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27章 封锁空间

作者:天宇

宇宙之辽阔,天的无穷无尽,通向无限之途。

赤家帝皇的力量——宇宙无限,创自赤天的父亲,昔日四大强人,第二共和帝国的帝皇的赤穹苍。

赤穹苍凭着这一套武功,凭着宇宙无限力量,统一地球,建立了国家政权,脾断守内,不可一世。

这套功夫传给天下第一完美之人赤天后,多年以来,就象它已绝迹于武功家数中一般,因为赤天从未用过这套功夫,从未使用过宇宙无限力量。

这并不是因为赤天还拥有别的功夫,他是否拥等别的功夫,这是尚且不知,而是赤天出生以来,还从未有机会让他展示这套功夫,从未有人能请前他赤天显露力量。

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一直以来,这是一个谜,一个与宇宙为何存在自答案一样的谜。

今天,这个答案终于要出来了,因为有六大绝世高手在拿生命作赌往来逼。

除非除非赤天他不想活,不想击败对方,再建家园,除非他决定死在这六大绝世高手的无匹力量下。

而这,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赤天还不想死,还不能死。

他自为一代地球帝皇,岂可如此轻生?

并且,他还肩负着本族兴误荣辱的重任,就受他不想为个人安宁而出手,他也应当为他父亲——一代枭雄赤穹苍的名誉与霸业出手。

就算他因对自己没会追求,没有理想,早己看破红尘而不出手,他也应当为了一时之气而出手,他已实在忍不下黑洞的嚣张狂态。

所以,他出手了!虽是仍然一副镇定神色,一副泰然处之的态度,但手毕竟还是动了。

天下人终于看到了这一双手,亲见成通过无线转播见到了。

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就算聚集天下的文客也无法用笔墨形容其美中万分之一。

天下最为用名的画家,也不敢做绘出同样一只手的想法。

因为这双手已是真正的完美无暇!

这样的手,为什么上苍造就了一只手还不够,竟要造出一双手来?

它聚集了人下的灵气与秀气,聚集了天下的阳刚之气与温柔之意。

它是上帝精雕细琢的工艺品,是画家梦中追求的创意。

全让进攻中的无限看得心里一颤,竟生出用这双手来杀人,用这双手来抵抗自己等六个脓包,实百暴珍天物的想法来。

十一二年来,没有人知道这几乎所拥有的力量,现在它终于出来了,从淡黄色的衣袖中消了出来,虚空上扬。

却没有想象中的强大气势!

天下人都个禁惊呼,哗然!大骂废物。

但。无限、铁勇、黑洞等几人,却神情为之一振,精神一盛。

因为这几人己从这虚空上扬的轨迹和速度,角度中中已看出了一点点的名堂。

所以,无限立即全神戒备,虽没削减进攻之力与进攻之速,反加强了防守之心。

“赤天,让我看看你的力量到底怎样?”黑洞喃喃低语。

远在帝都外,叛军上母舰上的天行者对着荧屏上显示的这双手道:

“赤天,你……终于出手了!”

当赤天将双手上扬到一定的角度和一定的高度时,仙女等人已攻到其身前四尺之外。

黑洞与天行者等人都在想,若聚合这六人攻到我身前四尺之处,我该怎么办?

他们都没想到答案,虽是知道自己处在这样的情形上,当是可以狼狈地逃出一命,却没有把握能挡开这六人。

他们不知道答案,便在等答案,等待赤天告诉他们。

所以,他们紧盯着赤天那双斜斜上扬的手。

猛地,他们觉得眼前一花,竟在看不大清楚的情况下,隐隐觉得这双子似乎抖了几下。

至于究竟有几下,恐怕只有等待来世与赤天交上朋友后再问了。

然而,这两手优美无伦地在空中各自画圈,或方或圆的规则大小个一。

百分之一秒间,赤天的手竟可各自画了三百六十六个圈,这一数字,黑洞与天行者是亲自数出来的。

而无限则是靠猜测,靠自身的感觉察知的。

这当会,海王等六人已攻到赤天身前三尺之距。

似,这短短的三尺之距,已随着赤天双手的这么几抖,然后这以划了几圈,成了这六人永生永世已逾越不了的距离。

无限的反应速度最快,一遇抵触,便察知到空间的颜色在变,便预知到赤天的反击已然出笼。

是以,他第一个飘身后退,第一个明白以卵击石是最不值得的道理。

第三个开始退的是仙女,接下来的是铁勇,龙霸及天王。

海王最笨,因为他双眼己被红巾束缚,压根就看不到空间颜色的变化。

不过,即使他能看到已是迟了,他已动弹不了了。

“封锁空间?”

天行者与黑洞同时惊叫出声。

不错,赤天已用这辈人从未见过的宇宙无限力量封锁之中的封锁空间,阻挡了六大绝世高手的凌厉一击。

并立时反击,用封锁的空间,封锁住具有二十八级异化潜能的再造人海王。

海王一感身受束缚,立时用生化分尸刀奋力刺出,不图伤敌,但求脱困。

但,他的想法太愚蠢了,他根本只做了一个刺的姿势,就休想再把手臂前移一寸!

