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26章 不毁不灭

作者:天宇

但,在少数的几个人眼中,如黑洞,无限等人他们则清楚地看到了赤天在动,动的速度快得让那些力量转弱的人根本以为他没有动。

他赤天竟在“伽玛射线”及“天使的翅膀”已将触及衣衫时,闪身避过。

而这些气劲刚刚掠过,他又以快得无法形容的速度,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所以绝大多数人眼中,赤天已生生被击中,被击穿。

但,他们明明看到赤天被“击中”却又分明感知到赤天并没有受伤,更没有留血。

“难道赤天竟将力量提升到使身体不毁不灭的程度?”

“太可怕了!”

这些人都在议论,在喧哗,但却全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就连止个血斗的黑洞派军人和保皇派卫士也驻得停止了博杀,停止了杀残,目不转睛地瞪视着空气中的赤天。

这切,让黑洞感到恼火,但没有发作,仍是木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宛如在看一部神话为题材的影片,根本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这一切看在仙女及天王俩人的眼中,给他们俩带上心头的是无边的怒火和无尽的耻辱!

“拼了!”天王一声狂叫,和身扑上,直取赤天,双口喷的不是火,而是挟着更强异化潜能的伽玛射线。

这伽玛射线内耀着的江茫,在空中交织.穿梭。这次不再成网状,而是墙,气劲之墙,是箭,夺命之箭。

密集得让赤天根本没有可避的方向和空间,除非赤天能以快过这些射线的速度向大气层的上空逃逸,逃出地球,逃进太空,逃向宇宙的浩渺空间。

但,这根本不可能,回为赤天不愿逃,要是讲逃的话,他早就逃了,是以他仍飘浮升空中,神元内敛,一动不动。

所有的射线已靠近了赤天的身躯。

疾扑出的天王离赤天己不过三丈,他以为这次不论胜负,当足一定则以击中赤天的,起码也可引他动用真真正的力量。

“这第一功可让我天王占到了!哈哈!黑洞大人一直担忧于赤天的真正力量,一直想方设法于让他显露,没想到今日我天王遂了他的心愿!”

但,正在天王自鸣得意之时,一条黑影已自他身边掠边,以更,更厉的速度向赤天,撞向赤天,扫向赤天。

“这人是谁?”

天上心头一怔。

这人是澳洲区统领仙女!天使的翅膀这一武功,虽爆发出的力量不及天正的伽玛射线强劲,归其可怕的速度,却又是大王的伽玛射线所个可比拟。

是以,这些年来,

仙女的异化潜能虽不及天上高,她仍是以快速的进攻,快得让敌反应不及的力履,以比天王超出二十个百分点成功率,稳稳在光荣榜相排在天王之前。

“他妈的,又来跟我争功!”

天王恼怒地骂了一句,犹觉不解恨似的,慾接下去骂第二句。

可他骂的话,还未在脑海中形成的时候,却接住了一个人。

说得确切点,是撞中了一个人,也可以说是一个撞中了他,正撞中了他的胸膛。

那接来的速度之快,让天王在忽觉有物撞来时,紧急反应,双手一合,慾护位胸俄要害,挡住撞来之物时,正抱中了握来之物。

也就是说那东西先一步控中了他胸膛,他的双手才合抱到胸前,又恰到好处地抱住了那东西。

他一抱中那东西,便知道那东西并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

凭着手上的感觉,他知道这个人是个女的,因为这人虽抱在怀里不怎么柔软,香甜,有弹性,却起码具备女人的特征。

在这个位置,在这个时间,他能抱住的女人,除了刚刚抢先一步的仙女外,还能有谁?

