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09章 无限痛苦

作者:天宇

什么算是痛苦?

失落是痛苦!

失恋也是痛苦!

失信是痛苦!

失望才是最大的痛苦!!

银河因为失落而痛苦,而无限呢?

此时的无限对朋友“铁勇”的失望,让他感到痛苦。

并尝到了肉体的痛苦。

——铁勇狠狠的一拳锤打在无限的胸腹。

无限吐血!

因为伤,更因为伤心!

此时;他的痛楚远不及于他的惊异感觉的强烈!

因为他做梦也想不到铁勇会向他下手。

还因为铁勇忽然拥有的异化潜能力量……

“怎……怎会是这样?勇……勇。”无限手捧胸腹,蹲伏在地。

黑洞却冷笑小小,犹如冰刀,锋利的冰川在切割无限己受重伤的上脏。

——又痛又冷!

“嘿,你应该多谢我,因为我除了救活了你的同伴之外,我还把他改造或拥有异化潜能的再造人!”

黑洞的话悦得很慢,他是在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数,但给人却绝没有断续的感觉。

他在制造一种气势,一种压倒一切,唯我黑洞独尊的洋洋自得的气势。

无限听任这话,又重重地呕出了一口鲜血。

他在大口地喘气,好?大半天,他才太起头来。

不过,令黑洞失望的是:无限并没有因他在制造压逼人的气氛,而把眼光投向他。

无限是在看铁勇,眼神中充满着关怀与询问!

这让黑洞中感到气愤,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因为现还不是他黑洞为所慾为的时候,他自己还么想着。

所以,他也顺着无限的目光,看向铁勇。

铁壅双手握着,昂然而立,神态甚是威武。

遗憾的是,一双大眼虽睁着,却茫然无神,宛如什么也没看见一样。

他的面容上,更是没有任何表情!

巨大的,充满了力量的躯体里,散发的只是一股酷杀的冷冽的阴气。

冷得让无限心寒,肺痛!

“他已彻底地变了,再不是以前的好友铁勇了!”无限痛苦地想。

痛苦亦让他变得愤怒起来,怒目盯向黑洞。

“这臭小子,还是要看我!”黑洞得意地想,但他一触到无限那愤怒的目光时,心神不自一震,愤怨,失望!

然而,他是黑洞,是赤家政权中的第三号人物。

是以,他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情状。

冷酷,傲慢!

但这却镇不住无限,他厉声问道:“黑洞……你控制了他的意识?”

黑洞的脸上掠过一丝阴暗之色,随即便恢复了常态,他在对无限忍耐。

——是因为无限有利用的价值?

黑洞轻描谈写地道:“我给了他重生的机会,他的生命就该是属于我,我自然有权这样做。”

对这种歪理王说的话,无限气得一下于说不出话来。

黑洞继续道:“他从今天起,便是我忠诚的仆人,我的一只走狗,鹰犬!”

黑洞说得极是无理,极是下流;但铁勇听在耳里,却恍如未闻。

无限在为铁勇悲哀,也为铁勇气愤,厉声喝道:“这和杀死他有什么区别?你这魔头!毫无人性的恶魔!”

黑洞狂笑道:“魔头?人性?你不要是疯了吧!在这个年代还讲什么人性i而这个时代要的是力量,是强权,是杀戮,明白吗?”

“这是什么话?”无限冷笑道:“完全是一个狂人!一个失去理智,只有慾望的狂人。”

黑洞并没有理会无限的话,依旧接下去道:“现在,我跟你合作,就是为了增强力量,变成强者,拥有了权力之后,便什么都没有了,如果你高兴的话,我还会把铁勇交付给你支配!”

无限指着铁勇道:“他现在已完全只是一件工具,一件杀人的工具?”

黑洞点了点头,道:“不过,他还是活着的,无论怎么样,活着总比死得好!”

无限再也忍受不住了,指着铁勇的手一换方向,五指蜷曲成卷,不顾一切地直攻向黑洞。

虽然,他明明知道这在黑洞自前是没有任何效果的,仍是不惜一切地使上了异化潜能二十级的力量。

“天武酷杀拳?”黑洞冷笑着,手臂抬起,五指一张,掌心间便射出点点金芒,自掌缘外旋转,甚是怪异!

