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07章 烽火四起

作者:天宇

公元二千三百四十九年,十一月三日。

古代中国,黄山之巅。

冬日的黄山。虽是冷气袭人,天却蓝得那样的美,特别是雪后初晴的今无,整个天空就如覆看透晨薄沙少女的脸,如此地引诱,迷人,几只苍鹰掠过大际,似乎也为这美丽,这凛冽的寒气给兴奋了,飞得优雅,轻盈。

黄山七十二峰已完全被大雪封住了,在这里,此时你完全可以领略,明白银妆素裹的品味,细腻,高洁!

可黄山松仍在不屈不挠地展示着它的牛命力,展着它的苍翌,它丝毫不为大雪所屈服;点点滴滴,点缀着银白的世界。

太阳已升上老高了,发出刺目的光,到处亮闪闪的,可封山的大雪却丝毫也不妥协。

因为天太冷,冷得连太阳的无穷无尽的光和热,也失去了它往日的威力。

这样的好天气,真该在家里的阳台上摆几碟精致的小菜,冉烧四二一个热腾腾的火锅,按卜一壶酒,酒不要好,只要烈就可以了,然后卧在这盟媚的阳光中,藏在冬风吹不到的角落,缓缓地吃,懒懒地喝酒。

直致看着阳光的最后一扶余辉消失在山尖下,消失在平原的尽头,消失在蔚蓝色的海水里,消失在整个天空里。

饭也饱了,酒也足了,红通通的脸蛋,让胡须根儿也知道做随这个词儿后,脱得精光光的,接着娇媚光洁的老婆钻进被窝里,等待明天的太阳。

实在是惬意极了!

对是,此刻大都峰顶却喧嚣闹腾,起码最少有数百人在呼唤,叫嚎。

原来,今天有三十多个反政府组织的头目,约集在这里商讨大事,怪不得三十多个人的吵闹,宛如乎常数百人在齐声呼嚎。

自从几个月前,天狼的判军组织瓦解之后,却没有同此而压制了地球人民的反抗暴政,就光整个亚洲大陆,就已迅速组起了数十支大人小小的正义之军。

因为,一向被视为天神,被视为不可战败的的银河在这一役中,已遭受了惨重的失败。

——既然已有人能打败银河,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进一步打倒赤天?!

——好啦!已是该我们称霸的时候啦,此时不反,更待何时?当年刘邦个也只是个小小的泅水亭长么,我现在在比他还厉害得多呢!

——天理报应!我们终于熬到头了,终于可以举义旗来推翻残暴的赤家政权;终于可以过上安定和睦的生活,永远没有杀腥!

银河一败,赤家不倒的政权,似乎已出现了不可收拾的缺口,每个人都想据而有之。

虽然他们的目的不同,但都绝不会拱手让人。

怎么办?总不能光南进而反一通,再让赤天来逐个收拾吧!

于是,便有人提出:十一月三日,在黄山之巅,天都峰顶以武力推举联合阵营的叛帅,一统所有的反政府力量,进军帝都。

哇操!前古华山论剑!不过,他们现在论的是力量,而不是剑。

“咋——”的一声轻响,一拥有一头黄色狐尾长发的年青人,轻轻地跃到高处,数十丈的距离,他竟可在手足没见到分毫动作之际,决如闪电般地掠过众人的头顶。

场中个个皆是武学上的高手,虽是没有异化潜能,但每一个皆在某一独到的搏击之技上浸婬了数十年。

这个竟可在他们不知不觉中掠过他们的头顶,虽是有几个早就察觉的,抬手一挥,枪弹竟然无法追及这人的身子,待到这人站定,随丰一捞,余下的几颗子弹头亦全被他操于手中,犹如抓几颗静放在地上的石子一般。

真是身手快得让人目眩,妙得令人发晕。

众人不禁齐声大叫:“好——”

待得这人站定,英峻冷削的面庞上,四条血也似的痕迹,分外惹人注目,玲眼四顾间,一派霸者之气,王者之风,赫然就是天行者。

其实,不用想也会猜到是他。

正是他击败了号称地球上最强的银河!

当然,众反动组织当中,也就以率领天狼旧部判军的天行者最为强大。

又何况,这几个月来,他东征西时,横行于欧亚大陆,势力日强!

