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29章 天武绝学

作者:天宇

赤天亲切的目光,让无限无祛怀疑他是在撒谎,赤天的诚挚与恳切的神倩,让无限无法不相信他的话是真的。

更何况,无限无法找到赤天撒谎的动机!

那么,这一切只有是真的才可解释。

“我真正的名字岂不是……岂不是赤……”

无限不也也不愿似的没有说完下面的话,很显然,没有说的几个字便是“赤无限”。

但,他不能,他一接收不了在自己的名字前冠“赤”字为妙。

猛地,无限觉得需要发泄,而且,在他怔神的短短两秒钟内,赤天己击溃了龙杀的极道刀法之极地道,并击飞了龙杀。

所以,他此时最为得心应手,最为方便的发泄方社便是发力,把体内所有的力量倾出,在致精疲力竭为止。

他便出了天武武学中最为伤耗精力,体力的绝学,当然,最为耗力的招式,也通常就是最为勇猛斗力的招人。

无限三连爆就是天武武学中最为勇猛的招式,三招一体,招招相扣,一招未尽二招又致,这就是天武三连爆中招式勇猛的精要之一,它讲究的是一气呵成,让对手毫无喘息之余地。

几近疯狂,迫切的需要发泄中的赤无限,使出这一套武学来,更是得心应手,顺水顺风地一把狂过一招,一招凶是一招。

无限的狂欢,似乎已是赤天意料内的事情,似乎他己猜知到无限会因一对无法接收这个事实而思绪错乱。

思绪错乱中的人,又哪能谈上“理性”二字?赤天预知到了赤无限的狂猛招式,是以此时也避得从容,避得恰当。

避让的同时,他用一种“意念转移”的玄学功夫,把过去的一切,在头脑中以意念的形式形成,再转移到无限的脑海里。

十九年前欣喜于“继承人计划”顺利实施时,丝毫没想到上天造就了他统一地球大业后,还如此地惠顾他赤穹苍,让他一胞生下两胎。

这出乎赤穹苍的意外,也出乎参与此“继承人计划”的科技人员的意外。

“我赤穹苍一生杀戮无数,树敌众多,且对赤家的政权一定唾诞的不少,现在我赤穹苍活着时,他们或各市地会俱于我的威猛,不敢稍有异功,万一我死后呢?”

“他们既在暗中蓄势,我赤穹苍为什么就不能另备力量?”

想到这些,赤穹苍宰杀了所有的知情者,把赤天与赤无限两个爱子同时留在帝都的深宫内。

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赤穹苍喜得继承人,却没有人知道赤穹苍的继承人计划中,竟一胎生了两个,且都是男儿。

之后,我们俩兄弟,便在帝都的深宫大院内一起成长,过着开心童年生活。

直至我们六岁的那一年的一天深夜,父亲忽然告诉了我,他要把你带走。

我们自小一块长大,同为一胞兄弟,玩得很好的,你为什么要把弟弟带走,赤天哭得满面泪痕,死死抱住赤无限不放!

赤弯苍看在眼里,无奈地抚了抚赤天与赤无限柔软的头发,道:

“天儿,这并不是我要这么做,而是你们俩兄弟的宿命造成非分不开的!”

“这……这又是为什么?”小赤天不解地问道。

“孩子,我在实施‘继承人计划’时,本造就的是一个完美之人,可出乎意外的,诞下了你们兄弟两人。”

“人本是理性与感生的结合动物,理性简单说来就是人的理智与情感,你们俩兄弟的同时诞下,打乱了我这一计划的准确性。”

这些话自赤弯苍口中说出,赤天不白更是不解,赤穹苍又续道:“你的理性完全是我意料中的超出常人,达到完美的地步,而弟弟无限的感性则强于理性,在感性方面,他也达到了完美的地步。”

“但,在你的感性和你弟弟的理性方面,虽都超出了常人,却无法达到真正的完美,这就是一眼双胎造成,各承一万的后果。”

“为了你的成长,和成长的开发,无限与你的成成长发育年龄段必须分开,以免他在理性方面过多的受你的熏陶,而误了感性的开发。同样,他也会影响你理性的开发。”

“人的理性与感性的开发值与他天生的潜能质有关,一个理性较差的人,他无论怎样朝这一方向努力,都永远达不到理性中的要求,就像一个天生具有文学艺术细胞的人,他的未来只能成为文学方面的大家,却绝不可能成为一个什么数学或物理方向的人物。”

“为了你的发展,无限必须在别的环境中成长,才可逢成就‘宇宙创生’的机缘。”

“宇宙创生?”赤天不解地问道。

“不错,赤家的使命就是‘宇宙创生’成为人神,而无限更是当中的大键所在……”

“为什么?”

