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10章 神的意念

作者:天宇

人存活在这个世上,究竟为了什么?

是为了守成某种使命?抑或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你呢?朋友。

有些人,活着是为了成为“神”,他的慾望已超越了一切所能想象以外的世界……

而这个时代中的人物,有一个就是属于这类,他就是赤家政权的首脑,统治着世界的赤天!

也有些人,活着是为了“胜利”为了战胜他所碰见的一切,包括人和困难,在他们的生命中,只有“胜利”才能为他们带来安心与快乐……

他们的代表人物,就是人称地球上最强者,坐赤家政权第二把交椅的人:银河。

因为他败,不如死。

亦有些人,活着是为了完成别人的嘱托,为了别人的理想,为了自己最掌故的人的梦,而苦苦奋斗,以致于不要“活着”。

他们就是:无限与天狼,及天行者。

天狼为了完成父亲的使命,无行者是为了答应父亲的话,是为了诺言。

而无限则是为自己最尊敬的人,为自己最尊敬的人而战斗所以他也顽强地活着。

战斗到永远,互致达到目的或死亡!

当然也有人活着只是为了自己的野心,他们慾把一切,属于自己的或不属于自己的部吞噬,都据为己有。

把玩着,甚致践踏。

贪婪,已成为他们活着的意义。

这种人就是他

——黑洞。

一切都是十分宁静。

夜,静悄悄的。

无上有云。

有月亮,但常常偷偷地藏起来。

却没有星星!

缺少星星的夜晚,一片黑暗那种静,你想,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气氛?

暴风雨降临前的那种宁静。

静得可怕,静得让人心寒!

在这样的夜晚,最好的对侍方式,就是溜到被祸里,什么也不要听,什么也要看。

更是什么也不要想!

一觉睡到天明,睡到太阳高升。

去等待明天的光明,明天的辉煌,明天的理想与愿望!

但,此时却偏偏有两个人静坐在这样的夜空下。

而且坐得老高老高,高到能把一切不能看到,在最好不要看到的东西看到。

这两个人莫非是傻瓜?

不!他们的聪明,只怕当世的地球上,己没有几个能及!

那他们一定有心事,惑者是亦恋,故意到这里来发泄,来折磨自己。

但,看情形又不象。

因为,他们俩是——黑洞与他的仆人——铁勇。

他们静静地在这夜空下,一句话也不说。

他们似乎是在等候着些什么。

在这样的地方,今这件的夜里,等待的东的决不是什么好的。

是以,此时他们都阴沉着,脸泛忧郁之色。

世上有许多事情便是这样。

——得利的偏要失去,拒约的却又偏偏来到,让你不能拒绝,也不要你拒绝!

“嚎——”

一阵令人心过时的声音,掠过寂寥的荒漠,划过深造的夜空……

是夺命的刀掠过将死者的眼神?

还是……

一切又重新归于正静。

静得比先前还可怕。

黑洞仍是静立地尘着,没有表情,也没有思索,更没有动。

此时,任何一个陌生人看到他,只怕都会跪下来。

——把他当作一尊木塑的菩萨。抑或是多死去多年的恶魔塑像。

铁男虽也沉默着,眼光扫射下,他却在凝注着天空,似在努力要看到什么?

那他在寻找着什么呢?

他正在寻找着他们等候的访客吧!

令人奇怪的是,他不是看路,而是望着天空。

难道来访的客人会从天上掉下来?

来人决不会乘飞机,或别的飞行器,因为铁勇所在的地方,不能停留在任何一件能飞行的器械。

但,铁勇仍是看着天空,虽有点不耐烦,但却耐心。

反观黑洞,他仍是似没有任何事情似的沉默着。

仿佛,这世界上的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胸有成竹?

谁也说不明白!