天王刚刚想到这一点,己觉怀里一阵灸热,犹如一个普通的,根本不懂武功与护体的人抱住一块烧红的钢铁一般。

同时,他也感到身体一沉,以无论他怎样挣扎部控制不住的速度向帝塔广场那坚硬的花岗石地板上砸去。

至于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仙女如何中了赤天的招?究竟她仙女为什么要把自己撞回地面?他天王想都没有想到时,两人已“砰”的一声,摔得浑身疼痛。

“帝皇赤天果然拥有深不可测的力量啊!”广场上看到这一幕的人,脑海中都冒出了这一个念头,至于赤天的力量究竟有多高?他是怎样击飞仙女?并恰一对照了处地利用仙女撞回天王的,知道的就没有几个百。

无限便是知道的几个人当中的一个,“这就是赤大的力量?!的确可怕!”无限一脸震惊之色,今天,我们能杀掉他吗?”

他己因此对今日行动的成功产生了质疑。

不过,黑洞却没有怀疑今日行动的成功,无限对赤天的力量的那一份震惊,并没有在他黑洞身上发生。

“哼!”

黑洞对此,只是报以一声冷哼。

想道赤天的力量并没有超出他黑洞的预料的程度?所以他才满怀自信地一声冷哼?

黑洞不屑冷哼的声音在空中还没传出五丈距离,已听得“呼”的一声破空之声,面前已多了一个一头绿发的人。

这人正是赤天,他摆脱了再造人的纠缠之后,已以鬼魁般的身法出现在他最大的背叛者——黑洞的身后。

两人相距七丈,负手而立,冷眼相顾,对待。

两人谁都没有汗口说话,似乎在谦虚地把发言权让给对方一般。

四周死寂一片,只剩下两股足以主宰天下的霸气在蔓延,在扩散……

他们俩都一动不动!

但,却是在激烈地斗争,不是在比拼力量,比拼招式,而是在互较气势,较量杀意。

是以,他们虽没有动手踢脚,没有爆发出震惊世人的无匹罡气,却仍是在压制得远远观战的人们呼吸艰难。

不过,再造人铁勇却似乎不惧于这种逼压,似乎这种逼压带给他的是勇气与斗志。

他泛着金属般的冷漠光泽的脸上,竟洋溢着兴奋之色,大有冲上一搏之势。

这种逼压也没有波及到龙杀,他在冷眼细察,在等待不变中的变化。

最令人不可猜测的亚洲区统领猪户则更是像在看一部索然无味的电影。

“他是黑洞的人,还是赤天的忠实部下?”无限在猜测:“如果说他不具有强硬的异化潜能,那根本不可能,否则的话,他早就抑制不了这种逼压带来的惶恐。

“那,他一定是个中间派,是墙头草!”无限最终下了定论,便再也懒得把注意力分一部分到猎户身上。

他把目光向远处那些正在流血拼命的勇士,黑洞的军队和忠于赤天的迫害卫军们的搏杀,虽不精彩好看,但其惨烈程度,无限也是第一次看到。

倒在地上的尸体的数据在以几何级速度跃升,流在地上的血,也在以绢绢细流汇成小溪,如蛇般在光滑的地板上灵动地流窜。

空中飞舞着血珠地上流淌着腥红。

血,已流成了河,悲嚎,已如劲爆的迫于高乐曲一部作响。

但,这一切的一发,都影响不了对待中的赤天,他仍平静于夜空中的星海一般。

无动于衷!

他们俩已收回了散发出的霸气,因为这下实战,于残杀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此刻,他们最需要的答案就是:今日谁死的答案。

不过,赤天还需要一个答案,所以他先行开了口,冷冷地问道:

“黑洞,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破坏世界前进的步伐?”

“哼!”

黑洞还是先冷哼一声,然后道:“赤天,这是因为你主宰世界的时代已过去了!”

“今日你已赢了么?”赤天冷讽问道。

“我不怀疑这将到来的实事!”

黑洞道:“赤家的政权限赤穹苍死的那一刻起,就已开始腐烂,赤穹苍把带位传给你,根本就是一个错误,他自以为有了你这个最完美的儿子就可以安心地走,可他永远也想不到,最完美的人只醉心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只愿呆在自己的世界中,做自己喜欢的事!”

