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17章 拳压刃威

作者:天宇

两败俱伤?

无限与龙杀的比试,并没有以性命相搏,他们的厉叫只是惊访于对方的招式。

龙杀的“龙刃”宝刀在无限的咽喉前二寸处停住了,颤动的刀尖,不再抖动。

同样,无限的重拳亦在攻杀的心脏先停了下来,蓄劲求发。

“龙刃刀在你手中,现在也可收发自由么?”无限淡淡地问道,收回了拳头。

“全伏于阁下的仁爱之心,才使在下斗然间领悟刀法之极致,控制了龙刃刀路的进退。”龙杀诚恳地道。

这下弄得龙霸与蓝雪雨人更是莫名其妙,他们听到尖叫心还以为是双方桥成了重伤见

益雪终于忍不住,问道:“无限,伤着没有?”

力霸亦向龙杀投去厂询问的目光。

无限与龙杀同时摇了摇头,各向龙霸及蓝雪一笑,再相视一笑。

“你可以自由进出了,多谢手下留情!”龙杀插刀入鞘,转身离去。

蓝雪看着龙杀离去的身影,茫然为解地向无限道:“你赢了?”

无限没有点头,亦没有摇头,蓝雪又道:“我看见他的刀没刺进你的咽喉,你的拳头亦是停在他的胸前呀!这岂不是平手吗?”

龙霸道:“若碰撞无一拳轰碎了对方的心脏,轰散了龙杀的躯钵,龙杀这一刀还能刺出么?”

“哦?是你先饶了龙杀一命?”蓝雪道。

“不!”无限道:“我的拳头仅先他万分之一秒,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决没有可以打得他连刺这一刀的力量都没有。”

“除非个有三十级以上的异化潜能?”龙霸道,无限点点头。

“可依我看,二十六级的异化潜能并不是你的极限,似乎你体内潜藏的力是无边无限,并没有真正地发挥出来。”龙杀道。

无限点点头,道:“虽然是这样,却不一定就可达到三十级的强度。

龙霸闻言道:

“小兄弟,假以时日,你的异化潜能当可超越当世强者定可,成为天武第二,甚至更强的,只是小兄弟并个姓天,不知可否告诉老夫真正的家族姓氏。”

无限道:

“我从记事起就是个孤儿,这世间上只怕已没何人知道拔的身世了。”

说道身世时,无限满足愁怅之色,龙霸忙道:“对不起,惹你伤怀。”

“没什么!”无限淡淡地道:

“或许有一天,会有人告知我身世的,而已,人生在世,讲究的是活着意义的对与错,跟身世却是全没关系的。”

“说的是!”龙霸点头笑道:

“这世界己是你们年青人的了,只要有着自己的志向,可向自己的理想奋斗,每个人都可为自己在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的。”

“过奖了!”无限抱手道谢道:

“我杀赤天只是为了一个人的愿望,而且,赤天的武功深不可测,他手下的能者甚多,我的这个想法进入帝都诛杀赤天前,或许只是空想而已!”

“不!你与龙杀当是都有杀死赤天的实力与机会!”龙霸大声鼓励无限:“只要你去争取,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的!”

“无限,你猜赤天是死在你手上,还是死在我手?”山后传来龙杀的声音,阴冷如冰,听得无限打了一个冷颤,似乎是在问:是你死在我手上,还是我死在你手上。

无限心中又升起了先前的那股宿命之感,而这种感觉又与龙杀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难道,他想致我无限于死地的,当是这龙杀?”无限暗暗了思,不由有点后悔刚刚为何一时手软。

无限与龙杀的格斗,实在是无限占了上风,龙杀的刀虽已划到无限的咽喉,但无限却完全可以拼受一点伤,先致龙杀与死地的,他这一时的仁慈,果是为他遗下无穷的后祸。

无限心乱如麻,一时倒忘了龙杀的问话,龙杀亦是骄狂任性,冷冷地讥讽道:“怎么?抢得一丝先手,便不屑与我说话么?”

龙杀一向被称作马托邦组织中的最强者,今日不料受挫于无限,不由气恼之极,此时更是火上浇油。

蓝雪忙拉了拉无限的衣角,无限猛然惊觉,讪讪地道:“这个……我……我不知道。”

山后又传来龙杀的吟笑声,道:

“真的是不知道吗?恐怕是你不愿谦让吧!”

