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21章 完美传人

作者:天宇

公元二二九七年,赤穹苍统一大地之后,采用各种手段,扫除了一切威胁他是位的障碍,稳固地当上了地球皇帝,人类的霸主。

称王称霸的感觉实在畅快,但,人总是要生老病死的!赤穹苍再怎么英雄了得,他还是逃脱不了岁月的侵蚀,当他看到鬓边第一丝白发时,考虑到该找一个理想的继承人,让他们赤家永世为皇。

赤穹苍虽具备让异化潜能遗传给了一代的功能,但,怎样才可创造出比他更优越,更理想的赤家第二代帝皇明?

赤穹谷对儿子的要求已超出了自身的尺度,无论在力量上,还是在智慧上,相貌上,他要求达到完全的完美,达到前所未有的理想。

终于他用了三年时间寻到了世上最完美的母体,容颜、智慧、心地都足世上的绝无仅有。

然加,赤穹苍对此还不满意,他更远在最科学后代生策略,选择“母体”最佳时间,让精子与卵子结合,而他更把自己的遗传基因利用优生技术处理至完美无暇。

绝对的完美,让他绝对地充满信心。

十个月后,他的理想继承者降生了,完全达到他理想中的目标。

赤穹苍喜极而泣,他终于如愿以供了,这便是他心中的继承者,天下的帝皇,他便以天字为儿子命名,赤天,一个人类历史上绝对的完人,无论从容貌、智慧、力量都绝对地适合他做为地球王者的身分。

赤穹苍完成了最后的愿望,安说的变世了。

“第二共和帝国”宣布结束。

由赤天主宰的“第一共和帝国”今日,二三五零年的十月一日,也跨进了第十三个年头的第一天。

日出,大地被阳光照耀得一片光明。

而此刻,赤天的心里呢?

没有人可以形容,因为他完全喜怒无态,永远那么英俊、从容、自信!

就连目睹监视器屏幕上的天行者残杀冥王渣巴,怒毁监视机他都没做丝毫的反应。

宛如他此刻不过是在看一部人间悲剧。

——不太精彩,也不太乏味。

但,屏幕后的显示的战况,却没有他此刻的沉着

“报告帝皇,西北方有大批叛军入侵。”

“北方第三防线失守……”

“第八十一边防战线失守要求增援……”

“帝都第十三边防军已全军覆没……”

“叛军在南方已攻出缺口,先头部队已到帝都城外,南方阵亡战士超过十万,兵力紧缺!”

“西北战线,叛军已侵入帝都一百公里范围……”

四面楚歌,但是他仍是一点表情都没有,没有喜悦,没有忧伤,更没有惶恐。

今天,赤家的帝皇将要面临他生命中最大的主战,此刻,他的心中又想着些什么?

赤天淡然一笑,极是迷人,极有风度,然后缓缓地站起,踱步上了阳台。

阳光好美,好暖和。

但,阳光下的帝赌却掩饰不了惨透着的,强烈死亡气息。

有如已届终年的老者一般,始终压不住衰老的器官,在残延,在苟喘。

赤天,天下第一完人,他的智慧,他的感觉,当然能察知这一切。

四下无人,静寂无风,他终是禁不住叹了口气。

“人生如梦,一群还醉江月。”苏轶的一句名言,他脱口而出。

而此刻,帝都四周的荒漠上,悬崖边,却完没有宁静,没有平和,有的只是激战,杀戮与血腥。

尸体在一具具地倒,鲜血,在拼命的挥洒。

由天行者率领的百万叛军己慢慢迫近帝都,这是赤天意料内的事,虽然天行者中了飞碟李查的计,掉进了陷井,赤天看在眼里却首当其冲没丝毫的高兴。

他知道,以天行者的能耐,不出三分钟,他就会脱出那个囚牢,并提着飞碟李查的人头。

因为他是天行者,是战胜这地球上最强男人的人。

“赤天,就让今天成为体第三共和帝国赤家政权终结人纪念吧!”

