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12章 龙族秘闻

作者:天宇

银河死了。

一代强者,以一个悲惨方式,结束了他悲惨的一生。

他生活的方工和意义本就职悲惨的,他不应当以杀戮为主体,不应以胜利为活的意义。

当他出生时,就注定了这么一个结局!

因为,人不可能不败的。

就算他银河再强,再狠,他亦须知道:长江后浪推前浪。

他做人的战绩,显赫的态名,只是为后来者登上强者宝座铺垫脚石。

只会是让战胜他的人,在一夜之间,名声大噪,成为风云人物。

这个人就是天行者,判军首领大浪的儿子,天武的后人。

天行者也正如他父亲所说;“一生下来就有三。四岁孩子太小,这注定他会成为强者。”

天行者现在已是强者了,强得统帅天下反抗赤天暴政的军队。

黄山一行,为他奠定了这一坚固的基石。

出乎意外的是,他在这里遇上了龙暴的兄弟——龙狂。

这使得他又想起了那一段源惨的往事。

想起了他那可爱的却又有着悲惨命运的娜娜!

他是爱娜娜的,今生今世,如果他天行者还会娶妻生子的话,那绝不是因爱而结合。

因为他的爱,已随着娜娜的逝去而消亡。

由此,他已封闭人动中的爱,有的只是仇,只是恨。

没有了爱,多么可怕的字眼,但他天行者就是如此。

因为他的脸上已为娜娜留下了四处血色的,永远抹不乏的泪痕。

就如他答应了娜娜,为他找寻自幼失散的妹妹,并为他查出身世一样,永远忘不了。

在娜娜那里,他除了听到“龙暴”这样一个名字外,没有任何一条线索。

他为此苦闷,但没有放弃,自见到父亲天狼前,他整天都在为此事奔走,查访。

他在找寻龙暴的下落,整整六年。

龙家本是大簇,是昔年的四大家族之一,龙刃更是当年的四大强者之首,整整比排行最小的赤穹苍高出一辈。

是以,龙家也是四大家族中,声威最为显赫的一家。

但,赤穹苍统一世界,建立共和帝国后,为了他帝位的稳固,不断排挤,刺杀,已使龙家渐渐衰落。

直致天行者慾寻找龙暴时,也只是从别人的口中听说,龙家还留有两个后人:龙狂与龙暴。

乌托邦的革命军首领龙霸及他的儿子龙杀,虽也是赤家的人。

但龙霸亦不过是当年龙刃的一名贴身仆从的儿子。

当天行者找到他们时,他们已早就失去了龙家的信息,更是在寻找小主人:龙狂与龙暴的下落。致此,他己有点心灰!

但真想不到的是,在黄山上夺取了判军总统领之职后,还意外地遇见了龙狂。

那时的那一份惊喜,令天行者现往回想起来,还感到打点激动。

但,那一晚与龙狂露宿黄山天都峰顶,却从龙狂那里没有得到任何一点龙暴的音信。

“难道龙暴真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么?”天行者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那,我岂不要事负娜娜的嘱托?”

一想到龙娜娜,天行者的心就在痛,也就是他那一晚的古怪行为的原因。

半夜时分,他们抓遇上了一批刺客,凭天行者的身手,他岂会俱于这批毛贼,但,他仍是先行支开了龙狂。

因为,他不想让龙狂知道的太多!

再次意想不到的事情,那一晚又发生了,当天行者迅捷地制服那些人,并慾问其主使之人时,那人却先开口说话了。

“我以龙暴的下落换取我的速死,并不回答谁是我主人这个问题如何?”

这句话听在天行者的耳里,不啻是一声炸雷。

“龙暴呀龙暴,我终于可以知道你的下落了,娜娜,你九泉之下安息吧!我天行者一定会查出你的身世,并找到你的妹妹的。”天行者仰大喃喃自语,一口答应了那人的话。

因为对方的刺杀根木就未成功,谁是主使之人在天行者的心中,根本就没娜娜的嘱托重要。

“要找龙暴,先去找隐居在珠穆朗玛峰下的杜星土。”那人说完这句话后,嚼舌而死。

“杜星土?珠穆朗玛峰!”天行者不断重复着这两句话,珠穆朗玛峰下,面积有几万千万公里,在这个广阔的面积里,找一个叫杜星土人,岂逊于大海捞针?

