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11章 黑洞力量

作者:天宇

“宣判!”

是一个寓告正义的词,让正义的人大感痛快,使邪恶的人悲痛伤心。

它对强者可以治判,对弱者亦可宣判。

那,我们这里又宣判的是什么?

是两人强者之一的生与死!

更是活着意义的对与错!

银河只身前往挑战黑洞,以他的话来说,是为了印证究竟谁才是最强者。

似乎开始,他取得了局面上的优势,曾几番可置黑洞于死地。

但黑洞的实力又岂可低估,他在最后的生死存亡的关头,凭着自己的智慧,又凭着对自己信念的执着!

还凭着他活着的意义,陡发神威,力量暴增,似乎已凌驾于自称无敌的银河之上。

他所使出的绝招“黑色吞噬”所打开的“洞中之洞”己把银河击出的拳头吸去,并御去其所有击出的劲力,吞噬了他的拳头。

“我早就说过,你一定会后悔的……”黑洞道,但他也并不怎么轻松,说时额上已沁出了汗珠。

他在倾尽全身之力,以图吸食,消除掉银河。

“妈的!”银河骂道,并倾尽所有的力量与黑洞的“黑洞”吸力相抗衡。

但,他会何成功的机会吗?

虽然他已使出了残存的,高达四十三级的“异化潜能”力量,但他的手臂却抵受不了这巨大力量的催逼。

更忍受不了当世两大强者两股无匹力量的拉扯!出现了爆裂的现象。

首先是皮肤,宛如一张薄纸,在两个大力土的拉扯下出现了裂缝。

如冰块碎裂的缝隙里,往外喷着血。

鲜红的血,喷得银河与黑洞两人皆满头脸,神色甚是狰狞。

这热乎乎的血,洒在黑洞的脸上,他感到极是合适,极是开心。

世上有什么样的词语能形容他此时的心情?没有,连新婚的女人也没他这般开心。

他盯着银河,竟然觉得他有点可爱。

“要不是上帝在造就我时,也同时造就了银河,我决对尝不到这种合适与满足感!”他暗想。

但手上却丝毫没有轻松!

而银河呢?银河却感到鲜血是冷冰冰的。

因为他的脸上还淌着大滴的汗珠,太热!

也太紧张!

他银河已先失了一条手臂,他能否再次眼睁睁地看着这条手臂断裂?

“不能!”他暗下决心,并同时放松了力量回夺。

但,他仅是稍存减小拉力之念,手臂又立时被黑洞吸入了三丈。

“若这等手臂被他吸入,那我还有命么?还能保存这条手臂么?”银河暗想,拼力回夺。

一阵剧痛又全手臂上传来,他己清楚地听到了肌肉拉断的声音。

清脆,有如拉断钢丝,但听有他的耳里却并不悦耳。

甚致比最难忘,最难听的嗓音,还听得令他难受。

“怎么办?”他在苦苦思索。

但容不得他分神,手臂又被黑洞吸入了半寸,黑洞里黑乎乎的,他什么也看不清,却知道被吸入的拳头及小手臂没有痛疼之感,想是黑洞没功夫运力于致残他的拳头。

“干脆让他吸进去好了!”银河想,但马上又否认了这一想法。

“若真的被他降服,那我银河就全然交付给他处置了。”一想到这点,银河就感到恶心,特别是此时黑洞的那一副丑恶嘴脸,他真想吐。

“即算黑洞会因利用我,而不杀我,这样的生存,岂不是死了更好?”

银河在拼力回拉,但黑洞的吸力似乎无穷无尽,愈是反抗,力量作用得愈是强大。

肌肉纤维仍在一根根地断,每断去一条,其承受的拉力,便减去了一份。

“弃去这条手臂,逃得一条命算了吗!”银河想。

“不行!”他这念头刚一产生,银河又马上否决了,“没有手臂的银河,又岂能战胜别人?不影战胜,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实在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因为,在浩路无限的宇宙当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物质或力量被黑洞逮住后,能逃脱被它吞噬的命运!

“太可怕了!”银河想,他已感到绝望,感知到死神的气息。

手臂在暴涨,在碎裂!

