他的心情十分紧张,勉强装出平静道:“想不到天山之中,还埋没着阁下如此高人,方才疏于接待,真是太委曲了!”

张云竹轻轻一笑道:“谷主说那里话来,边塞野人,能在谷主寿筵上挨得一个座位,已是莫大的荣幸,谷主今日华诞,敝人无以为敬,曾携得自栽的山桃数枚,聊以为寿,先前因为谷主事务烦忙,无缘得献,现在恰好有机会,尚望谷主笑纳!”

说完又对身后少女道:“菁儿!献桃上寿!”

那个少女笑吟吟地在肩上解下一个布包,布包解开,里面竟是五六枚大如海碗,鲜红慾滴的巨桃!少女双手捧了一枚,走到孔文通面前笑道:“请主人赏光哂纳!”

孔文通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得伸手接了过来,口角还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谢谢!不敢当!”

张云竹也笑笑道:“此桃产自天山绝顶,虽然不值钱,味道倒是颇为鲜美,谷主如若不弃,就请马上尝一下如何!”

孔文通举桃在手,看了半天,仍是瞧不出一点异状,可是他知道这桃子必非寻常,因此迟疑不敢就口,张云竹微笑道:“谷主莫非嫌礼物太菲薄,瞧不上眼吗?”

孔文通尴尬地道:“那里!那里!孔某受宠若惊,正不知该如何表达谢意才好!只是此桃颇为难得,容在下留着慢慢品尝如何?”

张云竹笑笑道:“那当然听凭谷主之便!只是在下久闻谷主盛名,又有制炼黄河秋星沙之能,所以特地在寿桃上,用了一点小小的心思,原是向谷主讨教之意,谷主不肯赏光,兄弟算是白费心思了!”

这几句话说得很轻松,可是孔文通却受不了,他原本是怕桃子里有问题,然而经张云竹这样一说,不吃反而不行了,乃故意大方地一笑道:“如此说来,兄弟倒是非领情不可了!”

关山月冷冷一哼道:“姓孔的!你别答应得太快,这桃子产自天山之顶,名曰天桃,顾名思义,应知为登天之门,你真有胆子吃下去吗?”

孔文通脸色一变,怒声道:“就是穿肠毒葯,孔某也绝无考虑!”

关山月哈哈一笑道:“这句话说得还像个人物,你请吧!”

孔文通怨毒地望他一眼,举桃向口,孔文纪神色惊惶地阻止道:“大哥!您这么做太犯不着了”

孔文通的手不禁一顿,张云竹立刻又笑笑道:“谷主是用毒的行家,当知兄弟在桃上绝对没有使用任何毒物,孔二先生假若不放心的话,不妨先检验一番!”

孔文通哈哈一笑道:“即使真个有毒,孔某又何足惧哉!”

说着用手一挤,桃破水流,孔文通用嘴一吸,将流出的桃汁整个地吸入口中,然后丢下皮核,仰天长笑道:“妙啊!果然入口芬芳,清不留齿”

孔文纪一直紧张地望着他,见他喝下桃汁后,良久尚无异状,心中略定,孔文通眼珠又是一转道:“拜受盛赐,不可以无敬,二弟!你把我精酿的落魂露,倒上两杯来,敬敬这位张兄与张姑娘!”

孔文纪答应一声,到后面端出一个小瓷瓶,并两只玉杯,放在红漆木盘中,孔文通将两只杯子都斟满了,端在手中道:“落魂谷中虽不以毒成名,可是兄弟这落魂露却经过一番精心酿制,张朋友既然也是医道中高手,想必认得出其中的成份!”

张云竹大笑道:“投之以李桃,报我以琼瑶,孔谷主实在太客气了,酒中成份,兄弟也不必认了,反正一滴穿肠,一杯断魂,兄弟就是拼了性命,也得回报谷主的一番盛情!”

说完接过杯来,一饮而尽,孔文通端起另一杯向着少女道:“张姑娘是否肯赏脸呢!”

少女愕然踌躇,迟疑不敢接杯,张云竹神色微动道:“兄弟一个人奉陪不行吗?”

孔文通冷笑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张姑娘既是张兄的令嫒,想必对兄弟的区区一杯毒酒,还不会太放在心上吧!”