但以天行者的能耐,他还是满有信心地上路上,骑着他的黑马,独自一人取道而行。

他本可以从长江乘船顺江而上的,他更可以乘飞机直飞喜马拉雅山脉,但他却先选定了骑他的那匹大黑马。

因为他慾一路探地判军的军情,了解一下他部下的情况。

也更因为他的那匹大黑马跑动起来,决不比一般的飞机慢。

因为他的这匹大黑马,本就是一台机器,不过审制成了马形,以马行走的方式移动。

它的能量,可以从一个山头跃向另一个山头,且根本不受江、湖、山、丘、沙漠的限制。

天行者辞别龙狂后,第二日的晌午时分便进了川,慾从这里渡过金沙江,取道入藏。

黄昏时分,天行者到达了一个叫喀公布的集镇,这是一个隶属于藏区,藏于崇山峻岭中的一个小镇,由于交通仍不大发达,经济发展比较落后,但一些富人的小接点缀于山峻间,风景便也甚是迷人。

赤家政权在这里设的专政设施较少,只有一个步兵营,早就被起义的判军拔掉了,战火过后,倒了许多高楼,无数的藏民,正开着各种推土机之类的器械在搞清理,一具具尸体不断从砖砾中抬出。

天行者骑着战马缓缓而行,一面注视着忙碌的人群。

忽地,人群大晔起来,无疾者循声望去,只见一台庞大的推土机,由于操作鲁莽,推向一根粗逾五尺的大立柱时,牵动旁边的一根同时倒下,压向一牵着骡子路过的老太太。

在众人吓得大呼大叫之际,老太大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迷茫地望着众人,全然不知死到临头。

天行者离得甚远,眼看大立柱己砸向老太太头顶不过三尺,他就是有再快的身手也无法扑去救下老人了,忙提起身边佩剑,慾掷去撞碎立柱。

忽地,人众中人影一闪,却见大立柱距离老太太头顶两寸时,却顿住了下落之势。

众人放下一颗悬着的心,不禁为老太太暗叫庆幸,细眼看去,却又惊得张大的嘴巴半天都闭不拢。

原来竟是一个约八九岁的小男孩,高举双手拦腰托住了大柱,大检及钢筋水泥浇灌而成,中部受力,竟不负重荷,手托处碎裂开来,一头垂下,若小男孩再找前半寸,或托后半寸,这老太大都逃不了头骨碎裂而死。

这一点,天行者看得明白,不禁为小男孩的计算咋咋称奇。

而围观的众人,又哪里知道这点,虽然人类的进化,再加上物质生活的富裕,在这个时代,能肩挑吨重的男子也不在少数,但这样一个高不逾四尺的小男孩,竟然能于这样一根大立柱蓄势倒下时,拦腰杆住,双臂若没有几万斤的气力,谁敢如此鲁莽。

是以众人不禁为小孩的劲力惊得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老太太一心只看着众人的怪异表情,又哪里知道刚刚已从鬼门关走了趟,更是不知牵升毛骡子走避,呆在原处不为所动。

这一切看得天行者暗暗好笑,心想:阎王爷拒绝收纳你这老鬼,你竟然不领情,待会这小孩支撑不住,只怕也要陪着你这老鬼一块送了命,只是可惜了这小鬼。

天行者。生性残忍,刚刚慾出手救助这老太太,只不过是事发偶然,不及细想之下的一时恻隐之心。此时事态一过,又哪里顾及如此一个小民的生死,划慾打马走开之际,忽见人群中白影一闪,走出一位一身白纱的绘色女子,缓走向那老太大走去,步态轻盈美妙,天行者几疑是传说中的仙女下凡,勒住战马不由也看得痴了。

只见那少女走向那老太太,伸手拉开老太太,笑道:“虎弟,你放下吧!”

那小男孩咧嘴一笑道:“好吧!这东西侧蛮有点斤的,只怕比我家门那块大石还要重上几千斤,举得我手都麻了!”说罢双手一松,把大立柱例推两尺,立柱轰然倒起,腾起一阵烟雾,竟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小男孩拍拍手上的灰尘;笑道:“果然是个粗笨的东西,阿姐,要是抬回家,给阿爸做捣样倒是合适不过。”

“虎弟,别说傻话了,就是你有再大的力气,这几千里的山路,你能扛得动这东西回去吗?再说,明天晌午我们还得赶回家哩,要不,阿爸又会怪我们贪玩,下次可不会让我们再来了。”

这时,那老太太才知悉刚才发生的一切,骇得浑身一软,瘫倒在地,白衣少女忙扶住老太太,老太太不住说着感激的话,结结巴巴的,全是藏语,天行者一句也听不懂。

只听那少女也同那老太太说了几句话,想来也是藏语,那老太太忙起,恭敬地朝西跪倒,磕了几个头,那付虔城的模样,就像一向诵经礼佛的和尚见了如来佛祖一般,看得天行者甚是茫然,暗想:这老太太莫非也是值佛教圣徒,在感激佛祖无量,救了她一命!

