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02章 四强潜能

作者:天宇

当你无论在做什么事,或在什么场合,若看见一个人,用左手五指顶着一个仿真的地球仪,并娴熟的让它转得比风还快,那这个人就定是赤穹苍。

有人说:“赤穹苍一生没有离过身的,绝不是衣服而是左手上的地球仪,好像他一生下来,手上便有着这么个玩意儿。

而且,这个东西只有在他手上,他就会让它一直转,转得比风还快。

越是遇上强劲的对手,他会让它转得越快,因为“它”这觉不是什么塑料,木头弄成的玩意儿,而是赤穹苍的武器。

赤穹苍的老婆曾对她的闺中密友说;“唉,我家的他呀!一大到晚就是一只手来拔弃它,看来在他的眼中,那个圆球是比我这个做老婆的重要得多!”

是的,在赤穹苍的心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这个圆球。

因为它象征了地球,象征着权力。

而赤穹苍一生的追求就是称霸地球,拥用权力,是以他一生都在转动地球。

他一生都在追求权力!

他终于让自己成了建立第二共和帝国的赤家强人。

他要统治全球,在他的领导下,地球上超过百分之九十的领土,成了他赤家的私有财产。

接着,在私有财产上,他便尽情施展手脚,进行个人高兴的统治。

但没有人敢反抗,因为每个人都清楚,反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而且,具备反抗资格和能力的人,赤穹苍也绝对不给他机会。

直到赤穹苍让位,其于赤天继承政权的时候,那些对赤家怀恨于心的人,才纷纷冒出来组织义军,进行反抗。

而且,他们都以为这是推翻赤家政权的最好机会,是等待了多年的机会。

他们一边庆幸于当年避过了赤穹苍的耳目,逃过了他的追杀,一面则在想着自己当统冶的情形。

只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人。

一个对赤家忠心耿耿,被誉为地球上最强的男人的——银河。

一直以来,银河有多强的力量?没有人能准确地估计,因为他党政军没有碰上过值得他使上全力进行格斗的人。

一直以来,银河对赤家政权,该有多忠心?也没有人能确切地形容。只知道,只要足对赤家不满或不利的人,就算是银河的敌人,他都会以一个字来解决——杀!

所以有人说银河对赤家不是忠,而是爱。

——爱情的爱。

只要有银河一日,赤家政权便稳如泰山,这样倒落得赤家政权的头号人物——赤天,从没对人出过手。

所以赤天的力量在地球上也是一个迷。

一个无话解开的谜!

除非你先杀了银河,可逼赤天出手。

但银河的力量,世人却治楚的很,都知道他那副强壮的躯体内,隐藏着“dna遗传工程”所带来的异化潜能。

异化潜能,是改变人类的dna结构,从而使人体产生出强大的破坏力,令血肉之躯变成最厉害的——杀戮兵器!

也就是说:银河已是一具超越任何兵备武器的杀戮兵器!

因而,没有多少人敢正面跟银河冲突。

虽然在二十四世纪中期,地球上曾发现了类似银河的无数强者。

但经过dna异化工程的人,力量却不能遗传给下一代,甚至,他们已丧失了生育能力,根本就没有下一代。

银河常常仰视夜空,悲叹一生找不到对手。

——在斗技上,他已是寂寞高手。

是以,他对任何事情,都以一种不太瞧得上眼的态度去看。

即使是天狼这样的,已具有异化潜能的人,在他的眼中就等于捏死一只蚂蚁般的容易。

但银河却不知道,当年造就那上结具有异化港能的强者时,却因失败中误撞出来的成功,造出了四个强者中的强者。

这四个人,被异化时,竟给误打误撞成一完美中的完美,他们已突破所有的障碍,完全可以将力量遗传给子孙后代。

而这四人的名字,正是:赤穹苍,天武,蓝慧星及龙刃。

四人中以赤穹苍心计最深,最毒,因而成就最高,建立了以赤家独裁统治世界的第二共和帝国。

为了让自己的子孙长期这样统治下去,赤穹苍在建国后十年,即开始了着手诛杀,他要将所有的,有可能威胁他赤政权的人诛杀掉,所有的懂得异化潜能的强者,便个个地倒在他的脚下。

