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23章 开国大典

作者:天宇

静,死一般地人面积的静。

帝塔的广场上静得连三四支外蚂蚁爬过地面的声音都能听到。

静得注心底里说的记,旁人都能听到:“太惶恐,太可怕!”

静,长时间的静,静了十分分钟,可对跪在广场肝的人来说,静了足足十五年。

静,让每一个人都在静中动,动的不是身躯,而是心思,转得异常的快,动得异常的累,可怕的静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冷汗涔涔。

这种感遍压感来自高台上,面相稚嫩的帝是赤天。

“实在不敢想像,他如此粉嫩模样,竟会给人如此的压力?太可怕了!”人胆小中暗暗嘀咕,他向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可此刻,鼻尖上仍是流出几颗汗珠。

最要命的是黑洞他本就是极不情愿地跪下的,本就是认定这将是最后一跪,但没想到会脆得如此长的时间。

“他妈的赤天,现在故作臭架子,等一下看我怎么收拾你?现在你每让我多跪一秒钟,我黑洞一定会延你天的寿命,让你多熬痛苦一天!”黑洞咬牙切齿地咒诅。

但,台上的赤天却没注意到黑洞的神情,他仍是安坐在皇座之中,意态安详,不发一言。

他发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已意识到今天的危机?对今天的危机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已认定今次将是他最后一次接受万人的跪拜?

他是要所有人都在这种情形中,在这种长时间的跪拜中明白,只有他赤天才是天下的真正主宰?是天下的帝皇?

还是他此刻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考虑到,而是一门心思地寻找一样东西?

从他不断扫动的眼神上看,赤天似乎在人群中搜方一个人或一群人。

那,他搜寻的又会是谁?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赤天的目光停留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人黑眼珠,淡红头发,英俊貌美,赫然就是无限。

无限也立马感应到赤天的眼光射向自己,停留在自己的头顶,足足五秒钟没有移开。

无限臭尖上的汗珠也随着在这五秒钟在拼命地增多。

最后“啪”的一声,终于有一颗汗珠耐不住地球的强大引力,掉在地上,无限的心跳也随着这一声响,加速到了极点。

“难道他赤天已认出了我是冒牌身份?”

无限在惶恐之中猜测着:“不!不可能,我根本就没露出丝毫的破绽,他根本无从找到我的露馅的,因为我根本就没露馅!”

然而,无限无论怎样在心中盘算,无论怎样有信心于自己行藏的慎密,赤天的眼光仍是落在他的头顶上,压得无限不敢抬头,不敢正视赤天一股。

“怎么可能?这平台上有一万多人呀!为何?为何他偏偏就发现了我?”无限在无可奈何地问着自己。

然而,谁又能给他答案?谁又能明白此刻赤天为何让目光停留在无限这样一个毫个起眼的年青人头上?

并已,无限的衣着全都经黑洞的指点给换过了,甚至他还配带着三级政府官员的官衔呢!这一切都不可能让无限无端的暴露的,都不可能让赤天一眼就认出无限来的。

但,赤天的眼光偏偏就落在他无限的头顶上,额头上,脑门间,甚至,甚至心底里。

“算了!算了!反正我无限已暴露行藏,倒不如干脆先下手为强,冲上去杀他一阵也好,死也要死个轰轰烈烈!”

无限一打定主意,便索性格起头来,正眼瞧向赤天,这在赤家政权机关的礼节上,是极为不妥的,无限亦明白这一点。

但是,无限已顾不得多许多了,他现在要的是我赤天拼上一命,要的是自己暴起发难时,先看准目标的方位,角度及日标所在位置的环境,从而利于他的攻击。

然而,当无限抬头看着赤天时,又立马改变了主意,因为他从赤天的眼神中,根本就看不出一丝丝怒意,根本就无法找到丝毫的杀机,找不出点点审视的犯之色。

反而充满慈爱,充满喜悦与关切,这一些就是无限改变主意,并没有立即杀上的念头,而是静静地,又低下了头。

而在无限与黑洞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赤天竟极轻微地,让任何人都没有察觉地点了点头,微笑中夹杂着亲近之情。

这让无限更感迷惑了,一遍一遍地追问着自己:“为什么?”

幸面正在无限跪在原地,不知所措,一筹莫展之际,一个青脆的,宏亮的,带着异常吸引人的磁音响起了。

“请全体起立!天国大典现在正式举行!”

