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20章 大军逼近

作者:天宇

第三共和帝国的军事装备之反应速度也的确够快,冥王渣巴的话直刚落,无限只听得几声“嘟嘟”辘响后,“砰”的一声巨响,所有炮台,所有地下暗堡里的大炮,竟发出一声炮响,炮同时开了火。

炮弹便如雨一般,在蔚蓝的空中,划过无数条血红的轨迹,一齐向天行者落去。把整个天空部染成了淡红色。

但,所有的炮弹都在距天行者百米远外,象着了魔一般,拐过方向,飞向一个沙丘,炸得这些沙丘,烟尘滚滚,黄沙满天。

浓尘当中,天行者虽已放慢了马速,但仍是朝边防线哨站冲来。

“他妈的!真见鬼!”冥王渣巴怒吼一声,道:“雷射炮,开火!”

渣巴话音刚落,无限只见得一道蓝光掠出,直射向放马奔来的天行者。

“咦!奇怪,这炮没发射炮拥,怎地无声无息,就完成了?”

无限防沉思忖,只见得那缕蓝光已射中了天行者。

炮台上,立时一片欢呼;“射中了!射……”

但,第二个“射中了”仅仅只说了一个“射”字,下面的话便没了,炮台上又是一片冷寂,只听得到“呼呼”粗喘气的声音。

因为,看射炮虽然生中了目标,却没有预期的,接下来的强烈爆炸发生。

“怎么回事?”

渣巴看着远处一片浓烟,丝毫没有雪射炮弹爆发开的迹象,嗔怒地问道;

“是发射操作故障?还是雷射炮的系统出了出误?”

“出错?没有!没有任何错……”造纵雷射炮的炮手立即报告道,但他话还未说完,一只穿着厚重战靴的脚己夺去了他下面的话,并夺去了他的头颅,毁去了他的生命。

“嘿嘿嘿!错的只是你们这些傻瓜的判断而已!”

正是天行者的声音。

无限只见得黑影儿闪,天行者己杀了十儿名雷射炮炮手,快得让这些人惨呼一声都来不及。

更佳的是,他天行者并凌空落回自己的战马,巍然立在冥上渣巴山前,右平高举着一个圆圆的,发着炽烈电光的宏球弹,上是刚刚射出的雷射炮弹。

“天!他竟赤手接住了雷射炮弹!”无限一声惊叹。

同时,见得天行者吻吻手中未炸开的雷时弹,淡淡地笑道:“如果你们这些‘小玩意儿’真如你们想象的管用的话,那么‘强者’活着还何什么意义?连一个小孩都可以杀了他!”

天行者一现出冥王渣巴身后立即涌出了几十名身具十级左右异化潜能的再造人。

“给我上,杀了他!”冥王渣巴口沫横飞,大声命令道。

那些再造人,立即便如饿猫见了老鼠般,扑向天行者,速度之快,竟然使人产生视觉停顿,在空中留下无数的虚影。

无限一声长叹道:“唉,又是一大批亡魂去阎王爷处吵闹登记花名册了!”

果然,天行者嘴角冷笑,轻况道:“找死!”人已如虚无一般,凌飞飘离马背,直撞于那些再造人之中,手指挥动处,顿使出“天武手幻剑”中的“十指幻天”只见场内顿时创气纵横,漫无绞剪。

一连串的惨叫声中,无限还没看明白天行者使的是什么招式,这几十名再造人已全给切成薄薄的肉饼,在空中挥酒着热血,滴溜溜地转着,随飘舞。

“真是歹毒!”

无限暗骂道:“要杀便杀!干吗要将人切成柿片!”

无限没看清天行者怎么出手,冥王渣巴更是看不清他的那些部下是怎么给切成片片肉饼的,在他的视线中,突然,整个整个尖蹦乱跳的人,一下子全变成了肉饼了,致于从头切起,还是从脚,仰或是从手切起,都弄不明白。

更只见漫天的血雨中,还是没看见天行者的影子,瞪着一双大眼,正四处搜寻呢。

炮楼顶上的无限见了,暗感好笑,正慾出语提醒渣巴,天行者正在你身前眼皮底下呢。天行者的冷笑已让渣巴发现了他。

原来渣巴身材高人,天行者站在他面前,便如小孩对着大人一般,且天行者一招杀了那些再造人,己用冥王渣巴无法捕捉的速度,贴着法巴的肚皮,站在他的眼皮下。

而冥王渣巴却把视投向完处搜寻,又哪里能看见天行者。

天行者的冷笑,一下子吓得冥王渣巴亡魂出窍,结结巴巴地道:“怎……怎……怎么?”似是不相信这是事实。

天行者异化潜能之高绝,已完全出乎冥王渣巴的意料之外,香射炮本就是发射超强聚合铀能的炮车,其炮弹射出,全于电子聚集而成,如一个雪球一般,炸裂开来,威力惊人,而天行者竟可赤手接住炮弹,这一手早就让渣巴惊吓得魂飞天外。

