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06章 变色异能

作者:天宇

荒漠之上,蓝雪正陷入被污辱的危机中!

她虽然拼死踹出一脚,让赤家军的领袖级再造人——变色龙陨石退了两步。

但这根本就无损于他那强大的身躯分毫,甚至连汗毛也未能拔去一根。

陨石的目光中全是饥渴的贪婪,婬笑着一步一步向蓝雪逼近。

“哈哈!好内啊,好娇嫩的小姑娘啊!老子可从没见过这么粉玉做成的美人,今日可是要行大运了!”

蓝雪在哭,大怒骂,也在哀求:“禽兽,停手呀,停手呀!”

她更在瑟瑟发抖着,艰难地向后移动,仰向躺在沙地上,拼命地向后移动。

她恨不得一下子逃到天边,什么都不要了,只要能不看到那婬慾的目光,能逃开那双粗野的大手,能逃过那见不得人的怪物吼声!

但她能吗?

也只有哭,眼泊如晶莹的珍珠,如清澈的小溪,拼命地从她那苍白的,作仍不失娇羞的面颊上滚落。

陨石又探出了他那毛茸茸、长着五指血瘤的手指的“熊掌”。

并笑道:“叫吧,美人儿,你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可以救你!”

真的吗?蓝雪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已露出出绝望的神色,但她仍在努力。

努力地向后挪动!

即使虚弱与惊惧使得她每次只能移动半寸,她也不会放弃。

“吐哈哈——别动了,我的心肝宝贝,我来了,我这就来让你享受神仙般的快活!哈哈哈,小芙人,别叫了,留点劲到仍然感到飘飘慾仙时冉呻吟,舒畅的呻吟!”

铁勇又悠悠地苏醒过来,他实在不甘心,关在放心不下心中的,让他丧魂失魄的雪。

但蓝雪的景况,幕幕地投入地艰难地睁开的眼睛里,只是让他心在流更多的血!

他在拼命地向前爬,五指竟然让他顽强地爬出了一大步,但这却让的十指在沙地已流下了条条血痕。

他又昏迷了过去!

而那一股坚定的意志,使得他在拼命地使自己的脑海保持清楚,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不懈地移动自己,去救蓝雪。

虽然希望渺茫得有如慾逃避阳光的黑暗。

蓝雪已实在支持不住了,她虽在拼命地想往后退,却移不动分毫。

陨石那野兽股的爪子,又抓到了那一双粉嫩的rǔ房,拼命的揉搓,拼命地挤压,并逐条逐块地撕扯着蓝雪的短裤,有如一只俄虎正撕扯一只可怜的小绵羊。

“慢慢地享受吧!美人儿,呵呵呵!我会让你很满意的!”

陨石已在动手解除自己的裤子,把大的肚腹让他做得比撕扯蓝雪的短裤还要艰难。

蓝雪已逃不了惨遭踩踏的厄运!

但,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世间上本就有很多事情是难以解释它的发生,但只要你用心去感觉,你就会相信,它可能会真的发生。

例如现在——沙漠上生活着的那些昆虫,火萤。竟然全向陨石蜂拥飞扑地过去!?

众火萤扑上陨石的身子就咬,陨石虽皮粗肉糙,但这些火萤生活在沙漠这荒漠的地上,恶劣的环境使得它们全进化后形成了一张利齿,经咬上,注入毒素,身上便麻痒难当。

甚至有几只竟飞上了陨石的界尖,眼皮上。

陨石正在一种*火难耐,眼看就可得到这到手的尤物,未料遭到火萤的围攻,道:“鸣!这是什么玩意儿!?”挥计蒂扇般的大手,驱去火萤。

怎奈火萤太多,岂是他驱去得净的,麻痒之感,让他感到甚是恼火,禁不住骂道:“妈的……真少兴,讨厌的臭虫!给我全部死去呀!”陨石大臂一震,猛一发动,便把附在他身上的火费全部震碎撒落!

但火萤越聚越多,纵是他忙上几日,累得他精疲力竭也杀之不尽的。

为什么这些火萤会这么奋不顾死地围攻陨石,使他无暇地污辱蓝雪?

原来蓝雪在这荒无人类的沙漠上生活多年,一到夜晚,便伴在这些火萤一块,渐渐地己产生了一种无以言喻的默契,现在蓝雪处于危难之际,这些无意识的小动物,便做下了这有意识的,让人不敢相信的事,它们正在保护蓝雪!