但他银河却没有放弃反抗,直到最后一刻,他想。

“没用的!”黑洞道,脸色阴沉,甚是可怕。

银河的脸色则更是难看,因为他知道黑洞所说的是一个不容置辨的实事。

“呜——”他在低声呻吟,虽没有哭,但这种呻吟发自银河这样一位强者的嘴里,却比哭更是难听。

听得让人心寒,让人毛骨惊然。

连黑洞都感到心神受震,怒骂道;

“银河,给我死吧!”

就在黑洞怒骂的同时,左掌一伸,直拍在银河的面部。

银河也清楚地看到了这一掌拍来的方向,角度,力量,也清楚这一掌被拍中的后果。

但他就是避不了!

手掌拍实,银河又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溅在黑洞的脸上,滴滴下流,就象从他头上泼下了一大盆鲜血。

黑洞可顾不得这许多,一甩头,挥去遮眼的血珠,左手一扯,银河唯一的手臂顿时被扯断!

没有双臂的银河,还有战胜黑洞的机会吗?没有!根本完全没有!

看着断臂伤口,银河已明白了,今日将是他生命的尽头……

而且,没有了双臂的银河,己根本上谈不及“胜利”两字,他已没有活着的意义。

活着,连意义都失去了,那为什么还要活?

此时的银河,最大的奢望就是死,病痛快快地死。

他已是万念俱灰!

更是有一种活着面对死亡还难受的感觉,在他的心头泛起,扩散,弥漫了他的全身。

“我……我败了……我根本就不及黑洞!一直以来,我只是自已为是,我……我根本就不是无敌……”银河在前喃自语。

此时,他的世界里已什么都没有!他的眼睛里也只有那刚刚断去手臂的伤口!

“我……我根本就不是世上最强的男人……从前不是,现在更不是……呜……”

银河竟哭了。

他的哭是不是仅仅因为伤痛而伤心?

不是!绝对不是,能令银河这样一位男人流泪的东西,决不是这么简单。

而且,向来不哭的人,决不是因为害怕死亡而哭。

那是因什么而哭?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形容此时银河的心情。

只知,此时的他,哭得比小孩还要天真,无邪,比什么都要伤心!

“既然你已连求生的慾望都没有!那便给我认命吧!”

黑洞并没有因为银河不寻常表情而心软,反而厉声喝道:“死吧!”

五指箕张,“噗”的一声,插入了银河的胸膛,穿透后背而出,并连银河的心脏也给抓了出来。

黑洞的性格,绝不会给重死的人有翻身的机会!更有残酷者,他会让弱者,让战败者死得更惨,更无人道!

银河已是挂在他的手臂上,却没有立即死。

你可以想像银河此时所承受的痛苦吗?

更何况他银河还向来被称作强者!

黑洞丝毫不怜悯银河,反面说道;

“银河,你终于还是死在我的手上!这,恐怕让你再活十辈子,也不会想象到的吧,尊敬的强者!”

黑洞的话尖酸刻薄,已完全没有一个强者,没有一个胜利者应有的风度!

“一直以来,我真弄不明白,你这样人渣,你这垃圾一样的东西,竟有资格与我齐名?”

黑洞冷冷地问道,他在美狂蛮横,在尽情地享受战胜的感觉。

可他又哪里想到,两个小时间,他自己差点十次死在对方的手下。

“事实上,我是比你强得多的,可笑你这个猪一样的家伙,竟一直不知!”

说到这里,黑洞顿了顿,他在欣赏,欣赏银河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

“愚蠢的走狗!你一直都只是赤天的一件工具而己,知道吗?可笑的忠诚之士!可叹的只是赤天的傀儡……”

这些话,银河似乎丝毫出没听过,他闭着眼,究竟在临死之前,他想到的是些什么?黑洞无从猜测,他也不想去问,因为他知道银河是不会说的,仍自顾自地道:

“赤天的傀儡,可以可笑可惜的傀儡!你得到今日的下场是理应该当的,是命中的注定!明白吗?试问一名傀儡,又哪有资格成为世上最强的人?又哪有资格配被别人称乎为‘地球上的最强者’?!”

“呜……”银河忽地怒哼一声,睁眼狠狠地瞪着黑洞,令他不由吓得差点逃开。

怕他马上便镇定下来,因为银河的身躯穿在他的手臂上,如炸肠串在竹签上一般,那举动弹得了?

