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25章 群起而叛

作者:天宇

赤天的这一份镇定,无限不得不服,在加浓炮能量团袭到眉睫的时候,他竟然不屑一顾似地道:“嘿……天行者,你终于按捺不住了……”

这本是一句极普通的话,但赤天在此情此景下,以此等神情说出,试问天下又有几人能做到?

黑洞也自愧不如,虽然他也知道这帝塔具有超强度的防护罩,足以抵挡任何武器,但仍是知道自己无法做到赤天这一点。

连黑洞这最不服赤天的都已信服,那世上还有谁人敢不服此时赤天的镇定与从容?

赤天淡淡地,缓缓地说出这样一句话,右手拇指使在帝座的扶手找了一个特殊的地方按了一下。

手法快得连黑洞虽及努力地睁大眼睛,也没看清楚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按了一下。

“呸!”黑洞懊恼地呸了自己一句:

“怎么地如此没用,这可是找到开后防护罩机关的最后机会呀!为什么我黑洞就如此轻易错过?错过今朝,我黑洞这一辈子还能否再找到机关?”

黑洞的后悔之色无以言表。

帝塔上的人们的惊愕之色也无以言表,因为他们自忖必死之时,加浓炮能量团竟在距离他们头顶二十公里外的上空,凌空炸裂了。

“是什么东西阻击了它?”人们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因为知道这无形的,以电子波为主体制成的防护罩的人,世间本就只有三个。

而现在更只有两个,赤天与黑洞,因为银河至今还未出现。

而知道开启这防护罩机关的人,世间只有一个一一赤天。

试问谁敢吃熊豹胆去问他们两个。

能量团炸裂开的散碎能量纷纷弹射向天空,地面竟没伤及到一个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从此在世人的心中,也许永远是个谜。

帝塔平原上的人们没有因为临死而慌乱成一团,此时倒因为这个“为什么”而四处乱窜,秩序乱到不能再乱。

而在这一片混乱当中,杀戮也在这帝塔的平原上悄悄展开了。

导火线就是黑洞的一句话:“天行者,你的配合,竟是把时间拿担得如此之好!莫不是昨夜在梦中,我已告诉你了!”

黑洞的这句话,笑的声音比说的声音更响,更冷,更阴,更可怕。

而他自喉管里吼出个“杀”字声,则完全只有字音,没有笑意。

便在这一声怒“杀”声中,黑洞的行动开始了,黑洞的攻势展开了。

血在流!

不过还是一些可怜的平凡的弱者的血。

“嘿嘿!黑洞,你终于也愿意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赤天一声冷哼,把话音全是从牙逢中挤出,不过,怪异的是,他的脸上竟洋溢着一种得意之笑。

但,这得意之笑,在这帝塔的平原顶上,只有两个人看到,一个是无限,另一个就是让无限感到莫测高深的神秘人。

若是赤天的这丝笑容,让此时正同时如流星一般扑向赤天,蓄谋刺杀赤天的十多拥有异化潜能的司令级再造人看到,相信再给他们每人十个胆子,他们也只敢掉转头,夹着尾巴滚,滚到越远越好。

若是赤天的这一丝笑容,让此时正把全副精力,全部眼神集中在赤天身上的黑洞看到,他就决对不会说:“赤天,今日你还有隐藏实力的机会吗?你今日还能让我揭不穿你的底牌吗?”这句话。

面是向这十几个如流星般扑向赤天的人大喝一声,道:“慢!”

可惜,赤天的这丝笑容,他们都没有看到。

所以,接下的便是“叭叭叭……”一连串的几声巨响。

巨响过后,漫天飞舞的便是血红与碎骨及肉未。

十几个具备司令级异化潜能的再造人刺客,竟在扑至赤天自前六尺之距时,于一刹那间,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激射开的血肉,映在加能炮能量团炸裂开的余光下,带着丝丝的惨白色,舞动得极是曼妙婀娜。

这一切全都在看见赤天这丝笑容的无限的意料之内,所以场内人,除了未露面的神秘人,当事者赤天以外,只有无限没有惊奇。

不过,让他略感不解的是,这一招赤天自己为什么不出手,而是让他手下的,对他最为忠心的两名强者展示了一招。

“莫非,现在还不到他展开实力的时候!”无限暗暗猜测道。

与此同时,展示了一招碎九人的欧洲区统领人马握拳怒吼道:“黑洞!你好狗胆呀!竟然蓄谋遣返,枉帝皇大人一直对你如兄弟般看待,我人马今誓杀你不可!”

一招碎去八人的南美洲区统领海王,则是横身一站,挡在赤天的身前,威风凛凛地道:“谁敢行刺帝皇,先过我这一关!”