无限可顾不了看这许多,只图一拳冲出,一旦没击中,便接连往前击出。

但黑洞一伸手,无限便大声惊叫起来,原来他的拳劲,竟在刹那之间被这个黑洞吸扯得无影无踪。

它像无限自从就没发出这股力量似的。

但无限却没有因此退缩,体内的力量立即补上,拳式不变,方向不变!

黑洞见此进攻,亦不由得暗暗赞服他的斗志之旺盛。

“这样的人应为我黑洞所用,而不应杀掉。”他暗想,随即五指一合,意生生他捏住了无限的拳头。

无限的拳头,便如一直生长在他黑洞的右手掌心里一般,无限是进退不得。

“他妈的……!”他正慾骂人,黑洞立即抢在他的前头,道:“小子,趁早收手吧!你这样的能耐,是没有资格反抗的?”

无限心中也知道,黑洞这句话说得没错,但他表面上却极是不服,因为他不屑于屈服于黑洞这样的人。

“对这样的人,杀不死,就只有我死。”无限暗想,双足连踢,天武暴地爆,直取黑洞腹腰及双脚,同时,左手骄起食中两报,直插黑洞的双目。

但,所有的这一切都只是徒劳无功,他根本上就碰不着黑洞。

黑洞笑道:“小子,还有四十多天,就是二千三百五十年的一月一日,也就是赤家第三帝国的国庆日,那一天要举行‘开国大典’,那天,你我再联手对付赤天吧!”

无限冷笑道:“我会答应么?”

黑洞道:“你会的,杀赤天是我要做的事,也更是你要做的事,你只不过是不肯答应归附于我,而仅仅是刺杀赤天,你会答应的。”

这些话说得无限无话可说,杀赤天一直是他的希望,反正只要不归顺于黑洞,管他搞什么阴谋哩?我只管刺杀赤天好了。

想到这里,无限正慾说话,黑洞却先道:“别说了,到时,我自然会告诉你应该做的事……”

手掌一抖,黑洞的拳心里气劲急旋,立即出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并立即把无限的拳头吸了过去。

“什么?”无限惊骇致极:“我被吸进去了?”他正在拼命地向外拉扯,慾拔出手臂。

但是,他的反抗徒劳无劳,只见黑洞越旋越快,越快越大,拉是拉扯着无限,一步一步地迈向黑洞。

无限的心中己恐怖极了,过度的用力挣扎,使得他脸上大汗淋漓,看着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拉问那可怕的黑洞,他已只知拼命抽手臂。

而手臂却正是一寸一寸地融入黑洞之中。

无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也感到了痛苦!

一种身不由己的痛苦!他想到了铁勇。

但时间却不容他多想,他被吸扯的也一头钻了进去,

“完了!”他大叫。

随即,在黑洞的手中,无限已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地消失在黑洞的掌心里。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黑洞?

无限是不是已惨死在这个黑洞里?

抑或象宇宙空间的“黑洞”一样,把物质、光和时间全部吞噬,让无限从此在地球上消失?

谁也不能马上明白!因为——

这个野心和力量一样大的黑洞,的确深不可测。

此时,他收回手掌,轻轻地插入风衣口袋里,轻轻地“嘿”了一声,道:“无限,我们在有一月一日再见吧!”

然后,他轻轻地吹起了口哨,并走出门去。

铁勇便如地影子一般,踏着他走过的足迹,一步一步地走在他的身后。

距离:六尺。

整个人就如一具僵尸,毫无表情,又哪里会去注意无限——这个曾是他战友的人,消失在眼前,消失在黑洞的黑洞里?

无限呢?难道黑洞真得杀了他?

没有,现在的黑洞决不轻易地杀死象无限这样一个,一个可以对付赤天的硬手,他只不过利用黑洞现象,改造空间。把无限于不知不觉中,送到另外一个环境。

此时,一声声焦虑的,悲伤的哭音上呼唤“无限”,正在他他耳边响起。

失去意识的无限忽然醒了过来,睁眼一看,一张娇美中不胜俊急的面庞正在眼前,与他贴得这样的近,以致连她的呼吸之声皆可听到,鼻端并时时传来散发自她身上的一阵阵香气。

“怎么可能?”无限惊喜骇异,这个念头在脑中一栋而过,他已无心考虑这个问题,脱口呼道:

“蓝雪!”