他履行着对父亲的承诺;延续着他的梦想,这样的集会,他岂会不来参加?

“先对付他吧!这臭小子。”人群中有人在咬牙切齿地道。

“没错!打败他我们才有机会做统帅啊!”又是有人在附合。

“对!对!对!大家一齐上啊!”有人在叫嚷。

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挪动一步,说到底,没有人敢冲出第一步,敢走在最前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稍稍静一了轻快上又吵闹起来。

“你他妈的,干嘛不上啊?”

“你他妈的,你呢?”

“那你干嘛要站在前面?”

“好,好!我这个位置让给你,你行,让你先上好了!”

“哼!我才不希罕你这个臭位置哩,风大,冷得厉害!那有我站今人群当中暖和!”

“得啦,自己不敢上,就别充什么好汉,说冷不冷的,是你叫来打架,可又不是叫你来晒太阳,刚才还叫嚣的利害,这下了就蔫了!”

“哈哈哈!”人群中一阵哄笑,笑得这人围红耳赤,气呼呼地大声吼道:“好!你他妈的让开,别碍手碍脚的,让我先来!”

“请!”前面的人立即闪过一旁,做了个优雅的动作。

这人踏上一步,目注着天行者,脸色十分凝重,宛如要走进一只藏着数十头猛虎的虎穴一般。

天行着淡淡地一笑,刀削也似的嘴chún紧紧地闭着,眼角的余光恨很地扫了这人一眼。

这人如遭雷击般,全身一抖,踏出的右脚立即又缩了回来,退入了人丛中。

又是一阵长久的哄笑。

天行者笑了笑,随即却又紧紧地皱起了眉头,显示着他的极大不耐烦和极度的讨厌。

因为,足足有二百多颗威力强劲,触物即爆的子弹头已对准了全身要害部位,飞行在空中。

凭他的功力,自是可以硬受这些微末的东西,而不受丝毫的作痕。

但他的衣服却不可以,却定会在刹那间被洞穿数百个弹孔。

是以,他皱紧了眉头,并五指这弹,只听一阵急剧“铸钟”之声,二百多颗子弹竟全部在一瞬间,被他以手指恰到好处地弹入了山谷,坠了下去。

“轰……轰……”好半响,山谷下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约摸是那些掉下山谷的弹头看地后爆开了。

如此小小的一枚弹头,竟有如此的威力1

场中有人不禁面目变色。

但也有人洋洋得意,虽然而些弹头全部都给弹下了山谷,无一奏效!

毕竟,毕竟这显示了他武器的威力。

殊不知,这片刻的骄傲,却给他们引来了杀身这祸!

人群中,就连每人的头顶上爬着的虱子都逃不过天行者的双目,更何况是他们洋洋自持的神情。

——有许多人,便是在洋洋自得的轻杯之际,种肿杀头祸根的。

此刻也不例外。

天行者动了!

不过只是手动,整个人却宛如石铸的一般,没动,而手也只是动了一根小小的手指。

轻轻地挑了挑。

在他竟大的战袍盖之下,只有站得最近的,豆角度极少的两、三个人看见了。

所以,这两、三个人便也因此丧命。

——吓得浑身筛精糠,掉下了天都峰。

大都峰海拔一千八、九百米,有谁能从这上摔下去,而不送命!

没有。

所有,这几个人的死,除了天行者知道死因,世上再没有人能知道了。

当然,在这两、三个人死之前,己有一批人先去开劈通往幽罗地府的路。

这批人共有十三个!

天武千幻剑!果然不愧是昔日四在强者之———天武留下的绝学。

十三缕剑气,快逾枪弹,威猛胜炮弹,将这十三个人一举毙命!

这嚎都嚎一声,就此了结了这生!

摔下山岩的几个人,当场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死了,当这十三个人的死,场中谁都明白为什么死的!

虽然他们不知道是死于何种毒辣手段。

却可以看到他们死得极是惨,极是残忍。

——凶手一定是天行者!因为正是这十三人刚刚出手偷袭了天行者。

并且洋洋得意于自己的武器的厉害!

