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03章 隔脑传功

作者:天宇

无限在极端地愤恨,极端地苦恼。

他在恨,恨自已为什么如此无用,竟是闯不破这“牢笼”?

他面为他最尊敬的人的生命担挑。

他的眼帘中又浮现出自己庭若的童年。

从小我就是一个孤儿,常常独自行走在冰天寒冷的北风只中,面他的记忆中,他本就没有这个概念,温情对他来说,更是迷不可及的东西。

他熟悉的只有饥饿、寒冷、孤寂、忧郁。

他每天所寻找的东西就是食物,而每日看到的只是残杀、动乱。

在那个时代,生命己毫无价值,只仅仅是暴政下的牺牲品。

自那时,对这个世界,无限已彻底绝望。

但是,有一个人却使他改变了这种观点。

直致那一天,他遇上了“他”——他的统帅天狼。

天狼以他博大的胸襟和理想,积极的人生观和强大的力量感染了他,他的出现仿佛使是要拯救这个世界。

无限已深深地被天狼的风采所吸引,他己对天狼佩服得近乎崇高尊敬。

从那天起,他的人生己不再盲目,对生活亦不再失望,他积极地加入了判军,他要和统帅一样,立志为正义献尽每一满热血。

在他的心中,天狼已不仅是个伟人的领袖,而且更像慈爱的父亲一样,能给予他失落已久的温暖和爱的感觉……

现在,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尊敬的人,他的“父亲”被狠狠轰杀,而

——没有能力挽救!

鲜血在滴滴溅落,殷红一片。

自如喷泉股自天狼的口喷出。

无限的瞳孔在放大,悲痛己让他感到生命的终点,“哇!统帅!”他在狂吼,内心的痛苦和怒火,竟令他体内潜力的力量全面爆发,将银河的银色封锁,彻底地冲破,炸碎!

而止在此时,银河亦被天狼垂死的拳打成重伤。

无限猛地扑出,沉睡在体内的雄狮子已经苏醒,他的狂、怒、仇、恨、痛将要以银河的生命来做补偿,来做付出的代价!

是以,就在银河的脑袋仍混乱一片的时候,无限的凌厉腿招已经攻到。

见他凝聚全身力量的一记杀腿!

是他倾注了仇、恨、悲、愤的一击。

劲道重重地轰中了银河。

强加银河的强人亦被轰退,退出一丈之外。

脑袋上的重创,已令银河先暂时失去了战斗能力,而这便是无限杀死银河的绝好的,唯一机会。

是以无限一脚踢退银河外,未等他倒地,己连环出招,狠狠地端向银河的胸膛。

且,他个持银河倒下,又一脚上踢,踹得银河高高飞起。

“我要杀了你!”

无限狠狠地骂,脚在狠狠地踢,等人在不停地翻飞,就象一只已发狂的猛兽,脑域中己只有一个意识,那就是将对手撕碎、毁灭!

银河的眼中,露出了惊恐的绝望的神色,无限一腿压下,猛力一击,又把银河的颈骨折断。

经过一轮疯丑的发泄,无限己击断银河三根肋骨,自己的锐气亦已大消。

银河亦已倒在地上,伤痛交击,再也挣之不起,宛如一滩烂泥。

无限瞧也不瞧他一眼,转身扑去,扑向天狼,现在他最担心的倒不是银河的生死。而是他尊敬的统帅。

他口中喃喃地念叨着天狼,安慰他要镇定,清醒,并运力输进天狼体内,助他疗伤,看天狼的神情,力量似乎已十去其九,面庞严重扭曲,离死亡己如隔一纸。

而银河呢?他的伤重似乎没想象中的严重,竟有余力聚集异化潜能结界,罩住全身,竟不断以掌轰打面颊,企图接合移位的劲骨和脑细胞返移回原位。

“胞细胞!给我快回原位!”在他以一种超出意志力的感应会命令,这股惊人的力量和超强的忍耐力,实在是难以想象。

实在难以想象的是,他的怒力竟没有白费,不过片刻功夫,又再次站立起来,怒视着&死的天狼。

天!这个可怕的超强男人,到底还有多少力量可用?

没有人能知道,但见他的手掌倏出,拍出一股强劲的罡力,喝道:“天狼,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给我去死吧!”