无限光前曾惊异不解于这海王为何以红巾蒙眼,此时则更奇怪于这海王的一对兵器。

“他妈的,这个脏兮兮的家伙,怪不得头发如引糟糕地被覆在脸上,原来他竟没有长手,而是长着一对长长的,这私有尖利的怪兵刃!”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无限今日在这方面上了深刻的一课。

接着,他便听到赤天道:“黑洞,你的刺客未免太弱了吧!”

岂料黑洞目睹手下十七人同时惨死,脸上非但没有一丝戚容,更是露出一丝冷笑。

他一言不发,双目仍注视着赤天,似乎想从他衣服上找到一颗糖果似的。

他的脸上,此时仍是洋溢着自信之色,因为他知道他的叛变是万事俱备的,唯一欠缺的东风就是不知道赤天究竟有多少斤两。

目赤天登基以来,他就从没展示过自己的实力,这让黑洞异常感到头痛。

是以,他算计好了许多步骤来测知这“东风”,刚刚的十七名司令组异化潜能再造人便是第一步骤的序章,序章之后,当是正剧。

而赤天却不知道刚刚死的七条性命,亦仅令是第一步骤的一个序章。

所以,他为这个不知道,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上了一个极大的当。

人马眼角一挑,示意海王,他疏忽于防范,是时候了,动手!

挑一下眼角,竟有这么多的意思,在这个世上,能懂得人马这一挑眼角的人,恐怕也只有一人——海王。

因为他们是早就约好了暗号的。

所以,他们俩配合得异常默契,异常精彩地开始表演了第一步骤的“正剧”

人马一个侧滑,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前扑,双臂直伸,插!

恰到好处地从赤天的背后插入了他的腋下,反臂一扣,恰到好处地扣住了赤天的双臂,双肩。

赤天等于己给人马反背完全抱住,人马更同时以高达二十八级的异化潜能的太阳火热攻击,倾向被困中的赤天。

人马的双臂上爆发出的太阳火热力量竟高到五千摄氏度。

恐怕赤天做梦也相想不到欧洲区统领的再造人人马竟是黑洞的内姦。

“哈哈!在我的太阳火热高温之下,我要把你烧成尘埃!”

人马意态嚣张狂妄,头顶上的梅花斑点,竟不可思议地向外喷射着火舌。

但,人马嚣张得也太早了,因为赤天猛吸一口气,熊熊高热火焰,虽是高达五万摄氏度,却全被他的罡气吹散开,四处溅射,根本沾不及赤天分毫。

南美洲区统领海王,竟被这一变化骇得呆了,他实在没想到赤天竟可撇开火舌,似乎一切都已在他的意料之中似的。

海王不敢贸然进击赤天,忙故做焦急地大呼小叫道:“快来人呀!快来人拯球帝皇,你们这些笨蛋都干什么去了?快来呀!”

如果在这里评定谁是最好的演员的话,海王当可首推,他这一出戏扮得几乎连黑洞都以为海王再次投靠了赤天。

但,无论海王叫得多么逼真,连距布塔最近的澳洲区统领仙女及非洲区统领天王都只是冷眼旁观。

他们的举动已告诉了所有人,明白吗?我们俩是黑洞大人的心腹爱将。

赤天仍被人马死死的扣住,宛如一只被缚住了绵羊,楚楚可怜。

无限虽一心要刺杀赤天,但见过几个分区统领如此不仁不义,也禁不住气柱上冲。

海王则仍在做戏,因为他还未找到被困中的赤天任何破绽,继续大喊大叫,慾以取得赤天的信任,靠近他,并杀死他。

“你……你……”

海王怒指着澳洲区统领仙女和非洲区统颔天王,气极语急地道:“你……帝皇向来待我们不薄,待我们恩重如山,你们怎可以如此不仁不义,背叛办家,真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

他语毕之后,虚晃几招,抢攻人马,人马以即以后中被扣的赤天做为盾牌,左格右挡,但,这全都是些不受力的虚招,海王的目的不过是赤天的破绽,人马则需装得逼真来配合海王骗取赤天的信任。

“海王,你再吆多少声都没用的,背叛是不需要有理由的!有本事例过来杀掉我。”人马在提醒海王,拉近距离进攻。

赤天却不吃他们这一套,缓缓抬头,目光冷如冰一般射向海王,不屑地道:“海王,不要再做无聊的戏了,你们这一套,以为我的才智,早就察觉了,我看你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

赤天如此一说,是因为他怕海王真个会近身抢攻,那腹背受敌,倒不如挑明了的好。

“他妈的!”海王一声怒喝,狰狞丑态立负,道:“既然你己知道,我这就送你上路吧!那可不要怪我不客气,心狠手辣!”