不错,无限眼前的这个窈窥丽人正是他一直挂念的蓝雪,但是她双目微红,脸颊上还滚着几液晶亮晶亮的泪珠,衬在她红朴朴的脸庞,宛如清晨薄雾中的红玫瑰,露珠闪烁,愈发迷人。

无限实在想不到蓝雪会为他的昏迷不醒着急痛哭,自他初见蓝雪时,心中就有一种莫名心情度多日来一直对她念念不忘,若老挂怀,有时思得苦了,不禁想到自己如此做法,只怕在她却未必会记着“萍水相逢,或许,而见面时,她已忘了我无限是什么人了吧!”每当思致此处,心中不出更是茫然,更是苦闷。

此刻,无限猛地发现蓝雪竟会为自己而流泪,那股激动,那股高兴,使得他什么都忘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好感激她!

是以,此时的无限什么都心顾及想了,猛地翻身坐起,握住了蓝雪娇小的手。

那手好滑,好腻,好柔!

以致无限紧紧地握捏住时,心中立时一痛,好像捏痛了自己似的,一阵愧疚,马上放松了手劲,暗暗责怪自己。

握住蓝雪的手齐不停地颤动。

也不知是激动、兴奋,抑或是第一次握住女孩的手!

尤其是蓝雪,这位他心中一直仰慕,一直挂怀,一直心仪的人。

更何况是这样一只水做的,轻轻一挤就可破裂的柔夷?

是以无限的脸红了。

蓝雪呢?

蓝雪亦实在没想到无限会一下手握住她的手,而且,握得如此地重,以致于她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她的心里却甜丝丝的,感到好幸福!

但,她毕竟是个女孩,是个从未尝到情爱的女孩。

是以,此刻她感到一阵莫名的惊喜,随即脸蛋燥得通红,她还从未如此与一个男子接触过哩!就算有的话,那也只是父,兄的关怀,战友的关爱,敌人凶狠婬邪的手。

她轻轻地挣了下之后,并没有坚持,而是让无限轻轻地握着。

无限的心是敏感的,马上他便感知到蓝雪的羞赦,心中一愧,立时放开了握住蓝雪的手,暗暗责备自己的莽控,低垂着眼帘,不敢再看蓝雪一眼。

蓝雪当然知道此时无限的心理,心中不禁暗暗好笑:“他实在害羞,简直比女孩还厉害?”

她心中虽是如此想法;却甚是感激无限对自己的敬重,更是不愿无限自贡,遂轻轻地拉起无限的手,娇声道:

“你现在感觉还好吗?刚才可把我吓坏了,一直喊了十多声部没听见你吭一声,我还以为……”

说到这里,蓝雪立即住了口,心中不停地责备自己“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呢?真是笨?在他面前,我可笨得……唉!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无限听得蓝雪不再说话,立即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道:

“没什么!躺在野地里,一声不响的,谁看了都有这种想法的确良!倒是要多谢你的关心!”

蓝雪道:“干吗跟我说这种客气话?是不是不是我当朋友啦?”

无限听得心中一急,忙道:“没……没……我怎会把你当外人看呢?我……我是……”究竟该是怎么往下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听得蓝雪责备他不拿她当朋友,心中不是自责,反感到甜丝线的,如浴春风一般,暗想:“以后说话可真得注意点,千万不要再说这类狗屁话,惹雪儿她……她生气!”

蓝雪看得无限的窘态,不禁“噗哧”知出了声,用手捂着嘴吧道:“你……你也不要大责怪自己啦!我也没有生气的!怎生你的气呢!”

无限连忙道:“是……是……”一连声说了十几个是字不完。

蓝雪不禁又笑了,道:“别说了,我们先坐会儿,等休息会再谈谈分手后你的经历好吗?”

无限不住地点头,这次他干脆再也不说了。

天上繁星通布,虽是冬天,但沙地上还留着白日阳光照耀下的余温,阵阵冷风吹过,不是很大,犹如夏日里阳光下的暖风一般,吹得无限与蓝雪两人倒感心里一阵暖洋洋的。

无限暗道:“真是怪!在这寒冰的冬天夜里,我竟感到风是暖的,难道是因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无限痛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