而且,银河己失去双臂,根本无从攻击他黑洞。他暗暗苦笑一声:

“我也是太过多心了!”不过,这想法他并没说出来,更是连表情上都没透露半分。

不过,他感到县是奇怪,“为何他银河的心脏,已被拉高胸腔这么长时间了,仍在我的掌心里跳动?是‘噗通!噗通的,甚是有力!”

“还是趁早杀了他吗!”黑洞暗想,遂道:

“永别了,我亲爱的银河大人!”

到这等时候,他竟还有心情幽默一句,而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数出来,说的极为认真,也极为有感情。

宛如他们只是为了某种官事,而将天各一方的好友一般。

不过,他的眼神却极为凶残,极为狠毒,比猎豹捕杀小鹿,比眼镜蛇追捕青蛙时,还要狡诈,还要狠毒!

怪不得向人感叹说:

“世上最狠毒的东西,就是满腹伦理的道德,满嘴钢记法规的人。”

“噗通!”

听得黑洞的这句话,银河的心猛地搏动了一下,然后跳得更快,更急,不过,力度却渐渐转弱!

“我……我要死了吗……喔……”

银河睁眼看着黑洞,怪异的是,他此时的眼神已疯没有一丝怨毒之色!看着黑洞,就如慈爱的大哥看着调皮,惹人疼爱的小弟弟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他为什么会这样?银河应当恨黑洞才对!

可此时银河看着黑洞,眼神里全然是一片慈爱,一片关切与抚慰。

他的思绪也飘到了久远的以前……

黑洞与银河的出现,是因一代强者赤穹苍的儿子赤天的出生而诞生的。

他们俩被制造得脱颖而出,身赋超绝异库,就是为了守护他们的主人——赤天。

也许,这就是他们出生的这一因由,就为他们种下了灾难的祸根。

虽然,他们也拥有赤穹苍遗传的某些基因,并因此拥有一身超绝骇俗的异化能量,但他们的身份及地位上,已注定了只是赤天的仆从,只是赤天的保缥,守护赤天。

在赤天很小的时候,他们俩便就是赤天的,可以说话的洋布娃娃,是赤天儿时的伴侣,是赤天忧愁时发泄的对象。

及致赤天继位后,他们俩也长大了,已拥有了无可匹敌的能量,这时,赤天已知道了他们俩的重要,并赋有高位,给予荣华富贵,拿他们当兄弟看待,再不像小时候那样随骂随打人。

但,这却永远摆脱不了他们是工具的本质,永远摆脱个了从属于赤天的命运。

赤天所给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笼给他们,让他们为赤家的政权而存在,让他焦头烂额赤家的因家政权机器的正常运转下。

他们仍只是工具!

他们已渐渐死去情感与信念,变成一个不可估测的,不可思议的动物。

银河成了一具专门负责杀戮的工具,他不断的杀,不断地凭借自己天生的异化潜能来压倒别人,把一切己反抗或企图反抗赤家政权的人宰杀,他已没有了是非感念,别让他的头脑是清醒的,但不断的血腥屠杀,已使他生存的意义变成了杀,变成了战胜的对手。他要的是胜利,而胜利永远站在银河一方。

他已完全为了杀而生,为了胜利而活着。

即算偶尔脑中会掠过一丝童年时的欢趣,也瞬息被他忘却。

战斗,胜利就是他活着意义的全部,也早就忘却了黑洞这个与他一块长大,一起媲戏的伴侣!

也早就忽略了黑洞与他银河,在某种意义上,也存在着兄弟的关系。

在他的眼中,已忽略了黑洞的存在。

而黑洞却没忘记他银河,他为了他活着的意义在一直窥视着银河,他知道,有一天,他将与银河站在战场上,相对而立。

因为,他已有了野心,已把贪婪,占有做为活着的意义。

他一直为此悄悄地准备着,涵路养晦,逼使自己在外界默默无闻,迫使自己在别人的眼中是神秘,不可估测!

而银河一直四处张扬,骄气四益,威风八方。

他黑洞可不愿这样,他总认为,太招眼里,总有一天会惹鬼上门的,也总有一大会引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黑洞力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