张云竹对少女摇头一叹道:“菁儿!奶就喝了吧,只怪爹爹太多事,埋头那么多年,竟然为了一念之差,强自出头惹来这么多麻烦”

少女接过酒来,手却不住地颤抖,关山月忍不住问道:“张老伯!您喝下那酒后,可有什么感觉!”

张云竹轻叹道:“落魂露果然名不虚传,我目识千毒,舌辨百味,可是对那酒中的几样东西,还是无法完全认明,现在葯性已经开始发动,我正以体内真气,去做各种尝试,不过要等四肢百骸,九经七十三大穴全部试验完毕,至少也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只怕到了那个时候,即使认明葯性,也来不及了”

孔文通哈哈笑道:“张兄真不愧是行家,兄弟这落魂露内,的确含有几种世间罕有之毒物,张兄博学多闻,大概在半个时辰之后,便可分晓了,不过兄弟保证半个时辰之后,张兄连说话的能力没有了”

关山月闻言突然神色一动道:“半个时辰足够我们把事情办完了!”

孔文通奇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关山月不理他,伸手在那少女的手中将杯子抢了过来,一饮而尽,抖手将玉杯在地上掷得粉碎,然后仰脸对孔文通道:“张姑娘的那一份酒,由我代喝了,这是否能交代过去?”

孔文通得意地大笑道:“瓶中的酒只够两杯,那第二杯原是为阁下所准备的!我用来敬张姑娘,不过是个托词,否则你怎会那么豪爽地把酒喝下去,小子!你等着吧,好好地利用你这半个时辰的生命”

关山月脸色平静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代张姑娘喝那杯酒呢!”

孔文通得意大笑道:“当我得知你尚在人世之后,就在筹思如何对付你的方法,想来想去只有落魂露最妥当,刚好这位张朋友想考验我一下,当众逼我吃下那枚九转桃,这桃中所含的毒性能使人四肢僵化,不过并不一定能真制住我,所以我故作大方,将桃子吃下去,然后利用这机会使他们不得不饮我的落魂露,更算得准你一定会强行出头,因为人家为了你出头的,你假若不那样做,就不够资格作为明驼传人”

关山月脸色深沉道:“很好!你计算得很准!可是你忘了一件事,我方才讲过了,你曾经打过我一掌,我告诉你要正大光明地打回来,虽然我的生命只剩下半个时辰了,然而我在死前,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这件事”

孔文通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想得太美了,即便是独孤明不死,他也无法在半个时辰内胜得了我,而你最多只能支持一刻工夫,再过一会,落魂露的葯性发作,你只有躺在地上等死,那时,你恐怕还会要求我早点结束你的生命,免得你在痛苦中挣扎煎熬呢┅┅┅”

关山月神色平静,缓缓地举起手道:“事情不会完全如你想象中那么容易,你准备吧!我要出手了!”

孔文通毫不在意地坦然而立,关山月一掌推向他的胸口,孔文通等到掌锋贴身,才挥臂向他的手上切去!

关山月凛然不惧,掌势不变,孔文通一招落实,却像击在一枝铁棒上,反将自己的手掌弹开了,然后他的胸前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

这一下劲力十足,砰然急响中,孔文通的身子像石块般的飞了起来,一直撞向丈余外的寿堂上,将案上所供的寿烛瓜果等都打翻在地上。

大家都愕然地围过去,孔文纪尤为着急,扶起了孔文通,但见他的胸前一掌深陷,入肉寸许,连心脏都击得粉碎。

关山月收回充满血污的手对着奄奄一息的孔文通朗声大笑道:“你再也想不到会有这种结果吧!”

孔文通的口中鲜血直喷,两只眼睛鼓得像铜铃一般,可是他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只是急促地呼气┅┅┅张云竹也发出一声大笑道:“孔文通!你真了不起,居然能认出九转桃的来历,可是你想不到我在桃汁之中,另加了一味安息兰根,那只是一种补葯,丝毫不含毒性,味道与桃汁完全一样,所以你不曾发觉,然而安息兰根却可以使你的功力暂时消失,令你无法挡受关贤侄的一击,在落魂露上你占先一着,可是在斗智上,你却落后了一步,黄泉路上,我们还有机会重新较量一番!”

