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

第08章 时间之匙

作者:天宇

一望无垠的荒漠上,正行者驶着一辆车。

与其说是车,倒不如说是一座钢铁堡垒吧,厚厚的,黑首的钢甲,竟是没有一扇门和窗更无一个通气孔。

莫非这是一辆运水车,或运油车?

但看其情形却又不象,因没有人会见过适得这么厚实,高大的,方形运油车。

运油的,或送水的都造成椭圆的,而这辆车却不是,并且上他没印着大大的赤家国微。

本身高大的古怪,间角七信层楼房那么高,十六条坦克式的履带,驮着这个庞然大物,在这荒漠上一阵风似地行驶着,搅起漫天的沙尘。

这辆战车,若是做成城单居民住室那样,只怕会住一百多家,也不拥挤。

但现在,里面却只有一个人。

——黑洞。

难道没有另外的驾车的人么?

没有!这辆车是黑洞的战车,由电脑操控行驶,攻击,躲避的功能。

车轮在飞速地转动,于沙地上带过两道深不渝尺的痕迹,行驶在离带都三百里的地方,方向:帝都。

真是怪事,这么笨重的东西,竟会如此的轻!

但,在科技发展到这个时代,什么样不可思议的事,你都应当相信的,若这黑洞曾用这辆车去过月球,去过木王星,并在太空中停留了三个月,你一定要相信。

因为,这是真的事情。

若真实的事请你都不相信,那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信赖?恐怕连你自己的性别都要怀疑了

车仍在移动,不过高帝都只有二百五十公里了?

车移动得没有一丝丝家音,只余下车轮压妙的“沙沙”声,宛如它并没有发动机,而全靠民力行驶。

“黑洞,我要找寻的那个人,你找到了没有?”是赤天的家音。

怪!赤天怎么会忽地来到黑洞的车上?

没有,是赤天通过电脑通迅系统与黑洞讲话,不过却象真的人站在黑洞面前一般。

但这只不过激光的扫描成的景象。

“回帝皇。”黑洞道:“在我到达这里时,那人已和再造人流星、陨石同归于尽……”

“嗯?”赤天的眼神是掠过一丝不相信的神色,便很快便消失了,也没有什么人见到他这一丝神色。

黑洞续道:“属于无能,但确实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去的!”

赤天道:“好吧,我不怪你,刚刚收到消息,说是有不少的判军已潜入了帝都,你还是快赶回帝都,先替我抵挡一阵。”

“晤……”黑洞的得甚是惊异,正想问一句,赤天又道:

“还有,黑洞,希望你做事要谨慎小心一点,不要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比谁都聪明,明白吗?再见……”

说到“再见”两个字时,赤天的身影已渐渐淡去,话音一落,人影也就消失了。

所有的一切都让黑洞处于被动之中,想多说一句话也不行,黑洞不由恼怒地骂道;“妈的。”

黑洞虽甚是恼火,脸上却洋溢着一股骗得别人团团转的得意神色。

他骗过了赤天,无限并没有死,此时,正由一架飞行器载着,送上了黑洞的战车。

不过,是放着担架上,躺着过去的。

黑洞本是赤天的下属,是与银河一同造出来的细胞人,是赤天的兄弟,他干吗要骗赤天?

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黑洞缓缓地从椅上站起,说是椅子,倒不如说是卧铺,珍贵的银白色狐皮垫,让他感到卧在上面很是舒适。

不过,现在他却没时间卧在上面了,因为他要急着去见一个人。

一个刚到的人——

无限。

黑洞几个转弯,通过数遭暗门,己然到了战车的最上层——医疗保健室。

“恭迎黑洞大人。”一名白衣白帽,戴着白色口罩的人,一见黑洞进来,忙恭敬地道,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黑洞点了点头,道;“医疗官,他怎样了?”

“回黑洞大人,他的进展十分良好,身上的伤已痊愈,没有你的命令,属下不敢擅自喂他解葯,使他清醒!”

“很好!”黑洞满意地点了点头。

医疗官又道:“道你的命令,属下己检查过了,果然不出大人所料,经激光扫描,证实他的身体里有巨大的异化潜能存在,而且起码在三十五级以上,不过,现在他还不会灵活运用,这股强横的力量束缚住了,仅仅只能使出二十五级左右的力量!”

