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22章 生死难定

作者:天宇

但,杀赤天又显得是那么地重要!

时间却并不因为无限的犹豫而停滞不前,时钟仍按部就班地有节奏的转动着。

十一时二十分了,无限已可以清晰地听到战斗的枪弹声,人头碎裂声,甚至鲜血喷溅这声,他知道,这是叛军在步步进逼。

但,这又能帮他无限什么?以赤家军队的抵抗能力,即使x是一百平方米的阵地,在这帝都之内,布塔之外,赤家的军队仍是要让叛军付出惨重的代价,要流上几个时辰的鲜血,几万条性命为报酬。

并且,这些光有一腔热血与无限勇气的普通叛军,就算冲上了帝塔,对他无限刺杀赤天也是毫无补益。

虽然,无限知道还有一个天行者及黑洞也要对赤天不利,但他却不屑于他们为伍。

更是加上一个天行者,抑或是黑洞于大事又能起到什么助益呢?

秒针在滴滴咯咯地走,无限的心在怦怦地跳,跳得胀痛了他的胸膛。

“雪儿又是什么主意?是刺杀赤天,还是劝我跟她一块回去?”

无限暗暗猜测。

但,很快地就否定了后者,肯定前者,因为他了解蓝雪不杀赤天,誓不生还的誓言。

“但,人员会变的,正如我无限一样,这一两个月来变得太多了,雪儿会不会在这几天内改变自己的主意?”

无限无法知道答案,因为他根本不能问上蓝雪一句。

“要是能靠近雪儿,听听她的意见就好了。”无限重重地叹息着。

但,世事往往就有着许多无奈的,他无限无奈地成为孤儿,无奈地敬佩上天狼,又无奈地蹬上了刺杀赤天的之路。

更无奈的是,他竟然心有所属,爱上了蓝雪,又无奈地在此时此地,计思想矛盾起来。

时间没何闲为无限访惶无计而等上他十分半秒,它准确无误地指十一时四十分。

场中的人,该到的也应到齐,无限的视线中却少了两个人,黑洞与银河。

不知怎地,无限此时竟有将希望寄托在黑洞身上的想法,是以他在焦心地期盼着黑洞的到来,为他指点迷津。

他竟傻到了寄希望于黑洞来指明进退!

可怜的无限!心乱如麻!

“怎么银河大人与黑洞大人还未现身?”

无限身侧一名工兵级再造人轻声嘟味着,无限耳目极灵,他虽是说得极轻极细,无限还是听得清楚明白。

而已,这也正是他所焦虑,关心的向题。

已是十一的四十五分了,赤天将会在十一时五十分时现身于圆台顶部,所有参加开团大典的人,技规定都得于十一时准时到达。

黑洞与银河分别执赤家政权的第三和第二把交椅,官位虽尊,权势虽重,按理说早就该到场了,可却不见人影。

人群禁不往低声咕路起来:

“他们怎么还不来?莫说权势大,架子也孰是够大到这等程度么?”一人颇为不服地说着。

立即,另一人接日道:“是啊!是啊!银河大人自持征战功劳,犹可谅解,但他黑洞算什么东西,也摆这臭架子!”语气更为不恭。

“听说,他们两人不定期交过手哩,就是为了争得帝是的庞幸,打得不可开交!”一人道。

“不会吧!他们也毕竟从小玩到大的呀!决不会为这等事动手动脚的!”再有人不相信地道。

“嘿!怎么不可能,就有人亲眼见过,这也不盯能么?”那人不服地道。

“谁呀?谁见到了?”

立即有人问道:“别臭美吧!以我们这点功夫,见到他们两位绝世高手过招,散发的罡气岂有不要了我们命的可能,就算真有人见他们过招,那人也早到阎王爷面前去讲故事啦,莫非你也会说是在阴等地府听到别人说的!”

“你……你他妈的怎么胡乱说话,你以为人人都如你一般,道行差得连小孩都不如么?”有人立即打抱不平,出言抵讽。

“哈,你行,打手下倒是是你行!”被抵讽的人立即反chún相讥。

“这等时候,还吵起了这样无聊的话!”无限心中暗感好笑,“这赤家的政府人员,素质如此之差,怪不得将要走上末路!”

但,有人也插话阻止争吵,道:

“别吵了,别吵了,闹哄哄的象什么话!莫非活腻了不成,让上头的官员知道了,你们非得一个个地留下脑袋走不成!”

这句话似是极有感召力,一听到杀头,人人顿时然若寒蝉。

几个滑稽之久还故作鬼脸,耸耸肩膀,吐吐舌头,装作害怕得不得了似的。

但,人们还是静下来,虽只是短短的一分来钟,毕竟是静了。

“其实,黑洞大人与银河大人打过一架倒是真的,致于究竟是什么原因,也没有人知道。”有人耐不住寂寞,又开口说话了。

“吓!真的打了一架?”