“妈妈的!”陨石恼怒地骂道,一面出手驱赶火萤,火萤数目之多,蜂拥扑扑向他,竟令这位身怀怪技的复制人!禁不住露出了怯意,汗珠大滴滚落。

“为什么会如此!真是邪门!”他撒腿就跑,只图避开这些讨厌的虫子。

战场的另一面,猎鹰流星已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在经验和战略上都比无限丰富的流星,已把利爪刺入了流星的胸腔之上!狩笑道:“小子!你空有一身异化潜能,却如此没有出息,为一个女人分去心神,现在死已是你的唯一出路了!来世再好好修炼吧!”

“喀咧!”一声脆响,利爪贯注十六级的异化潜能,已压断了无限的肋骨,直控入肌肤,指尖己探及胸脏,鲜血泉涌般从指边激射出来,喷了流星一头一脸……

而就在此时,赤家政权的皇者——赤天却的确感觉到了无限的存在,究竟他和无限之间存在着什么神秘关系?

为什么银河一见到无限,亦感觉到自己与他也有着一种微妙的,却无从感受的关系?

赤天猛地抬头,向一台传感器道:“中央电脑电命——给我传——黑洞。”

沙漠上,流星的利爪已完全刺进了无限的体内……死亡,已是顷刻间将会发生的事情!

溅到流星脸上的鲜血,滴滴下流,衬得他的面目更是狰狞可怕:“哈哈哈——好受吗?痛吗?但你很快就会得到解脱的!没出息的小子,死吧,哈哈哈!”

他完全是一副胜利者的嚣张,狂傲之态。

但,奇怪的是,无限的脸上却丝毫没有露出恐惧和痛苦的表情。

“我不要败!”他暗自咬牙说道,每一个字都从牙缝间挤出,无限意志的坚定让流星为之一怔。

就在这一怔间,无限猛地喝道:“流星!胜负还未有定论明!”

话未说完,他一拳击出,击向流星的面门。

原来,无限已是孤注一掷,使用天狼用来对付银河的战略,顺势用导体锁住敌人的动作,然后豁尽全力,施以必杀的一击——天或酷杀拳,霸退的举法,无限更是贯注了二十五级异化潜能冲出,待得流星惊觉,己然太迟了。

这时,没有人能用信当的笔墨来形容流最的神态!

但这神态仅仅保持了十分之一秒,无限这式“以命赌生”已击中了这张表情丰富的面孔。

“轰!”的一声,无限以生命做为赌注,换来的这毫无保留的一式重击,已完全轰陷了流星的脑门!纵是流星在最后关头运聚真力于脸孔,在无限强横的力量下,就连流星的左眼球,也给挤压得爆了出来!!

强大的击力,打得流星倒飞而去,一只左手被无限狠狠锁住,一扯之下,竟被硬生生地给扯断了!他的衣衫也给罡气毁碎飘碎开去。

而他的人,更是飘出数十丈开外,撞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深深地陷入岩石之内,动弹不得……

他大概想也没想过,战况竟会是这样!

——战败的竟会是他自己?

但这片刻,流星仍是挣脱岩壁的困缚掉下地来,虽是双目已喜,整个脸孔上的骨头己给震碎,但“再造人”的赋予的顽强生命力,仍可使他并未死去……

毫无疑问,这已使他丧失了战斗力,他恨恨地骂道:“鸣……他……妈……的,报仇呀……给……我……报……仇!”

他脸孔被载,是以语音含混,断续不清,根本无从分辨,

无限虽重伤了流星,但他自己受了足以致命的重创,胸口的鲜血仍在浪滔的流,他运力强行挣扎着站起,并制住穴道,止住流血;但流星的手指上喂有剧毒,使得他头脑感到一阵昏眩,几慾摔倒。

“我不能倒下!”无限暗自对自己说:“我还要去救她,雪……”一股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他,使他在晃了几下后,仍是站立在那里;但却移动不了半步!

“他妈的畜传……我要报仇……”一个声音忽然从无限的身后传来,无限游目四项,却看不见一个人影,只有连绵起伏的沙丘。

无限重伤之下,又哪里能认真去分辨,其实他亮后的一堆小沙丘;正在左右移动,向他靠拢,正是变色花陨石在向日标一步步的迫近,决心慾猎杀!

