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05章 宇宙创生

作者:天宇

赤天仍站在漆黑的夜空下,独自沉思,出神。

不过,却不是银河怒杀下属的地方,而是他官邸的楼顶晒台上。

他手上端着一杯酒,一杯琥珀色的百年窖藏好酒。

酒香扑鼻,醉人心魂。

而赤天的心思似乎并不在饮酒上。

因为他这样端着已有几个时辰,却并未喝一口。

难道他在欣赏夜空中的美好景色——星星?

似乎又不像。

因为,欣赏的时候,都是心平气静的。

而赤天他并不心气平静!

他的心中思虑重重,极端的矛盾!

这表现在他的手上,手在抖,抖得几滴美酒都给溅了出来。

他已权倾天下,是地球上所有一切的掌握者!几乎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就算他赤天要星星,要月亮,也会有人乘飞船去给他弄来的。(当然不是全部整颗弄来,而是从上采取一部分。〕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难住了他,让他的心情难以平静,如此矛盾呢?

长空幽碧,没有一丝暗云,这沙漠上的夜空实在美丽无比!连最为羞涩的星星也露出了眼睛,眨呀眨的,似在对赤天诉说着心事。

赤天长叹道:“爹,你老人家三十多年前便神威凛凛,靠己之力,统一了这个世界,而孩儿我。此时却感彷徨无计!”

“爹,你一心一意去探寻的终极问题,因寿命之故,未竟大业,便亦离别孩儿而去,临终交代孩儿,要完成你未成大志,可十多年来,孩儿无用,还是茫无头绪。

这几句话,赤天缓缓道来,显示了他心中的无限落漠与无奈,一代地球霸王,原来心中竟也有着这么多困扰的难题,心里甚是空虚,无依!

赤天缓缓地喂了一口酒,一副落拓种情,此时,他的思绪又飞回到二十年前,这样一个美好的夜空下——

“儿了,人生存在的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赤穹苍背负着双手,注视着夜空上满天的繁星,轻轻地问道。

“爹,人存在的最基本的东西是理想,理想需要实践和探索,因人而异,其理想中的探索也不同,我想,伟大的人,生存在世界上的基本东西,当是探索生命到底是什么。”

——探求生命到底是什么?一句简单的话,但却是人类始终难以以最恰面的东西来回答,这是一个多少学者与科学家都个曾;也不敢去探求的真理,未料小小年纪的赤天,便已有着自己的一些独特见解和说法。

那时,赤天才是一个不过三、四的小孩子,赤穹苍其实也是心中久思这个问题,而不得其解,随口而出,并没有真心要赤天回答,未料到赤天竟侃侃而谈,赤穹苍听在月里,不由心头一震,转脸凝视着儿子,雏气未脱的小脸,甚感不解,也大是震惊,愉悦。

赤穹苍心中一高兴,便义问道:“嘿,见解倒是不错,来!我再问你,那生命到底又是什么?即是说‘我们’应当为何而存在?世界又为何而存在?整个宇宙又为何而存在?”

赤穹苍心喜儿子的才智,便慾考考儿子。遂一口气,问出了几个数百年来,多少名人,学者所无法回答的问题。

而当时赤穹苍统一地球,自是意气风发,常常独自称许自己为人类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这里他说的“我们”即是指自己和儿子赤天,意即他们俩乃留出人类智慧的豪杰。

赤天虽智商超卓,但毕竟年纪尚小,对这一连串的古怪问题,只感甚是不好回答,便道:“爹,这些问题……是我们可以解答的吗?”

赤穹苍听罢,蹲下身,凝视着儿子的小脸,笑道:“怎么不可以?我们是世界上最超卓的人,凭我们的智慧,这世间上,没有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你愿意,且努力去探求,你就一定明白的!懂吗?”

赤天自小便生活在帝都中,贵为天人,自是养了一种总是超出别人的优越感,是以年纪虽小,自负之心倒是大得厉害,听了他赤穹苍的话,倒也不以为怪,重重地点了点头!

赤穹苍看着儿子的意念,不由更是高兴,抚摸着赤天的头,轻轻地道:“宇宙是从‘无’中诞生的,在十百五十亿年前,宇宙从‘无’的不均匀中诞生,所谓‘无’,就是一个木论光和物质,甚至时间和空间,都完全不存在的世界。”

这些玄奥的话,在小小年纪的赤天听来,倒并不觉得惊奇、难懂,反而点了点头,道:“爹,这些我知道的,我不记得从什么东西上看到这类似这样的说话。”

赤穹苍听罢,好奇地问道:“哦?你知道,那你说说看,然后又怎么产生宇宙的?”

