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15章 龙的传人

作者:天宇

龙氏家族声威最盛的时候,当算四大强人之首一一龙刃在世时。

待赤穹苍一统天下,成立第二共和帝国时,龙刃已逝去多年,其于龙剑便在赤家的追杀下,携于避居到阿尔泰山北虎的一个偏僻小镇,遭到一支劫匪的洗礼,龙剑临死之际,嘱托家仆龙霸带其已有三个月身孕夫人再次远走他乡,避居到藏区的一个更为贫穷的村落。

致此,昔日威震世界的龙氏家族,便在外界失去了其踪迹,赤穹苍更是以为龙家已绝后,放弃了对龙家后人的追杀。

“那,龙狂与龙暴便是龙剑的遗胆子?”天行者问道。

杜哈达点了点头。

天行者又问道:“他们兄弟是双胞胎?”

杜哈达又点了点头,道:“龙家婆婆他们逃入藏区之后,生下了一双胞胎,便是龙狂与龙暴,听我阿爸说,他们兄弟可相像极了,小时候,连龙家婆婆也分不清究竟谁是龙狂,谁是龙暴,直到七个月后,这一位双胞台兄弟能行走,说话后,才知道他们俩究竟是谁大上半个小时。”

天行者听了,疑惑地问道:

“难道是他们中,有一个是先半小时说话,便认定谁是哥哥?不,这也不准确呀!”

社哈达摇了摇头道:“他们俩是一天早上醒来时,同时喊妈妈的,龙家婆婆猛见这兄弟俩竟同时开口说话,惊喜之下,倒不如该先抱那一个才好呢?”

“那,是依他们兄弟俩谁先走路,来决定谁是兄,谁是弟?”

杜哈达又摇了摇头,道:

“龙家婆婆正不知先抱谁时,他们兄弟俩竟同时从床上爬起来,一癫一拐的,向龙家婆婆走了过去啦……”

杜哈达说话极是缓慢,正慾往下说,天行者插话问道:

“那,是什么方法来决定谁大,谁小?”

“他们兄弟俩自己说的。”杜哈达道。

“自己说的?”天行者不由更是惊异,“这……他们自己怎么知道?”

“龙家的这两位叔叔,生来便其是聪明,智商高出常人许多,虽是七个月后才发育到能走路,说话,但他们生时,医生说他俩的智商已超出三、四岁孩子了,是以他们倒是记得谁大谁小,别人也无可分辨!”

天行者听罢,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道:“大的就是龙暴,小的那个就是龙狂?”

杜哈达点了点头,道:“是的,但龙婆婆一转身,又分不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了当今之世,也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真正明白,究竟谁是龙狂,谁是龙暴了。”

天行者道:“怪不得龙暴在世界上行走时,自称是龙狂,倒是谁也不能识破。”

杜哈达道:“不,后来还是有两个人能一眼就认出谁是龙狂,谁是龙暴?”

天行者听了,忙问道:“那,是谁呀?”

杜哈达道:“一个是蓝雪的阿姨……”

天行者接口道:“另一位就是你阿爸是么?”

杜哈达有了点头,道:“是的。”

天行者问道:“蓝家的那位阿姨,是不是昔日的蓝慧星的后人?”

社哈达点点头,道:

“蓝慧星一共有上个儿子,只可惜全都夭折,只有最小的蓝天生了三个三个女儿,但三十岁那年仍是在一次火山喷发中死去了。”

天行者问道:

“这位姓蓝的女子便是蓝天的女儿,蓝慧星的孙女?蓝家也有后人我这些年来,怎的一直不知?”

杜哈达点了点头,自顾自地道:

“蓝天的三个女儿分别叫蓝霜、蓝露、蓝雪,蓝霜最大,整整比蓝露大十岁,比蓝雪更是大上十四岁,只可惜蓝家在那次火山喷发事故中,遭受大难,也不知蓝露阿姨及蓝雪阿姨是否还活着?”

杜哈达天性善良,说这句话时,甚是忧伤,天行者便安慰地道:

“她们既是四大强人之一的蓝慧星的后人,当是身怀怀绝技,肯定逃出来啦!”

杜哈达知道天行着这句话是在安慰自己,凭他天行者的为人,岂会为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考虑生死?杜哈达不由感激地看了天行者一眼,道:

“蓝慧星虽武功高不可测,但他的儿子却不怎么行,听阿爸说,亦不过具有六、七组异化潜能而己!”

