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01章 魔道真理

作者:天宇

从太空中望去,地球母亲仍是风采不减当年,幽蓝迷人。

地中海的海水仍是那样的蓝,天空中若不是飘着几片白得透明的云,几疑海天已是海覆过来的,天边海连着天,大气偎着海,自己也在海水留下了婀娜的倩影。

海面上有生旅,起伏的海鸥,天底下有展翅滑翔的苍鹰,它们都飞得那么地惬意,那么地轻盈美丽!

然而,美丽的景致却掩不了屠杀的血腥,一阵密集的枪炮声,传了过来,惊飞了下滑的苍鹰,吓走了停息的海鸥。

婴儿的凄啼划过长空,间以一两声倒毙时的绝望,充满恐怖的哀壕,让一切都显得那么诡秘,可怕!

“唉,又足赤家那些贼子在造孽了!”一位头发苍白渔民轻轻地提起酒壶,灌了一大口酒,摇了摇头道。

“喂,老头子,别喝多了酒,就乱扯酒话,这地球上可是到处都布满了电子监听器的,这样的话,若被政府中的人听到,只怕连这条船也保小住了!”

“我呸!你这老婆于就是怕死!”老头子竟多喝了几口酒,竟大怒起来:“死就死吧!总比这样的担心掉胆地活要好得多,他妈的赤家那只老狗,也太过专横霸道了,人命在他眼里根本连一只蚂蚁也不如……”

老头子正慾大骂下去,老婆子却猛地扑过来,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喝道:“你这老鬼,就算我陪着你不要命,可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子也陪你一块死吗?你这件大吼大叫的,谁可保证这此乱飞的苍蝇,海鸥里没有安全局里的监控?说不定它们中就有一只是一颗炸弹,一下子就把我们一家六口连带这只船送上天哩!”

“不错,不错,老婆子倒有先见之明,只可惜太迟了,我这就送你们上天吧!”怪事发生了,一只苍蝇,一只与别的苍蝇竟毫无匹别的飞虫停在老头子的酒怀上,竟然说出了人言。

老婆子骇异地道:“你……你就是一只带有监听电脑的苍蝇?”

“不,我是一只具有监听并炸死叛逆者的电脑,不过只是做成了苍蝇的外形,并具有苍蝇的习行特点,是以无处不在,并可独立执行任务,向安全局回报,现在你们一家子都在这只船上,我只要引爆身带的炸葯,就可送你们飞上天,也不须向安全局回报了,这就上路吧!”

话音刚落,“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之际,血雨与碎铁块四溅,不过数分钟,这只被炸葯得碎裂的鱼船缓缓地沉入海水。

海水很快恢复了平静,一切都象没有过似的,不过这世界上又少了六个平凡的人,利一只上十吨重载重的渔船。

地中海地区是第三共和国的领地,赤家政权操纵着第三共和帝国,控制着全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土地。

赤家之所以能中称霸横行于地球,是因为他们拥有最先进的军备,最伟人的领袖,和最精强的部下!

他们实行着独裁的统治,然而独裁却并不得人心,于是他们进行血腥的,令人发指的杀戮。

第三共和帝国的人民便生活在这种血腥的镇压之下,每天都在死人,每时每刻都有人被扣上判逆的罪名并处以死刑。

生命的价值,在这是已微不足道……

然而,暴力的迫害带米的只会是反抗——

几千年来的人类史告诉我们,需要反抗的时候就会出现乱世,但乱世却定能出现英雄,由五万热血男儿组建的义师在乱世英雄——天狼的率领下,盘踞在亚洲自治区,中国的万里长地一带的崇山峻岭中,已整整为自由而战斗了七年。

但,在赤家政权的口中,这支为自由而战的义师,却被扣上了“叛军”的匪号。

尽管如此,天狼还是凭借他个人的独有的魅力,以卓越的军事才能和领导才华,使这支义师屹力在万里长城上,向赤家独裁政权示威。

叛军并日益强大,已由一支五万人的队伍,扩增到拥有十几万精良斗士。

但,这绝对是以赤天为首的赤家政权所不容许的!对待叛军,他要的是——杀。

“杀死天狼!毁灭叛军。”是赤天的最大愿望。

第三共和国帝纪十二年七月的某一天,这世上出现了一个要消灭判军的人——

“天神!”