赤天又问道。

“既是要让我们分开,那又为何偏偏要送走弟弟,留下我?”

赤穹苍扰了抚赤天的肩膀,道:“孩子,宇宙创生是一个玄奥的课题,这其中包含了一套无以形容的武学和无以比拟的智慧,当一个人的理性达到足够的要求时,可以根据理性的推算。找出‘宇宙创生’的终极所在。”

“而要从这个终极所在的成果中,领悟并取得这个成果中的成果,又必须具各足够的感!我多年来要找到完美的继承人,就是为了研究宇宙创生的问题,并从成果中取得成功!”

“可惜,你们的双胞胎分别取得了遗传中的理性与感性打乱了我的计划,为了挽救这个损失,这六年来,我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天儿,你的理性达到完美的程度,我留你在有边,是为了让你完成研究宇宙划生的问题,这世间也只有你能找到答案!”

“但,弟弟无限却是感付高绝的人,他完全进入性情中人,为了他的发展,他必须到社会的险恶环境中去发展,只有在社会这个大熔炉里,才可让他充分地发展自己,才可以让感性不受拘束地开发。”

“天儿,你的感性不足,这使得你虽能找到宇宙创生的答案,却无法从中吸取成果,无法让你成为真正的天神!”

“要成为真正的天神,只有你弟弟无限,我现在送走他,特到将来,他具备了吸取宇宙创生的成果资年时价倾个拆计价所研穷山的答复,助他成为真正的天神!”

“也就是说,天儿你只是无限成为天神的铺路石,这都是你们生下来时的潜质造成的,我赤穹苍洞悉一切事物的未来,故作如此打算,此时你还太小,这些话当是不能一时明白,一切就由我做主吧!”

“就这样,六岁那年,我们兄弟俩就分散了,从此以后,就再没有你的音讯,今日重见,我真是……真是太高兴了!”

赤天激动之余,说话竟有点结巴,不但,以他的能耐,仍是在秒钟之内,避过了无限三十三招“天武三连爆”并同时用意念转移,把过去的一切,把赤无限被带出帝宫的原因全告诉了迷茫中的无限。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无限竟明白,在他孤独的生活中,原来还一直有个亲哥哥。

这本是一件欣喜万分才对的事,可是,此时的无限地丝毫也没有快乐的神情,因为他刚刚知道的亲兄弟赫然就是赤家的皇帝——赤天!?

“你六岁以前的记忆,大概全被爹爹从你的脑海中清除了,所以,我们小时相处的事情,你一点都记不起来了,爹这样做,也是为了你感性的良好发展。”

“原来,原来我为什么记忆中没有童年,是这么回事!”

无限无意识地想着:“原来自我记事起,便已是六岁了。”

但赤天所说的一切太玄妙了,什么“宇宙创生”,什么“天神”这一切,完全让无限一时难以接收。

而且,赤无限活着的理由,便是要继承天狼的意志,杀掉赤天,推翻赤家的独裁政权。

但,此刻无限明白了自己的真正身世,明白了自己竟是赤家中的一员,是赤穹苍的儿子,是赤天的兄弟,他又能怎么办?

无限绝对不能接受,绝对不能!

他一声污吼:“你是在骗我,是在编织一个荒谬的谎言!”

厉吼声中,天武酷杀碰撞挟着三十四级的异化潜能猛轰向赤天,并怒骂道:“赤天,你是在骗我!给我去死吧!”