黑洞这几句话一说,得意长笑了起来;道:“赤天,自你继上帝位后,把一切挑战,政务全交给我与银河承担,赤家政权所倚重的政治实体,根本上早就不是你了,你还不知道么?”

“那你的叛乱又为何要等到今日?”赤天问道,仍是心乎气和。

“都是那该死的银河,他的力量,四处绽放,一直压抑着我,他以他的愚忠始终保护着你,不过,他最终也是因此而死!”

“怪不得银河今日没来参加开国大典,你昨晚杀了他?”

“不,碉切说,应是今日早上,他竟敢来挑战我,也正遂了我的心。”黑洞说罢,手臂一扬,一物体从其次抽中滑出,被劲气吹出滑上手心,正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赤天,银河已死,你还有什么依特?”黑洞得意地问道,扬扬手中的银河头颅,向空中抛去。

他为了证明银河确实死己手中,竟然不顾丝毫的兄弟之情,把死才蝗头颅,当球一样摔上天空,让场中的每一个人看到。

“所有追随赤天的愚忠者,你们看见了吗?银河已经死掉了,赤家政权的统治实体已经不再存在!”

“天呀!”人群一阵哗然,所有的人都罢手不斗,瞪视着天空中,久久不曾落下的人头,不敢相信地道:“不……不可能吧!”

然而,这不争的实事,已血淋淋地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又能做些什么?

所以追随赤天的卫士立即退避,有的更是反戈相向,大呼:“杀得好!”

这一切,真的证明了赤天的赤家天下的政权实体果然是以银河与黑洞两人为资本。

赤天的心禁不住一阵揪痛,虽表情上丝毫没显露出来,心里却道不了后悔之意。

他终于明白了,原来黑洞早就利用主政大权,把人马等许多政府首脑已拉致反叛赤家的旗下。

“为何我早不发现?”赤天在暗问自己:“虽是从科学研究上,我取得了前无古人的成就,可我却也因此失去了人心!”

“赤天,你的一切已经完结了,由今天开始,就让我黑洞来代替你主宰世界吧!”

对黑洞这样咄咄逼人的话,赤天仍在保持着缄默,是以解们又续道:“我取代你,本是历史的必然,是早在十几年前就已萌芽了的事,你也不必为违背历史意志而做愚蠢的事!”

“嘿哼!”赤天一声怪笑,道:

“以历史为名,完成一己的私慾,那就让你黑洞的贪婪,是你一向泰行的经义,是你卑鄙无耻的活着的意义么?”

黑洞道:“哼!淘强汰弱也不是你父亲赤穹苍说的话么?他又何偿不是个卑鄙的小人,你赤天难道就该生来贵种?就该生来就主宰别人的生命与财产?”

黑洞反chún相讥,名名掷剑,深深的刺痛了赤天的心。

但也不愧是一个完美之人,他仍是以智慧的魄力强行忍住没有发作,他知道,在此等时刻大动肝火,那等于是把头颅送给别人砍,等于是自寻失败!

而且,他赤天还有能力挽回这一切,还可以凭借他的实力,凭借他拥有的无限力量来击倒黑洞,来重建自己的江山,来重组自己的人马。

这样一想他反而觉得黑洞的反叛也未偿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他沉静地道:“我恭贺你利用我的信任职得许多赋予的信任,不过,你还是太贸然了,你应当等到我赤天死了之后,再来做这件事,应当等到你的力量超过我时再发动这叛变的可耻行为。”

“难道你的力量就高于我么?不错,现在我还未测知你的真正实力,但我与你交手之前,我一定会知道的!”黑洞自信地道。

但,他仍是害怕此时赤天会猛然向自己袭击,一但自己与他交上了手,那就是只有凭借实力来争雄了。

到现在为止,他黑洞还不想这么做,否则,他所有的步署都只是白费。

而且,若真正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才可战胜赤天,那他要么早就动手了,要么他黑洞永远都不会生出反叛之心。

他现在实施的是自己的精心策略,是要让多年来收拔的人为他卖命,为他登上皇位垫上脚石。

这些人不管是以鲜血还是以生命为代价,他黑洞都管不着。

他要的是胜利,要的是等到赤天衰精竭力时,再一举动手,堂而皇之地杀死赤天,名正言顺地成为天下的最强者,顺理成章地登上帝座,去开始他黑洞的时代。

是以,他,喝道:

“赤天,你也说够了,现在就由你的死亡来献祭我黑洞时代的降临吧!”