这一点天行者早就料到了,若蓝天具有二十级以上的异化潜能,就算是火山喷发时,他立在火山口上也不致送命的故作不知地问道:“真的?”

杜哈达道:“我阿爸说,只要具有十八级异化潜能,蓝天也不会死于火山喷发的,想来他功力不高,当是真的。”

天行者道:“哦,那他的三个女儿,也没有异化能力?”

杜哈达点点头,道:“但听我阿爸说,蓝霜倒极是聪明,也漂亮贤慧,连我阿爸也自愧不及。”

杜哈达道:“想来也是的,要不,怎会识别龙氏双胞兄弟。”

杜哈达道:“她虽是聪明漂亮,但要识别龙氏双胞兄弟,却是不行的,因为就算有再高的智商,我阿爸说也不可以识别他们兄弟俩,要准确地识他们兄弟,靠的是一种感情上的直觉。”

“那龙狂的母亲,又为何不能识别他们,她肯定是对自己的儿子深有感情的。”天行者不解地道。

“我阿爸说,这靠的不是一般的感情,而是爱,男人与女人之间刻骨爱情,只有当一个女人深深地爱他们兄弟间的一个时,才可一眼就识别出来!”

说到“爱”字,杜哈达竞脸颊羞得红红的,甚是不好意思似的,低头摆弄着地上的积雪,眼帘垂得很低。

天行者可没注意到她的特殊的表情,因为听到这个“爱”字时,他又想到了自己深爱的娜娜,此时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因为他曾经爱过,曾经体会过爱情带给恋人之间的那种奇妙的感觉,那时,就算他睡在梦里,只要娜娜在他身用十里以内,无论藏在什么地方,他天行者都能感觉到她的存在,都能感觉到她的气息。

天行者叹了一口气,道;“唉!要识别他们俩,恐怕也只有‘爱’的奇妙感应,才可以办到的了。”

突地,他注意到社哈达在默不作声地摆弄着雪花,忙问道:“你,你怎么啦!”

杜哈达抬头朝他一笑,拍拍手上的雪花,道:“没什么?我说到哪里啦?”

天行者知道她在想着心事,故笑道:

“你说到蓝霜能以‘爱’的感应能识别龙氏双胞兄弟,蓝霜爱的是谁呀?”

杜哈达道:

“蓝霜是蓝家的长女,那时她们蓝家已极是衰落,一次蓝霜花山上采葯时,竟无意中碰见了龙狂,就是我家的那位龙叔叔,原来,蓝家与龙家都逃到了藏区,住在相隔不过十几里路的两个小村落里。”

“哦,那么,他们当时是不是知道对方的身世?”

“一开始不知道,直到他们相爱以后,虽是彼此知悉对方的身世,可他们两家却是不知道的,因为龙刃昔日曾与蓝慧星结下一个不解的过节,自此,龙蓝两家都视对方如仇人,蓝霜与龙叔叔又岂敢把这事跟家里说,直到后来龙暴发现弟弟常常出神,几次追问都不得要领之下,便偷偷跟踪弟弟。”

“一开始,龙狂也发现了哥哥在盯踪自己,是以每次与蓝霜约会时,都特别小心,让龙暴无可奈何,但后来我阿爸也认识了龙狂,更是一见钟情,爱得不得了了!”

杜哈达说到她阿爸时,偷偷地笑了一下,好象有点嘲弄似的,道:

“天大哥,你也相信一见钟情这等事么?”

天行者道:“一见钟情这个问既已造出来,想来世间上当是有这种情况的。”

天行者嘴里说得佳是轻松,但“一见钟情”这四个字却如四把钢锭一般,狠狠地刺扎着他的心,因为他踉娜娜的相识与相爱,又岂不是一见钟情。

天行者又回想起了与娜娜初识的那一刻,神态极是黯谈伤怀。

好在杜哈达此刻正在想着心事,也没发现他的神情,缓缓地道:

“我是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的……”

杜哈达的话还未说话,天行者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别过话题,道:

“你阿爸又是怎么认识龙狂的?”

杜哈达道:

“我们杜家的世代为医,但自爷爷后,不知所为何事,全家也迁到这僻静苦寒的藏区来,并严令从此以后,杜家的医术决不可以救人。

“那时,阿爸也不过五岁大,爷爷并收了个弟子,并刻苦钻研起医学来,不再接徒,教子,救人了,但我阿爸聪明致极,虽是爷爷不教他,她还是偷偷地学了爷爷的全部本领,只是,只是可惜……”

杜哈达说到这里,顿佳话头不说,神色忧伤。

天行者问道:“可惜什么呀?”