而此时,天行者更是用快得让渣已无法看情的速度,把几十个导具异化潜能的再造人于十分之一秒钟内、切成了碎块,更是去势不变,抢到了他面前,冥王渣巴岂有不惊之理?

幸而他一生身经百战,胆识过人,慌乱惊吓之下,很快使镇定下来,举掌下压,相向天行者头顶,并大吼道:“小子,看我的重核劲风掌声厉害!”

“重核劲风掌”是冥王渣巴把一奇异化潜能融合于核能量中,苦练成的一股炽烈剧动之力,发掌之时,全靠内力彭荡的气流伤敌,是以,每发一掌,都可造成排山阎海之势。如刮起了二十级的龙卷风一般。

岂料天行者见对方重掌压下,竟是毫不在意似的,冷笑道:“不知量力!”

冥王此时只慾击中放人。又哪里去顾及天行者言语上的嘲讽,眼见自己这一掌压下,天行者仍立于原处,心头一喜,忙几重核动力压下,势要一掌例把天行者打入地心似的。

但,他的手掌刚刚要拍中天行者头顶,他的心头正狂喜之极时,忽地,手掌拍了个空,身前已没有了天行者的影子,致于他何时转移开的,他渣巴都没看清楚。

冥王渣巴这一惊非同小可,须知此时他全力攻击,全身每一处都毫无防范,只要一个五岁的小孩,拿一把小刀捅他一下,都可致他于死地的。

更可况是战胜银河的天行者,若是天行者转到他的身后,那……

冥王渣巴不敢再想下去,双脚一点地,身躯急向前冲,同时,已把所有的力量聚于后背,准备硬捱天行者一击。

但,他只感背心上一阵痒痒,天行者并没有发力攻击他,仅仅是用手指在他背上弹了几下,作弄他一翻。

而这,却仍是吓得冥王渣巴浑身虚汗,须知,人怕的并不是死,而是自知必死,向死亡又迟迟不致。

一枪打死人,这人死得坦然,若用论回指着别人的太阳穴,那这人又是什么滋味,只怕连爹妈都喊得出来。

冥王渣巴一身虚惊,尽力前冲,否冲出数十丈开外,满以为这下子当是摆脱了身后的天行者,刚刚松了一口气,忽又听得天行者正如影随形似地贴在他后背,并凑近他耳朵,道:“蛮牛,我不想杀你,不过,刚刚你送给我的礼物,我却是无福消受,现在就还给你吧!”

“雷射炮弹?”渣巴一声历叫,他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天行者是要用手中未炸开的雷射炮弹轰他,脚尖用力,再次向前跃出。

此等情形,冥王渣巴身前哪怕是刀山火海,是怕锅,他恐怕都会冲进,因为,他身后是一个比任何东西更可怕的人——天行者。

是以,冥王渣巴再次前扑之势,快得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而这个,正是天行者所要的,因为他虽是异化潜能强劲,雷射弹虽是伤不了他,但香射弹贴近炸开时,仍可烧掉他一身衣服。

是以,他要让冥王法已俯冲得连自己都控制不住之时,手指一弹,霍射弹抛出,正在冥王渣巴胸前一尺外,等待他去撞。

等得冥王渣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时,已太迟了,迟得他的胸口已结结实实地撞向了雷射弹,迟得撞得刚好震爆雷射弹。

“砰!”的一声锐响,“吱吱吱……”电火花触极之声同时响起。

“鸣啊——”同时响起了冥王渣巴的惨呼,雷射炮弹的所有能量,立即在冥王渣巴的体内爆发出来。

冥王,渣巴虽也是领袖极的再造人,但以他的异化潜能修为,在这样强劲的雷射弹下根本只有死路一条。

化成漫天的血肉之雨。

且,这些血肉之雨,还未落地时,己给爆炸的超强热量烧成焦灰,随着爆炸的冲击波,飘散于空中,——。

这一切,看得无限不由暗暗一惊。

他更弄不明白的是:天行者既怕雷神弹贴身炸裂,强热能量会烧掉衣服,又为何不把雷射弹当做暗器,掷向冥王渣巴?