“骗你干吗?我骗你又得不到什么好处!”

“那胜负如何?”那人接着问道。

“不用说!”

另外一人插话道:“当然是银河大人赢了,他一向天下无敌,大小战斗无数,黑洞又哪里会是银河的对手!”

这人话音刚落,无限便听得“啪”的一声头颅爆碎声,说话的人己然“砰”的一声,连惨呼都业不及,就倒地而亡。

“不知所谓的东西,我怎会败在银河的手上!”正是黑洞的声音,每个人都听在耳里,但每个人都不知道黑洞到底是怎么来的,怎么出手杀人,又怎么退回去的。

黑洞的速度实在太快,连无限也只见到人影几闪,刚慾出言提醒被袭着,己听到头颅碎裂的声音。

“好狠毒的手法!”无限心中暗暗感叹,只觉长嘴巴固然要说话,还是尽昨少说得好,否则只怕连命也保不住。

众人的目光全都投在倒地的死者身上,惊奇、愤慨、悲哀、同情、讥讽……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再说一句话,敢上前抬走死者的尸体。

并且,很快他们己连目光都不敢往死者身上投了,因为黑洞己背负双手,意态嚣张地踱着方步,缓缓行来。

“黑洞大人!”所有人,立即弯腰低头,恭迎黑洞的到来。

黑洞却并没有向欢迎他到来的人摆一摆手略作示意,或微笑着看他们一眼。

似乎黑洞的眼光永远只有前方,双手也永远只可抄手背后!

跟在黑洞身后的再造人铁勇,虽没有如黑洞一般背负双手,但那一份自傲,狂大的恣态也比黑洞好不多少。

一袭腥红斗蓬,银灰色的紧身衣裤,高统战靴,一身装束威武、峻伟。

再衬上他那带着金属股冷漠的,永无表情的脸,每一个人都从心底里倒抽了一口凉气。

“唉!可怜的铁勇!

无限看在眼中,暗暗叹息,他一直对铁勇没有成见,只道他是县不由己,所作所为皆可原谅,就连铁勇失手击飞阿雪,他无限也没怎么恨他,更何况此刻无限己知蓝雪未死,心中就更是恨他不起,反而极为同情怜悯。

黑洞一步一步地向前踱着,白容坚毅沉静,双目通视前方,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但无限仍是从他的眼神中,窥出了他对今天行动的期待与向往。

今天将会是他生命之中,最为重要的一天,他的时代,极有可能从今日诞生,从命延续下去。

他的生命的终结也极有可能在今日,他会因失败会在之日被打上耻辱之柱。

他在以生命,声誉为资本做豪赌,成败皆在一把,是英雄抑或是草寇,全在今天决定。

今天对他太重要了,但,他的沉静,他的永无表情的脸上,却让无限无法找到什么。

“太可怕!”无限暗想:“他的修为竟可达到此等地步?喜怒无形于色,心急,不外露,他才是真正可怕的人物。”

黑洞的出现,并没有让无限感到轻松,因为他已决定今日将同此人共进退,共同去刺杀赤天,他无限也在赌了,赌成败,赌生死。

是以,他此刻感到的是一种无形,巨大的压力,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无限毕竟阅历有限,又哪里想到与虎谋皮,决没有好结果的道理!

向刚刚那些多嘴舌的人,此刻全一门心思在庆贺自己有幸,有幸没有让黑洞听到自己说话,否则,此刻地上躺的尸体中,定会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唉!生死无定;弱肉强食的时代!

平凡的人,力弱的人生命在这个时代,除了乖乖听话,除了把自己的生死送到强者手上去控制,又能做些什么?

铁勇与黑洞也在他们该拥有的位置上站定了,昂然而立。

致于银河的还未出现,虽有人在脑海中暗暗嘀咕,却再没有人敢说出口,甚至喘一口粗气了。

因为生命毕竟比疑问重要得多!

十一时五十分,帝塔中央平台上的巨形挂钟准确地指着这一位置。

黑洞冷冷地,象从地缝里透发一丝声音道:“怎么他还不出来?”

这个“他”无限当然知道指的进赤天,“但银河呢?”他暗暗揣测,“莫非银河真的是与赤天一同出现,就如铁勇跟随着黑洞一般?

无限又哪里知道,搜遍地球的每一角落,己再也找不到昔日号称天下最强男人一丝丝血迹或碎肉!

“哼!”双眼缚着一条红巾的南美洲区统领海王重重地,不屑地哼了一声,至于是针对黑洞的话,还是针对赤天的迟迟未现,无限无法猜知,只知这重重的冷“哼”声中,透着浓浓的杀机与敌意。

无限感知到这股杀机的同时,禁不住望向蓝雪立身之处,骇异得让他几乎叫出了声,因为那个位置上己没有人了。

蓝雪竟然又在他的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好诡异!