这一声喊,如同天下大赦,既是“救”了无限一命,更是让所有跟伏在地上人胶如释重负,长长喘出一口气,齐刷刷地站了起来,眼观鼻,鼻观心,不敢稍有异动。

“庆典第一项,注目礼,恭请帝皇起立……”司仪的磁铁般吸引人的噪音再度响起,一万多人立即把目光集焦在圆台上,赤天的帝座宝椅上,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注视着这信天下皇者。

赤天便在这万众瞩目之下,“伏——”的一声轻响,也不见他有如何动作,人已如弹簧般轻轻的,姿势优美无伦地站在了圆台边,俯视天下群雄。

赤天这一手功夫露得恰当好处,人们的视线中,竟只出现了两个画面,一为赤天座在帝座上,接下来的,便是赤天己上树临风般站在帝塔圆台的边缘了。

人群禁不住齐声轰鸣,一片叫好之声,赤天的这一手功夫里没有丝毫的杀意,也没有丝毫的霸气,但要做到这一点,试问天下豪杰,又有几人能及?

赤天横眼一扫,所有人便立即住口不言,连吐到chún边的声音抵押立马硬性吞下了喉管,场中的每一个人都晃如赤天已看着自己一般,每一个人都如正跟帝皇对视着。

这种感觉让他们心跳不已,让他们受庞若惊,刹那之间产生了一种“此生甘为此人生,此生应为此人死。”的无比豪迈之气,无比光荣之责。

人群不过喧闹了秒钟,便在赤天扫视全场的目光下静了下来,司仪官便接口续下道:“发表第三共和帝国天国大典致词!”

司仪宣布己毕,优美的声音绕场由匝台,渐渐消失在帝塔广场的四周空气里,赤天并没有立即开口说话,而是再次扫视全场。

人们全都在恭敬地注视着赤天,此时的赤天高高在上,背映蓝天而立,天蓝得可爱得让人恨不得亲上一口。

在这样蔚蓝的天空下,赤天一身艳农,立于人们的面前,更立在人们的心头。

无限禁不住赞道:“果然一派皇者之气,霸道之容。”

不知怎地,他心底里觉得此时的赤天与先前给人的感觉竟是截然不同。

黑洞则忍不住骂道:“他妈的赤天,看你还能威风几个时辰!”

他虽是骂得狠毒,却又是无可奈何,因为现在还没有他行动的时刻,还没到他黑洞作威作福,称雄称霸的日子,他仍得低头弯腰,仍须是奴才一个,奴性十足!

在这种万籁俱寂,万人无语的广场上,赤天终是开了口,吐声如现珠落盘,字字清脆,声声悦耳,声音与语气皆是十分的平和,就似春风拂过草地。夏风掠过如镜湖面一般,让人听在耳里,心里便如给熨斗熨过一般,暖烘烘的,服贴贴的。

“各位!”赤天刚吐了两个字,不徐不慢,便又顾了下来,扫现全场一周后,把目光投向一蓝如洗的天空,续道:“天碧如洗,大地同庆,今天我们在此聚集,庆贺开国大典,历史将铭记这一刻,史诗将讴歌这一天。”

场下立即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掌声激昂,把帝都外战场上的硝烟之气“吹”开了,把凄厉之声掩饰了。

赤天待掌声稍过,又道:“先父赤穹苍尽一己之力,统一大地,创下千秋之业后,传到我手中,到今日已踏入了第十三个年头!”

在一万多人的掌声中,赤天这几句话,见他也并没怎么发力送出,竟是穿行渗透于掌声波之间,让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楚明白。

更怪的是,他的声音并没有压住掌声,而且与掌声并存。

人群中立即又是一片叫好之声,起起彼伏,赤天的开国大典致辞只不过刚刚开了个头,人群竟已激动得有如疯狂一般,沸腾起来。

庆典的司仪似乎对这种疯狂有点不耐烦,也似乎是为了显示他声音的宏亮,低沉着噪音唱道:“安静!”

仅仅两个字,便如平地卜炸起了春雷一般,响在每个人的身边,激动的人群立是便如被人同时点住穴道一般,住口不言。

要使一万多个激动的人,于半秒钟之内做到这一点,该有何等的气魄!

赤天续道:“这些日子,在我赤家政权统治之下,在我赤天的率领中,亿民同竞,国泰民实,欣欣向荣……”

场中的每一个人都在洗耳恭听,连一向不太安份的无限,此时也静静立着,田注赤天,听得极是认真,宛如在欣赏一般。

“好个赤天,如此演说天才,果不愧是天下第一完人!”无限暗暗佩服。

“……百年浩劫为大地造成了的创伤,已在赤家政权的统领下,恢复了生机一片……”

人群中适时地;恰到好处地响起了掌声,无限也不禁拍了几下,又猛然发现今大自己此来是要刺杀这位帝皇,此时竟然为他鼓起了掌,禁不住耳根子一红,连忙止住手,尴尬地左右一看,幸而人群疯狂,倒是没有人注意他。

无限忙收敛件脸上的神情,恢复一片沉静之色,双手插入裤袋,一付桀傲不训,等着看别人好戏的幸交乐祸之悠闲神态。

无限刚刚摆出这份恣态,便听得赤天又道:“未来呢?我们的未来该是寻找些什么?”