“他天行者何苦要苦心捉弄冥王渣巴,让他自己撞爆雷射弹?”无限苦苦思索,一下子倒忘了捎话给天行者的那件事。

天行者杀掉渣巴之后,跃回战马,举起右手一揭示意:“前进!”

手势一起,四十公里开外,浓烟滚滚,战斗机与战舰梗如雨后的晴蜒一股,布满了无空,自天边蜂涌而来。

原来他是在挥手示意身后的百万判军可以向前推进!

好个天行者,竟敢只身闯关,单枪匹马为百万大军开路,气势之甚,当是了得。

他身后的百万大军,直向帝都进发,长驱直进。

天行者看得大军过处,卷起漫天的沙尘,踌躇满意之际,会心地笑了,跨下越马,驮着他不住地转圈。

“嘟——嘟——嘟——”几声如蚊虫掠过的轻响自天行者身侧响起,天行者凝目一扫,见一纽扣正躺在黄沙上,正是刚刚渣巴衣服上的纽扣。

“奇怪!雷射炮威力强大,怎烧个化这枚纽扣!”天行者暗暗惊奇,这时又听得一声“嘟”响,正是那枚纽扣发出的。

“妈的,原来是一只监听器在传送视象!”无行者跳下战马,拾起那枚纽扣,手指一用力,“啪”的一声脆响,顿时把那枚监视器捏成粉碎。

“没用的东西!”天行者把粉末扬于空中,嘲讽道:“赤天,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你也不必如此心急呀!”

然而,天行者虽是毁去了这枚监听器,他的一方的行动,乃是通过传送装置,输入了帝都中央,让赤天看得一清二楚。

天行者再次跨上战马,正慾转身离去,无限忙从炮楼上跃下,飞向无行者。

猛见炮楼上飞出一人,且散发着强烈的异化潜能,天行者亦是心中一惊,扭转战马,正慾一拳向来人击去,先毁了对力再说,拳刚去出,竟见来人是昔日父亲手下的一个士兵——无限,忙收回拳头,冷笑不语。

无限一见天行者那脸冷笑,阴酷的神情,又想到他昔日约请杀死天狼的一幕,不由气不打一处,只图赶早不要看见这个呕心的东西就好。

特别是此时天行者骑在战马上,一副傲然不可一世的神倩,更让他恼火,没好气地道:“天行者,有人要我悄话给你!”

天行者听了这话,一言不发,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宛如根本没见到无限,根本就没听到他说话似的。

无限不由更是气愤,吼道:“喂,我跟你说话,你听见了没有?”

“有话快讲!”

天行者终于开了口,冷冰冰的,带着呛人的味道。

无限心想:我苦心留下来传话给你,你竟如此傲慢无礼,转身就走,心想:你天行者不跪下来求我,我无限这一生都不告诉你。

但,天行者见无限转身离去,竟是不加理会,也骑马向远方跑去,去会合他的判军。

等得天行者跑得没了踪影,无限不由又有点懊恼,暗想:那人托我悄话给他,我竟赔一时之气,错过了这个机会,万一死在帝都,岂不再投机会见到天行者?

“这样一来,又岂不是辜负了哪个陌生人的托负!”

无限忙转身向天行者追去,可追出十几里,仍是没见他的踪影,正慾再追下骄,听得口袋里“嘟——嘟——”几声哨音,那张制成光碟通行证竟发出了黑洞的声音,道:

“无限,立即进入帝都,到七十二街,三十一号领取今日参加开国大典的服装!”

无限忙取出光碟,对着光被道:“黑洞,我为什么要换穿别的衣服?”

但,光碟在阳光下,除了发出几缕诱人的彩光外,再没有“说”出任何一个音符。

无限气愤之下,骂道:“什么捞子通行证,没有这个东西,我便进不了帝都么?”正慾运力把光碟远远抛掉,转而一想,刺杀赤天乃是大事,事关自己承诺,切不可以冲动行事。

“但,天行者这可恶的东西又跑到哪里去了?”无限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猛地省悟,天行者要带大队人马进带都,切不可偷进,一定会家攻破这一第一道防线一般,一个阵地一个阵地的强攻进去,我何不到下一个关卡上去等他。