杜哈达道:“可惜了我父亲,他一直遵照爷爷的话,从此不再学医了。”

“你父亲?你父亲便是你爷爷收的那个弟子?”天行者问道。

杜哈达点了点头,道:“我父亲为人忠厚,自此便不学医,一心服侍爷爷,照顾我阿爸!”

天行者道:“那,你阿爸又是怎么认识龙狂的?”

杜哈达道:

“那是因我爷爷而起的,一次实验中,他不小心葯物中毒了,我阿爸四出搜寻葯草救治爷爷。”

“她也是在采草葯时遇见了龙狂?”天行者问道。

杜哈达点了点头,道:“珍贵的葯材都生长在险恶的地环境里,有的更有些灵虫猛兽,就如鲨鱼洞口,一般就宿着大蟒蛇一般,有的葯材更是长在悬崖陡避之上,要想取得这些珍贵的葯草,采葯人全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去作业的。”

天行者点点头,道:

“所以世人很少去求取那些藏于深山大泽中的珍稀之物,在医葯上改道去西医,提炼一些化学物品用以疗伤去病,其实古代中国的葯草医理博大精深,到现代源于这些险阻,已渐渐式微了。”

杜哈达道:“我爷爷学的便是古代中国的葯草葯学,他也是你这么说的,他连世时便时常说什么华陀,扁鹊,李时珍的,说他们一代人物,只可惜时代屈限,让他无缘拜见。”

天行者不禁暗自嗟叹,人类的进化,使得什么都随着科技的进步,耳目新月异,就连武功方面,也不再想古中国那样练成,练动历尽艰苦,现在有的是异化潜能,提升人体内的极限力量,比之古代的刀枪。何止厉害百倍?可叹葯草医学,却比之古代,又是小娃娃见老爷爷,阅历差了一大截。

杜哈达聪颖异常,已从无行者的眼神中察觉他的心思,问道:“你在慨叹现代的‘中医学”不及古代?”

天行者膘了她一眼,道:“难道不是?”

杜哈达道:“你说的也未必尽然,我爷爷在世时,便无人不称他赛过华陀,扁鹊,虽是死人不能使之复活,多半的活人,却没有他治不好的病,就连困扰人类几千年的癌症,爱滋病,他老人家利用葯草疗来,就比西葯来得快,且没有什么负面作用。”

天行者听了,不禁佩服地道:“你爷爷一生钻研中医,想来造诣当是登峰造极,当世无双,只是我在感叹世人,而且不独中医学是这些日渐式策,古代中国的那些奇门遁术,到现代,又有几人能懂?”

天行者这样道来,本是实话,不料杜哈达却道:

“这个也不尽然,或许全球现在钻研这门法问之人大有人在,他们多半是隐士,你行走江湖,只是不知罢了。”

天行者道:“或许是罢!”语意极是诚恳,心中却在暗暗嚼咕,这小妮子,当真是不知死活,竟敢如此抢白我天行者,以我往日的做法,只怕你早已死了十次不止。

一面却暗感奇怪,这一两天来,怎么对她们姐弟,性情大变,全无以前的那种专横霸道,无论他俩说什么话,竟是一点都不气恼!

杜哈达仍续道:“象我爷爷,入了措辞术只怕历史上就少有人极,什么李时珍,孙中景之类的人,只怕以讹传讹,再经那些文人的一夸张,便成神话了。”

天行者道:“极是!极是!他们的真正本领,你没见过,我也没见过,谁知道是真是假?或许,他们只不是个卖狗皮膏葯的江湖部中也未可知?”

杜哈达正说到兴头上,没有察觉到天行者这句话中,实在讥讽了他,道:“你说的,则又不尽然!”

天行者则抢白江哈达,话一出口,顿时后悔,暗想:或许他爷爷真有很大的能耐也是未可知,我又何必跟这么一个女孩子一般见识?此刻是杜哈达并未察觉自己话中之意,连忙道问道:“怎的?我又说错了?”

社哈达道:“李时珍或许没有书上所说的那么神,却也并不是什么卖狗皮膏葯的江湖郎中;我爷爷说,他行走天下,尝遍西葯,著得《本草纲目》一书,虽非后无来者,却是前无古人,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龙的传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