掌劲刚猛有力,层层推出,宛如怒海中的波涛,压向天狼,立即把垂死的天狼轰落塔顶,有如石块,向数百米高的塔下坠骄。

“统帅……”无限大叫一声,但抢救己是不及,从这样的高度掉下去,结果只会是一堆肉泥!无限惊骇之极。

眼看天狼己全无生机了。

但,怪事却再次发生了,一般无形的劲力凌空飞到,阻去了他的去势,并托停顿他下坠的身躯!

天狼本已躯伟体重,自这数百米的高处落下,其下坠之势,该是何等威猛?但有人却隔空发力,托起天狼i!个人会是何方神圣?

一声战马长嘶,声震天地,忽地一高头大马竞跃上了这数百米的高塔!

马上之人黑衣劲装,面容冷酷之极,他是谁?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身躯已极伟岸魁梧的天狼,这人竟如提抱小孩一般擒在手中。

月色映照之下,这一人一马,就如天降神将,凛然不可侵犯!

无限惊得张大嘴巴,半天合不拢。

“儿子……你……终于也回来了……”天狼勉强扭头看了看来人,断断续续地道:

“儿子?”无限心中又是一惊“天狼的儿了,天火刚刚不是已给绞成肉酱吗?”

来人冷视的目光逼视着银河,一言不发。

儿了?他会是天狼的儿子,难道他就是天火口中曾说过的大哥吗?

如果是的话,他为什么又不理睬天狼的话,而且其神情,视天狼竟冷漠得有如陌路生人,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没有人知道,只是在清冷月光下,可看清其冷漠的面容上,四道血也似的红痕最为瞩目,虽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却令人感到他有足够的能力,改变这里已发生的一切!

所有的一切都让无限感到摸不着边际。

谜一般的人!谜一般的表现!

冷漠如刀的神情!

终于开口说话了,怪得让人不可思议:“这个人交给你!”并顺手把气息奄奄的天狼掷给了无限,宛如抛一块石头股无情!

好奇怪的说法,无限在他的口中竟不是父亲,而是“这个人”,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无限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顾伸手接住这位最尊敬的人,努力为他疗伤。

来人安置好天狼,己是时候让他去找另一个目标了,他双手一抖级绳,战马一声长嘶,口鼻喷气,逼向银河。

战马走得极慢,但每路一步,地面即爆出几道极谈的裂痕,向银河伸去,气势逼人,杀气逼人!

看来,这个人是在向地球上最强的男人示威,但他够格吧?

银河的表情也变得极为庄重,紧张,看似乎来人已给了他足够的压力,让他再也轻狂不起!

“从来没有人能给我这样的压力,我就是刚才在三百里的人,你到底是谁?”银河问道。

“天狼的儿子——天行!天行者!”回答得极是简洁干脆,每一个人都是凝集内力吐出,通压着银河。

银河立即运息防守,道:“好,好得很!你是赴来让我斩草除根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今天我就一起送你们父子三人去阴苦地府根到吧!”

天行者眉头稍稍皱了一下,道:“自大的家伙,狂妄外更是一愚蠢,连自己则力量正在不断流失也不知道!”

“什么?”银河心中大骇,再也掩饰不住伪装出的强干“妈的,这家伙竟可一眼就瞧出我的情况,真是不可思意!”

银河虽弱点对方一口叫破,心中虽是一慌,随即便镇定下来,微一聚劲,刚才所受的伤的确令他的力量减弱了许多,但仍是强硬地道:

“哼!我力导虽然减弱了,但要杀你,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银河话音一落,己疾步扑出,挥拳击向天行者,大有一招非故之势。

天行者仍稳坐于战马上,道:

“好!就看你能否把我逼下战马来!”提举对轰而出。

天行者一出手,劲气就达三十级以上的异化潜能力量,而且使的正是天狼一样的招式,——天武酷杀拳。

只是拳头更是霸气,荡起劲风更是强劲,料想其杀伤力更是惊人!

此时,其战马亦长嘶一声,疾冲而出,速度快逾闪电,骇人心魂,几呼象带动拳劲!