无限展开身法,疾步向帝都冲去,他把通行证别在胸前,一路上虽是碰见了不少具有异化潜能的皇室护卫队,但他们一见到这张通行证,立即闪过一旁。让无限从容通过。

约摸九点光景,无限来到了距帝教一百五十公里的第二防线哨站,接待他的是一位矮胖的领袖级再造人飞碟李查。

无限凭着这张通行证的效用,匆忙登上塔楼,也懒得与理会飞碟李查,静候天行者的到来。

果然不出他所料,无限不过等得几分钟,便见过处一点黑影飞速移来,正是跨黑战马的天行者。

驻在这里的是赤家卫通过卫星监控及沿途布下的监听器,早就发现了天行者。

天行者在第一防线时大发神威的景象,飞碟李查也早就看了个一清二楚,是以,此时他并没有下令驻军向天行者开火,而是让天行者单枪长驱直入,直到塔楼下才停住马。

无限不由暗暗纳闷于飞碟李查的怪异行为,为何他竟不做一丝抵抗?

这时,他身边的显示屏上传出了帝都防卫总部的命令:全力抵抗!

飞碟李查掉了这几个字,重重地哼了一声,小声道:“电传所有地下驻军,静待叛军主力,待得他大军到达射程区内,全力攻击!”

飞碟李查的命令立时向各个暗藏地下的驻点传去,无限心中暗骂:好个明意的家伙,宽知避重就轻,惹不起天行者,便把目标对准多数没有异化潜能的叛军士兵!

天行者似乎不吃他这一套,他并没有打马冲过炮楼,四下一看,静悄悄的,遂大声吼道;“他妈的,别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领死!”

飞碟李查似乎并不吃他这一套,阴恻恻地笑道:

“他妈的,别以为了不起,快给我滚过来领死!”

这一下,弄得天行者气炸心肺,无限一见不妙,立即飞身跃下炮楼,脚未沾地,已听向身后“轰”然一声大震,高达数十层的炮楼,乃用铁筋水泥浇成,内夹数米厚的钢板,竟给天行者一拳打得粉碎,溅起一片的血雨。

“嘿!嘿!嘿!”

天行者冷笑数声,对无限道:“你倒机灵,没做任死鬼!”

无限冷讽道:

“会得几手功夫,便依仗着有几斤力气,猖狂起来,与真正的高手打起来,鹿死谁手,现在下结论倒还太早了一点。”

“你便是真正的高手么?那么我们来比划,比划怎样?”天行者第一次见到无限时,便受到他的辱骂,此时更不相让。

无限道:

“我还没张狂到自称高手的程度,不过,却也不是禽兽不如的东西!”

他一直对天行者亲手杀死天狼忿忿不平,碍于天狼的嘱托,一直不敢与天行者冲突,这时便在言语上大占便宜。

这句话果然让天行者怒火冲天,双腿一夫战马,便向无限冲来。

无限亦不示弱,双拳互砸,“天武护体术”功力先行守住自己,左脚微提,做势慾踢,只待天行者奔到近前,便攻取他右侧十八处大穴。

无限这一左脚虚提的把式并不是出自天武的武学,乃是他根据天行者身法快,劲力强的特点,临时想出的应付招式,不做正面冲突,攻其一侧。

天行者知道无限的武功路数,是出自自己无家,但却怎么也想不起天武武学中有这么一式,便心中略作戒备,但却过速不减。

眼见二人要撞到一块,激战就要展开,天行者才战马却忽地一个趄趔,踩入一个陷井,连人带马都掉了下去,烛尘冲大之中,隐隐传出天行者的怒骂:“好个无耻的贼子,竟然投靠了赤天!”

这一下变生莫测,无限更是教授不及,岂料天行者却把一切责任全怪在无限身上,以为他己投靠了赤天。

一时间,无限访俊无计,正慾冲进陷井,大不了赔上一命,但那陷井自掉下无行者后,已于烟尘中,不知不觉地会闭上,竟还是黄沙一片,毫无痕迹。

无限立即转身冲出炮塔,另觅进路,可转悠了好长时间,都无活找到入口,无计可施之下,只得驾机离去,直奔帝都,心想:怪罪于我无限也没办法,反正我行事磊落,只求心中无愧便可,这一切,九泉之下的雪儿一定会清楚明白的。

“而目,今日一过,这世界上又哪里能找到我无限!一死万事休!我无限又何苦去强求别人的好评!”

无限带着无限愁怅,失落千二三五零年一月一日的中午十一点,进入了帝都。

天行者去向如何?他是不是就此消失于世上,不再是强者中的强人?

无限能否杀死赤天?

赤无,赤家的帝皇,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