天行者厉声吼叫着,同时,双手挥去,己击碎了十七名司令级的再造人的头颅。

他的声音夹杂着强烈的爆炸声中,混合着战斗机的轰鸣,惨和着战车推进的马达声,飘荡着血的战场上空。

又恍如钻进了赤天的耳朵,让他禁不住打个寒颤。

而此刻,赤天心中担忧的却并不是天行者的叛军,而是他的兄弟,以贪婪与占有为活着的意义的黑洞。

他在悔恨为什么不早对黑洞戒备!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早日除掉这个隐患。

然而,后悔已太迟了,天下本没有后悔葯,无论医术发展到什么时候,人类都无法制造出天堂中才有的珍品——后悔葯。

赤天的眼前,鲜红的,缀着第三帝国国徽的国旗在飘扬,“呼啦啦”地抖动,极有精神。

“一共五面,象征着麾下的五大洲”赤天己不知数地多少遍了,然崎,他每次再数时,仍是无比的认真,无比的虔诚。

宛如审视他娇美妻子的躶体一般认真,专注。

天空异常地蓝。

危机在一步一步地逼近……

不过,开国大典的日期已到了,未来将会发生的巨变,还是没有发生,因为它是属于未朱,属于几个小时之后。

所以,没有发生的事,也没有人可以预测,一切只可凭历史本身的意志去引导,去定论。

帝都的主体建筑物是布塔,他位处帝都的正中央,建筑面积达一百一十一平方公里。

布塔顶的平原上,开阔到从一头望向另一面,人的影子在视线中,成比例地缩小十倍。

此刻,超过万人的赤家近卫军及政府要员正在齐集,在陆续登场,庆祝他们一年一度的开国大典。

聚集的人群,有秩序地排列着,一言不发,静候着他们的赤皇——赤天。

不少人,绝多数人,每年也只有这个机会看见他们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是以,气氛庄严肃穆,每个人都虔城万分。

但,人群中却有一个人,顾盼左右,他就是混入帝都,凭着黑洞的那张通行证得以参加开国大典的无限。

平台的中央,耸立着一座高达三十米的圆柱形台体,圆台上空无一物,但,每个人的目光都在这里交汇。

因为,今天的主角,世界的帝是——赤天,一会儿之后,便会在此现身。

一万多人的目光在急切的期盼,行刺赤天的时刻也愈来愈近。

气氛也愈来愈浓,愈来愈重,连一向自信,对万事万物都抱着无所谓心态的无限,也不禁紧张起来。

“空气太过洁重,气氛太过肃杀!”无限在暗暗感叹,要不是为了赤天,他无限早就忍受不了,早就远走高飞了。

但,此刻,他却不得不耐心等下去,即使他感到一股极为浓烈,如芒刺背的杀气,他仍是耐心地让自己安静。

终于,他借了一个微小的机会,掉眼瞄向浓烈杀气的来源。

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面无表情,面容极是熟悉,又感极是陌生的人。

“这个人一定带着精制的面具?”无限心里暗下定论,因为他根本从这个人面貌神情上,看不出他任何一丝心里。

还有,还有一股更可怕的杀气来自无限右侧三十米远外。

无限凭着感觉,测知到三十米外传渗透来的那股杀气,并不是发自一个人,而是五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强者。

他们就是赤家政权在世界五大洲的领袖级再造人。

欧洲区统领人刀,一对招风大耳,鹰目,狮口,光头上纹着十九点梅花点。

非洲区统领天王,一身紧身白衣,裹着块块西托的肌肉,蒙头蒙面,让人无法看清楚面貌。

澳洲区统领仙女,一头黄发,身材修长窈窕,背负十二把勾状奇门兵刃。

他(她)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无限无法得知,因为他从隐于手指缝间的“世界百科”电脑里软件里贮存的有关于这位统领的资料里,根本找不到关于他(她)性别的记载。

南美洲区的统领海王装束则更俘,一头脏乱头发,胡乱地被覆于面孔上,竟以一条红巾缚住双眼。

“难道他的力量党强到不用双眼,也可战胜对手的地步?”

无限暗暗猜到:

“要不,他双眼最近受伤?”

“再要不,他根本就没有眼睛,复制他时,对他的要求便是以神灵般的感应去感知到事物的存在。”无限最后猜测着,并越来越觉得这个原由充分,确凿。

这四个人位居四大洲统领,虽也同为领袖级再造人,但其一身修为,异化能力之强硬,比起冥王渣巴之类,当不可同日而语,仅凭其散发的一种凛冽杀气,即可见一斑。

然而,这四人杀气更重,但在此刻无限的心中却并没有产生多少强烈的震撼力,因为刚刚见过的,面带入皮面具的那一位神秘人,给无限的逼压感,威迫力是无可形容的。

而且,还有一位一身正统军服,面无喜忧神情的人正站在这四人的身边。

人类发展到这个年代,己更是要向往自己个人的个性发展了,例如无限自己,向来就不愿束缚自己,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但这个人却似乎没有什么个人个性他的所有心理,所有的表情似乎已全被那一身军服所掩饰,风纪扣如得极其紧严,衣角也牵扯得极其平滑。

如果要无限此刻说出这个人的可怕之处,无限只能回答两个字:“正统!”