赤天道:“这个我却记得不太清楚;好象说……好象说……哦。对了,好像说是什么大爆炸。”

赤穹苍看着儿子认真的样子,会心地笑道:“对!然后,忽然这无的世界产生了大爆炸,大爆炸使‘无’经过急速膨胀,而产生出物质;这些物质便在飘移,再然后,经过九千年的衍生,变迁,物质又形成空间,便是宇宙,再后来物质便在这宇宙空间里的各个角落里聚集,最后又形成了星系。”

赤天听到这里,点了点头,轻声道:“星系!”

赤穹苍正看着夜空小的美丽星星,说得入神,没有注意到赤天的神情,继续接下去说道:“在其中的一个角落里,形成的一个星系,现在人们叫它银河系,银河系中又有小星系,例如银河太阳系,而在太阳系中的一颗行星上,便妥育了我们的‘生命形成’……”

赤穹苍滔滔不绝,正慾往下说,赤天却打断了他的话,道:“爹,这些东西,我也知道的,只是……只是‘大爆炸’为何会在‘无’中产生呢?”

这一句话,问得赤穹苍饶有兴趣,看了看赤天仰起的小脸,轻轻抚着他的头,道:“这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也就是‘宇宙创生’的终极源头,我赤穹苍费尽一生的智慧,去思考这个问题,以致头发胡子都白了,到今天亦只有了个初步的结论。”

“结论?”赤天又问道:“爹,你到底又想到了些什么?”

见赤天只不过三、四岁的小孩,已对这等直机难寻的问题如此有兴趣,赤穹苍心中高兴万分,暗想:“这才不愧是我赤穹苍的儿子!”蹲下身子,双手扶着赤天的小小的肩膀,正色道:

“儿子,一切为什么会由‘无’而诞生!一百五十亿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其实谁也不知道,只是把那件事猜测成‘大爆炸’懂吗?当然,将来你长大了,只要肯用心思去钻究,一切答案你都会找到的,一切的答案都可以从我们身上智慧的大脑中找寻出来!”

赤穹苍在汗寻儿子的好奇心,激发他的钻研的智慧,让他在思索中进取,成为宇宙中的强人,他又道:

“宇宙创生的奥义就在我们身上,需要我们查找!”

赤穹苍用舍我谁尊,无限豪迈的语气道:“我赤穹苍和我的儿子便是宇苗创生的源头,一切都是为我们而生,也为我们而生死,在壮阔的宇宙历史中,我们就是真正的‘神’!”

这些话在赤穹苍说来,似乎天下,在人类史上,似乎就是他们父子才是真正的独尊人物,说得甚是托大,但在当时,赤穹苍独尊地球,成功使他产生这样狂妄的心理,也是正常的,只听他又道:

“只有我们,才是主宰宇宙的天神!”

就在赤天在帝都的最高处,回忆二十年,在这同样美丽的一个夜空下,与父亲的谈庆情景时,远在五百公里开外的帝都外大漠上,一场血战正在展开。

无限本慾把蓝雪与铁勇两人拉到自己身后,以防流星突袭。

但,流星的招式极快,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时,已被他各抓下了一块皮肉,浴血倒地。

好在无限等人,也身手矫健,遇险之时,极力闪避,让过要害,并未致命。

流星一袭得手,看着倒地的三人,身上鲜血淋淋,“哈哈”狂笑道:“反叛乱党,今日!这荒漠便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他瞅准蓝雪与铁勇二人,力量较弱,避开无限又猛地冲向铁勇,手势一挥,快异之极,铁勇闪避不及,已然被扣住了脖子。

流星抓住铁勇,并未施杀,而将力量注于右腿,脚尖一点,去势不减,在空中一个转身,形态怪异之极,又扣住蓝雪。

这一下,流星免起鸽落,身法干脆简捷,眨眼间,使捉住两人,双臂一振,将两人高举过预,“哈哈”狂笑不已,内力注于双臂,便慾先杀死二人。

这时,无限已然爬起,眼见二人危急,顾不得伤口疼痛,大喝一声:“放开他!”右手内划,左臂外扬,五指成剑,隔空疾刺向流星,正是一式天武千幻剑,罡气脱手而出,破空之声,隐隐如雷鸣。

无限的手里剑,剑力强横,去势如电,未及流星胸前,流星已感到腰腹间剑意森森,立即意识到这一招的强横可怕,暗想道:“这小子竟懂得异化潜能……”

无限刚一出手,流星已察知其力量当在自己之上,来不及击杀二人,双臂抖起,有如一只苍鹰般向后倒飞而去,他选择了最保守的,也是最安全的方法——退!