铁勇轻轻地“噶”了一声,然后使呲牙裂嘴,似乎要生吞什么。

黑洞轻缓地道:“哼,来吧。”

话虽是说得不屑,却没有任何轻视的语气。

天边己泛起了鱼肚白。

于肚白的云层下,映出了一个黑影,用蝙蝠来形容,当是最恰巧不过。

但这却绝不是一只碥蝠。

因为,没有飞得这么高的蝙蝠,也没有飞得这样快的蝙蝠。

它一个子就来到卫拉近了巨大的距离,身影也变得极大,世间当是没有这么巨大的蝙蝠。

它应是一个人,一个披着巨大斗逢的人。

带着“呼——呼—一”的风声从天而隆。

轻轻地落在黑洞坐骑前的五尺远的地方。

赫然就是他。

——被誉为“世上最强”的他——银河。

真不敢相信,坠落到靠醉酒度日的银河,此刻意如天神般地站在黑洞的面前。

威风凛凛,一派不可侵犯之势。

今天,他一改往日的醉态,到访黑洞为了什么?

有着什么意义?

黑洞没有说话,他在等银河先开口。

是以银河便不谦让地道:“老朋友,许久不见了,过得还好么?”

“托福!死不了!”黑洞冷冷地道,如果世间上还存有“客气”这两个字,那决不可以拿来形容此刻的黑洞。

但银河却丝毫没有恼火的意思,反而淡淡地一笑,仿如适应了太阳必从东边开起一样,不以为意。

两人静静地站着,谁都没有知开口说话的意思。

无色已渐渐放亮了,照着银河的影子,刚刚覆在黑洞的脸上。

两人一坐,一站,干耗下去,吃亏的当然是站着的银河。

他没有再等,仍淡淡地道:“投死就好!只怕这世间上,能活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所以,今天的太阳全部露脸时,天上便会少一颗星星,地上也会死去一个人?”黑洞道,仍是冷冷的,连头都没抬,定然他今天没有对银河尊重一点的意图。

银河道:“哦!所以你一直在这等着?”

“对,等着送人下地狱!”黑洞道。

“是啊?”银河反问道,他知道,这样说下去。自己是占不了便宜的,因为他黑洞是坐着,自己根本无法激怒他,以图在交手过程中全捉到黑洞的破绽。

是以,他把话切入了正题;道:“你知道我要来?”

“是的!”黑洞道:“但不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事?”

“真的?”银河道。

黑洞没有说是,也没有点头,只是轻轻地易动着嘴chún,道:“我们之间除了都是赤天的人外,并没有什么关系啊,何势银河大人来访?”

银河再也忍不住了,他也再不想玩捉迷藏的游戏,踏前一步,道:

“黑洞,我战败的事,你一定也知道了?”

黑洞没有点头,也没摇头。但其情形是在默认,这银河一定能看得出,便续道:

“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同你印证一件事。”

“什么事?”黑洞问道。

“强或弱!”银河道。

“想找我来印证你还是世上最强的男人?”黑洞仍在睁着自己的脚,仿佛要从哪里发现什么。

“没错!”银河道。

“但,你却已败了,这是一个不容置辨的实事,无论如何,你现在都得不到‘最强’这两个字。”黑洞道。

“我还可以争夺赤家中的最强!”银河道。

“有谁说过我比你强?”黑洞问。

“没有!”银河道。

“那,为什么要找我?”

“原因很多,但现在我只想告诉你一点,直以来,你和我都公认为是赤家的两个最强的人,今天,我已失去了一条手臂,于是我便有兴趣知道我还可不可以打败你?”

“还有呢?”黑洞问道。

“藉此,我也想找回我活着的意义!”银河冷冷地道。

黑洞却再也忍不什,愤怒地一跃而起,站在银河的跟前,四目相对,都在燃烧着火。

空气也似乎要被二人的战慾激荡得差不多要爆烈。

黑洞骂道:

“他妈的,你来挑战我,是你个人的主意?还是帝皇的主意?”

银河回答了,但不是用嘴巴,而是用手。

单臂成掌,缓缓地,像挽着千斤重物似的,自身后划到胸前,推向黑洞,其速度比蜗牛的爬行还要慢上半分。

黑洞亦起右臂,同样自身后划向胸前,推出,似乎比银河还要慢。

而两人的目光却全没注意到对方推出的手掌,而是落在对方灼眼睛上。

似乎想从里面发现什么。

但两人都失望了。

所以,银河道:“我们自‘出生’以来,就从来只吵嘴,今大就尝试一下彼此的‘实力’吧、”语气甚是闪谈,宛如在述说着一个枯燥乏味的,陈旧得不能再陈旧的故事。

黑洞也淡淡地道:“银河,我只有一句话要跟你说,千万不要后悔!”