无限忙解释道:

“我……我的确不知道!”

龙杀又是一声冷笑,龙霸连忙道:

“谁杀死赤天并不重要,我们最重要的是推翻赤家的专制统治!”

蓝雪接口道;

“对,我们同心协力,拧成一股绳,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龙霸赞许地看了蓝雪一眼,道:

“二三五零年的一月一日,正午十二时,赤天将因举行开国大典在帝塔的顶部现身,不过,那时帝都广场上将聚集数千名政府官员,侍卫及土兵,更有不少的司令级以上的再造人,在这等警备森严之下,要闯过黑洞与银河,接近赤天已是难乎其难,而赤天的异化潜能致今仍是一个谜,是取得行动的成功,当是十分渺茫。”

“但,我们也不能因为困难就放弃呀!”蓝雪插口道。

“对,不管成功的机会是如何小,我们都不能放弃,不过,那时除了我们之外,尚有其它的不少于十几个的反政府组织将会发动攻击,配合我们的行动。只是可惜我们现在联络不上他们了。”

“所以,我们只能把目标个部放在行刺赤天这一点上,全部的成员届时将不得顾及他事,全力以各种武器配合花杀与无限两人,让他们尽快接触到赤天,进行强攻,也许,这是唯一的行刺赤天的办法!”

龙霸此时虽说得激昂,神情却是极其黯淡,此次行动的成功机会太过微弱,而且,不论成功与否,等待他们的将只有一条路——死。

“今次行动生还的机会,几乎是零,不,生还的机会经对是零,我想,我们当中,当是不会有儒夫退出吧!”

此时,龙霸手下的十几名乌托邦成员己个聚于他身后,见此一问,全都异口同声道:“怕死的就不会参加乌托邦反政府组织!”

龙霸道:“对,我们怕的是赤家的专制帝国统治,怕的是没有自由的生活。”

“我们为争取自由而战!为生存而战!”

夜。

明月如水,照得星星全都隐藏了身影,小岛的山峰上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之声。

“雪,你为什么闷闷不乐似的?”

“我问你,为什么早上慾不辞而别?”蓝雪翘起小嘴,气鼓鼓的问道。

“我……”无限似乎无话可说,结巴着且没有说下去。

“铁勇已死了……为何……为何你也要抛我而去?”蓝雪幽幽地问道,话音中含着无限伤心与失望。

“雪……”无限轻轻地道,他的心中亦是一阵绞痛,说实话,他真的不忍心离蓝雪而去,但为了铁勇,他又不得不那么做,他一定要救回铁勇,医好铁勇,再把他送到蓝雪的面前,但,此时,他又不知该如何向蓝雪解释,只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默视夜空无声。

蓝雪也跟着叹了口气,道:

“再过两天;我也要死了,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无限问道,满怀关切之情。

“唉!”蓝雪以一声叹息做答。

“不如你……”好半晌,无限揣测着道:

“不如你留在这里,不要去送死……”

“什么意思?”蓝雪气鼓鼓地问道:

“你以为我是贪生怕死之辈么?”

“不!不!不!”

无限见蓝雪已生气,忙连声解释:

“我……我只是……”

见无限说得艰难,胀得脸红脖子粗的,蓝雪噗哧一笑,柔声道:“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

一阵沉默之后,又听到蓝雪幽幽地,似中鼓起巨人的勇气道:

“无限,我们都不怕死,只要是死得其所,有时死也是一种光荣,是一种精神的升华,对吗?”

这一想法在无限的脑中可从没出现过,他之所以冒死刺杀赤天,完全是为了他尊敬的天狼,是为天狼报仇。

是以,在无限的脑海里,刺杀赤天已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不须有承诺的诺言。

此时,他听到蓝雪的话,倒不知该是怎么回答,嚅嚅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蓝雪便又道:

“为了消灭赤家的暴政,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只是……”

她望着治无边际的夜空怔怔出神,说道:

“只是……”便又顿住了话头。

无限不出疑惑地问道:“只是什么呀?雪儿!”