“表面的正统,让人无非猜测其实力,晃如他本就平凡,也本就高贵一般,随便你怎么说都行,真是个怪人!”

无限暗暗嘀咕。

无限很快就从手中的电脑中查到有关这个人的资料:领袖级再造人,亚洲区统领,猎户。

“怪不得他这么水无神情的,原来他就是亚洲区的统领啊,这些日子,亚洲区局势动荡,到处都被天行者带领的叛军砸得烂成一团糟,这也难免会使他心情不好,阴沉着脸!”无限在肚子里自个自地调低。

亚洲区危机重重,这多少也定会影响到他在过赤家政权中的地位,会影响他在赤天心目中的印象的,每一个平常的人,都会为此而忧心,而焦急的。

但,这个猎户却没给任何人一种惶急之感。

更可怕的是,在五大洲组领之中,只有他元神内敛,没有透出丝毫的杀气,也散发不了亲切慈祥人感。

难道他不会武功?不,这决不可能,身为赤家政权中,最大分区的统领,当具有独挡一面之能力尚是不够的,岂会没有武功!

他也决不会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为了教义而杜绝杀生,因为,在这个时代,是强者的时代,是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时代。

这个时代里,没有法律,横行的是武力,这是时代的可悲,也是人类劣根性发展的必然。

如果要无限凭着自身的一种感官去判断五洲统颌之中,谁的双手血腥最多,无限会毫不犹豫的就指向猪户。

究竟为什么要这样下定论,无限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因为猪户给人的感觉太怪了,深沉的面容中透着可怖的冷寂,却似积满了苦涩和意志,无限又在下定论。

个人的吸引力太强了,仅次于带面具的神秘人,他牢牢地吸引着无限的思绪,让他一直为他猜想下去。

既使如此,无限的目光却不敢过多地投向猎户,“这样的人,你只要多看他几眼,仰或是角眼的余光有意的在他身上多扫一次,他也会察觉得到。”

无限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的目光又漫无目的的旅游去了。

无限的目力似乎比他可以发挥出的异化潜能所应有的还要强,平台虽大,人数虽多,远远近近,每一个人的容貌,都溶入他的限内。

他也在心中把这些人一个个地比较,分别不出谁将是赤天的忠心卫土,谁会是黑洞的人,谁会是叛军中混入进来的姦细。

无限之所有用“姦细”这个词,是他不太喜欢这个行当,他一想到“姦细”连他自己都给骂上了。

一万多人当中,除了五大洲统领之外,无限从手中的电脑贮存的资料中,找出了三百八十人是具有领袖级异化潜能的再造人,他们分担着赤家的政权机关中的各个要职,和军队中的竹席军官。