他不由骇得心胆胆裂,拼命狂叫。

但,赤天的宇宙无限力履封锁的空间,根本上连声波也使用休想透出。

澳洲区统领仙女人及非洲统领天王见得海王嘴巴几张,念在同事多年,慾转身冲上,救出海王,但刚跨出两步,己然感在身周空间色调在变,立即呼道:“快退!”远远避开。

“哼!”

赤天冷眼盯着众人,道:“我统治世界十二载,从没有出过手,也从没想挟武扬威,今日你们逼迫我展示力量,那就让整个世界见识见识我赤天的力量吧!”

话音刚落,赤天双手一扬,整个天空的色调亦开始变色,犹如一团黑色烟雾正以他为核心,在向四周蔓延.扩激。

这是他的力量所致,还是幻想?还是……

帝塔广场上的人们纷纷退避,唯恐这黑色涂雾笼罩了自己,象进瘟疫一般,个个惶恐致极,乱成一团。

赤天不断将力量发动,封锁住的空间也就在不断扩张,仙女与海王、龙霸等人自持功力较高,可持了一会,立知不妙,连连后退。

人群已经挤压在一个极其有限的角落马,一些功力较低的,立时被相互残踏而死,惨嚎连连。

黑洞一在冷眼旁观,他是骇于赤天的力量,不敢出手,还是要看看亦无封锁得住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赤天终是做个帝皇的人,似是不忍着到昔日部下相互践踏致死。

而且,击败黑洞后,他还要统治这个世界,需要争得这些普通人的拥护,双怎能露出滥杀无辜的丑恶嘴脸?

并且,这样大面积的封锁,除了对待一般的异化潜能的再造人,对付黑洞这样的家伙,又岂能奏效。

是以,他手臂一舒,被封锁的空间立即缩小,让那些挤在一块的人分散开来。

但,对海王这样的丑恶家伙,他又没有那么仁慈,“哼,我不杀你,也要给你点颜色瞧瞧!”手掌互撞,顿时封锁住海上的空间,随着手撑的搓动,严惩地扭曲起来。

“空间扭曲!”无限惊呼一声,但见扭曲空间中的海王又是嘴巴张得几张,从其嘴形上看,分明是在大呼饶命,救命。

但,没有用,待得赤天收回散发的力量时,人群一声凉呼:

“我的天,这……这是怎么啦?”

原来,被释成的海王,竟已在赤天扭曲的空间里给绞扭得不成人形。

此时,用一个泥人在一个五岁孩子手上玩弄了半天后的形象来比喻海王,当是最为恰当不过。

他竟然如一根铁丝般,给弯成了几折,给或扭了八圈。

连那天生的前臂尖刀也给弯成了一个半弧,不成模样。

就连惨呼叫痛的声音也扭曲嘶哑,不成人音。

“背叛者的下场,便是如此!”赤天一脸冷峻的道:“黑洞,你现在见识了我的力量吧!”

“如此而已,不足一提!”黑洞应道,但他知道,这并不是赤天的最高力量,更不是最猛招式,他是天下第一完人,他的成就应比其父赤穹苍要高,而当年的赤穹苍的力量造成的破坏力,尚要比这高出多多。

虽是如此,赤天所显露的这一招,还是镇住了大多数人,还是让人们在心目中,把他赤天的位置抬得很高,对他赤天获胜的机率,在胸中衡量中,定是比我黑洞高。

这样一来,势利的大多数定会再次反戈,定会再次聚集对付他黑洞。

所以,黑洞此时最紧迫的要做的就是镇住人们,让人们始终相信,他黑洞才是真正的胜利者才是天下最强的强人。

但,他还未能摸清赤天的底牌,还不是亲自出手向赤天叫战的时候。

于是,眼光一扫,本已可怜兮兮的海王立时被他相中,被他定为自己展示威能的牺牲器,成为又一个强者实现自己愿望的替罪羊。

“海王!”

黑洞一招手,示意海王走近身来,极端苦痛中的海王,近以为黑洞大人是准备为他疗伤,还忍住剧痛,观测着走近几步,虽是强行支撑,还是重重地摔倒在地。

“海王,你已不中用啦,留下你也只是负余,毫无利价值,倒不如这样送你一程,也免受诸多痛苦!”

“啊!你……你……”海王一声惨呼未落音,已被黑洞手掌心造就的黑洞吞噬。

“骂我先死啦!”黑洞阴冷一笑,空中还飘荡着海王惨叨的余音问,活生生的一个人,立时化为无形。

如此忠心之士,黑洞尚于一念之间,说杀便杀,心控之领忍,可见一斑。

在人的心中已早就不分是非善恶,只知不达目的不罢休,回头厉喝道:

“未死的人便再给我上。”

这次,黑洞虽是命令之下,声色俱厉,但面对赤天如此失异恐怖的力量,再造人仙女等皆是望而却步,畏缩不前。

龙杀初生牛犊不怕虎,似乎他要手刃赤天之心,比场中的任何人皆要强烈,见众再造人刚刚还雄气勃勃,此刻竞骇得如此神色,遂怒道:“贪斗怕死的废物一堆,即然不敢上,那便滚开,持小爷我斩下赤天的头颅来给你们瞧瞧!”