西藏地区一向信奉佛教,这本也不足为怪,只是这老太太别过她的恩人不拜;反而去拜那已死去几千年的释迎牟尼,天行者一向不信这些宗教,只叹这老太太愚昧,淡淡一笑打马转身离去。

出得集镇,天行者就路边的小店买了几个称耙,就着雪花,勉强填饱肚子,心系吉娜娜的嘱托,只想早日找到龙暴,查出娜娜的身出,也好了却这一桩心愿,逐不投宿,摧动战马,踏着漫山的积雪上路了。

这山里,太阳下山得太早;但等花映照之下,天行者策动战马,一口气养了两个多小时,仍能模糊看得山路的影子,算起行群来,离那个中喀什布的小镇已有五百多里了。

天行者一路行来,山道偏僻,甚少有人家,曳是难得见一个行人;回自看去.只见厚数尺的积雪过而,一串巴蹄印向远方伸去,蹄印甚稀,每两个之间,相隔数丈之距。

山路本就崎岖难行,上下皆是陡壁,最宽处也不过三尺,在宁样的积雪里,本是少有马匹可以通过的,无行者不禁暗暗欣喜于自己的宝马战驹,伸手一抚马颈,他微微有引起细评了是放松疆绳,任由它缓步行骄,自己也伏在马鞍上,裹了襄了衣裘,略作休息。

山野里一片静寂,不时传来“喀峻!喀呼!“的积雪崩倒之时,有时,崩很大了,响声震巨大“轰轰”有如雷鸣,直向山谷下传来,好久才听得回音。

在这样恶劣的无气里赶路,本是意为危险的,随时都有可能葬射于雪崩之下,但天行者自恃力道强横,倒也不以为意,只是一路行来,心绪混乱,怎么也睡不着,索性坐正身子,留览起雪景来。

再行得半个时辰,算来已是攸深十点左右了,雪景黯淡,天行者也看得腻了,无聊之际,暗叹一声,哺哺道:

“照这样的行程,明日午后,当可到得喜玛拉雅山区,但这方圆几万平方公里的的土地上,怎样才可找到一个叫杜显土的人?”

他不由有点后悔在黄山天都峰顶,没有问个确切地址,便让那厮死了。

但现在后悔已是迟了,只是,他又有点不明白。

“我这四年来,南查北访,东奔两走,找遍了整个地球,也未找到丝毫有关龙暴的信息,但这个杜星土又怎会知道龙暴的下落?”

想到此处,他不由有点怀疑起来:

“或许,这世上本就没有一个叫杜星土的人,那个黑衣刺客不过是杜撰这么一个信息,让我欣喜分神之际,便趁机咬舌自尽,图个死得痛快!”

这时,他不由更是相信自己受骗了,心想:既然有这么一个叫杜星土的人会知道龙暴的行综,若不是跟龙家有什么亲密的关系,便应是一位青人志士,自己这些年来,明查暗访,从龙家的各种关系种,也未查出有这么一个姓杠的人,而且,如穹苍为了巩固自己的天下,奇人志士全是他搜杀的目标,这些年来。除了蓝家外,龙家和我天家也难逃厄运,若杜星土也是一位高人,又岂可逃得赤穹苍的追杀?再者,就算他杜星土也如我爹天狼一般,侥幸走脱,以我天行者的阅历,也当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可我却为何一概无知?

想到此处,天行者不由更是泪丧,再加上山路幽僻,独自一路醒来,气氛孤寂,心中那份受骗的感觉不由更是强烈,气专项不过之际,又恰遇一块西岩,从山壁上伸出,刚好拦在山道上,外面不过留下五六寸党的一条小道。

凸岩高逾数大,刚好遮住了前边的道路,天行者一眼望去,若在乎处,战马早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龙族秘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