“我……”蓝雪见问,回股目的地了无限一眼,俏脸通红,道:

“我只是怕再过两天,便再也见不到你,黄泉路上,更是找不到你做伴。”

“别说笑话了,雪儿,我们都不会死的。”

“不,我知道这次行动异常危险,你也不用安慰我啦!只愿死的能和你呆在一块,但,这却不成,你的任务是专门对付赤天,当是一动手便冲上帝塔,而我们却不同。”

蓝雪说得极是动情,认真,无限甚为感动,一种莫名的冲动,在体内升腾,终是禁不住,轻轻地搂住蓝雪,呐呐道:

“雪……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因为‘它’从未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我只知好快活,好幸福,你对我真好,自我出身以来,就未曾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今生今世,只要是为了你快乐,为了你的幸福,我无限会排尽所有去争取的,就算让我付出全部的生命,我也愿意。”

“别说了!”蓝雪勾住无限的脖子,道:“时间已对我太珍贵了,现在我要的不是什么海警山盟,而是心心相印!”

“你……”无限己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紧紧地抱住蓝雪的纤腰,深深地吻了下去。

明亮的月光下,二人吻得如狂如痴,在他们的意念中,世界已不复存在,只剩下的是对光火热的chún,柔滑的舌和那沉重的呼吸……

天边飘过一株云,为明亮的月色添了一丝丝的朦胧,更让寒风中的那条峭立的人影显得孤单,清寂。

云彩飘过,月色分外的皎洁,宛如水洗过一般,照得大地更是明亮,远处海涛阵阵,顺风和鸣。

无限与蓝雪已完全进入忘我的境界,却不知远处那条清冷的人影已开始颤抖。

这人便是龙杀,二人的吻,全给他看得一清二楚,虽是心中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对这样的情景,最后的方式当是避开。

但,无论他心中向自己提醒了多少遍,可双脚犹如何在地上一股,沉重得提不起,挪不动,犹如他此时苦涩的心。

他龙杀也不知道,为何明知无限与蓝雪上了这座山峰,自己意还要跟来干嘛?难过我龙杀也如凡夫俗子一般,为女人而伤心么?

“不!”龙杀在心底卫为自己纳喊,但,一股无法解释,无以言明的混乱感觉,仍是在他的体内孕育、成长……

是嫉妒?是羡慕?还是……

他自己从来就未曾有过的感觉?

龙杀的心难以平静,此刻,平静的夜空似乎也全凉到了龙杀的心境,出现了一种微妙的变化,变化微妙的让人于不知不觉中,已感到一股令人不安的气息在遍压着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

“怎么回事?”龙杀暗暗寻思,连忙除自于石后。

“踏——踏——踏”

他听到一串轻轻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移动速度之快,令他难以想像,难道这小岛上还住着一位一向不为人所知的得道高人?

龙杀思绪未落,已然看到一条高大的人影,来人身躯之伟岸,足足地生常人高出几个头,一袭腥红的斗篷,迎风展动“烈烈”作响。

“铁勇!?”龙杀几乎惊叫出声。

与此同时,蓝雪与无限同时惊呼“铁勇?!”其惊诧程度,绝对不逊于龙杀,尤其是无限,令龙杀不敢相信的是,无限的语音竟在颤抖,害怕,恐怕和颤抖。

铁勇是龙杀的战友,其熟悉程度,几乎可以说连对方的嘴chún下长了几根胡须都知道,但此时龙杀着铁勇,完全是一种莫名的陌生感,他不敢想像,一个月不见,铁勇竟然已长得如此的高大,健壮。

其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力量,及那种靠力量透发出来的杀机。

“莫非来人不是铁勇?”龙杀暗想。

但,从其面容上看,虽是木无表情,却分明就是铁勇。

不错,来人正是铁勇,待和无限和蓝雪惊呼时,铁勇己如鬼魁般无声无息地立在他们中间,钢铁般的肌肉,石雕般的面容,衬着一双喷火的眼睛,怒视着无限。

“铁……铁勇?!”

无限又结巴着叫了一声,他实在想不到铁勇会在这等场合下出现,一时感到极端的尴尬,而已,已成傀里人的铁勇似乎有了思想,正澎湃着怒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拳压刃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