是军阵中军官的再造人,无限一服就能认出,因为他们此刻全都愁眉苦脸,全都在为帝都外围的战事惶恐,担忧。

有五百零一人是司令级的再造人。

余下的,除了三千多名是科学界的专业人员外,全都是各个地区的首脑一一二工兵级再造人。

当然,他们当中更多的是赤天的近卫队队员,虽没有荷枪实弹,但那一份警戒之神情,如果你看不出的话,那你就是傻瓜加笨蛋一个。

但无限身后的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物,无限却无法看到。

“大概也不会是什么出名的人物吧!”无限暗下定论,也懒得去想方设法看到,再欢把目光投向那个戴面具的神秘人。

目光所及,却使无限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这个人竟然不在了。

帝增广场上的气氛肃穆得让人想放屁都要死命的憋住,就更别说小声交谈了,

甚至连手脚多做了一个不自然的动作,都会引来几千人猜疑的目光。

但这个人却仍是于无声无息之中,于不知不觉之中不见踪影。

史让无限诧异的是,这个位置上并没有空下来,而是站着另外一个人。

如果现在站着的这个人是整个会场中的任何一个,甚至换成是他无限,他都不会这么惊异,激动。

但此刻,无限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欢愉、激动、喜悦之情。

因为,此刻站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分明就是蓝雪。

无限连连揉了七次眼睛,以确定自己不是看花了眼,并调换观角检视了三遍。

“不错,正是阿雪!”无限喃喃自语,声音虽是小得让他立边的人都听不到,无限自己能感到这弱小的声音在颤抖。

而且,他分明清楚地看到了阿雪——可爱的蓝雪正冲着他在调皮的眨着眼睛。

无限真恨不得几步冲上去,抱起蓝雪,旋上几百几十九圈,冉抛住宅中然后接在怀里九百九十九次。

但无限没有这么做,而是静静地,象什么都没看见似的站着,因为场上的气氛不容他这么做,无限此行的使命也不容地暴露自己的身份。

无限的心中却完全没有外表上的静,简直心乱如麻,

“我该怎么办?

无限一遍一遍地问着自己,“若冲上去刺杀赤天,就算赤天不会丝毫的武功,战无限今日也决不可以生离这帝塔的。

“五大洲的五个统领,个个讳莫如深,任何一个都会让我无限头痛上三年五载,更就别提另外还有二百八十名领袖级再造人!”

昔日,一个流星和一个陨石亦仅仅是司令级再造人,仍是许无限差点丢掉了小命,今日,这两百多个领袖级再造人,无限敢小看哪一个。

更可怕的是,还有一个猪户,让人莫测高深的猎户。

还有,银河,人称天下最强男人的银河,此时虽还未露面,在无限的意识当中他已是赤天的左膀右臂,他站到这个帝培广场上来,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

说不定,他会与赤天同时现身,紧贴着他的帝皇站在圆台顶上出现的!

如果是这样,他无限今日别说刺杀赤天,恐怕连接近赤天都不成了,因为银河毕竟曾号答天下最强的男人,虽然他已失去一臂,却并没有因此失去异化潜能;甚至连减弱一分也没有,在无限的心中,他仍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可怕的是,还有那个不明去向,故友难分的神秘人。

“莫非他已到了我身后?正是我身后的这一人?”

无限还视全场三遍后,心头冒出了这样一个定论:

“是的,他一定是藏在我身后。

“但,我怎样才可在不回头的原则上,看到身后的面貌?”无限在暗暗思索。

不过半妙钟,无限便凭他聪明的头脑,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办法——镜子。

只可惜无限没有带镜子。身边也没有一个可以借到,而且无限根本就不管开口向身边人说话,哪怕是“今天天气很。”这样的话!

如果可以说话的话,无限就更可以直接掉头看看身后的人是不是那个不明去向的神秘人了。

以无限的聪明才智,世上本是极少有事能难到他的,比如此时他需要一面镜子,当然他此时此地不可能真正得到一面镜子,他却可以利用灵巧的心思,去制造出一面具有镜子相同作用的物事采取代镜子。

无限如愿以偿地看到了身后人的容貌,做法便是聚内力于指甲壳,要恰当好处地运聚和量,使指甲壳处于一种晶莹状态,然后可做做略的反光。

当然,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如果别人给他造就这一切,还是不够的,需要在这微略的反射光射成像中,辨出一个人的容貌,感觉需要敏锐的目光,高超的分析能力,和想象能力。

而这一切都是与身俱备,所以他终于,也是顺理成章地看到了贴身站在他后方人的容颜。找到了答案。

虽然这个答案让他多少有些失望,却也使他宽了许多心,因为具后的并不是武功课不可测的神秘人,而是一名工兵级的普通官员。

有着这样的人站在背后,无限当是放心得很,他不具备攻击无限背门要害的能力,但他却俱备有阻挠别人攻击无限背门的作用,因为他的力量太低,低得假若别人要攻击无限时,他都反应个过来,更别谈避让开。

但,这没有用,他无限要的是刺杀赤天,要自己一动,立时就有十几双挟着异化潜能罡气的大手招呼向他。

那时,他无限最终走向的将是死亡之路。

要是他没有看见蓝雪仍健在,要是他以为蓝雪已死,他会毫不犹豫地扑出去。

但现在,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蓝雪仍活着,正在不远处朗地挤眉弄眼。

“我该怎么办?行动还是退缩?”

行动等于轰轰烈烈地去找死,虽然这样死去,无限并没觉得不怎么值得,但退缩却甘以带走蓝雪,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这是他心中的梦,一生的渴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