而无限调息一阵,辨明方向,正慾往蓝雪和铁勇那边走去,身后却又肯一个声音响起,厉声道:“小子,你重伤我的弟弟;我现在要你十倍地偿还!”

说话的正是变色花陨石,说话的同时,他已狠狠地一拳击向无限的后背,拳风呼呼,通体生寒!待得无限惊觉,慾予闪避,已是太迟,被损石给更重轰中,并骂道:“死呀!小子。”

变色花陨石借助变色掩体的技能,在无限背后偷袭,一招“损石撞击”打得无限头脑一阵昏痛,向前仆出。

一招击中,陨石的后招,更是接连而来,只见沙石形成的一道道气劲,有如乱枪扫射般,向重伤中的无限疾攻而去。

此时的无限已是伤无可伤,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面对陨石的强横攻势,他唯有照单全收。

他虽是拥有天武护体术,但在这千万道沙箭的冲撞下,仍是“哇”的一声,再次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嘿,今日我要硬生生打死你这小子,为我的弟弟报仇!妈的!”陨石狞笑道;不断发出攻招。

无限虽有心避让,但已是力不从心,在连环狂击下!倒跌在荒漠之上,此刻,他根本没有还击的可能了,因为,他根本连放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只听到敌人说话,并遭受那重重的轰击。

一阵狂轰猛击之后,陨石也感到不尽兴了,停止了以沙做为武器的攻击,但无限仍是无从了解到陨石的所在。

“他究竟在哪里?”无限骇异,惊疑不已,“为什么我竟看不见?”

但回答他的,只有吹过沙漠的晨风,大地已逐渐放亮,到处都是一片德俄,透着阴森的黑影。

无限站了好一会,四周仍是没有动静,他知道:“敌人绝对没有走,可是,他在哪儿?现在他会怎样攻击我?”

无限在苦思,但这只能让他感到更是烦乱,更是恐惧。

“难道,我真的只有慢慢在这里等死?”无限苦笑了一声。

“唉!我该怎么办?……”

可就在此时,无限思绪未毕之时,惊骇之极地大叫了一声,整个身躯被一股大力扯得翻滚舞动。

这时,无限感觉到了,感觉到了那个人的存在,因为有一只手正抓住他的后脖,扯着他飞旋。

但这时才发现,却己是失去战机!上下翻飞中的他,除了任人宰割之外,已是什么事情也做不到了。

他唯一的就是等待敌人的戏弄和残杀!

果然,陨石把无限挥舞得己近昏迷时,停了下来,把无限凑近自己,除去变色术,对着无限的面孔,恨恨地吼道:“哈哈哈你他妈的臭小子!现在老子就让你玩个够,再送你去下地狱!”

无限睁眼看看对方,竟是一个矮胖的家伙,正慾挣扎开去,却猛地又不见了对方的人影。

“这是怎么回事?”无限骇异不己,却已感到整个面孔,正在遭受着上万根钢针的刺戳,痛得伦惨叫出声。

原业,陨石一隐去身形,已把力量全部贯注于头发上,顷刻间,柔软的头发便变成了成千上万支钢针,直向无限的头颅面孔上缠刺而去,有的更是直入肌骨,比钢针还有厉害。

听得无限的惨叫,陨石更是兴奋不已,使力一拉,缠在肌肤上的头发,如钢刀一般,割入了无限的肌肤之内,深可及骨。

陨石在杀死无限之前,竟要将他恨恨地折磨羞辱一番。

身在不远处的蓝雪,心系着无限的安危,听得叫声,勉力支头望去,却看见无限被修酷折磨的情景,不由心中酸楚难过,低呼道:“无限……无限……”

那些荒漠上的火费,驱赶走陨石后,仍待在蓝雪的身边,蓝雪看着这些点点荧光,心中一亮,道:“你们快过去帮助无限吧,快……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去帮……帮他吧!”

当蓝雪向火萤发出最后求救的信号时,伤痛,尽毒,惊惧使得她再也支撑不住,晕倒过去。

而就在此时,离她不远外的无限和陨石二人,斗得激烈异常。

无限已伤得更是痛迹累累。

猛地,一道剑气,强横怪异,冲天而起。

是无限最后的一分反抗力量吗?

是的!无限知道无法弄清陨石的所在方位,只得以“天武手幻剑”的凛冽剑气横劈直刺,以图侥幸闻刺伤陨石,败中求胜。

“哗!好厉害!老子差点给你刺中了,哈哈哈。吓了我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变色异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