“轧——”一声脆响打断了无限的思绪,容不得他再想下去。

圆台的顶部随着这声脆响,轻轻地抖动一下,裂开一条大缝,但不过半秒,这条大缝又合上了,宛合得严密无间,宛如这里原本就是整块做成的,原来就没有暗门似的。

裂缝合上的同时,这带塔平原的高台上,一张高背大椅,一个人也正在逐渐浮现,宛如这个人早就坐在这张椅上,刚刚不过是因为浓雾掩住了,让人无法看到,而此刻浓雾正逐渐消散去一般,人与椅逐渐浮现。

这个人正是赤天,他的出现,没有预期的强大气势,宛如挂出一幅画般平淡,轻闲,一头的绿发,恰到好处地彼霍在粉红的斗送,淡黄的长衣,深蓝眼睛,浓浓的睫毛,剑眉、直鼻,方口,肤白如脂,一个活脱脱的美男子,许无限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法相信世个有这么俊美的男子。

“赤天……他……他……他就是赤天?!”

无限张口结舌,更是让他不可思议的是,这人竟然与自己如此相似,活脱脱一个模型印出来的,除了自己经风霜日晒的肤色较之稍为黝黑之外,除了自己是乌黑的眼睛以外,除了自己是一头淡红头发以外。

其余的,宛如是同一个人!

他们外型上看去,只要让最为拙劣的化装师把发色改一下,把肤色蒸一下,把眼睛闭上,没有人能分辨出谁是谁来。

这些不由币让无限骇呆了,而且,眼前的这个赤天年纪看上去十分小数点,无限几时乎脱口叫出孩子。

“他……他便是赤家的帝皇,天下的主人?”无限一遍一遍地反问着。

不错,这个面相十分细嫩的人,正是第三共和帝国的帝皇,赤家政权的主人——赤天。

唯一能让无限感到有点像帝皇的,是赤天的那张脸,虽然稚嫩,却让人莫测高深,仿佛天下的一切都与他尤关似的,安静、平和。

而无限知道,这样的表情的内质正是天下的一切都与他无义,都隶属于他。而别人却无以猜测。

“这似在是……是……”

无限无法续下下自的话,他竞从赤天的面容上蔡知一些和蔼,一些温暖存在!

“他……他便是人人慾得而诛之的赤家暴君?他就是人入深恶痛极,恨不得吞活剥的第三共和帝国的皇帝赤天?”

是的,他就是赤天,他的威严与气势是不须他的外在面貌来宣扬,他能从一种无形中比为有形,去逼视普天下苍生。

大多数人,不,几乎所有的人,一看见赤天出现,竟已然失控,张嘴迷服,喜形于色,有的高呼,有的喃喃自语!

“帝皇万岁!”

这种呼声,最初还是零乱无章,此起彼伏,但不过分秒之间,使汇成了一股冲天的声浪,以呼海应,响彻大空,遏制浮云,掩住了一切爆炸声和马达的轰鸣声,震得场中人个个耳鼓作鸣。

人们在高呼“万岁”的同时,他们的奴性已让他们不由自主地,不约而同地跪倒在地,膜拜赤天这个至高无上的帝皇。

他们都是把头颅重重地磕在地上,甚至五体投地,懂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人类,可悲的人类对权威的奴性,竟是如此强烈,如此冲动。

当然,他们中的少数人虽也是这么做了,心里却并不虔诚,甚至在跪倒的同时,嘴里连在咱苏嘈骂着赤家的十八代祖宗。

但,场内的一万多人仍是全都跪下了,面前脚下超过万人的骤然下拜,这种感觉让赤天无法形容,满足与畅快尚不能形容其力分之一。

赤天端坐于金光闪烁的高背宝座上,仿如天神一样,傲视凡尘,大概这就是令人失控,求索的所谓皇者的权威吧!

黑洞也跪下了,虽是极端的不情愿,仍是恭敬溢于言表,“吧”的一声,踏踏实实地跪在坚硬的广场花岗岩地板上。

但,同时他心里却在默默祷告,在暗暗地咬牙切齿地骂道:

“好你个狗贼赤天,我保证今日今次将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下跪,明日的此时此刻,你想向我跪都不成,我要生吞活剥你!”

黑洞的眼里喷射着愤怒怨毒的光,他还是恭敬地跪在赤天的面前,虽然他早就蓄谋反叛,此时,却并不是他发起行动的时候,他只得先跪下。

“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在安慰自己。

但,他终究是要行动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个道理他比任何人都明白,特别是与银河一战后,他每时每刻都在担扰,也每时每刻都在期盼,期盼行动的那一时,那一刻。

他究竟在什么时候发起行动呢?

赤天脚下的万人,又有几人会忠心于这面相稚嫩的帝皇?

黑洞蓄谋已久,满怀自信,他又具备怎样的实力来对付天下第一完美之人——赤天?

无限又能在这天国大典上,发挥些什么作用?迷茫中的他,能否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