你有没有想到“天神’”这两个字带来的震撼力和神圣感?

赤天便把这次剿灭判军的行动也称为“天神”。

受帝是赤天之命,巨型母舰“银河号”正载着三万精兵,在数以万架次的子舰拱护下,直捣叛军的根据地——古北中国的长城一带。

“天神”在“银河号”的外舱盖上,此刻正站着一位天神般的强人。

他双手不抱于胸,母舰掠起的气流,把他的战袍吹得者高,舒展,宛如一只展翅的雄鹰。

他的脸容异常的冷酷,坚定,狂傲的神态中,把他雄视天下的气概表露得一览无遗。

这个人就是当世被称为地球最强的男人。

在赤家政权的第三共和帝国中,他也稳坐第二把交椅。

他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谁也不知,世间上流传的只有神话般的传说。

而他的名字,便更如传说中的力量一样强大,霸道:

——银河。

银河俯视着脚下的万里长城,嘴角溢出了一丝得意的,阴冷的笑,他并没有说话,因为在“银河号”这样快捷的飞行速度中,当世没有几个人有能耐站在外舱盖上的。

他有着一种独登高外,君临天下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开心。

——我银河终于率军出征了,可笑的是,帝是竟要我带来这么多军兵和战斗机,擒拿一个小小的天狼,何足道哉?凭我银河一个人的力量,任他千军万马,我也可手到擒来,又何须这么多人来摇旗纳喊?

他环视了一遍脚底下的万山千岭,不由更是踌躇满志,今日一战,擒杀天狼,我银河又可立上一大功劳,再次为我家族扬眉露脸,嘿嘿嘿……

“统领,船上的三万大军已准备妥当,只须听你的命令,便随时可向判军总部发动攻击,请统领做出指示!”一声传报,自“银河号”的指挥塔楼里传出。

银河听了,皱了皱眉,暗想:真是罗嗦,干吗要劳师动众,派上这么多的人?难道要帝皇怀疑我银河的力量,遂不快地道:“立即解除所有武装,三万大军不须出动。”

“啊!统领,你……什么……”一只“苍蝇”掠过他耳际,说道:“这可不是玩儿的,帝皇他……”

银河不耐烦地道:“别罗嗦了,听令,解除武装,只有十万个叛军,我一人使已足够,何况,叛军中真正要对付的人只有一个天狼!”

“是!”

叛军总指挥部。

这是一间处于地下,具有四层防爆署的隔离室,天狼正双手横抱于胸,通过电脑通讯系统,有条不紊地指示着军民撤退,他对这些全由电脑操纵的系统很是满意,暗想:多年以来,全靠它们排除,认证赤天那厮发射过来的各种监听器,包括小于蚊类的微型炸弹,都逃不过这些先进设备的电子监测波。

“唉,这些年的胜利,也多多依赖于它们收集的情报,此刻竟要舍它们而去,都是银河那贼子给逼的!”天狠狠狠地骂出了声。

这时,电脑中传进一惊骇的声音,道:“啊,统帅,雷达意测出‘银河号’内的三万敌军全部解除了武装!这是为什么?”

天狼听了,甚感诧异,大敌当前,可丝毫大意不得,随即镇定地道:“继续密切监视,并随时回报!”

“是!”

天狼随即问道:“我军撤离情况怎样?”

另一部电脑传感器,立即回答道:“已撤出八百里开外,现请指挥部准备撤退!”

天狼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却没有再次下达指令。

指挥室内,一时陷入了沉默。

——敌军竟临阵御甲,天狼实在弄不懂这究竟是在搞什么鬼,难道对方已知悉我们十万军民已大部分撤退?抑或在故弄玄虚。

面带护甲,一头淡蓝色狐尾长发的钢雷揣测着道:“统帅,他们莫非想跟我军和谈?”