说话间,银河的头颅才落下,黑洞随手抄什,就着最后的一个“吧”字之音时,五指用力,“啪潮”一声,捏造了个粉碎。

“来!所有的人给我上!宰了他赤天!”

黑洞一声令下,他的部下,立即如射出炮膛的子弹一般,带着呼啸之声,从四向八方向赤天射去。

赤天,一代声威显赫的帝皇己完全陷入了孤家寡人之地。

面对他的,到处都是死亡,是杀机,是挟着异化劲力的拳头。

“受死吧!赤天!”冲得最前的海王,带着他的那份戴罪立功之心,把他的双把天生的利刃刺插挥舞得到处都是虚影。

他虽是红巾蒙眼,但那一份凭感应认定目标的能力却丝毫不比有眼睛的差上分毫,生化分尸刀,第一招“万刀解体”正招呼向赤天全身所有的经脉穴道。

天王与仙女二人又岂甘落后于海王,让他去抢走这第一功劳之理,他们刚刚从地上爬起时,心灵已受到极大的挫伤,这样丢脸的事,已几乎计他俩同发出不再用武的想法。

但他们没背这样做,而是把所有的怨愤全问赤天倾泻去,以他们最强劲的杀伤力为武器,去报复仇人赤天。

伽玛射线与天使的翅膀这两功功夫,施展出来的杀伤力,没有人敢说比海王的生化分尸刀逊色。

所以,此时他俩的攻击,绝对不敢让赤天扁看他俩。

围攻而上的,除了这几大洲的统领之外,还有一个黑洞的人,一脸金就光泽,永无表情的铁勇,早就斗志激昂,手痒难熬了,他挟着一身劲气,抢在仙女与天王前半人,左手似爪似堂地推出,荡起二十九级异化潜能的罡气,横卷向赤天。

“黑色歼灭”的功夫,铁勇现在已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更可怕的是,他的异化潜能更是超过了海王等人,他的不要命的打祛,则让对手无法理解,无法猜测,无法想象。

——一个让你无法理解和想象的对手,你将如何去战胜他。

这个问题,早已就有人问过,可惜却一直没有人能给出最恰当的回答。

所以,这些人攻击的目标,其处境之艰难险恶可想而知。

而乌托邦的叛军与领龙霸,他的儿子龙杀,还有他——无限,这三人则规定这上是刺杀赤天的大好时机,也随着铁勇等人冲出的步子,挟着拼命的心思,同时攻了出去。

龙霸的“霸天盖地拳”单拳化两,两成四,四变十六……每进一步,拳影便以乘方的数目增加,而每一个拳影都随时随刻成实拳,拳拳挟着二十五级异化潜能。

他所有的积愤,所有的欺望,已全在这一拳中砸出,己决定全在这一拳中了结!

攻出的人当中,数无限蕴藏的力量最大,他的天武酷杀碰撞虽没有多的花样,没有精妙的变化,但却实用,实用得让人无法忍受。

无法忍受的异化潜能三十级的力量。

就如当年的武林豪杰无法忍受天武的硬打硬砸,硬拼硬杀的作风。

场上的几万人,对这样的合击攻势,不用说见,就连听说也没听说。

他们当中的许多,更是连这样合击的力量达到怎样的程度也茫然起来。

不过,他们都认定着一个实事。

——赤天完了。

赤天真的完了么?

一代帝皇当是不应当如此轻易完结的,但此刻的攻势能用轻易形容么?

这一切,赤天将是如何对付?

赤天的力量到底怎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