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19章 虎啸冰穴

作者:天宇

无限一路行去,暗暗称奇于这块浮冰的庞大,以他的速度,只消十来分钟,当可赴出几百里开外,看情形,现在他还未到达这块浮动冰山的中央!

约摸赶了半个小时的路,无限来到一座巨大的冰山卜,按他先前听到的声有猜测,这什么基地,当是在这冰山一块,可他绕过水整整收寻了十来遍,不但求见一个人影,未见一间房子,连一个洞口都没找到。

“莫非我判断错了?”无限暗暗猜疑自己;“可是我的判断一向都是极准的,从没出过错呀!”虽是这么想着,可事实上,这是除了冰心,就是冰块。

无限失望之下,正慾转身离去,忽听到连串“蝈蝈”的怪叫.接着又是一长声的熊吼之声,大感惊奇,立即循声远了过去。

无地转过一个山崖,才弄明白原来是一只躯干庞大的白熊在捕杀一群企鹅。

“企鹅,原来这里是南极这鬼地方,怪不得这么冷,这么多冰!”

无限脑海中想着,同时己一步窜出,瞅准那只大白熊的后脚,回转一扔,撞间那冰山,“砰”的一声,血肉飞溅之下,那只北极熊已没了头颅,雪白的毛皮上,洒满了占点鲜红的血,这丝丝前着热气。

无限见到那热热的协,立即抢上,就嘴巴吸吮了起来,虽是腥味极浓,但总比吃冷冰冰的活鱼要好得多。

无限喝饱了熊血,伸手在那雪白的皮毛上擦去手上的血迹,感到那皮毛温热探和,暗想:要是用这皮毛给雪儿做一件大衣,她穿起来一定好看!正慾撕下熊皮带走,忽地想到蓝雪一会,一阵伤心,一脚把死熊踢出老远。

他痛苦地闭上服,喃喃地道:

“雪儿,待我了却刺杀未天这桩心愿后,就来陪你。”

无限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好让头脑清醒一点,转身止慾离去,却发现那群企鹅犹自站在他身后,排成一排,并未逃走。

“去!去!去!还不快逃命,等一下又来了一只熊或什么的别的猛兽,可逃不及了。”无限挥手驱赶那群企鹅,可那群企鹅就是不前走开。

“奇怪!难道它们要跟我无限一块去刺杀赤天不成!”无限暗感好奇,便道:“你们莫非也跟赤天有仇,要与我一块去跟他为难?”

话刚出口,无限便觉个妥,“这些禽兽又哪里有什么思想,想来这附近还有什么猛兽,它们不敢离去罢了。”

无限刚想到此,便听到一串虎吼,正从冰山的一条山谷里传出,声音之宠大,异于寻常的老虎。

在这南极的极冷土地上出现白熊,本已让无限极感奇怪了,须知最耐寒的北极熊犹自只敢在北极,对南极这冰冷世界,畏足不前,在南极这块土地上,一直以来,除了些冰山外,孰只有这企鹅。不料,无限今日碰见一只白熊,此时更是听到了虎吼,而且,听声音似是不止一只。

“果然这里住得有人!”无限忙循着虎吼之声,向山谷里走去,约模行了两三里光景,便到了谷地尽头。

可谷地的尽头到处都是坚冰,又哪有什么房屋,洞穴?这条谷地,刚刚无限也未过,便没扫寻到什么痕迹,此时再家,亦是没有任何发现。

刚刚喝饱了熊血,经此一番折腾,禁不住打了个饱隔,一阵腿膻的气味脱口而口,冲得他连忙捂住了鼻孔。

就在此时,一声虎吼,震得山谷共鸣,吓得无限跳起老高,分明就是从他对面不过三丈远的冰避里传出。

“怪事!怎么会从这冰山里面传出虎吼之声,而且并没有山洞啊!”

无限思索之际,凝神静气,极目望去,除了几个杂乱无章的,粗如拇指的小孔之外,冰壁上一片平滑,什么痕迹都没有。

“咦!这几个小孔。我刚刚怎么没发现?”