一向沉默寡言的铁虎道:“不可能,赤家素来专横霸道,而且,他们若要和谈,也绝不会派出最强的银河母舰。”

钢雷和铁虎是天狼手下的两员悍将,一向称为天狼的左腊右臂,听了他两的话,沉稳干练的天狼一言不发,陷入了沉思。

拥有一头火红头发的天狼次子——天火道:“爹,你猜……”

天火的未说完,天狼已打断了他的话,忧心促促地道:“看来,我最担心的人终于来了,这次一定是银河亲自出手来对付我们!”天狼说时,语气已十分肯定。

“银河!?”钢雷、铁虎、天火三人同时惊诧地道,同时脸上已惊出了一层细汗。

“不错,只有他才会这么自信,狂妄。”天狼心情沉重地道。

铁虎道:“银河!赤家的第二号人物,传说中……”

钢雷接下铁虎的话道:“地球上最强的男人!”

天火听了二人的话,看着父亲忧虑的神情,以不相信的口吻,问道:“爹,那个银河真有如此可怕吗?”

天狼过了许久才轻轻地点了点头,思绪却飘回到三十年以前的那个黑夜。

他永远也忘记不了那天的黑暗,天上连一颗星星也没有,只有怒吼的西风,卷着枯枝败叶,横扫向世间的一切,从每一个缝隙里钻进去,即使穿着狐皮大衣的他,都练得有点发抖,他缓缓地踱过去,把空调开到了暖气最高档,寒冷才稍稍减谈了些。

那时,他正孤身一人住在千岛群岛的一个海滨小镇上度假,父亲的惨死一幕,又映上了他的眼帘。

“仇家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毒害我父亲?”天狼仍在苦思着这个问题,他已为这个问题困扰了一年,苦思了三年,却怎么也找不出一点头绪,寻不到一丝一毫的线索。

“那真是一次可怕的杀人计划。”他暗想,也直到那一天,他才知道父亲竟是一位身怀绝技的超人。

“但他怎么会死在别人的手上?单凭他临死时传给我的功力,这世间只怕已少有人能敌了,那杀害他的仇家的功力又会高到什么程度?”

“若对方是凭武技击杀父亲的,那刍不外是他们几个人,凭我天狼的性子和能耐,我和早就给他老人家报仇雪恨了,可是为什么他死时却说自己并非别人所害?”

三年来,他一直在明察暗访那些功力可高过父亲的武道强人,可察访的结果却证实每一人都不是谋害父亲的杀手,线索也由此而终。

所有的计划也由此而终。

但,他想到了父亲最后说的那句话:“儿……儿……一定……定要推……推……赤……赤……”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赤”究竟表示什么?

当然,凭着天狼的聪明才智,他也怀疑到父亲是指:推翻赤家政权,和父亲死时,赤家并没有一人在现场啊?

这还不够,你几次找到了赤家的人,几番打斗,赤家似乎对他并没深仇大见竟三番二次放他走。

这一切使得他不敢再想到以赤家为仇的念头。

难道,父亲的价就不要报了么?不,决不!现在只不过还没找出仇家是谁,他需要理清自己的思绪,是以独会一人来到这偏僻的海滨小镇来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他需要冬天的寒冷来让头脑清醒!

象今天晚广这样的风便吹得很好!

只不过,他似乎感到一种不祥的预兆,这种不祥的感觉,刺得他通体生寒。

他缓缓地踱过去,站在窗前,望着屋外黑得不着边际的夜空。

“真是活见鬼?这天恐怕要下雪了。”他恨恨地骂道。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阵密集的枪炮声,还有婴儿的凄哭,接着便是火光,冲天的火光自四面八方烧起,困绕了整个小镇,并向镇中心漫延。

“他妈的,活见鬼!”他暗骂了一句,拉开玻璃窗,慾跳出去救火。

但,就在此时,他真的碰见了鬼。

一个身着银灰色长袍的人悬空站在他窗外,用一双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他无法以容貌上看清出对人的确切年龄,但他敢肯定,这人决不会比自己大上多少,而且极有可能比自己少了十来岁。

“但为什么他竟也可练成这样超卓的功夫?”他暗想,随即问道:“你是谁?”

窗外的人仍悬在半空,沉默。

他不禁有了气,因为他想去救火,救那些无辜的人,但这一言不发的家伙却堵住去了他的去路。

他便很恨地骂道:“滚开!你这可恶的东西!”轻轻地推出一掌,慾逼开来人,他并不想杀人。

可是,他的掌力却宛如打入了漆黑的夜空,完全不受半分的力。

这使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魔道真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