黑洞低头看了看仍晕着躺着医疗器皿中的无限,他正被几架能发射激光的“医疗环”包围着。

“他还在接受激光医疗?”医疗官不是说他己经伤愈了么?他中的流星的剧毒,难道真的这么快能医好。

是的,在人类社会发展到这个医疗技术水平,就算一个人的脑浆全部外溢如陨石的病人,医生都可以重新做个人造脑,植入脑壳使这个人复活起来。

只不过这样的人,他所有的异化潜能力量皆失去,变成一个平凡的,但极端聪明的科学研究人士。

致于变成哪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则要看植入的人造脑里编就的程序而论。

此时医疗环上激光系统正在释放着激光束,对无限进行着强化本能的按摩,并日抽取残留在体肤细胞内的毒素。

无限本受了致命的重伤,当世只白赤家政权机构华才拥有这等最先进的医疗水平和设备,而黑洞竟可瞒着赤天救活了他,这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话说荒漠之上,黑洞竟出乎意料地一招间就让陨石和流星化为虚无。

这一变化实在是无限无法预料的。

他睁着惊恐的人眼睛盯视着眼前这个充满恐怖气氛的,赤家政权的第三号人物。

黑洞也冷冷地盯着他,却没有动手!

但一股超强的气势,压得无限根本无议呼吸,再加上伤痛的毒质的浸蚀,无限再也无法支撑住自己,仰而倒地,陷入了昏迷之中。

那蓝雪呢?那个古怪的,冷冷的让无限看一眼就永远也忘不掉,那个让无限系心揪魂的蓝雪呢?

还有那个让人由衷佩服的,坚强得近乎麻木的铁勇呢?

无限一直想知道,一直在昏迷中都在脑域里残存着这个意识。

但他无法知道,因为他就连自己的状态也无从得知。

医疗官持义表显示出“毒质已尽”四个字后,拥熟的解开了绕在无限身上的“医疗环”。

并取出了一支小小的针简,把一瓶绿色的葯水注入无限手臂里。

“黑洞大人,现在只须三分钟,待这些葯力发散一完,他就向以醒过来啦!”

黑洞点了点头,一言不发。

却也没有转身离去!

难道他要等着亲眼看到无限醒过来?须知他可是地球上握权最高的三个人之一呼?以他尊贵的身份,何以会亲自守在手术台边,为等个无名小卒醒来?

医疗官也感到怪异,他跟随黑洞己十来年了,可从没看到这位冷酷的尸司为任何一个人的病痛担心过。

也更未见到他会亲临医务室来为一个人打听过病因。

似乎,这个世界上,他已对任何东西都失之兴趣,失去感情。

但今天呢?他无法想象,也更不敢多嘴。

二分钟时间,便往这种静默的,两人各自想着心事之间度过。

那黑洞又想了些什么人?除了他自己外,没有人知道,就算再高明的心理学博士,也无法从他深厚的异化潜能力量保护下,用感应去读懂他的心。

据资料报告:世界上仅有两人是无法用先进的科技去揣摩他的思想的,其中人便是这黑洞,另外一人便是人穹苍。

无限睁开眼皮的同时,也从床上一个翻身站在了地板上。

“呃……这里是什么地方?”他问,好陌生的环境,让他一时换不着头脑。

“蓝雪呢?”第一个问题他想也未想,便自脑海中冒出这个疑问。

但此时,他也是考虑不下去第二个问题,因为他己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双手负于背后,神情冷酷的人,站在手术台边,上用无可估测的冷冷眼光看着他。

“啊……怎么会?怎么会是你?黑洞?”无限惊问道。

黑洞轻轻地点了点头,甚是奇怪的是,他的嘴角竟然溢出了一丝笑容,却没有说话。

无限可没精力注意到这丝难见得如同下雪天打雷的笑,因为他有太多的疑问,此时已一股脑儿,一口气地问了出来。

“是你救了我?”

“这是什么地方?”

“蓝雪呢?还有铁勇?”