海王话音未落,立即抢攻,因为他发现赤天在抬头的那一刹,前胸正露出了破绽,此时不攻,更待何时,一个趋步,人已飘近,左臂上挺,生化分尸刀荡起二十七级的异化潜能,狠狠地向赤天的前胸插去。

海王的双手前臂使天生是一对分金断石的利刃,以他这样的功力刺了,别说是肉长的胸膛,恐怕是金钢石,也会给刺个透明窟窿。

是以,海王残忍阴毒地笑了,他分明感了刺入肌肉的感觉,分明感知到已刺中了赤天的胸膛,更是狠狠用力一桶。

“哈哈哈!想不到横行一世的赤家的历史,竟会终结在我的手上!”

海王此时有着一种英雄非我莫属的感觉,仿如整个人忽地平开了千丈一般,享受着一种难以言明的伟大的感觉。

“原来伟大竟是如此轻易就可取得!”海王在后悔为什么不早日发起这叛逆行动,否则,我该要少向这贼子磕多少头呀!

他的心中竟隐隐有点责怪黑桐太过谨慎,选时太迟了些,要不,他早就高官厚禄,早就荣华富贵,早就飞是腾达,一方称王了。

然而,正在他喜极而狂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怒骂:“蠢材!”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力,以致不敢相信自己正从喜悦的巅峰跌下来。

因为,他听出这声怒骂似乎是从黑洞大人的喉间喝出的,方向正是向自己的。

“怎么可能?”

海王在纳闷不已道:“怎么可能,我亲的杀死了赤天,黑洞大人仍骂我是蠢材?难道……难道我太高兴了,以致视听不灵?”

“不可能,我的耳力过人,怎会听错?”

正在海王百思不解的万分之一秒间,他又不敢相信地听到了一声惨嚎。

惨嚎是他意料内的事,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惨嚎并个是赤天吼出的。

而是人马,也就是在人马惨嚎的同时,人马的喜悦表情也瞬间化为震惊。

他震惊于胸间怎忽地多了一把利刃,且这把利刃正在咬噬着他的心。

然而,震惊却不能说明事实是错的,因为,他的胸腔里奥的多了一把分金断玉的利刃,目是以二十七级异化潜能刺入生化分尸刀。

生化分尸乃正是海王的看家绝技,这一点他知道。

双手扣住的赤天,猛地在怀里消失了踪影,这一点他也可以确定,因为这是他亲眼看到的,而且他是当事人之一,也是距离最近的人,他不能看清,还有谁能看清。

但,最不能令他相信的是,海王竟把无生的前臂利刃刺入了他人马的胸膛。

所以,他只有惨嚎,在黑洞怒骂蠢材时惨嚎出声。

然后,两个人同时完全怔住了。

“赤天呢?”

海王问:“发生了什么事呀?”

他问的是人马,可没有人回答他,因为人马已回答不了他的问题,虽是脑中已有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可心脏连同整个身躯已挂在海王的生化分尸刀上,无法张嘴说话。

原来,赤天间然海王的生化分尸刀尖锋触及肌肉的那一瞬间,挣脱人马的束缚,神不知换不觉地完全消失在海王的刀尖前。

海王的生化分尸刀便顺势利入了人马的胸前,透胸而出。

“笨蛋!”

无限瞧在眼里,暗骂一声:“刚刚还在演戏,知道无法找到赤天的破绽,怎么一被别人揭了底,便按捺不住,连人家故意露出的破绽也看不出?”

黑洞虽是毫不可惜于人马的死,却也为浪费掉如此一个绝好机会而可惜,暗骂这两上家伙无用,刚刚还提醒过他们,要注意赤天鬼魁似的身法,可不,这就上当了。

拉在海王的生化分尸刀上的人马,此时已然被自身爆发出的,不及散去的熊熊高热太阳火热攻击化为灰烬,消散于空中。

连洒落地面的鲜血也给蒸发掉了,恐怕他做一生的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力量竟为自己选择了这样一个归缩。

而走脱的赤天呢?他有没有受伤?

没有,起码从其灵动的身法上看,丝毫没有受伤的迹象。

他刚刚脱立于人马的束缚,停身于空半之中,双手紧裹,低头凝眉,神元内敛。

他竟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和迹象。

便非洲区统领仍是以最快的反应,最及时的时间内喝道:“快上!绝对不可以让他逃掉!”

同时,二十八级异化潜能的伽玛射线已自他的双眼内射出,交织于天空,形成一张密密大网,在撒向赤天。

澳洲区统领仙女的动作则并不慢于天王,她一生清化,“杀”双臂一振,低头提臂间,背负的勾状兵刃,立即弹开,向空中的赤天射去。

无数的气劲在到那间便包围住了空中的赤天,但他仍是一副毫针戒备的神态,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煌之色。

在数以万计的人的眼中,赤天仿如就等在空中,等在那进而被仙女及天王的气劲击中似的,虚空飘浮,一动不动。

甚至,他们已看见了伽玛射线已穿透了赤天的身躯,向空中射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