走近细看,意见石壁上倒是有极多的这类的小孔,只是隐蔽得极端巧妙,抢眼看去,很难发觉罢了。

无限从石壁上抓下一大块坚冰,用手掌削成细条,向小孔中插去,可每个小孔都从中间拐了弯似的,插不到尽头。

无限刚慾抽出冰冷条做罢,又听得一声虎吼,此时,他坚信这冰壁之后,一定隐藏着个洞,这些小孔,大概就是通气孔。

他聚力于掌,挥掌推去。只听得“喀喇”一阵异响,冰避向内凹下数民,并掉下大块大块的碎冰,却没有出现什么洞口。

“奇怪!这冰壁好像有弹性,柔韧性似的,莫非归中有钢铁。”

无限思念及此,运力一拳,重重表去,“轰隆”一声巨响冰屑纷飞之际,黑黝黝的,果见一个洞口。

他猜想得不错,这洞口大得超乎想像,径围恐怕有百来米,以一块厚达五尺的钢门封住,住在这里的人,再在门上浇上水,在这寒冰的气候了,立即冻成坚冰,是以外界很难发现。

无限穿过钢门的破洞,缓步向洞内走去,把一身劲力全部提到极点,以防不测,刚刚迈出两步,又听到一声虎吼,这次听来,比先前两次当是响亮得多。

无限再行得九步,却见洞里又分成三个洞口,他正不知往哪个洞口走时,又听得虎吼连连,便循进最左侧的哪个洞口,行得若十来步,见得各市地多巨大的铁笼子,里面竟全养了老虎,左侧还有一剥皮机,掉了许多虎皮,想来这些老虎全是养来供食用的了。

无限刚一现身,那些老虎都疯狂地吼了起来,大有冲破铁笼,扑噬无限的之势。

“哼!想吃我么?若早几个时辰,我自是会遂了你的心愿,只是现在大爷已不想死啦!不对,只是没到想死的时候,大爷还有要事去做,不陪你们啦!”

无限一心想让自己快乐起来,好死后见到蓝雪时不愁眉苦脸的,前一段时间与蓝雪说说笑笑的,这一两天来,却没有人和他说一句话,是以一改往日的沉默寡言,变得读者面前,他都笑话连连,像真上跟人说话一般。

他摇了摇头,暗暗感叹自己变化之大,眼光扫住,除了这些铁笼与老虎之外,并没见到别的任务东西,正慾离去,到另外两个洞内去看看。

无限刚刚转身跨出两步,突地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道:“小……小……兄弟……请……”

话音极低,极弱,若夹在这些猛虎的狂吼声中,若不是无限耳力极锐,换成别人,当然丝毫听不到。

无限猛听得人说话,就是早就知道这进而住着人,心里已做准备,但在这等场合,以这等虚弱的声音发出,他仍是吓了一大跳,而且他刚刚并没有看到人呀!

无限转过身来,又没有看到人影,正慾问那人在哪里,又听得一声重重的,长长的呻吟,令他毛骨悚然。

“你是谁?在什么地方说话?我怎么看不见你!”无限一连问了三句却换来的仍是一声痛苦的呻吟之声。

不过,这次无限地听到了呻吟之声正是从剥皮机下发出的。

“吓!莫非这人让虽人剥了皮?”一想到把人活生生剥皮,无限心生寒意,但他生来大胆仍是一步步地向那剥皮机走去。

打开机包,无限不敢相信他,果灰看见一浑身赤躶,血脉凸现的人,从形貌上断定当是男人,根根肌肉凸现,倒极是健壮,便却给人把一张外皮悉数剥下,鲜血淋淋,狰狞骇人致极。

无限一见之下立即把伸出的,慾抱扶那人的双手缩了回来,怔怔地,一连声道:“你……你……”就是说不下去。

那人见得无限神态,一声苦笑,只是脸上没有皮肤,肌肉扭曲,神情更是骇人,幸而无限从其笑声中,听出他并没有敌意,笑声虚弱,充满无依与无助,理多的还是无奈,归真比哭还要难听力分。

“你……你这……这是……”无限结巴着问道:“是谁下的手?如此毒辣!”

那人摇了摇头,摇得极是缓慢,断断续续地道:“小……小兄弟,你……认……认不识天……天行者?”

无限点了点头,却发现在这极冷的气候下那人身上的血液并没有结冰,不由问道:“你是练过武的?”

那人点了点头,不过微弱得像根本就没动过一样,无限还是看了现来,又道:

“这等气候下,能保持血液不冻,你一定身怀异化潜能,对不对?”