这当然是犯了死罪,但也不致于死得这样惨无人道。

——血水四溅,爆体而亡;连骨头都无法找到一块体积大于小儿指头的。

场中入一阵沉寂,害怕、恐惧!

然后便是愤怒!

发一声喊,一拥而上,扑攻天行者。

他们知道:只有合力击败天行者,然后才有些微的取胜的机会。

他们知道自己虽是人多,仍是无法击败,击伤天行者,是以,他们不约而同地使出了最惨的方法。

——用身体会撞,总有一个全控翻天行者,陪他一块摔下这深不可测的山谷。

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因为天行者太过深不可测,再者天行者身后不过五寸远.就是悬岩。

也就是说;天行者无法后退一步。

更无法闪避!

因为他不管身法多快,在这间不容发之间,也只能侧移,或纵高三丈。

而在这三丈方圆内,每一分空间,都有一个人控来,陪天行者一块掉下山谷。

天行者此时也只有死。

虽然陪葬的人会有十九个,但他会甘心吗?

不!

是以,这些人百密而无一蔬的举动,只是换来了一阵冷笑,无行者阴酷的冷笑。

“给我跪下!”天行者待得众人都跃至最高点时,猛地喝着。

然后,他不避反击,踏前一步,右手虚空个压,“蓬!”的一声,堵无形劲气墙,凌空下压,直压向众人的头顶。

“哗一”“呜哇——”

“什么!”

一连串的怪叫,一齐发出,天行者凌空发劲,巨大的潜化能力量,竟在百分之一秒间,把三十多个高高跃起的判军头领重压坠地,“砰”的一声,全部跪在地上!

异化潜能二十八级的力量,果然非同小可,有些功力较弱的,甚至连头颅都压得深深地陷入了岩石内。

他们已不是跪,而是趴。

全身都贴着坚硬冰冷的岩石,趴着!

“呜……好厉害呀……”这些平时不可一世的豪杰,有的竟给通压得尿了一裤子。

他们连死都不怕,面此时却怕了!

在这样强劲的人面前,若想反抗,那无异于抛鸡蛋想砸落月球——没门。

所有的人都睁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盯着临崖而立,宛如天神般的无行者。

他们已彻底取了拥有这样一身惊天强核力量的天行者。

——难怪强如银河,也会败在他的手上啊!

天行者看着伏在脚下的,一张张怯如小鸡的面孔,得意地笑了笑,道:“现在总该服了吧?”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人还有气力来说话。

天行者一阵狂笑,震得山谷共鸣,悠悠地传了出去,到处都是:“哈——哈——哈——”

“自从那一天我父亲死后,我终于明白了我活在世上的意义,我是天武一族的后人,决不能让昔日天武威风八面的形家自我天行者与上没落,你们当中若有不服的,还可以起来再战,我余下的生命,也就只为达成父亲的遗愿而战!”

天行者顿了一顿,洋洋自得地游目回顾,一副大下虽在,唯我独尊的狂态,并道:“战斗是……”

话说到这里地陡地停住了,因为他已看见了一个人,一个站着的人,在自己左侧四丈开外,额上血脉暴涨,意隐隐地透着四血红色的人,双目喷火,怒视着他。

无行者虽是吃惊不小,但很快便镇静下来,朝这人轻轻地一笑,点了点头。

这人可完全不理他放示友好的笑,浑身骨骼肌肉,在强大的蓄劲下,“啪啪”作响,怒视着天行者,道:

“先打败我再去胡吹一番不迟!”

一句话刚完,这人的双拳上竟已聚集了两个大如篮球的绿色光环。

“异化潜能!”

天行者又是吃了一惊,问道:“异化潜能!你既拥有异化潜能,那一定是四大家族中,有缘族花刃的后人了?”

这人面对天行者的问话,一声不响。

天行者又问道:“你是龙狂,还是龙暴?”

“废话少说!你体管我是龙狂,还是龙暴,我们花家的事体少管,以后也不要在我面前提及龙暴,否则,可别怪我出手狠毒!”

“好!”天行者笑道:“这样,你岂不是自认是龙狂么?龙暴也是你自家的兄弟,干吗有仇似的。发这么大的脾气呢?他没来么?”

哪壶不开,偏提哪壶,龙征一下子暴怒起来,吼道:“你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烽火四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