一语方毕,龙杀已如弹簧般“嗜”的一声,平空弹起,手握龙刃利器,如一头怒龙般冲出。

龙杀不愧为龙刃的后代,身子凌空,一柄龙刃刀在手中风车一般一舞动,刀光如水银泻地。

无孔不入,疯狂向赤天身上洒去。

但赤无依然屹立原地,面对如山刀光,犹自十分镇定。

似乎,似乎他并没把龙杀的狂猛刀把放在眼内,双手笼袖,冷眼直睨。

对手的如引轻视,龙杀不由更怒,招致中途,交换刀招,杀气更浓吏重席卷而出。

龙杀在盛怒之下,竟将异化潜能催致于二十九级力量,万平对影地合而为一“啪——啪——啪——”一连串的炸响下,明明还未及触及赤天的袭刃宝刀,在刀量灌注下,突然暴长数尺,且散发着万丈毫光。

习武之人,功力达到一定程度后,可利用巧功与妙功,活筋伐骨,在对敌之时,明明招式用老之际,可借内功使手臂暴伸三寸,达到出敌不意,攻敌不备的效果。

龙杀的一柄龙刃刀竟也如人的手臂一样,亦是具有灵动与生命的气息,猛地暴长数尺,明明离赤天的前胸还有三尺,倾刻间,便要破体而入一般。

岂料龙杀的刀招快,刀长快,赤天的身法则更快,龙刃刀堆堆刺到胸前三寸之距,他一个挪身绕步,刀锋刚好贴着衣袂而过。

赤天这一招,虽看上去避得极妙,其实也是极险,须知功力达到龙杀这般的异化潜能二十九级的力量时,每一拳,每一脚使出,威力足以开山裂石,强过任何一种现代兵器爆发出的杀伤力的和破坏力。

而且,龙刃刀乃昔年四大强者之首——龙刃所造,具有极其特异的灵气和杀气,配合龙家的极适刀法使出,威力之强,无可比拟,若是普通不会武功之人,相距十数里之距,只须虚劈一式,刀劲之气当可毙命。

此时,赤天竟托大到侧身轻避,让刀锋擦衣而过。

这样的闪避,在一些普通的外行人眼中,算是避开了,而在真正的高手眼中,他们都知道赤天是在避过龙刃刀时,却依仗本身的力量去抵卸龙杀这一刀,这一招上的杀气和杀机,去抗衡龙杀这一刀造就的无形罡气。

以血肉之躯,来抗衡龙杀的刀烈罡气,赤天自持的是功力高,而在龙杀眼中看来,不过是轻狂托大,是瞧不起自己。

“士可杀,不可辱!”

龙杀哪容得下这口气,一声怒吼,人在空中,去势不减,身形几换,双手握刀,左右虚晃,斜扬,已然换招。

赤天看在眼里,也不由暗暗点了点头,称赞这年青人换招变式快捷。

龙杀招式一变,同时厉喝道:“狂妄的家伙,看我的极道刀法!”

极道对法第二道乃极地道,无限曾在海岛上,亲自领教过,最终若不是逼致无路可击的绝途,才生出以命死拼之心,侥幸破解。

岂料,不过几天时间,极道刀法的极地道在龙杀的手中使出,竟已与前几日截然不同,一柄龙刃刀,竟刀光,刀身皆可轻折,弯曲,婉蜒如闪电般闪耀而出。

这次,龙杀舞起的刀光,以无限看法,虽没有上次那么盛,那么厉,无限看在眼里,却比上次自身条临其阵还感心凉肉跳,还感杀意重重。

无限看到龙系的这一刀,只觉它逐发出的逼人的死亡气息,要比上次张烈得多。

“怎么几天一过,龙杀的刀招竟变化如此之多?”

无限暗暗寻思。

却已见场内,龙杀的刀光与在赤天身周的空间里刺划,切割,虽是没有直接伤到赤天本身,切割成“四方形”已把赤天的前、后、左、右的老路完全封死!

面对如此精妙绝伦的刀招,赤天竟然还是双手笼子袖内,没有做出反击的任何意思?

“他,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许多人都在这么想,也都想这么问,也都知道没房人对以回答自己,也便都只向在心里!

但,他们都确确实实地听到一声叫“好”之声,确确实实地听到是赤天的声音。

此时此景,此形此势,赤天竟然还在为对手的刀招叫“好!”,难道他不知道龙杀这叫“好”的一招是要他以生命做为代价?

而场内的赤天,身形虽被龙杀所封锁,那份从容,那份镇定,那份平静却没有从他脸上消失。

似乎,他永远都在那么安详,那么气定神闲。

难道他的面部表消肌肉不能变化成焦急、担忧、认真、惶急等心情相应的表情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