那人又点了点头。

无限又道:

“以你这自功力,是谁有能耐把你弄成这样?赤天?”

无限心恨赤天,只道天下所有的坏事都只有这赤天能干出来,自也只有这赤天会干坏事一般,当他一见到这人的惨状时,就想到一定是赤天干的。此时,终是禁不住问出了口。

谁料,出乎无限的意料的那人竟是摇了摇头。

“谁……是谁干的?”

无限追问了一句,语气无比激愤,大有生吞活副干出这等惨酷事的人一般。

那人张了张口,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无限连忙把耳朵凑近那人嘴边,屏息静气地听着,但虎吼连连,只听得几个断续的,无法衔接的音符。

无限一愤之下,从地上捞起一块坚冰,五指一使劲,把坚冰碎成无数小块,反手挥出,无数的尖锐破空声中,铁笼中的刚刚还怒吼连连的猛虎,顿时悉数被击穿头颅,倒毙笼内。

那人见状,忍住疼痛,向无限投来赞许的一瞥。

无限可顾不到这么许多,见众虎一死,立即追问道:“快说!是谁干的,我给你报仇!”

岂料那人却断断续续地道;“小……小兄弟,我不要……不……要报仇……”

“什么?你不要报仇?”无限这下惊得让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他实在想不到有人被别人折磨致此,竟不想报仇。

但,他却分明见到那人沉重地点了点头,无限不由心中一凉,暗想:莫非这不是有负于人家,先前也曾把别人折腾到这等情形。

那人似是一眼就看出了无限的心态,道:“我……我不知……不知道仇家是……是谁,他们好象……好象不是人一般……”

“不是人?那是什么?”

无限问道。

那人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无限忙道:

“那,他们是否住在这里?我现在就先去宰了他们!”

起身慾走之际,忽听得那人焦急地连声道;“别……别……别……”

“为什么?”

无限实在不明白这人到底怎么搞的,竟不让别人给他报仇,问话之间,颇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忿忿之色。

但他还是蹲下身来,听着那人道:“我……我……小兄弟,我不……不成啦!求你给我做……做一件事?”

“什么事?”

无限问道道,恼中暗暗祷告:千万不是什么罪恶的坏事,否则我无限既不忍心在这等情形下,拒约一个频死的人,又不能昧着良心去害别人。

幸而那人道:

“帮我……我捎……捎几句话给……给天行者,好……好……好吗?”

那人一连说了七八个“好”字,才总算把这句话说完,一听到“天行者”这三个字,无限便想到他亲手杀死自己父亲——天狼时的情景,厌恶之情油然而生:“竟要我去跟这个畜牲说话,真呕人!”

但,他一见那人在等待他答应的,焦急的神情,心中一软,忙点了点头。

见到无限点头,那人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道;“他……他的娜……娜娜真正的身份便是……便是蓝慧星之……之孙女,是……是阿霜的妹妹,叫……叫……蓝露……”

无限问道:“就是这个?”他一听到这人焦忿神情,原以为是一件什么重大的一致关重要的军事情报,岂料听到耳里,竟是如此一句不着边际的话,甚至有点愚昧的话,心中不由大是失望,暗暗咒骂这个人临死之际,仍关心于这等小事,真是蠢笨致极。

“真是傻……”无限心中一想到,口中几乎便说了出来,幸而一见那人的惨样,话到嘴边仍是硬生生地缩了回来。

那人又似猜中了无限的心事一般,道:“告……告诉……”后面的话却因伤势太重,虚弱得根本就续不下去。

无限忙用左掌贴在那人的气海穴上,以一股柔和的力量,缓缓输入其体内,助他护住经脉,保存一口气。

那人感激地看着无限,无限道:

“我现在带你去找医生,他们的技术一定能救活你的。”

那人摇了摇头,借助无限输入的力量道:“小兄弟。我……我已给他们挑断经脉,震伤……伤了全身穴道与脉络,就算……就算医术再……再进一百年,也求不了我啦……”

无限见到这人的样子,知道他说的倒也是实话,是以不再坚持带他走的想法,问道:“他们的功力竟可震伤你的经脉,照情形猜测,你的异化潜能当有二十级左右,已是很少有人能对付得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虎啸冰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