这样,他已让异化潜能成为他赤家政权的专利,并且封锁了所有制造异化潜能的图片资料。

但赤穹苍却也没有想到,另外还有三大强人也具备和他一样的功能,将异化港能遗存给下一代。

而叛军的领袖天狼,便是当年四人强者之天武的儿子。

当年,赤家几番对天武进行追杀,虽是成功。仍是让他偷偷地将异化潜能传给了儿子。

直致几十年前,银河在捕杀一个海滨小镇判民时,才发现这个秘密,但仍是给天狼走脱。

这次为对付天狼,赤家政权中,地位仅次于赤天的银河,又再次出动。

银河知悉天狼的实力,本以为只不过是一件简单的任务,没想到却被一个叫无限的毛头小子破坏了。

并且,这小子竟然以笨拙的招人,简单的腿法,踢山了惊人的力量,穿透了异化潜能二十五级的“银色风暴”。

无限的表现绝对使银河感到适应不了,诧异。

在他诧异的时候,无限已狠狠踢中了银河。

没有人会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的。

因为破踢中者的名望太高,而出招的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青年。

“地球上最强的男人竟被一个小兵击中?”天火不相信地问。

天狼也结已着道:“这……这怎么可……可能?”

但银河的一声惨嚎,却证明这一切都是真。

只是,当银河冷静下来的时候,无限的情况便不容乐观!而且无限刚刚踢小银河时,剧痛已让银河同时冷静了下来,并出拳。

拳劲绽放着隐隐的绿光“蓬”的一声,击中了无限。

银河出先挨一脚,但这一拳反击却绝不含糊,异化港能二十五级的“银色迅雷”狠狠地轰在无限的胸膛上!

“完了!”大浪一声惊呼:“无限完了!”

而钢雷和天火二人却根本看不清二人的动作,只知无限已被击退,击飞。

但不可思议的事,竟再次发生,本以为足以让无限粉身碎骨的一拳,亦只是将他击退根本伤不了他,更别说夺命。

“你到底是谁?”令一向自信无比的天狼抢了一步,惊恐地问道:“这身力量……从何得来的?”

无限伸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珠,竟有点害羞似的,道:“统帅……我……我自己也不知道……”

看他的神情,这小子似乎不是在撒谎,天狼暗暗寻思: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难返除了四大强才的后代外,还有其他人懂得异化潜能?

这时,银河已去驱无限踢入他体内的邪异劲力,一步步逼向二人,无限慌忙道:“统帅,别迟疑了,你们先退走吧!”

“走?”银河冷冷地讥讽道:“小子,我以为一次幸运,便真的可能性以阻止我银河吗?”

银河正凝思,用一种感应来察机无限的心思,但他什么也察觉不到,晃如无限的是一个无底的深潭,他根本无未能探测其底蕴。

“不过,你也是十年来唯一能单打独斗伤我的人。”银河对无限的能耐,感到值得佩服,但实在又弄不明白这小子的来历,一字一顿地厉声问道:

“你——究——竟——是——谁?”

这一下,不由得把无限给问呆住了,“我究竟是谁?”他暗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已不知问过自己多少遍了,可从没有人能告诉他,也没有任何东西可提醒他。

他为这一问题,已困扰了十九年,可想到后来。连头也痛,脑筋发麻了,于是干脆自己自对自己道:“管我是谁呢!还足别想了吧!”

未料,此时恰逢大地时,银河如此一问,又想起了他的思绪:“我究竟是谁?”神态茫然疑惑,慒懂有如小孩。

而此时,银河正一步一步向他踏近,与一刻都会取走他的性命。

猛地,银河推出了一股试探性的力量,“无限这小子太过玄典!当是大意不得!”

劲气逼体,掠肤生痛,无限这才猛地省悟,始把天狼推向身后,迎面阻挡住了这股力劲。并道;“统帅,这里由我对付他,你们快撤走!”

无限虽是轻轻一推,天狼仍感力大无穷,几个踉跄,连连后退,远处的天火和钢雷立即抢上扶住天狼,道:“爹!银河太厉害了,我们快些撤退吧!”