照这个情形,无限只怕会一下子问到两个时辰也问不完的,黑洞连忙打断了他的思绪,道:“不要问了,也不要多疑,是我把你救治的,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连心脏也给流星的指甲划破了,更要命的是那毒素,这世间只怕除了我黑洞,已再没几人能救活你的!”

医疗官又是一惊,他实在不敢相信,向来不肯多话一个字的黑洞,今天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而且一向郁郁不欢的他,此时间脸带微笑,洋溢着一种骄傲得意的神色。

无限一下子也呆了,竟是地家的第三号人物救了自己,“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在做梦?”但他自己却实实在在地呆在别人的屋里,并刚刚从别人的医疗台上跳下的。

无限根本没办法让自己相信,但这又确实是一个实事,而并非梦,“怎么可能。”他暗想:“自己可是专跟赤家作对,并蓄意刺杀赤天而来的,他们与我之间应当存在的只有杀这个念头,可为什么又救治了我?蓝雪呢?”

无限有着太多的疑问,以致无法知道该是从哪一个问起。

黑洞见状,轻轻地一笑,道:“小子,你的疑问留待以后再慢慢问吧!先穿好你的衣服。”

黑洞竟把无限的衣服和那已散落的念珠交还给了他,无限实在是惊讶。

但此时,托着衣物走进来的医疗官,心中比无限更是感到惊疑百倍,他向是亲眼看到黑洞亲手一颗颗地抬回念珠,并亲手找来丝线,一颗颗地出好的,那股认真劲儿,只怕会是黑洞今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黑洞,你为什么要救我?”无限盯着黑洞问道,言辞语气间其是无礼据傲。

黑洞却没有立即发火,这在以外,若有下属这样跟他说话,那他的命运就已定论了——死!医疗官不由暗暗纳闷:“黑洞大人今天是怎么啦?”正慾出口喝斥无限,黑洞却已挥手示意他放下衣衫退去。

医疗官恭敬地把衣衫放在手术台上,退出。

黑洞冷冷地道:“小子,不要以为我是仁慈,在我的肉体中,脑海里,一切‘善’的东西威意念,都是从来不曾存在,也永远不会出现的!我救你只因你有利用的价值。”

“利用的价值?”无限道。

“没错!我救你是因为你是一个拥有异化潜能的强者,你的异化潜能是我需要的东西。”

“你以为我会答应吗?”无限轻蔑他冷笑道。

“我要利用你的能力与我合作,杀掉帝皇赤天!”黑洞缓缓地,轻描写地道。

而这句话,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道强过十级的地震波“杀掉赤天!”原来这个黑洞竟是一个不甘屈苦之下,身怀极大野心的强者,无限不敢相信他听到这句话是真的,糯慌地龛动着张大的嘴巴,问道:

“你……你说什么?”

黑洞盯了无限一眼,道:“我的目的本是没必要告诉你,但我相信你,以你的力量,若加入我们的行动,杀掉赤天的机车便会大大提高!”

“哦!原来这是一个欧阴谋夺位的野心家!”无限暗想,问道:“你的能耐这么大?难道赤天真的这么厉害吗?连你也没信心脏他?”

黑洞沉默语,既没点头,亦没摇头。

无限又道:“你这种明某勾当,我为什么要协助助你?”

黑洞双目陡地如炬,炯炯地盯着无限,道:

“因为你已欠了我一条命,在你们这些自称正义之士的人不是一向讲究,以正义为生存目标,有恩必报的吗?现在我就要你以此做为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而且,我不但救活了你,还救治了你的其它两个同伴!”

好卑鄙无耻的理由!黑洞的这句话可让无限感到恼怒了:“我就算死去,我无限也决不可以这样的狼于野心的家伙为伍。”无限暗想,猛地大喝一声。道:“我就偏偏不答应你!”跟着一拳打出,直取黑洞的面门。

但不知怎地,无限这明明已算好距离和方位的一击,竟在没见到黑洞有任务动作的情况下,就是差了半分击不中。

无限大吃一惊,不待碰撞力势尽,猛地又大喝一身,手臂暴长三寸,方向角度不变,直冲过去。

但黑洞就如一块磁铁一般,似乎与无限的拳头相斥,总是差了半分让无限无法跟上。

二人于片刻之间,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时间之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灭世九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