两人说话的语气,完全没有一种激战前的霸气,更没杀产电。

但,赤家的两大绝世高手之战,似乎已不可能避免地发生了。

他们推出的手掌完全没有丝毫收回的意思。

而且,在刚要相抵的刹那,同时——

翻腕,以前臂横扫向对方的胸膛。

并各自向左跨出半步。

“碰”的一声,手腕相撞,五指一弹,每一个指头都弹在一块。

看起来,虽是简简单单的一式,但两人都同时后退了八步。

罡气相激,火花四溅,有如雷鸣之际的闪电。

待到两人站稳身形,都不禁心神一震,因为,他们知道刚才对方那一招的后续变化,暗自庆幸自己也用这一招,否则,此刻只怕有一人躺在地上了!

也因为刚刚那一招,双方都使出了四十级力量的异化潜能!

这两股大地上近乎无敌的异化力量直致两人站稳身影后三秒才爆发。

爆发的结果是,脚下的钢筋水泥高塔,以及附近半百里内的高楼,石雕,全都在无声无息之中有纸灰一般,随风飘渺。

更像湿沙堆成的柱体,蒸发水份后,下海。

这情形,看得远远避开的铁勇张大了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银河与黑洞两从虽是脚下的高塔已如粉尘一般铺撒在地上,却悬立在空中,站得比踏在实地还要稳当。

风在轻轻地吹,污染着与这情形极不相对的气氛,太阳已露出了她的大半边脸,发着灿烂的光芒。

空中的黑洞与银河两人,却如石滩一般,全然不相村这个世界。

难道他们已不想再比!?

不,他们是在等待机会。

是以,忽然,两人同时出招。

踢出卫凌厉无匹的腿招,七七四十八脚,脚掌对脚掌。

但没有发出丝毫碰撞的声音。

因为,他们在脚掌刚要相触的那一刻,已发现这一脚将是无功而返,是以未持接实,便收了回来。

并在踢出第八脚时,同时出拳,攻出了一百多拳。

拳风虽是呼呼,激起闪烁的电芒,但也没有接实。

因为没有接实的必要。

两人各自静静地站着!

在铁勇的眼中只见二人一合便分,显如只对了一招似的,他哪里又想到这短短的一纷便分的时间里,若技成是地铁勇,只怕己死了二百次。

空中的黑洞与银河两人忽地同时叫了一声“好!”

这一声吆好,听在铁勇的耳多里,只觉得莫名其妙,若不是他已成了机器人式的无思想,只怕会笑出声来。

幸好他没有,因为接下来的,他看到了一场惊心动魂的激斗。

实话说,他只仅仅看到了一团滚沙的电光球,在空中飘荡移动。

致于黑洞与银河两人究竟是怎么对斗到一块块去的,他也没看清楚。

光球在不断地膨胀,扩大,内动的电芒有如毒蛇的信于一般,已伸缩到百米开外的铁勇身前。

铁勇看得呆了,更何况他已是一具没有思想的人体。

是以,此刻的他像一遍痴呆之状,谁见了,都不敢相信,这就是昔日的铁勇。

二人仍在激斗,铁勇却完全看不见他们的身形,更谈不上看清他们的出招了。

在他的眼中,只有强霸的内力激撞起的光球,和那闪电似的电芒。

在这等层次的激斗中,铁勇完全只配做一名旁观者,虽是他也拥有二十五级的异化潜能。

甚至,他边旁观者都算不上,因为他根本就看不清空中的两个究竟谁是谁!

但他的战慾也被感染得疯狂地燃烧起来。

这又有什么用?此时的他只有被电芒迫得步步后退的功夫。

甚至,迟得慢的也可产生话,但决与慢都有被波及致死的可能。

空中,激战中的银河与黑洞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神的意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