天狼振臂抖开二人,喝道:“不,我绝小会在此舍弃无限不顾,你俩先走!”

这时,银河已离无限不过二尺,杀气逼人眉睫,但无阻仍双手握拳,昂然挺立于原处,丝毫不后退半步。

银河道:“小子,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你知不知道现在面对你的是谁?你这样做,自己的下场会怎样?”

无限丝毫没有屈服之意,冷冷地道:“我连自己的身份也想不明白。对你的身份就更没兴趣了解了!我只知道统帅是我最尊敬的人,就算我剩下一口气在。也绝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他!”

银河本慾说明自己的身份,威摄住无限,再把他收为己用,未料无限意态度甚是坚决,誓要与叛乱军共存亡,对天狼更是绝对的忠心,分毫不卖他银河的帐。

银河不由令他气恼,目中射出阴森的杀气,逼视无限。

无限亦毫不惧意,反盯着银河,目光坚定而无畏,要他死可以但要他退,却绝个可能!

二人相视良久,无限丝毫没因对手的强大,而在心里上有所妥协,银河心由叹息:嗯……这小子怎么竟会给我一种古怪的感觉,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银河自己山说不清,只是隐隐觉得自己和对方的体内,就似有着某种相同的东西……

狂傲?清高?似乎都不是。

但究竟又是什么?银河与无限,一个是地球上最强的男人,一个是名小经传的毛头小子,一个是声威显郝的赤家名人,一个则是判军中的一名小小的士卒,差距就如天和地的路程,若说有关系的话,那也只能是无限踢了银河一脚,银河轰还了无限一拳的敌对关系。

但,往往天地间也有着相连之处……

而他俩的相连之处又是什么?

且试图在无限所记起的地去中找寻答案。

无限的童年,便如许多其它的,在赤家组治下的青年儿童一般平凡。

他自个是个孤儿,四处流浪,没有一顿能吃得饱,也没有一次能穿暖和,全靠乞讨谋生。

他唯一拥有的,是自小伴着他的一串念珠,而念珠上刻着两个字,便成了他的名字。

他根本就不知道父亲是谁?母亲又是谁?

他根本上就未曾有过家,四处飘泊。

到他十五岁的那一年,奇怪的事发生了,他竟感觉到身体内隐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大得连他自己都感到咋舌,任你是多么健壮的人,他只需指头一动,就可弹碎你的身体,甚至,高大的建筑物,他也可以用手去推动。

他不知道这股力量的来源,更不知道,这就是世人所称的异化潜能,反而,这使得他产生了一种畏惧的感觉,生怕一动手就要了别人的命。

他是一个孤儿,自小就生活在可怕的生态环境里,是以他不敢去运用这股奇怪的力量,一直把它隐藏起来。

之后的日子,他继续流浪,没有家也没有故乡。直至有一日,他碰上了改变他命运的事。

那一天的太阳特别地毒,晒得头皮发麻,头脑发晕,无限行走在一片戈壁上,漫无目标地往前走。

他已连续两天没吃过饭,不过,日伽感觉体内有那股奇异的力量以后,饿对他倒并构成什么威胁,就算一连个把月不吃上一口,他也没觉得什么难受。

“唉!”他叹了口气,究竟该去什么地方找水喝?无限爬上一沙坡,四处已望去,这时他看到远处的一高大沙丘上,似乎有几个人在打架。

“过去看看吧!”无限自言自语,“说不定那些被杀死的人身上还有没喝完的水哩!”

这样的年代里,特别是象无限这样流浪儿,看见杀人,死尸、血,己是司空见惯了的事情,是以他看见有人在拼斗不但毫无惧意,反而迈步行去,胆子大了。

在这样四下无人的地方,无限稍稍旋展力量,健步如飞地向那个方向走去,片刻己接近了那个沙丘,立即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好重的血腥气!”无限轻轻地道:“看来死的人绝不会少!”

待得他走上那沙丘,向下望去,已见下面已躺满了一具具尸体,有的更是血肉模糊,面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四强潜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