这时无限又抢到铁勇与蓝雪的身前,拦阻着流星,并焦急地对铁勇道:“快!铁勇,快带蓝雪离开,这人由我应付?”

铁勇挣扎着从沙地上爬起,地倔强地道:“不!我决不会先走,我们已是战友。应当一起并肩作战!”

流星如鹰后飞,在空中避过无限的剑劲,又凌空一个转弯,再次向下扑击,具活之怪。这快,招式之狠,无可比拟。

无限眼见情形危急,而欠勇犹自不走,不禁怒吼道:“不!你们换不是他的对手,快走!”

流星听了,狞笑道:“天真的小子,在我流星的速度下,从来没有人能逃出生天的!乖乖受死吧!”一招“流星下坠”,爆发出十五级的异化潜能,五指箕张,汹汹扑向无限。

铁勇见得这等形势,向知留下无益,徒分无限的心神,遂拉起蓝雪,匆匆逃走。

流星身法何等之快,只一念间,已然抓到无限的脑门。

但无限却绝不是好斯负的,他身体内潜藏的那股能量,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高,连忙一拳捣上,给流星避过。

无限虽是力量奇大,且得到过天狼的启发,终究还是少经战阵,无法灵活运用更谈不上什么做战经验了,此刻碰上流星,可以说是他生平第一个真正的对手。(在跟银河交战时,银河因一种感应,觉得自己与这无名小子必然有一定的密切联系,是以并未真正向他出过狠招。)

“砰”的一声,无限双拳互碰,正是天武酷杀者的起手式——“武动天下”,他知道今日一战,凶险之极,对方移动速度太快,自己最好是一股气进攻,让对方忙于问避自己的强横力量,决不可让其有丝毫的反击余地。

无限双拳同时击出,流星立时感到一股汹涌霸绝力量扑面而来,让他感到呼吸困难,暗叫道:

“这小子的异化潜……竟在二十级以上!”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无限双拳己砸到流星的胸前,好个流星,竟在一惊之下,危急关头,硬生生顿住了疾冲之势,一个翻身,已身半空中跃到无限的背后,左肘一摆,狠狠地击向无限的右肩。

流星虽力量弱于无限甚多,但凭着老到的打斗经验,在半空中使出怪异之极的身法,移动隽形,立时化险为夷,并趁机疾攻无限,无限一拳打出,却忽地不见了敌方的身形,一惊之下,右肩已被流量狠狠击中“蓬——”的一声,向前仆跌而出。

流星双足着地,狂笑道:

“哈哈哈哈!原来只是头一身蛮力的笨牛!”话音刚落,身形再起,也既然己察出了无限虽力量奇大,但临改经验不足弱点,那容无限有喘息的机会,展动怪诞之极的身法,爪招如雨,罩向无阻,无限虽左避右闪,虽避过大部分辣招,但仍是给流星的手爪抓伤口处,鲜血四溅。

好在无限护体功力较高,例并非伤及要害,疼痛之下,乱拳不断轰出,威势骇人,流星见之,亦是不敢小觑,暗想:万一给这小子砸中一拳,那可吃不了兜着走!弄不好连命也给送掉,急忙一个翻身,远远避了开去。

无限虽是招招着劲,拳风凌厉,但流星早就饱食远风,拳招那里沾得上他半分?徒自搅起漫天的灰尘,笼罩着无限。

流星看着灰尘中,不断疯狂出拳击打的无限(其实他只能看见一团人影)“嘎嘎”笑道:“蛮牛,你跟空气有价么?若有仇,不呼吸它不就得了,干吗要打呢?”

听得刺耳怪笑,无限猛然惊觉自己这一阵乱打,根本连流星的衣角也没沾及,四处搜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宇宙创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