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楔子

作者:天宇

誉为五岳之首的泰山自古被历代王朝尊为岱宗。乃古代帝王巡狩祭天之礼旨在此山。始自黄帝至今已有七十之上的帝王国君在泰山封禅祭天,如此盛大名响的隆重大典代代相传,至秦、汉之前从无中断。泰山位于齐鲁淮水原野之中,山势虽仅千余里方圆,但却是雄伟、奇丽、巍峨、庄严、气派皆含的圣山。

古有诗曰:“易姓而王致太平,必封泰山禅梁父。”

“天下各山瑰奇妍巧者多矣,唯独泰山威严正大中见丰神,雄挺中见碧丽。”

更有孟子曰:“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誉。

唐代诗人杜甫也诗赞曰:

岱宗复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皆入寝鸟。

会当凌绝顶,一视众山小。

泰山之胜除了绝顶的玉皇顶外,下方尚有南天门、飞龙翔凤,绝道元君殿、三天门口、三皇朝等等由上而下。在南天门下行至飞龙翔风绝道之间的十八盘阴峻山道中,正有两匹骏骑在羊肠小径中贴壁缓缓而行。

突听后骑上一位年约十六、七岁,面貌挺刚毅、笑面迎人的青年笑说道:“师兄!小弟没想到你竟会在山南叉路中等候小弟,但不知师父近来可好?”

前骑上乃是一位年约二十二、三的俊秀青年,且雄壮威武,傲气凌人,但是他却面色阴沉冷酷,此时一双三角眼突现阴险的目光,嘴角冷笑倏起倏没的接口道:“哈……哈……哈!师弟!师父他老人家甚好,可是师妹在你返乡探亲期间,每日食寝不振,频频追问师弟何时返回总堂,害得师父心疼不已,再加上堂内琐碎之务繁重非你难一一处理,因此师父便差遣小兄前往金陵拖你返回师门,尚幸途中便遇见师弟你了!”

“哦?嘿嘿……师兄你别取笑小弟了,堂中之事,师兄你一人便可顶得小弟三人,又何需小弟?况且师父他老人家……再说这条十八盘山径虽可节省一日行程,但实在也不急着这一两日时光啊!”

“哈!哈!哈!你以为师兄愿行此凶险山径哪?奈何小别一日如隔三秋,这可是师妹急着要见师弟,并非师兄急。不过师弟你可要小心策骑才是,万一不小心失足坠入万丈探渊,那可要粉身碎骨了呢!”

“是!是!小弟多谢师兄关怀!师兄你自己也要小心才是!”

“哈哈哈!师弟你放心,师兄早已……早已聚精会神小心行事了!”

两人笑语交谈,策骑缓行,在蜿蜒曲折的岩壁小径中逐渐行往元君殿之方。

倏见前骑师兄转望右侧天际惊愕怔望,并惊疑叫道:“咦?师弟你看那是什么?”

后骑青年闻声立时转首右望,但崖道外的空际中,除了青天白云外,也只有数只苍蝇凌空盘旋,并无其他一些异状。

正心起疑惑时,倏听胯下座骑啡律惊鸣前蹄骤提,人立踉跄而退,霎时内心惊骇得急忙勒骑慾稳,但是为时已晚,身躯骤往崖外倒坠……唏……唏律……律……

“啊……糟了……师……师兄救……救我……啊……师兄……”

惊骇尖叫声倏听响彻陡崖山道及深壑之中,并见后骑连人带马急坠崖下。

但此时急坠的师弟却在惊骇之中耳听山径上的师兄,竟然阴森狂笑的笑语传入耳内!“嘿嘿嘿……哈哈哈……好了!再也没人能和我争了……哈哈哈!”

终于明白了!但为时已晚……只在万丈深渊中,回响起凄厉忿恨的尖叫声。

数日之后!黄浪滚滚的大河北岸,一望无际,随风波涌层层黄浪的广阔草原中,突然传出了阵阵怒喝叱骂的杀伐声。循声望去,只见层层黄涛中,竟有十余精光闪烁,并有数个灰衣人及十余个黑衣人奔窜纵跃,似乎是在打斗中。

“哈哈哈!……还往哪儿逃?留下命来吧!”

“吠!血枭会的贼子少猖狂!大爷们岂惧尔等这些小贼?”

“堂主快走!莫与他们斗气,堂主您快走!这些小贼由属下及范老三挡住便可!”

“桀桀……想走?若让你们活命逃走,那岂不是白花花的银子便飞了?纳命吧!”

“叱!找死……围住狠杀!莫让他们活出草康……”

“堂主您快走……张兄快护着……啊!……”

“范老三……天哪……范……堂主快……”

“哈哈哈……银子快到手了!大家加把劲狠杀……”

“桀桀桀……二会主,您放心!他们已看不到今日夜色了……”

在此同时,大河之南的黄草原中,有一大片厚高土墙堡楼,十余幢高耸土楼后是一片林木花草盈满的后院,在院内数株高树之间有一幢木造双层小楼。顶层内清幽雅致的芳香阁楼居室中,在一张雕花木床纱帐内,一个雄壮躶身男子正紧压着一具柔白似雪煦赤躶女子,狂猛耸挺且婬笑不止。

而那女子却只是双目泪水如泉,毫不反抗的任由那男子婬乐,也无一声呻吟哀求之言,似乎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婬辱己无能拒绝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