“砰”的一声,双拳接实,爆起惊天动地的巨响,罡劲相撞,更是激起一团径逾数丈的大光球,耀人眼目。

只是硬拼一拳,所造成的利伤力给人的震撼,已经有如数吨烈性炸葯爆破,将判军的基地轰出一个大洞。

塔楼亦坦然无存!

天狼幸得无限的保护,才幸得不死!

火光一闪即逝,银河踉跄退出数十丈,才勉强站稳身形,喝道:

“好家伙!倒不能低钻了你的实力,来,我们再战!”说着挥拳又上。

硬拚一拳,天行者亦给震得翻下马背,刚刚站起已将拳头再捣,并赞道:“不错!有资格要我下马!”

二人口中虽在说话,拳势仍在不断袭击,一时间竟分不出高下。

那匹乌黑战马亦远远跳开,盯着二人剧斗的场面,宛如一位武林高手一般,气定神闲!

场中的两人,已是愈斗愈快,高速的身法,再加上平原劲荡起的火花;在夜空中盘旋飞舞,宛如两条电光不断交击,直向远处飞去。

震耳的巨响不断炸声,石块,泥土四处飞射,有如枪弹,烟雾腾空而起,无限看在眼里,暗暗诧异地道:“未想到统帅的儿子,竟有如此强硬的力量,可为何他一直没在判军中出现过?”

无限的这个疑问,除了正在与银河激战的天行者外,恐怕只有天狼能给他答案了。

可是,天狼却并没有闲着,他根本无暇回答无限的这个问题,正在摇力地“制造”一种东西,他强抑内腑的伤病,竟运聚残存的力量,在手掌成凝聚了一个核桃般大小的绿光圆球,并道:

“无限,过来!”

正在沉思中的无限听了,立即依言走过去,蹲在这个尊敬的人面前,神态虔城之极。

天狼用慈祥的目光盯着无限;缓缓地道:“无限,你是个富有正义感和拥有无穷潜能的人……在死前……能……能认识你……我很欣慰,为了令你成为对抗赤家的另一强者,我决定……决定送你一分‘礼物’……就……就是这所有招式与力量……力量运用的……的奥秘!?”

这一席话,天狼说得极是艰辛,缓缓喘出一口气道:

“我也把这些全部凝成这绿罡球,只要将之溶于你的脑域,你就可以得到。”说着,已把绿光球附在无限的眉心……

绿光球甫一触及无限的眉心,便消失,无限只感觉一股暖流涌入,不回惊呼道:

“呀!统帅……”

但他来不及做出任何意识之时,已被强行接收了天狼的这份毕生精力与修炼的大礼,一时间,脑域里充斥的全是天狼的招式,武技。

说也奇怪,这一强者的所有武功、智慧与力量奥秘,无限在一刹那间,完全融会贯通!

他的命运,也在这一刻开始改变。

他的脑海中显观的,已全是各种招式,他感到兴奋之极,禁不住忘情地挥舞起来,正是:

天武酷杀拳,天武手幻剑,天武护体术,天武灭杀腿,天武暴爆破,天武三连杀等。

无限聪明伶俐,悟性极高,每一招,每一式使起来,畅快淋漓,大有当年四大强者天武之风。

天狼看在眼里,木由极是高兴,点头微笑不已,但因他伤势极重,又经过这一阵了折腾,不由要是雪上加霜,剧咳不已,大口大口地吐出鲜血,无限听得咳嗽之声,立即停下,走过来运力为他疗治。

另一面,银河与天行者的决战亦已停止。

两只有手仍紧握拳头,互抵着,只不过已不没有任何威势,只是互相抵着。

两人也各站“丁”字步,凝视特变。

他们两人已知道,以快打快并不能分出胜负。

是以,此时胜和做,凭肉眼谁也不能给他下出判定。

亦不能从他们的神情上找出线索。

——一样的冷傲,一样的孤寂,一样的紧张。

二人相待了足有十分钟之久。

猛地,银河挥起在拳,厉喝着道:“天行者!再来战吧!”作势慾击。

但,突然,他的眼角挑了一下,痛苦地挑了一下。

原来不可思议的事再次发生了——

银河正要再动发动另一轮交猛的攻势时,令他震惊的事发生了,注上力量的左臂,竟猛地爆破,露出了白森森的臂骨。

白森森的臂骨并没有保存完好,一阵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隔脑传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