语有优越,询问之色全在语气之中,宣扬得淋漓尽致,无限听在耳里,忙不自然地,恭敬地从口袋中掏出双手,贴着袖缝下垂着。

随即,他就省悟到这万多人的广场上,赤天决不是正问自己,不过他又为何感到赤天在问自己呢?好奇之心一起,四下一看,每个人的神色都如自己一般,这才明白,赤天只不过是在演说,他演说的精彩之致,竟能让人生幻觉!

“我们找寻的是更为美好的生活!抑或是找寻自由,平等及公义呢?”

赤天接下去再次问,问得场内每一个人都做凝眉深思之态。

无限听到“自由、平等、公义”这几个字。终于摆脱了赤天的百辞的诱惑,因为这几个字对他太是深有感触,一听到这几个字,便想到了苦难的天下人民,想到了帝都荒漠外的累累自管,想到哪进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的残杀,终是忍不住满腔的激愤之火,狠狠地骂道:

“这万恶的暴君,竟敢在此大放自由、平等、公义这样的言词!”

无限骂得咬牙切齿,铁拳紧握,大有恨不得冲上去,先给他一顿拳头的想法。

但,此时又岂是可以冲动的时刻,无限审时度势,放松了拳头,逐渐让心态平静下来,静候变他。

这时,他又听得赤天道:

“我并不是生活在温宅的花朵,我知道,现实生活中有着极端的,不容忽略的丑恶,但,这岂能掩位明媚的阳光不普照大地?岂能抹煞赤天政权对天下繁荣的佳绩?”

人群中又有不少人在点头称是,更有不少人在高呼帝皇万岁!帝国万岁!

无限的心现在已渐渐平息下来,以一个超截常者的心态去听赤天的每一句话;不为物喜,不为己然,当是他此时对待赤天演说的最输当的处置方法,他也做到了这一点。

赤天待得人群齐声高呼几声“万岁!”之后,又道:

“我知道,现实世界中有许多人对我和我领导下的赤家政权机构,甚至赤家统领下的世界不满意,在挖空心思破坏,毁灭!”

人们又立即以“杀无赦!”的呼声来响应赤天的这句话,所有的人已似乎都在随着赤天的话音而跳动心脏,为他悲,为他喜,为他乐,为他愁,为他生,为他死。

赤天对自己的致词产生的效果,也似乎极为满意,满面微笑着向平台下点了点头,反负双手,一派至尊无上之威。

“他们借着‘自由、平等、公义’的概念为籍口,慾推翻我的赤色政权,无下岂可任由此等人横行!”

“不可以,杀无赦!”赤天的每一句话,现在都已让人群山呼海应了。

司仪官似乎是不慾扫众人的兴,也似乎是未经赤天的许可,再也没有出口喝止人群安静,任由人们疯狂地舒发自己。

而赤天也每之能恰当好处地,选时度势地让自己好听的声音传达着自己的旨意,在万人声浪中穿地,在布塔平原上回荡。

去撩拔人们,去提醒人们,何时该喜,何时该怨,何时皆闹,何时该静!

黑洞也禁不住为赤天叫好,赞道:

“好一张怜牙利齿的嘴巴,只可惜鲜花是永远当不得饭吃的!”

而无限则索性趁着人群疯狂,无心他顾的时候,趁机四下转悠去了。

他四处穿梭,跑遍每一个角落,目光游移,似在寻找着什么。

但,他的四处奔窜没有被别人发现,他搜寻的目光,也没有让他找到。

蓝雪双似乎从这帝塔广场消失了!广场上的每一个人,无限都从不同角度审视了好几遍,但每一个人都让他大失所望。

就连那个神秘的,无限认定一定带着面具的人,也饬如融化在空气中一般,无影无踪。

“他们决不可能已离开了这个平台!”这一点无限非常肯定,因为帝都广场上四周的监控系统,无限是清楚的。

而且,庆典结束,是不准有任何人擅自离开的,否则,要离开广场,也只有通向一条去路。

——阴曹地府。

“唉,她到底哪里去了?”

无限实在想不明白,“就算有易容之术,她从前没告诉过我,但我现在找她并不是根据容貌啊!而且,她那熟悉的身形,无论从哪个角度,只要一入我的视线,我就一定能认出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