赤天明白,无限为什么到此时还向他出招,只是因为一时不能接受,待他慢慢想过之后,他会承认这个无可更改的事实的。

是以,他没有对无限的攻占,做出任何还击的想法,只是凭借他鬼胜似的身法,快速地避开。

同时,他倒更是欣喜于无限异化潜能开发值的增加:“他的身体力量,似乎……似乎已被唤醒,正在稳步增加。”

无限一拳不中,二拳又致,此时他并不是为了击中赤天而出拳,他竟然为什么要拼命地追打赤天,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他已完全没有什么招式可言了,每击出一拳,全都散乱无章。

广场上的人顿时全给无限弄迷糊了,先前无限合六人之力,尚不能击中赤天衣袂一角,落得海王接受重伤,给黑洞当场处死,一忽儿,无限与龙杀两人合击,少了四个具有领袖级异化港能的再造人相助,无限反而轰中了赤天的胸膛。

击中了赤天,本应乘胜追击的无限,却又糊里糊涂地呆在原地,任由赤天从容的击溃并击飞龙杀。

而无限茫然失措之时,赤天又为何不向他下手?这是除天行者与黑洞两人外,没有人能知道答案的问题,他们岂能不惊。

到此刻,无限却又如猛狮烈虎一头,招招进击,却又散乱无章本能,力量虽高,招式间却又破统穷出。

更让他们不敢相信的是,功力高绝的赤天竟给无限迫得四处闪避。

难道无限天生就是赤天的克星,赤天的武功天生就不是用来对付无限的?

他们都无可解释,能解释的人却又不会给他们答案,这个人就是黑洞。

黑洞目光表情地注视着两兄弟的搏杀,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内,一切都是他计谋一部分似的。

难道当年赤穹苍虽苦心封锁双胞兄弟的秘密,仍是百密一蔬,给他黑洞找到了线索?知道了真相?

难道当日赤天命黑洞前去带都外的荒漠上救被流星与陨石追杀无限时,他黑洞就知道这个无名小子就是当今帝皇赤天的亲兄弟?

一切无以解释。

而且,广场上的人,及天下所有通过传感装备正在关注帝塔广场上一切的人,除了天行者外,没有人注意到黑洞的神情。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赤天与无限的拼杀,不,说得确切些是无限对他的频频追击。

似乎他们俩不是在过招,而是在喂招,一个在很练进攻之法,一个刚在实践闪避之方。

无限生来是个性情中人,感情用事,他一时之间,无法发泄,只能,也只有把力量疯狂地向自己的亲哥哥轰去。

他的精神已陷入了频临崩溃的边级状态之中,他疯狂地向赤天进攻,“天武酷杀拳”、“天武手幻剑”、“天武三连爆”、“无武暴地爆”等每一套天武武学在此肘赤无限的手中,全都没有丝毫章法可寻。

他会骄指成剑,天武手幻剑剑式刺到中途时,合指为拳,成天武酷杀碰撞。

明明是天武酷杀拳的招式,他却会不可思议的融合于天武手幻剑中。

天武三连爆在此时无限使来,三招一体,他会莫明其妙地两招一体,甚至一招一体,有时更会多到十几招,二十几招,甚至几百招贯为一招。

这一切,在精神混乱的无限手中使来,全是心之所致,意即所在,全是手在哪,就往哪有,根本没对自己做丝毫的控制与影响,也根本不为赤天闪避的方向,角度和速度有所变化。

广场上的大多数人,都以为无限疯了、狂了、癫了。

都以为无限此时虽劲力连连暴长,已达到三十七多级的异化潜能,但招式无效,不会对赤天有任何影响的。

但,场内的赤天却又似乎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轻松。

他越来越为无限的力量暴长欣喜,也愈来愈为无限攻向自己的招式感到心烦,头痛。

“怎么回事?为何弟弟的招式越乱,越没有章法,却越是威胁,越是强大?”

他先前还能在闪避三余,去逐步思忖无限的杂乱中,却又似乎有规可寻的招式。

但,渐渐地,他己只有全力倾注于身法才可避开无限的攻招了。

似乎,无限的拳头,剑气,掌爆,已无处不在,无处不致,每一招,每一式都怪异得让他不敢相象,每一招都似乎没有后续杀着,但后续杀着又会在你无可想象之处,以无可想象的角度击出。

去追你的命,夺你的魂,要你的头!

“这……这究竟是什么武功?”赤天百思不解。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天武绝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