孔文通大吼一声,口中血如泉喷,双腿一蹬,立时气绝!

孔文纪眼中冒出火花,放下兄长的尸体要过来拼命!关山月将单掌一摆厉声道:“你敢动一下,我立刻就要你好看,落魂露的葯性要一刻以后才发作,在一刻的时间内,我取你的性命易如反掌!”

孔文纪想起刚才只交手一招就被震伤一臂,果然不敢轻动。

张云竹立刻对关山月道┅“关贤侄!你赶快把该交代的话交代清楚!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关山月点点头,回身对终南掌门吕无畏道:“吕前辈!在下本想将一些话公告于天下武林同道,现在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幸好在下已经先作好准备,将所说的话,都预留于这封柬缄中,同时也将黄河秋星沙的解方抄录在内,一应之事,多多拜托您了!”

吕无畏才接过他由怀中掏出的柬帖,关山月与张云伯父女已排开众人,匆匆地步出天棚,疾行而去!

落魂谷成了名符其实的落魂了,孔文通的六十寿诞也成了他的忌日,生死同辰,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事!

吕无畏打开了关山月所留的柬帖,当众朗诵:

“明驼第二代令主关山月谨告于天下武林同道之前:

先师昔年遍访尊处,取得各门派信物符令后,潜隐大漠,深悔骄衿,然见各位挟技自满,固步自封,此举兼含有激励之意,尚祈诸君垂谅!

三年前塞上之会,山月受先师遗命,印证诸君所学,败固不足论,即小胜一筹,亦有将信符璧还之意,怎奈事出非常,山月未俟终场,即为狡计所乘,仓猝而去,未及将先师之意转告,深以为咎!

山月自悉必死,幸遇天山医隐张云竹前辈搭救,得保残生,本拟早日往访诸君,一申前意,然辗转探知落魂谷孔家专研用毒之道,有图霸天下之意,乃静候其变。

黄河秋星沙天下至毒,山月恐今后武林同道有不慎受其挟制者,乃求张前辈将解方公示,庶几遏其凶焰!

山月深知孔氏除毒之外,武功造诣亦颇不凡,为恐不测,特预书之以为备,孔氏兄弟不足惧,孔文通有一女,刻投一武林异人门下习技,此异人之能,尤在先师之上,然为一特殊誓言之约,不得出世,此为山月辗转探得者,详情犹不可知,然恐该女学成后,落魂谷凶焰助长,武林永无宁日矣,故预为告之,盼诸君深戒”

当他念完之后,天棚中静悄悄的,孔文纪抬着孔文通到后面去了,连一些附和落魂谷的人士,也跟着到了后面,因此对于关山月留字上所提的事,没有人能加以证实是否真确,不过大家都深信那绝对假不了!

于是一个个默默离开落魂谷时,大家都怀着新的恐惧

夜色苍茫中,有三条人影急奔着,其实那只能算是两条人影,因为关山月已经昏迷了,背负在张云竹的身上,张菁菁边行边埋怨父亲道:“爸爸!您也是的!干吗要卖弄那些花样呢!可把关大哥害苦了,假若他真个死去了,您叫我怎生对得起他!”

张云竹轻轻一叹道:“我怎么知道他会来这手呢!只怪他性子太急了,我假若没有适当的安排,怎么会傻得去喝那杯毒酒,谁知他”

张菁菁以带哭的声音道:“关大哥是一片侠心,他怕我受害┅┅┅爸爸,那毒酒真的无葯可救吗?”

张云竹摇头道:“这我可不清楚,要等我回家里,把胃里的软胶囊取出来,再把那葯酒重新化验一下,才可以分晓!”

张菁菁顿足道:“他能支持到那么久吗?”

张云竹苦笑道:“姑奶奶!奶怎么对我越来越不信任了,我那冰麝全命散的效能奶该清楚的,别说是中了毒,就是他死得只剩一口气,也能叫他支持个四五十天!”

张菁菁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哭着道:“以后呢!要是您治不了,他也还是一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一腔离愁万斛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里江山一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